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大数据修仙 >> 目录 >> 第两一四二章 大佬的兴奋(一更求保底月票)

第两一四二章 大佬的兴奋(一更求保底月票)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01日  作者:陈风笑  分类: 仙侠 | 现代修真 | 陈风笑 | 大数据修仙 
大数据修仙 第两一四二章 大佬的兴奋(一更求保底月票)
第两一四二章大佬的兴奋(一更求保底月票)

第两一四二章大佬的兴奋(一更求保底月票)

冯君选择先回别院,并不是舍不得拿出窥天镜的信息,而是想找大佬问一下,听说过窥天镜此物没有,万一是重宝级别的宝物,会给他带来麻烦的话,那他就得考虑要不要公开了。

大佬得了一元火胎之后,用一个诡异的阵法遮蔽了自己,一直在装死中,甚至都不知道他遭遇了偷袭,而冯君既然已经从虚空返回,也不想主动去打扰它。

现在就不一样了,他有了偷袭者的线索,不知道该怎么查下去,必须得打扰了。

冯君有进入阵法的法子,当然,这也是大佬传授给他的,不过这还是他第一次进去。

走进阵法之后,他觉得眼前一变,明明是一个不到二十平米的小储物间,他居然看到了沙滩、大海和郁郁葱葱的树林,“咦?这是……”

下一刻,空间一阵扭曲,他的眼前又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紧接着,大佬的意念传了过来,听起来很不开心的样子,“我说……你不知道敲门吗?”

“你这阵法有门吗?”冯君不以为然地回答一句,“前辈你安心修炼得爽了,我可是被人害得九死一生,一直忍着没打扰你,现在前来,是求个指点。”

“有人害你?”白雾中蓦地蹦出了一块阴魂石,紧接着,一股细微的波动自天而降,在他身上细细地扫了一遍,“咦?这不会是……虚空气息吧?”

“真是虚空气息,”冯君苦笑一声,“被人害得放逐进了虚空,差点回不来了。”

“谁这么大的胆子?”大佬闻言大怒,“竟敢把你放逐到虚空?那地方是你能去的吗?”

“不管怎么说,终究还是回来了,”冯君又是苦笑一声,“也是我命不该绝……”

他把自己中招的经过讲述了一遍,也强调了一下自己的运气——亏得随身携带了柳依依。

对着大佬,他讲述得格外详细,事实上,他信任它还胜过颐玦真仙。

大佬也难得地耐心听他说,居然没有从中打断过,听他讲完才表示,“你这应对手段没有什么错误,在你出窍期之前,进入虚空最保险的手段就是:随身带个空间属性的坤修。”

这么残忍的吗?冯君的嘴角扯动一下,“但是我哪里知道,什么时候会进入虚空?”

不管金丹还是元婴,都没能力主动进入虚空,被放逐虚空只可能是意外造成的。

“所以进入虚空的人,九成九都回不来,”大佬波澜不惊地回答,“有空间属性的坤修,又哪里是那么容易找得到的?”

冯君有个问题,一直没有搞明白,闻言实在忍不住了,“为什么要空间属性的坤修?乾修就不行吗?”

大佬顿时默然,过了一阵才问了一句,“你听说过乾修能生孩子的吗?”

“哦,”冯君终于恍然大悟,“原来空间属性只能存在于坤修身上?”

“多稀罕呐,”大佬没好气地回答,然后又发问,“你去的虚空,时间流速对比是多少?”

“十比一左右,”冯君是真的信任大佬,“我在里面整整捱了两年多,人都差点疯掉。”

“呵呵,”大佬幸灾乐祸地笑一笑,很有点无良损友的感觉,“那你还算幸运的,两年多就出来,在我所知道的人里,也算数得着的好运气了……没捡点什么吗?”

“这个问题咱们以后再说,”冯君忍不住了,“我来找你,是想问一问听说过窥天镜没有,很远就可以刺探人隐私的宝物,我感觉起码是真宝级别的。”

“如果真宝级别的,那我还真没在意,不过……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大佬沉吟一阵,然后才表示,“能让我记住名字的,肯定有点来历,有更详细的信息吗?”

冯君随手在空中一抹,就出现了窥天镜的虚影,这是他模拟出来的。

“是这个?”大佬明显地怔了一怔,然后又笑了起来,“幸亏这家伙形神俱灭了,要不然看到他的宝镜沦落到这种程度,指不定会气成什么样呢……此物名唤演天镜!”

“演天镜?”冯君听得吓了一跳,他没听说过此宝,但是敢用“演”字为名的宝物,那都是相当不得了的,“是分神真尊的宝物吗?”

“应该是分神之上的宝物,”大佬悠悠地回答,“我所知道的是,此宝的最后一任主人,确实是分神期,渡劫不成烟消云散……四五万年前的事儿了。”

冯君听得又是一愣,“四五万年前?出尘寿五百,金丹千载,元婴三千年,出窍六千年,分神一万五千年……敢问前辈您当年是什么修为?”

“这并不重要,”大佬随口回答,“在此之后,就没了演天镜的消息,我当此宝已经在天劫之下破碎了,哪曾想又见到了,可惜残破得太厉害了。”

“我打算请人推演此宝的持有人,他应该就是偷袭我的人,”冯君认真地请教,“不知它最后一任主人的身份如何?此宝称号是否合适公开?”

大佬愣了六七秒钟,没命地尖叫了起来,“你疯了吗?这种宝物,你要……你要让人?”

虽然它只是用意识在沟通,但还是震得冯君的识海乱颤,仿佛经历了一场大地震一般。

“诶诶,前辈你息怒,”冯君用力地揉捏着两个太阳穴,“只是残破的宝物,不值得什么……我觉得找出凶手最重要,否则会一直处在危险中。”

“‘只是’残破的宝物?”大佬又没命地叫了起来,“我不知道你到底经历了什么,怎么会飘成这个样子……这是分神之上的宝物,分神期都发挥不出来全部的威力!”

“我知道啊,”冯君悠悠地回答,“但它是残破的。”

“残破是可以修好的!”大佬怒气冲冲地表示,“总比你重新打造一个省事。”

“我不想那么好高骛远,”冯君随口回答,“想修好它,肯定要花大价钱,绝对是目前的我承受不起的,而且我还要找人修理,在修理的过程中,也容易走漏消息。”

大佬听到他的解释,情绪终于稳定了下来,但依旧表示,“我也没说让你现在就修,等时机成熟了,再修理也不迟……找不到人修理也不是问题,待我修为尽复,我帮你找人。”

冯君总算是听明白了,原本他以为是大佬善财难舍,合着它是为我考虑的?

所以他有一点歉然,“没事,我手里还有其他的残片。”

他取出了那两样东西,“这都是我得自虚空的。”

大佬的注意力瞬间就被转移了,感受一下这两件物事,它淡淡地表示,“都稀松平常,棍子不过是分神期的兵器,大自在石倒是不错,可惜小了点……最多也不过驱逐元婴天魔。”

驱逐元婴天魔?冯君听得眼睛一亮,这绝对是个好东西,“我只当这叫庚金清心石,知道它能清心,没想到还能驱魔?”

“咦,你居然知道这个叫法?”大佬明显有点意外,然后嘟囔一句,“你的根脚不浅啊。”

冯君也懒得再吹嘘他虚无缥缈的师门,“那么……此物会对你造成伤害?”

“问题不大,”大佬倒不是很在意,“这种状态对我构不成什么威胁,不过打造成兵器或者法宝的话,那就难说了,所以你不是特别缺钱的话,就别卖了它。”

“懂了,”冯君笑了起来,“也就是说,可以卖给那些威胁不是太大的人。”

“你随便,这石头这种状态就不错,功用比较平衡,”大佬真的不是很在意,“我很快就会修为尽复了,怎么会怕它?对了……你在虚空留下了空间锚位没有?”

冯君对它还真的不防范,“锚位没有留下,不过有一个坐标,也不确定能不能去。”

大佬提的要求,跟颐玦真仙一样,“能去的话,记得带上我,我帮你挑宝物。”

说起挑宝物,冯君猛地想起了来的初衷,“算了,聊半天了,我去给颐玦回话,让她邀请人推演一下,不说演天镜,就说是窥天镜好了。”

“没毛病吧你?”大佬不干了,“我说得还不够明白?这种宝物不能便宜了别人,懂?”

“我明白你是为我好,”冯君皱着眉头回答,“但是我已经跟人家商量好了,要把窥天镜的信息发出去,总不能说话不算话吧?”

“切,”大佬很不屑地哼一声,“不就是找人推演吗?我教你一招!”

冯君之所以这么说,其实也是想逼得大佬拿出点干货,但是它这么答应了,他反倒又有点担心了,“你不是不想跟天琴发生因果吗?要不算了,我自己再想别的办法。”

“你放心好了,我比你想像的要谨慎,”大佬毫不犹豫地回答,“我只是教你一招,不是我自己要推演,你学会了,自己去找窥天镜的下落,跟我没什么关系。”

“自己去找窥天镜的下落?”冯君眨巴一下眼睛,“要是真有这种招数,我肯定学……不过我只是金丹二层,能操作吗?”

“合着你也知道自己修为低下?”大佬毫不犹豫地吐槽,“还耽误了两年时间……对了,以后你杀时间,完全可以在虚空里进行,那样的话,现实中的时间就会大大地缩短。”

“我真是个天才,这种法子都能想得出来,咩嚯嚯嚯……”

(八月第一更,召唤保底月票。)


上一章  |  大数据修仙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