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仙藏 >> 目录 >> 第1118章 金蝉子和燃灯

第1118章 金蝉子和燃灯


更新时间:2018年10月06日  作者:鬼雨  分类: 仙侠 | 神话修真 | 鬼雨 | 仙藏 
仙藏 第1118章 金蝉子和燃灯
第1118章金蝉子和燃灯

第1118章金蝉子和燃灯

随后又等了很长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几天,还是有一个月之久,忽然从西方飘来一朵金色的莲花,莲花上坐着一个和尚,这和尚身穿僧衣,宝相庄严,身上笼罩着一圈圈的红光,手里托着一盏琉璃灯,灯光照射之下,周围十里之内,万籁俱静,波澜不兴。

围观的群仙都禁不住失声叫起来:“哇,没想到燃灯古佛也来了!”

“镇元子等了这么久,原来等的是他呀!”

“听说燃灯古佛是释迦牟尼佛的师傅。当年燃灯古佛在路上走,地上有一滩污水,忽然有一位美少年,上前来匍匐在地,将自己的头发铺在水中,让燃灯走过去。燃灯踩着头发走过去之后,回头对美少年说,我看好你,你将来有大造化,会是未来的佛祖……释伽牟尼成佛之后,还送给燃灯一朵五茎莲花……”

“却不知他跟镇元子有什么关系?莫非想要为镇元子出头不成?”

惊叫声还没有停歇,就见燃灯古佛的后面不远处,又飘来一朵白色的莲花,上面坐着一位身穿金色袈裟的和尚,看面目秦笛依然认得,原来是他曾经拜见过的金蝉子。

众人又是惊讶的叫起来。

“咦?金蝉子也来了?镇元子结交天下高手多年,竟然跟佛宗有这么深厚的关系!”

“听说金蝉子乃是如来佛祖第二个徒弟,也可以说是法力无边啊。”

“这两个大佛到来,是想劝架还是想助拳啊?”

“看样子打不起来了!”

镇元子看见两人到来,面现欣喜之色,上前施礼道:“拜见两位大佛。”

燃灯古佛还礼,道:“镇元大仙,我与你有多年的交情,所以过来帮你一把。”

金蝉子说道:“镇元大仙,我过来是为了还你人情,佛家讲究因果,昔年我经过五庄观,得到你的盛情款待,还请我吃了人参果。所以我必须了此因果,然后才能将佛功更进一步。”

镇元子大笑:“好,甚好!还请两位大佛帮我擒拿春秋老仙!”

秦笛双目看着金蝉子,笑道:“长老,别来无恙乎?昔年我经过你的庙宇,得到你一番指点,说我有一场劫难,可能要被十余位仙帝围杀。结果已经应验了,先前玉帝领着九十位仙帝,连同十万天兵天将,过来捉拿我。幸亏我听了长老的话,经过多年的隐忍,积蓄了不少的实力,才能打败玉帝。所以说,我欠长老一分人情啊。”

金蝉子宣了声佛号,道:“既然如此,我劝施主不要打了吧。”

秦笛道:“金蝉长老,燃灯古佛,请问两位是否知道,镇元子杀害了大量的修士?他是杀人不眨眼的凶手,你们愿意为他求情?”

燃灯古佛笑眯眯的道:“佛门有言,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以我看,镇元大仙已经放下屠刀了,对不对啊?”

镇元子大声叫道:“不对!我根本就没有杀人,春秋老仙全是污蔑!我乃堂堂的地仙之祖,怎么会做这种龌龊的事呢?他说的那座山洞,根本就没有骸骨!人参果树的树坑中,的确有几具尸骸,但那是他栽赃陷害我的!若是不信,可以请大伙儿一块儿去看一看!”

秦笛道:“你已经抹掉了证据,自然不怕别人查验。但是我问你,你可敢发下天道誓言,说你没做过这件事?”

镇元子冷哼道:“毫无来由的,我发什么誓言啊?我说没做过,那就没做过。”

秦笛道:“昔年你居心叵测,培养我到地仙三十六重,然后将我制住,埋在人参果树下,我费了几万年的时间才逃出来。这个仇你说我能不报吗?你再问问周围那些群仙,他们愿不愿答应?”

远处有仙人大喊:“镇元子,你杀了我儿子,我虽然打不过去,却想求春秋老仙,帮我杀了你……”

“杀了镇元子,给我的弟子报仇!”

“杀了镇元子,这人霸占了古茗星,抢了我们成道的契机!”

叫喊声此起彼伏,波浪一样传过来。

秦笛道:“燃灯古佛,金蝉子长老,你们也听见了,是否还愿意插手这件事?”

燃灯古佛手托琉璃灯,缓缓说道:“我跟镇元子有因果,却与那些人没有因果。”

秦笛眯起眼睛道:“你今天阻拦我出手,是否与我,有了解不开的因果?”

燃灯古佛道:“先有了因果,然后才能化解。如此一来,佛功才能进步。”

秦笛又问金蝉子:“长老也是这个意思吗?”

金蝉子道:“施主既然执意行凶,我只能出手阻拦,纵然是付出代价,也不会后悔。”

秦笛手执混沌开天斧,道:“既然如此,那便开始吧。”

金蝉子笑道:“你只是一个人,如何是我们三人的对手?”

秦笛大声道:“我心里有正义,身后站着那么多仙人,还害怕什么呢?”

这时候,周围的群仙都止不住的担心!

“啊呀,春秋老仙是不是傻了?他为何不多叫几个人上去?很多人欠他人情,想上去帮忙,都被他撵出来了。”

“完了,完了,春秋老仙太托大了!”

“我听说,燃灯古佛的实力不比佛祖弱多少,他也是听过鸿钧讲道的大佛……”

镇元子面上显出得意的笑容:“春秋老仙,你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你既然求死,那就快开始吧!”说话间,他袖中藏着《地仙书》,大袖一抖,对着秦笛当头罩下!

霎时间,声势浩大,铺天盖地,暗淡无光!

秦笛抡起斧子,不管不顾,横劈过去!

管你千般法术,我只一斧破之!

然后就听见“刺啦”一声,镇元子的袍袖又破了!但是那一页鸿蒙金书却黏在斧刃上,没有被斩破!

镇元子先是一惊,又是一喜:“哈哈,地仙书起作用了,将斧子包起来了。没有了斧子,我看你还怎么玩!春秋老仙,你给我受死吧!”说着,他一抖拂尘,攻了上来!

秦笛挥动斧子,连续两下震动,都没有甩落那一页鸿蒙金书。

这时候,他已经意识到,这一页鸿蒙金书,可能是鸿钧用混沌神金炼制出的金箔,而且软绵绵虚不受力,所以才没有看破。于是,他干脆将混沌开天斧往空中一抛,任其四处乱飞,然后他取出了四口混沌神剑!

秦笛大叫一声:“诛仙剑阵!给我起!”

霎时间,四口神剑,按照四个方位,悬挂在空中,一时间飞沙走石,风生水起。

地大!火大!风大!

一座佛山,在剑阵之中,就像捣蒜一样,不停的砸下来!

一团二十阶的神火,“砰”的一声炸裂开来,将周围百里之内,全部笼罩在火焰之中!

一道阴风吹过,火助风势,风助火威,让火焰燃烧的更旺了!

在这大阵之中,燃灯古佛手托一盏琉璃灯,这盏灯类似于天阶神器,凭着这盏灯,他曾经走遍天下没有敌手,但是在剑阵笼罩下,琉璃灯只能保护自己身周三丈的范围,再远就照顾不到了。

金蝉子幻化出一队翅膀,想要飞出大阵之外,然而每一次都被混沌神剑挡住,他的身上已经着了火!

镇元大仙身上的衣服,已经被神火烧光了,危机关头,他不得不念动咒语,收回了那一页鸿蒙金书,将其包裹在自己身上!

这时候,混沌开天斧飞了回来,照着镇元子身上砍了下去!

镇元子纵身飞起,想要躲避,然而他在剑阵笼罩之中,很难躲开开天斧的追击,“砰”的一声被砍在身上。

这一下,因为有混沌金书的包裹,开天斧并没有劈开镇元子的身子,但却砸碎了不知道多少块骨头!

镇元子发出一声惨叫,挣扎着还想再逃。

正在此时,忽然空中响起霹雳震天的雷响!

秦笛的身形一分为五,分别占据了东南西北和上方!

五个秦笛的身形同时发起了五行神雷,合在一起,变成了混沌神雷!

“咣咣”两声!

大阵之中三个人都发出惨叫声!

叫得最惨的乃是镇元子:“春秋老仙,饶命,饶命啊,我知道错了!你饶了我吧。我情愿去给那些死去的人祭奠叩头……”

然后是金蝉子的声音:“秦施主,我已经承担了镇元子的因果,不能再承受下去了,你放了我吧。”

燃灯古佛倒是没有求饶,只是低低的念诵着佛经。

远处的群仙都看呆了,没想到春秋老仙竟然有这样的实力,以一敌三还占据绝对上风!

“天呐,我看春秋老仙快赶上三清道祖了!”

“什么快赶上?我看他已经不在三清祖师之下了!”

“哈哈,你说这两个大佛,过来凑什么热闹?这下傻了吧?”

“春秋老仙,我求你杀了镇元子,给我的儿子报仇!千万不能放了他……”

也有人叫道:“得饶人处且饶人,春秋老仙,差不多就算了,镇元子毕竟是地仙之祖,也算是仙界一根标杆……”

此话一出,当即有人反对:“什么标杆啊?这样杀人如麻的恶魔,还有什么面目,活在仙界?他还不如冥河老祖呢!冥河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从来不会走出冥界,更不会沽名钓誉装好人!”

“是啊,你看看镇元子,他仗着有一株人参果树,到处跟人攀交情,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猜他可能在积累实力,或许将来想做天帝呢!”

在众人纷纷扬扬声中,耳边又响起“咣咣咣……”几声霹雳雷鸣之声。

然后就听不见镇元子的声音了!他身上包裹了金箔,只会在雷电之下死得更快。

只剩下金蝉子低微的求饶声:“我后悔了……”

燃灯古佛用悲凉嘶哑的声音念诵佛号,似乎他也受伤了,而且伤得还不轻呢。天阶神灯毕竟挡不住混沌神雷。

秦笛并没有停手,他也不可能停手,所谓除恶务尽,不可沽名学霸王,怎么能现在停下来呢?

“既然来了,每个人都要付出代价!要不然,你当我春秋老仙算什么?老仙的威名,是任由人随意挑战的吗?”

紧接着“咣咣咣……”

混沌神雷连续响了十八次!

到最后,大阵之内,没有一点儿声音了,不管是镇元子,金蝉子,还是燃灯古佛,全都不吱声,不知道是不是死了。

别人看不见,不等于秦笛看不见。混沌剑阵是受他操控的,所以他的眼睛能看见大阵中的景象,他可以清晰的看见,镇元子已经化成了飞灰!

金蝉子躲在一个特制的玉石棺材中,身上的血肉尽去,只剩下森森白骨,似乎也已经陨落了。

燃灯古佛身体焦黑,但是并没有死,手里还托着琉璃灯,灯体已经出现了裂纹!

秦笛低声问:“燃灯古佛,此事到此为止,如何?我敬你是古佛,所以不忍继续下手。”

过了好半天,燃灯古佛低微的声音传出来:“此事是我不自量力了,多谢秦施主手下留情。”

秦笛道:“听说老和尚手里有几颗定海珠,你也用不着了,不妨送给我怎么样?”

他昔年从王母手中得到几颗定海珠,又从天宝阁买到一些,剩下的定海珠都在燃灯古佛手里。如果全部收集起来,也是一件难得的法器。而且秦笛乃是炼器神师,他可以将二十四颗定海珠升级,说不定能得到一件天阶神器呢。即便他自己用不着,也可以拿来赐给身边人。

燃灯古佛道:“好说,我反正已经败了,身上的东西都是你的,包括这盏琉璃灯。”

秦笛笑道:“呵呵,我不要你的神灯。君子不夺人所好。没有了琉璃灯,你就失去了法号,做不成燃灯古佛了。”

燃灯幽幽的道:“没有神灯又如何?不是古佛又怎样?我终于大彻大悟,这些都是虚名空号而已。”

秦笛又道:“金蝉子长老已经死了,还请燃灯佛回去跟佛祖说一声,就说我春秋老仙一时留不住手。”

燃灯又是一声长叹:“金蝉子该当由此一劫,不如此,哪来的三藏取经?”

秦笛闻言一呆:“啊?这么说,西游取经的事,快要开始了吗?悟空还被镇压在五行山下呢。”

燃灯没有再回答,大阵中一片寂静。

秦笛撤除了大阵,收起诸般法宝。一时间云收雾散,眼前一片晴朗。

远处看着的群仙都露出震惊的神色!

“啊呀,镇元子怎么不见了?难道说就这么死了吗?这也太简单了!我还以为要大战七天七夜呢!”

“哼,你以为是凡夫俗子交手,要讲究一招一式不成?大神交手讲究的是实力,大巧若拙,大智若愚……看着简单,其实高深莫测……”

“真是太令人吃惊了,春秋老仙怎么这么厉害?”

“金蝉子和燃灯古佛都死了没有?佛宗死两位大人物,佛祖会不会出来说话?”

“佛祖要是肯出来说话,他早就出来了!我跟你说,凡是能做祖的人物,哪一个不是绝顶聪明的家伙?您难道没听说,他在年少的时候,将头发铺在地上,拍燃灯古佛的马屁,这样八面玲珑的家伙,才不会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对春秋老仙出手呢!”

“是啊,你再看佛祖,他是怎么对待妖猴的?猴王悟空上了他的当,被他翻掌镇压了,至今没办法逃出来!”

这个时候,就见燃灯古佛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站起来,深吸一口气,对着秦笛施了一礼,然后托起金蝉子藏身的玉石棺材,勉强放出莲台飞走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上一章  |  仙藏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