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尘骨 >> 目录 >> 第四三三章 欲画葫芦反成瓢

第四三三章 欲画葫芦反成瓢


更新时间:2018年11月02日  作者:林如渊  分类: 玄幻 | 异世大陆 | 林如渊 | 尘骨 
尘骨 第四三三章 欲画葫芦反成瓢
蛰伏第四三三章欲画葫芦反成瓢

一上路,林苏青不同往日,他变得格外留意半半,为了找一个恰好的时机,同她谈一谈,可是找来找去等来等去,什么时候都不太合适。

半半也和以前大不相同,她总是可以的回避着林苏青,以前她会不好意思,但以前的躲闪与现在的躲闪,林苏青也上不上来哪里不一样,但就是不一样。

他最近喊半半的时候,半半总是听不见,或者听见了也假装没有听见,需要多喊几次。

今天风和日丽,晴空万里无云,半半方才在路边遇到了一只小猴子,小猴子是普通的猴子,不过它大老远就认出了半半这个同类,于是摘了果子特地跑来送给她,挂在枝头上与半半玩了一会儿,半半的心情看上去不错,要不就今天与她谈一谈?

可是……她好不容易心情好转,现在去和她说这事,这不是泼她冷水吗。总觉得是故意不给她好心情,故意欺负她。

再等等,再挑一挑时候。

今日,秋高气爽,天空蔚蓝,云朵低垂,也是个不错天。林苏青见半半的脸色也不错,比刚出鹿吴山的那几天好转许多,要不就今日?林苏青才这样一想,半半突然一个跟头栽在了地上,她总是低着头走,不看路被石头绊倒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看她眼泪汪汪的样子,罢了,今日也不适合谈。

今日,天色很暗,阴沉沉的,仿佛要塌下来,连人也觉得压抑得喘不上气来,今日不宜说伤心事。

今日,果然下起了雨,下雨天很影响情绪。空气潮湿,满地泥泞,还影响行路。林苏青一身偃月服水火不侵,倒没有什么,只是他们几个即使打了伞身上也还是被雨浇了不少,狗子的毛都湿成一坨坨了……今日,林苏青自己的心情都有些低沉,再看一眼半半,整张小脸儿惨白,估摸心情更糟糕,罢了,今日也不适合。

转眼,三清墟近在眼前了,林苏青还是没能找出最恰好的时机。而最近林苏青总是有意无意的偷看半半,这一切都被狗子和夏获鸟收在眼底,他们背地里谈论了不少次,怎么感觉林苏青临到三清墟突然要变心?有点担心他临时变卦不去追求清幽梦,反去追求半半。

倒不是说他不能三妻四妾,可是就算他不专情,正位上也必须得是清幽梦,狗子是见识过清幽梦的厉害的,不是说她修为有多厉害,而是她的性格,太狠辣了,要是清幽梦知道林苏青三心二意,清幽梦还不得亲手剪了他?

狗子与夏获鸟唉声叹气了好几天,无数次祈祷林苏青可千万不要出岔子。不过虽然这样想,但他们又有些期待林苏青与半半,毕竟比起那个陌生且狠厉的清幽梦,他们的确喜欢半半多许多。

于是,狗子与夏获鸟暗地里一合计,得找个恰好的机会同林苏青好好谈一谈。可是一连数日,只看见林苏青频频偷看半半,却不见他有任何行动,因而他们俩几次跃跃欲试又几次被对方制止。心想万一林苏青并没有打算有所表示呢?或许,他只是觉得自己要奉公追求清幽梦了,也清楚一旦开始追求清幽梦就不得有别的心思,所以他有些舍不得半半,所以他才趁着还没到三清墟先缅怀缅怀?

总之……他们几次寻找时机,几次又觉得不大合适。

便是林苏青频频观察半半,夏获鸟与狗子频频观察林苏青,而唯独半半,她现在一心只有自己。

这是很大的一个进步。

数日前的她,一心还只有林苏青一个,他微微一个皱眉她都悄悄收在眼里,可是这几天她想明白了。

也不是不难过,也不是不羡慕,只不过她用了好多天终于明白过来一个道理,难过、羡慕、嫉妒,一切都无济于事,对自己没有任何帮助,反而可能会带给林苏青压力。她不想因为自己而影响林苏青他们的谋划,也不想因为自己而给林苏青带去任何麻烦。

他即将去追求清幽梦,一个她没有见过但是据说非常漂亮非常厉害非常出众的姑娘,而她再难过林苏青也还是要去追,所以不如不难过。

一连数日,半半不时的反问自己,反正从当初决定去找林苏青的那一刻起,就从来没有想过今后会和林苏青怎么样不是吗?为什么会难过?还不是因为自己的初心改变了,相处了那么久,自己变得贪婪了,想要更多了。

半半觉得自己不应该忘了本心,她是来报恩的,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报恩,如果需要林苏青回馈她什么,那她就是为了图林苏青的回馈而来,就不是报恩了。

所以她想明白了,林苏青去追求清幽梦也好,去追求别的姑娘也好,那是人家林苏青自己想做的事情,她有什么权利干涉人家?又什么权利阻止人家?她凭什么不开心?

所以她后来的几天,每一天都在说服自己,不可以以一己之私去耽误别人要做的事情,林苏青要做什么他且随心做就是了,而她半半,陪在他左右就好了,她原本找来时就是这个打算,不能变。

跋山涉水几万里,半半的脸色越发好转,情绪也逐渐恢复起来,时而又看见她采一采野花逗一逗野鸟,快要和以前差不多了。是顶好的好事,然而林苏青却蓦地觉得失落起来,连他自己不清楚这是为什么,他也反问自己,可是自己也想不明白,觉得自己莫名其妙。

这下叫狗子和夏获鸟也郁闷了不少,每次一碰头嘀咕,彼此都是抱怨,怎么看不懂这两人到底怎么回事了?半半的好转该回事林苏青背着咱们偷偷干了什么?他可千万别耽误人家?不过……又看见林苏青情绪偶尔低落,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看不懂,他们俩面面相觑,很是发愁。

“半半……”

半半浑身一抖楞了一下,看似要回避,可是俄尔她有似以前那样连忙跑过去,等待吩咐。她这般如常,林苏青反倒一愣:“呃……没、没什么,就是问你……呃,问你……要不要吃这串烤鱼。”

半半又是一愣,正在河里打鱼的狗子不长眼色的嚷嚷:“刚不是说好了是我的吗?!”夏获鸟一把握住它的嘴,不让它多嘴。

狗子哼唧了好一会儿才突然明白过来,连忙假装认真打鱼,耳朵却时不时地向后撇。

“呃……”林苏青局促的抿了抿嘴,找话道,“呃……我意思是这串鱼比较小,适合你吃,一会儿他们新打上来的大一些的再烤给追风。”

半半垂着眼眸,长长翘翘的睫毛遮住了她的眼睛,叫林苏青看不到她在想什么,只发觉她长得比以前更清秀了许多,俄尔半半忽然抬起头,发现林苏青正看着自己出神,她猛地垂下头转身就跑开了,去到河边淘野果。林苏青亦是当场就回过神来,想解释可是来不及了,也无从解释。

自责的同时他不禁反问自己,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了?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尘骨 第四三三章 欲画葫芦反成瓢


上一章  |  尘骨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