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大道朝天 >> 目录 >> 第一百四十章阵阵阴风乱我心

第一百四十章阵阵阴风乱我心


更新时间:2018年11月11日  作者:猫腻  分类: 玄幻 | 东方玄幻 | 猫腻 | 大道朝天 
大道朝天 第一百四十章阵阵阴风乱我心


锅里的白汤终于熬干了,几段煮软了的大葱有气无力地耷拉在锅边,看着就像卓如岁的眼皮。

柳词离开时的衣袖带起了一场风,吹熄了锅底的火,那些大葱不用担心被烧焦。

包房与酒楼里的雾汽也被清除一空,清风穿门而出,来到街上,驱散了所有的云雾。

清冷的阳光洒落在云集镇上,深秋的肃杀与高远第一次如此真切地呈现在人们眼前。

外地来的游客还好,镇上的居民们则是惊呆了。

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人,从来没有看过云雾尽消的画面。

人们很快反应过来,这必然是青山仙师了不起的道法手段,赶紧跪倒在地。

云雾来自青山群峰,是水汽在天地间自然流动,也与那座大阵有关。

青山大阵开启,天光微有变化,峰间的红树青林,颜色也隐约有些感变。

洗剑溪畔与峰间的弟子们抬头望向天空,看到一朵剑云,知晓是掌门自云梦山归来,纷纷行礼。

那朵剑云没有落在天光峰,而是向着更远处的神末峰飘去,神末峰禁制自开,满山树木微摇,似在欢迎什么。

青山弟子很是意外,想到一种可能,脸上不由露出惊喜的神情。

小师叔回来了!

过往在青山年轻弟子心里,两忘峰是最让他们感到骄傲、崇拜的地方,现在这个位置已经被神末峰取代。

神末峰有赵腊月,有顾清,都与他们差不多年纪,便已有极盛之名,更不要说神末峰还有位小师叔。

从当年梅会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五年,井九被困雪原六年,后来为了突破剑鬼难关,他潜入朝歌城镇魔狱,与冥皇共修三年,出来后又陪着过冬赏春叹秋,仔细算来,十五年里他在青山停留的时间不超过三年。

但他的名字没有被青山弟子忘记,反而更加传奇。

赵腊月在青山试剑里输给了卓如岁,转眼小师叔便在云梦山里赢了回来,还顺手拿了中州派的问道第一!

上德峰山间飘着薄雪,玉山师妹与轮值的几位师兄坐在道殿里,一面嗑着松子一面聊着闲天。

他们忽然听到外面的动静,走出殿去,看着那朵剑云落在神末峰顶,玉山小脸上满是惊喜,把手里的松子塞进身边一位师兄怀里,说道:“我有事先走一步。”

看着她的身影迅速变成山道上的一道雪烟,那位师兄叹息说道:“小师妹总这样……都不知道她到底算哪座峰的。”

剑云落在峰顶,自然消散,化作无数道云气,与崖间的层云汇在一处,再也无法分清。青山又是数年未见,换作别的修道者,或者会有些淡淡感慨,井九没有这些想法,只是觉得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变化。

看着峰顶仿佛永恒不变的道殿、洞府,听着崖间传来的猴子叫声,他发现自己这一世在青山停留的时间越来越少,在世间行走的时间越来越多——都怪腊月当年非要去世间行走游历,他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崖间猿猴的欢快叫声戛然而止,树林里的摩擦声也忽然消失,本准备来峰顶欢迎井九的它们发现了柳词的存在,畏惧不敢向前。顾清与元曲从洞府里走了出来,还没来得给井九行礼便看到了柳词,赶紧拜了下去。他们没怎么见过掌门真人,但从外门进入内门的时候,在那个小楼里看过画像,有哪个青山弟子敢不把那张脸记在心里?

柳词示意他们起来,准备温言劝勉数句。

顾清现在名声很响,日后应该会是帝师,这个来自乐浪郡的元姓少年嘛,也有来历……

峰顶忽然响起落叶被踩破的声音。

白猫从洞里踱了出来,长毛被梳的很干净顺滑,不知道是元曲的手笔,还是藏在毛里的寒蝉所为。

青山镇守白鬼大人爪落无声,踩破落叶,自然是故意为之,提醒人们看看我,看看我。

柳词看了它一眼,望向井九说道:“堂堂青山镇守,总不能一直给你守门。”

井九说道:“青山镇守,不来守着我,那去守谁?”

白猫眼睛微眯,心想你们这对师叔侄不继续装不熟了?真是无聊透顶。

柳词不知该如何回答井九的话,在顾清、元曲这些晚辈弟子面前,又不方便用那句话怼回去,苦笑离开。

顾清与元曲在震惊之中,白猫已经走上前去,极其缠绵地蹭了蹭井九的小腿。

井九知道它的意思,右手伸出食指,在地面一片树叶上写了几行字,然后隔空抓起,正准备交给猴子,想了想递给了元曲,说道:“给元骑鲸。”

元曲有些紧张,看了看顾清带着微笑的脸,又看了看白鬼大人似笑非笑的眼睛,心想现在什么都不用装了?

他驭剑离开峰顶,没敢直接去到目的地,而是按照上德峰的规矩,老老实实地停在山下,然后向着山上走去。

没走两步,他便看到如风雪般疾掠而下的玉山师妹,有些吃惊,问道:“师妹你要去哪里?”

玉山见着是他也很吃惊,说道:“我要去见师叔,你怎么却在这里?”

元曲把手里那片树叶递给她,说道:“帮我带封信过去,就放在那天夜里我和你看星星的石头下面。”

玉山带着羞意呸了口,说道:“懒得理你与峰里的师长有什么关系,你自己送去,我要去神末峰。”

元曲叹气说道:“师叔那么懒,怎么会愿意再收徒弟,就算你想转峰,也没人收啊。”

玉山小脸上满是自信的神情,说道:“当年试剑大会,是井师叔让我拜在上德峰门下,他没道理不管我。”

元曲无奈说道:“别闹,至少今天别去,师叔心情明显不好,一直握着拳头,看着就是想要打人。”

玉山睁大眼睛,心想师叔性情虽然冷淡,但向来不与人发脾气,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元曲苦着脸说道:“我不知道,师父又在闭关,谁敢去问?”

两小无猜的这对师兄妹在上德峰下做着很无聊的猜想时,神末峰顶有件真的很重要的事情正在发生。

井九站在崖边看了会儿熟悉的云海,想着柳词一路上说的那些话有些郁闷。

他转身望向顾清,说道:“有件事情要和你说一下。”

顾清认真说道:“弟子听着。”

“今后你是要做掌门的,承天剑得练好些,别的先放放。”

井九说道:“还有你的剑确实不行,不要总想着什么剑随人起,找时间我给你换一把。”

顾清行事谨慎,遇事淡定,道心宁静,但这时候还是傻了。

他知道师父在青山与修行界都有极深厚的背景,但掌门这种事情……你说要弟子做,弟子便能做吗?

井九没有理会有些失魂落魄的他,走进洞府,来到那扇紧闭的石门之前。

赵腊月败给卓如岁之后,便一直在这里闭关。

对很多修道者来说,闭关是件很神圣的事情,卓如岁当初在天光峰闭关的时候,从来没有人敢去打扰他。

可能是因为当年闭关的次数太多,井九不这样认为,也曾经对赵腊月等人说过,所以神末峰上的人们闭关还是会与外界保持沟通,甚至无聊的时候会出来听听对面清容峰的小曲。

感受到他的存在,石门缓缓开启,带着一些烟尘,赵腊月走了出来。

数年不见,可还安好?

井九与赵腊月没有问这些问题,只是互相打量了两眼。

赵腊月心想顾清说你已经游野中境,为何还把铁剑背在身后?

井九发现她的游野初境也已经圆满,有了破境的迹象,对此比较满意,但看着她的模样又有些不满意。

赵腊月的短发已经变成垂肩长发,偏生没有打理,看着乱糟糟的,比刘阿大都远远不如。

他说道:“梳子呢?”

这次离开青山的时候,他没忘记带走竹椅,也没忘记把阴木梳留下来。

赵腊月随意说道:“反正又不见人。”

不过现在见着人了。

她伸手从空中抓出水来抹到黑发上,顿时干净。

“随我来。”

井九带着她离开洞府,向峰顶更高处走去。

顾清还像个泥塑般站在崖边,白猫摇着头跟在后面。

峰顶最高处有个山洞,顶上被凿空,可以承星光与天地气息。

当年井九便是在这里,用剑游通知海外的巨人朋友去盯住雾岛老鬼。

他心意微动,伸手召出弗思剑看了看。

赵腊月捂着胸口,瞪了他一眼。

再如何信任,这般不告而取对剑修来说感觉还是很奇怪。

弗思剑的颜色确实有些不一样。

他转身望向赵腊月问道:“为何要压制剑意?”

赵腊月说道:“卓如岁是晚辈,我与他对战本就是以大欺小,再用弗思剑,就更不公平。”

井九说道:“这等多余的想法,在外面不要有。”

赵腊月说道:“若是敌人,自是一剑杀了。”

井九很喜欢一剑杀之这种说法,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现还有些湿。

赵腊月的手收进袖子里,似乎在拿什么。

井九没有注意到,右手轻挥,放出来了一些东西。

赵腊月生出强烈的警意。

她居然看不到那些东西。

刘阿大也很警惕,甚至毛都炸开了。

它闻到了那些东西的味道,可不就是镇魔狱里的那些蚊子!

啪的一声轻响,寒蝉从炸开的猫毛里掉到地上。先前柳词在时,它被吓得半死,哪里敢冒头,这时候落在地面,它好奇地望向空中,半透明的奇怪眼睛不停转动,仿佛在盯着什么。

井九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个雪原小甲虫居然能够看到那些蚊子。

当然,寒蝉可能并不是看到那些蚊子,而是用热量感知到了对方的存在。

他觉得有趣,对寒蝉说道:“若你能管好它们,便给你用。”

寒蝉怔了怔,忽然翻过身来,用腹部对准井九,表示臣服与感恩。

紧接着,它的极细肢足高速摩擦起来,发出滋滋的声音,很是好听,就像是软玉轻敲一般,欢快至极。

白鬼在洞外趴着。

寒蝉带着那些蚊子在四周守着。

神末峰禁制开启。

谁都别想再听到他接下来与赵腊月的谈话。

即便是柳词与元骑鲸也做不到。

井九说道:“我有些事要对你说。”

赵腊月有些紧张,点了点头。

安静的洞府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井九说道:“坐。”

赵腊月在他身前坐下。

在外面她与井九的相处还是很自然,就像往年一样,私下无人的时候,她对着井九却是越来越乖巧听话。

井九说道:“有些事情,其实我忘了。”

赵腊月心想这便是要说明了吗?

她不安说道:“有些紧张。”

在剑峰行走,在人间行走,剑斩群妖,被不老林暗杀,再到暗杀洛淮南。

无论遇着何事,她从不紧张。

今天井九要说起往事,她便紧张起来。

如何才能消除这种紧张?

赵腊月从袖子里取出一把梳子递给井九,然后转过身去。

这样可以不用直视他的眼睛。

井九用右手接过梳子,开始给她梳头。

暗色的梳子在黑色的发头间缓缓滑动,带着一种美妙的韵味。

“这把阴木梳是太平从冥间带回来的,转送给了我。”

井九感觉到赵腊月的身体明显僵了一瞬。

“我能在镇魔狱找到冥皇,也是因为太平的缘故。”

他把这几年的事情仔细讲了一遍。

顾清回青山后说过一些,但镇魔狱里的那些细节以及随后西海发生的事情,只有他这个当事者知道。

最后他讲到了中州派的问道大会,以及得到仙箓的过程。

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但他在不周山夺鼎,向虚空踏出那一步,其实就在昨日。

赵腊月有些吃惊,问道:“仙箓这时候就被你的左手握着?”

“是的,仙箓里除了仙气,残留着白刃的一道仙识。”

井九接着说道:“我以前对你说过,景阳飞升成功了。”

赵腊月想起来很久以前他确实这般说过,心想那你为何回来了?

“他在那片更广阔的天地里停留过一段时间,然后遇着了问题,不得不被迫再返红尘。”

井九说道:“我不知道那个问题是什么,直到我握住了这张仙箓。”

赵腊月说道:“因为……你对仙箓里的仙气很熟悉?”

井九说道:“不是仙气,是白刃留下的仙识似曾相识。”

洞府里变得很安静。

赵腊月沉默了会儿,说道:“你现在怀疑是中州派在景阳真人飞升的时候动了手脚,不是太平真人?”

“当年在浊河畔我对你说,我查太平真人与景阳飞升一事无关,但不能说明他与此事无关。”

井九说道:“他有动机,也有能力。”

赵腊月说道:“你说过,烟消云散的阵法没有问题。”

当年景阳飞升的时候,便是从这个洞府向着天空出发。

那座名为烟消云散的大阵,也是在这里。

“阵法确实没有问题,青山诸峰没有谁能在这里动手脚,但阵法本身……可能就是错的。”

井九沉默了会儿,说道:“也就是说,千年前他刚开始教景阳道法的时候,就没想过要景阳飞升成功。”

如果真是这样,那该是如何伤感而无意义的一段过往。

赵腊月不希望这样,轻声说道:“也许……就是白刃仙人在仙界偷袭了景阳真人,与太平真人无关。”

井九摇头说道:“如果不是阵法有问题,景阳飞升成仙后,白刃哪里是他的对手?”

(这章的章节名本来叫:掌门你来做,后面没有问号,也没有惊叹号,和昨天那章一连特别有趣,但因为这章的内容实在是有些大,有些多,比掌门更重要的事情也有,所以想了想,改成了现在的:阵阵阴风乱我心。)大道朝天 第一百四十章阵阵阴风乱我心


上一章  |  大道朝天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