宙斯小说网 >> 国子监绯闻录 >> 目录 >> 第贰肆捌章 心难猜

第贰肆捌章 心难猜


更新时间:2018年03月13日  作者:页里非刀  分类: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页里非刀 | 国子监绯闻录 
国子监绯闻录 第贰肆捌章 心难猜
第贰肆捌章心难猜

热门小说

但见那‘女’子侧颜,颊腮透着‘潮’红,眸光水‘蒙’,鬓间碎发早已汗湿。.。

明明才缱绻‘交’缠如生死相抵,这一刻便清醒了,男人黯下眉目,笑容晦涩又薄冷:“这麽不甘愿?!”

话未落呢,却猛得将彼此嵌的更紧深,‘女’子痛得娇嘘难忍,嗓音绵软里气怒不能:“无赖。”

忽然听得“梆梆“打更声,如捶在耳畔,沈泽棠大惊,直直坐起,闭了闭眼眸再睁开。

依旧身处耳房,自已难捺的喘息打破一室的寂静,烛火残烟正袅袅散尽,火盆里兽炭还闪着猩红。

他朝窗外望去,棂格透进清光来,却原是落了一夜大雪,天地间皆白茫茫的。

沈泽棠再无睡意,虽如看客旁观‘春’浓风月,但那个他是自已,得另当别论了。

‘腿’间很不舒服,他穿履下炕,外头‘侍’卫听得动静,沈桓掀帘进来:“天‘色’还早,二爷可再歇会儿。“

”不了。“沈泽棠说话有些暗哑,只让去净房准备热水,沈桓观他神态有些许懒怠,遂不多言,得命退下。

有‘侍’卫端来新炖的香茶,他便吃了几盏,再看了会佛经,这才朝净房而去。

天边泛起鱼肚白,残星冷月还犹自挂,三两不畏寒的雀儿在雪地里蹦跳啄食。

沈泽棠走至官轿前,抬眼瞧见舜钰沿着御道,打吏部衙‘门’前过。

心思一动,命沈容去唤她过来说话,她小跑儿过来,不慎脚底打滑,挣扎两下还是扑跌阶前,赶紧爬起,到他面前,佯装镇定的作揖见礼。

一串动作倒也流畅。

沈桓原想仰天长笑的,却见沈泽棠面容端严,只看着舜钰无语,他便不敢,垂头辛苦摒忍住。

沈泽棠看着她颊腮不知因寒冷,还是害羞,嫣粉粉的,像初‘春’新绽的桃‘花’,听得她在问:“大人寻冯生可有甚么吩咐?”

刻意的压嗓说话,怕显‘女’儿柔细,他在百‘花’楼听过她哼唧‘吟’唱,那声音。

沈泽棠眸光蓦的幽黯,看着她出了会神。

舜钰有些疑‘惑’,又道一遍:“大人寻冯生所为何事?”

半晌,才听他开口,却是问:“昨我们走后,可还有人来?”

舜钰怔了怔,叫她来为问这个?害她摔一跤儿,略思忖,抿着嘴逞能:”后来又翻两桌席。“

其实是骗他的,大雪天的夜晚,哪来的食客呢。

沈泽棠颌首,似乎相信她的话了,默过少顷,看下天‘色’,平静道:“我要去早朝。”

”.....哦!“舜钰应了声,又觉哪里怪怪的,小心翼翼加一句:”那沈大人好走。“

”你也莫再摔了。“沈泽棠语毕,即撩袍端带入了轿里,轿夫利落的撑起滑竿,踩着一尺厚的雪稳健的走了。

目送轿子终是没了影,舜钰才满脸懵懂看向沈桓:“沈大人叫我来倒底因何事呀?”

沈桓自已都‘蒙’着呢,沈二爷何时与人说话,这般无聊透顶过。

”没事不能叫你?”他打了个呵欠,辄身朝衙‘门’里走,昨晚没怎麽睡,趁二爷早朝间,他去补个眠先。

杨衍坐于堂前,众官员依次坐两边官帽椅,此次来送复审案卷的,竟是刑部右‘侍’郎张暻及员外郎叶向高。

冯舜钰去给他俩斟茶,张暻瞄着她有些恍惚,褐‘色’宽大的历事袍,绾髻戴蓝巾,不过清秀小书生模样,实难想像那晚怎生的娇‘花’盈盈。

杨衍面‘色’冷淡,清咳一嗓子,语带嘲‘弄’:“张‘侍’郎此番特意至大理寺,不会为来看冯生罢!”

众人心照不宣的微笑,张暻也不恼,亦笑说:“杨大人想哪里去!本官看冯生,是赞他那日单身入房擒余泰,确实足智多谋,十足羡慕大人知人善任的气度。”

“我哪懂甚么知人善任,是她自个有心计。“杨衍吃口茶,慢慢道:“闻古人之诗曰,‘长江后‘浪’推前‘浪’,浮事新人换旧人。’说不准过两年,这大理寺卿冯生都能任,吾只得闲庭野鹤度余生去。”

舜钰听得此言犹为刺耳,吸口气忙作揖:“大人智谋超卓睿伟,朝堂能与大人相表里者,区区尔矣,冯生才疏学浅,望汝项背都不能,是以甭说两年,两十年都不能及大人。”

杨衍眼神愈发深沉,盯着她啧啧有声:“倒是伶牙俐齿的很,这种溜须拍马的话,旁人或许爱听,我却益发不受用。”

真难伺候啊!舜钰低眉垂眼不吭气了。

姜海出来打圆场,朝张暻看去问:“张‘侍’郎今怎会亲自来送案卷?”

张暻微笑道:“确实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近日京城出了宗大案,惹得民众惶惶。内阁昨传来皇帝亲谕,由刑部主事,大理寺协力,务必于太后寿诞前昔勘破此案。”

员外郎叶向高将圣谕及案宗一并恭敬递,杨衍摊卷细看圣谕,稍顷才去审视那案宗。

叶向高适实述案由:“此案是前日里,有个樵农在距京五里远的藏云山,某隐蔽山‘洞’里发现具死尸,仵作勘验,死不过二日,因气候寒凉,面目依旧如生。”

“是个十四五年纪少年,脸儿小白,辫长青,粪‘门’宽松,致其死因惨不忍睹,是一根腕粗的木‘棒’由后庭连根直‘插’入,捣碎心肺,失血过多而死。”

“衙吏各处张贴画像,三日后樱桃斜街的‘享来苑’,有人前来认尸,只道是他那处的优童,名唤小怜。素日里一向聪明伶俐,与堂子里其它优官相处和睦,再讲是迎来送往的活计,待商客皆是小心伺候,不曾也不敢与谁结下仇怨。说来此案发后,陆续又有像姑堂的人来报案,只道近二三月内,时有优童不见踪影,查来也有十五余人。“

樊程远忍不住‘插’话进来:“即已有数月的事,怎此时才来报案?”

叶向高回话:“优童本是贱籍,命如蝼蚁而已,像姑堂子主事如若报案,恐贾客心生惮意再不敢来,影响其赚钱营生,另也有优童不堪受辱,伺机逃跑,遍寻不着也算罢。”

“那此时怎又都来报案,倒不怕影响营生了?”苏启明冷笑问。

张暻开口道:“‘享来苑’此案即出,便是摊了台面,其它像姑堂子,唯恐余下优童再遭劫难,索‘性’联合至官衙报案,以期早日能捉拿真凶,还其太平之日。”

作者话:此案相关章节,第239、240章。国子监绯闻录 第贰肆捌章 心难猜


上一章  |  国子监绯闻录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