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在下慎二,有何贵干 >> 目录 >> 第十九章 剥离的野兽

第十九章 剥离的野兽


更新时间:2018年02月13日  作者:烂衣奸少  分类: 玄幻 | 二次元 | 衍生同人 | 烂衣奸少 | 在下慎二 | 有何贵干 
在下慎二,有何贵干 第十九章 剥离的野兽
第十九章剥离的野兽

第十九章剥离的野兽

“不妙了啊。”

躲藏在集装箱之间的言峰绮礼喃喃自语。

同样的话语也在远坂家的魔术工房中响起,通过与绮礼一同行动的使魔,远坂时臣目睹了仓库街的之战的大半过程,当然也听到了Rider的嘲讽。

他和绮礼都想到了一个英灵,这个英灵决不会对Rider的这种挑衅置之不理。

在Rider咆哮过后一会儿,出现了黄金的光辉。

过于耀眼的光线使人不由自主地眯起眼睛,但是在场的每一个人心中早已没有了惊讶的心情。

此后现身的是,今夜出现的第四名从者。

这名从者给人的第一印象是金光闪闪。

仿佛使用纯金打造的铠甲,金色的向上翘起的头发,金色的挂饰放眼望去,除了白色的皮肤和红色的眼睛,只有一片金光,晃的人眼晕。

黄金的从者站在离地十米高的路灯顶端,用毫不掩饰地傲慢眼光俯视着下方的所有人。

慎二、韦伯、肯尼斯、卫宫切嗣四名御主第一时间确认了来者的职介和Saber,Laner同属于三骑士阶的最后一人Arher。

“不把我放在眼里,不知天高地厚就称王的人,一夜之间就窜出来了两个啊。”

刚一开口,黄金英灵就极为不快地撇了撇嘴,露出了对眼下对峙的三名从者的鄙视之情。

虽然Arher骄傲的态度和口气跟Rider的妄自尊大如出一辙,但从根本上来说是不同的,征服王的声音和眼神没有Arher那么冷酷无情。

Rider也好像没有料到会出现比自己还要态度强硬的人,一脸困惑地挠着下巴。

“即使你出言不逊,我伊斯坎达尔还是举世闻名,独一无二的征服王。”

“可笑。真正称得上王的英雄,天上天下只我一人,剩下的不过是滥竽充数的杂种。”

Arher干脆地说出了比侮辱还有过之无不及的宣言,Saber为之愤怒,Rider觉得吃惊,就在Rider打算接着说些什么时,有人先他一步。

“只是天上天下吗?那我这位女王好像不在这个范围内。”

Arher正对面的红色集装箱不知何时爬满了墨色的阴影,尽管处于路灯的直射下,依旧是模糊一片。

阴影随着低沉却动听的女声逐渐散开,露出其中的第五名从者。

如果说Arher代表黄金,她代表的就是阴影。

如果说Laner是万千女性心中的白马王子,她就是无数男性的梦中情人。

她没有Saber的凛然,没有Arher的高傲,没有Rider的大气,但那份隐藏在优雅与知性背后的女王气概比之前三位王者不逊分毫。

她用从容不迫的语气对着明处暗处的每一位御主、从者说道:

“同样来自于凯尔特,影之国的女王斯卡哈,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本次圣杯战争以Assassin职介现界。”

“居然是那位魔境的女王!”aber和Laner怎会不知道斯卡哈的大名,那是比两人更加古老的存在,即便在两人活跃的年代也是只存在于传说中,令人神往的人物。

与Rider报上姓名时一样,没有人怀疑斯卡哈的身份。虽然不知道这位不老不死的传奇女战士为何会以从者的身份参加圣杯战争,但那份独有的气质却做不得假。

“越来越有趣了。”

Rider在最初的惊讶过后,从斯卡哈身上移开目光,用更加戏谑的表情看着Arher。

“那么,对于这位天外魔境的女王大人,你怎么看呢?Arher。”

“哼,还是杂种。”Arher依旧是那副傲慢的态度,但他的眼中的居高临下却明显少了很多。

“既然口气这么大,就先报上自己的大名怎么样?如果你也是王的话,该不会惧怕亮出自己的名号吧?”Rider半是调侃半是激将。

Arher通红的双眸越发带着高傲的怒火,紧盯着眼下的巨汉。

“你在质问我吗?区区杂种居然想质问本王?”

按常理来看,Rider问Arher的真实名字也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在Arher看来这好像是对他的大不敬,黄金的英灵开始显露杀气。

“有幸拜见我,却还不知道我是谁,这种愚蠢之徒只有以死谢罪。”

Arher如此断言过后,他的左右两边慢慢地升起了烈焰般的怪异之气接下来的一瞬间,兵器闪耀着耀眼的光辉突然出现在空荡荡的天空里。

出鞘的剑、还有枪,都装饰得夺目闪亮,并放射出无法隐藏的魔力,明显不是寻常的武器。

“宝具!”

难道Arher连最基本试探都不做,一上来就要使用王牌吗?

所有不清楚Arher底细的人都感到惊讶与疑惑,唯有间桐雁夜例外。aber、Laner、Rider、Assassin都已经确定了御主,Caster组不遵守魔术师世界的规矩,明显属于乱入,Arher御主的身份呼之欲出。

“哈哈,哈哈哈哈。”

黑暗中,间桐雁夜因积年的仇恨双眼充血,走漏了笑声。

翘首以盼的时刻终于到来了,一年来不要命般的训练,就是为了今天。

远坂时臣。

既是葵的丈夫也是樱的父亲。践踏母女二人幸福的人。

他得到了雁夜渴望的一切,又蔑视雁夜渴望的一切,这令间桐雁夜如何愤怒和诅咒都无法消解自己的怨气。

现在就是一雪前耻的时候。胸中翻滚的怨气变成了利剑,向那个男人发起挑战的时刻到了。

即便这么做得不到葵的心,即便这么做,只是自我安慰,即便这样,我也,我也要

“杀了他!”

摧毁Arher!

在Arher释放出宝具的前一刻,不知从何处吹来了一股魔力的洪流,这是谁也没有料想到的。

在一众或是惊讶,或是疑惑的目光中,向上卷起的魔力渐渐凝固成行,化作了倔强不屈的人影。

那个影子立于比Laner和Saber战场的四车道更靠海边大约两个街区的地方。对,他的身姿只能用影子来形容。

身材高大、肩膀宽广的那个男子,全身均被铠甲覆盖。但是与Saber紧裹全身的白银铠甲,和Arher豪华奢侈的黄金铠甲都不相同。

那个男子的铠甲是黑色的。没有精致的装饰,没有磨得发亮的色彩。

比伴随在斯卡哈身边的阴影更加黑暗,如地狱一般的极端黑色,连他的脸都被头盔所覆盖。在头盔的细小夹缝深处,只能看见如烈火一般熊熊燃烧的双眸所散发出的疹人光亮。

毫无疑问,这是从者。在下慎二,有何贵干 第十九章 剥离的野兽


上一章  |  在下慎二,有何贵干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