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变身B站萝莉 >> 目录 >> 70、为什么又骗我

70、为什么又骗我


更新时间:2017年11月06日  作者:陋室咸鱼  分类: 科幻 | 二次元 | 变身入替 | 陋室咸鱼 | 变身B站萝莉 
变身B站萝莉 70、为什么又骗我


“江若涵呢?”

“江小在楼上休息呢。”

阮逸风松了一口气,不过也不敢大意:“她要是离开了别墅,你阻止一下,然后马上通知我。”

“好的,我知道了。”

李婶挂了电话,转身就看到江若涵站在身后。

她吓了一跳,“江小,你走怎么都不声不响的?”

江若涵疑的问:“是阮逸风打来的电话?”

“是啊,少爷在问你在做什么。”

“哦。”江若涵点点头,她换了一衣服,看样子是要出门。

李婶赶紧问她:“江小,你这是要出去吗?”

“嗯,我想回家一趟。”江若涵点头。

现在她的身体好了很多,可以回家去了。

而且她的毕业证都在家里,她想回去看看毕业证长什么样子。

顺便把毕业证找来,这样就可以出去工作了。

李婶才得了阮逸风的吩咐,她拉着江若涵笑道:“江小,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而且现在天已经暗了,你过几天再回去吧。”

“我现在没事了。”

李婶又笑道:“你看少爷不在家里,等少爷回来了让他陪你一起回去吧。少爷也好久没有去看望过你的父母了。”

一提到阮逸风,江若涵就来气。

刚才他气冲冲的摔门而出,也太过分了!

他逼她结婚生孩子不说,还对她发脾气,反正就是不可原谅!

江若涵摇头道:“不用等他,我自己可以回去。”

“可是你知道你的父母住在什么地方吗?”

江若涵点点头:“知道。”

她的父母搬了新家,这个阮逸风已经跟她说过了。

“李婶,我走了。”江若涵对她笑了一下,抬就朝外面走去。

李婶又不敢明着阻拦,只好马上给阮逸风打电话汇报况。

江若涵坐车回到家里,给她开门的是王代珍。

“若涵,你回来怎么不事先打个电话?”王代珍欣喜的问。

看到母亲脸上的笑容,江若涵一阵恍惚。

她感觉好久没有见到妈妈了……

“妈,你最近过得怎么样?”江若涵提着礼物走进去,发现这个新家好大。

比他们以前住的小房大多了。

而且装修美,就好像走进了有钱人的家里。

江若涵把礼物放在茶几上,在沙发上坐下。

王代珍给她到了一杯水放在她面前,“还不是老样子,你叔叔的酒店现在经营得还不错,我也不用出去挣钱了,每天都有大把的时间享清福。”

江若涵端起水杯,微微笑道:“那就好……”

母亲过得很好她也放心了。

江若涵陪母亲说了一会儿的话,就跟母亲说要毕业证。

王代珍惊讶道:“你要毕业证做什么?阮家不是不同意你出去工作吗?”

江若涵并不知道以前她在工作上被阮逸风封杀过。

那个时候她心灰意冷,就把毕业证放在了家里。

不过阮家不同意她出门工作也很正常。

那样的家庭,肯定不允许儿媳出去抛头露面的。

“我不是找工作,我拿来有用。”江若涵撒谎的笑道。

“你等着,我去给你拿……”

王代珍很快拿了她的毕业证过来,江若涵迫不及待的接过来。

发现有两个本本。

一个是学士学位证书,一个是毕业证。

翻开深绿的学士学位证书,她看到了自己的照片。

照片里,她穿着白衬衣,黑西装外,表带着一点点微笑,却又庄严肃穆的面对着镜头。

江若涵欣喜的抚摸着证书,在心里默念上面的字:

江若涵,女,19年04月19日生。在大学专业完成了本科学习计划,业已毕业……

毕业了,终于有了学位证书和毕业证书!

江若涵激动得就好像是刚拿到证书一样,欣喜,期待,有种小鸟羽翼丰满,马上就可以翱翔天地的感觉。

只是遗憾的是,她忘了毕业那天她是如何上台,从校长的手里领取毕业证书的。

“妈,毕业照呢?你把毕业照也拿来给我看吧。”

王代珍好笑道:“都毕业多久的人了,还在看这些。”

不过她还是起身去给她找毕业照。

江若涵拿着大尺寸的毕业照,一个个的识别上面的同学。

她的记忆停留在两年多前,按道理说她对这些同学应该很悉才对。

可是有些人她都几乎陌生了。

就好像上了大学的人去看高中的毕业照一样,并不能迅速的念出每一个同学的名字。

那段记忆缺失了,却没有缺失掉时间的痕迹……

江若涵没有逗留多久,就出门准备回去。

她走出小区的时候,已经深沉。

不过小区外面有灯光,所以她一眼就看到阮逸风的车子停在前边。

他怎么到这里来了?

江若涵还未走上前,阮逸风便开门下车,迈开修长的,几个大步走到她面前。

“走,跟我回家去。”他拉住她的手,拽着她就朝车子走去。

他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手的力道也不小。

江若涵想到他先前对她发脾气的事,心里又是一阵委屈。

“放手!”她甩开他的手,淡淡道,“你不是在跟我发脾气吗,现在又来找我做什么?”

阮逸风自知理亏,抿唇说道:“我没有对你发脾气。”

“那你在对谁发脾气?”

当时就他们两个人,他的脾气不是冲着她来的,还能是谁?

阮逸风想也不想的说:“我是在对着空气!”

江若涵差一点就笑了出来,她望着他,淡淡反问:“原来我在你的眼里是空气啊。”

“不是……”阮逸风慌乱的要解释,却察觉到了她眼里的笑意。

他的心一下子就好了,所有的阴霾都没了。

一把拉过她的身子,他重重一口亲在她的嘴唇上,故意严肃的说:“对,你在我的眼里就是空气!”

“你……”江若涵气结。

阮逸风又忽然温柔的笑道:“我离不开空气,没有空气我无法呼吸,会死掉。”

江若涵的心瞬间又飞升起来。

她也弯唇微笑:“都说空气很重要,可是当空气存在的时候,就会无法意识到它的重要,只有失去的时候才是最重要的吧。”

她的话突然踩中阮逸风的某根神经。

他捏紧她的手腕,无比认真的说道:“我不是那样的人!”

江若涵手腕疼痛,只想着把手抽出来:“你干嘛用这么大的力气,松手啊。”

“我不是那样的人!”阮逸风又一次对她重复。

江若涵怔怔的和他对视,他的眼神很认真,表非常严肃。

他怎么了?

“若涵,我不是那样的人。”阮逸风再次强调。

江若涵忙点头:“好了,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快点放手,手都红了。”

阮逸风赶紧放开她,看到她发红的手腕,他疚的问:“痛不痛?”

“也不是很痛。”江若涵并不是矫的人,还是趋于直率。

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阮逸风拉过她的手轻轻,他的手指带着一层薄茧,刮在她细的肌肤上有些微微的刺痒。

江若涵笑着把手缩回来,“好了,不痛了。”

阮逸风扬唇浅笑,搂着她的身子朝车子走去。

坐上车,阮逸风发动车子,奢华的跑车很快就驶出了很长一段距离。

而在他们刚才停车不远的地方,也停着一亮黑高档轿车。

萧琅坐在车里,刚才一直眸深深的看着他们的互动。

江若涵看阮逸风的时候,眼里充满了爱意。

是那种单纯的,毫不掩饰的怀……

就算隔着一段距离,就算光线模糊,他也能感觉到她眼里的意。

曾经她最恨的人,现在站在她的面前却成了她最爱的人。

不知道这是幸运还是悲哀……

更不知道她恢复记忆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少爷,要跟上去吗?”狄生问他。

“不用了,回去吧。”

“好。”

和阮逸风闹了一点小矛盾以后,江若涵也不再纠结神秘女佣说的那些事了。

反正她都不记得,就不用去管那些事。

至于以后会不会恢复记忆,以后再说吧。

七天的时间很就过去了,阮逸风也准备去公司上班。

江若涵说了她想出去找工作的事,阮逸风自然是回绝了她。

但他没有绝对的不同意。

只是说她现在身体不好,再过两个月去找工作也不迟。

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她的身子还没好利索,所以再休养两个月是必须的。

江若涵没有在这些小事上和他争辩,便同意了两个月以后去找工作。

的后院有一片小花园。

江若涵在家里无聊,就找了一些花苗打算种在后院里。

这天,她正在种植小花苗。

没一会儿,李婶走到她身边跟她说:“江小,夫人来了。”

阮逸风的母亲来了?!

江若涵忙站起来,她把手里的小铲子递给李婶,又取下围裙一起递给她。

“李婶,麻烦你帮我放一下这些东西,谢谢啦。”

“不用气,快去吧,夫人正等着你的。”

“好!”

江若涵笑了笑,洗了手就朝着厅走去。

她不知道阮逸风的母亲来这里做什么,马上就要见到她了,她还是有些紧张。

江若涵走进厅,就见阮母坐在厅喝茶,并随意的打量着这里的一切。

是阮逸风花重金买下的。

里面的装修风格也是按照他的要求装的。

阮逸风从小就奢侈惯了,便宜的,俗气的,不够档次的东西他都看不上眼。

所以这里的一切,风格奢华不说,还透着一股贵族的气息。

阮家老宅都没这里奢华,很多有钱人也舍不得如此花钱。

要知道不懂得节约,没钱花的时候就很痛苦了。

如果是阮逸风一个人住在这里,阮母还不会有什么看法。

偏偏阮逸风买下这座别墅是为了给江若涵住……

江若涵年纪轻轻就如此会享受,还享受的是她儿子的钱,她的心里就感觉很不舒服。

“伯母,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江若涵上前,礼貌的问。

阮母侧头看向她,淡笑道:“也什么事,就是来看看你们。你带我到参观一下吧,这地方我还是头一次来。”

第137章收拾一下,我们回去!

江若涵忙点头:“好的,你请跟我来。”

江若涵带着她到参观——

当阮母走进他们的卧室时,她的目光落在卧室中央尺寸的大。

不知道是不是江若涵的错觉,她感觉阮母的眼神好像冷了几分。

江若涵尴尬的笑道:“伯母,我再带你去看看阮逸风的书房吧。”

“不用了,逸风管理着阮氏,书房里都会放很多重要的信息和文件。经常出入不好,容易弄丢东西。”阮母不咸不淡的说,语气暗含深意。

“……你说的对,我以后一定会多注意的。”

江若涵微微笑道,没有半点不悦的样子。

阮母眸光转动,拉过她的手含笑道:“你看你也年轻,逸风一心扑在工作上不懂得照顾自己。

你们年轻人凑在一起玩,就会不知道节制。

为了你们两个着想,我看你们还是搬回老宅去住吧。现在我很闲,把董事长的位置让了出去,决定在家里享享清福。

也可以帮着照顾逸风,顺便指点你多学点东西。”

江若涵不明白,阮母为何总是提议让他们搬回去住。

她明明不喜欢她,为什么还要他们回去住呢?

或许她是希望阮逸风能回去住吧。

她不过是一个顺带品罢了。

“伯母,搬回去住的事如果阮逸风没有意见的话,我也没有什么意见。”江若涵笑着把问题抛给了阮逸风。

这的确需要阮逸风来做决定,她做不了主。

不过阮逸风的度很坚定,他好像不想回去住……

阮母笑得越发慈祥:“你还真以为我不懂啊,其实逸风只听你的话,他留在这里也是为了你着想。只要你同意回去住,他就会回去住。”

问题又被抛回来了!

她要是不答应,就背上了怂恿阮逸风和家人分开住的罪名。

要是答应了,万一阮逸风生气了呢?

还有,她对老宅不悉,她还没嫁给阮逸风呢,怎么好意住进他的家里……

江若涵为难的说道:“伯母,不是我不搬回老宅去住,实在是我和阮逸风才刚在一起,我们目前只是在谈恋爱……”

阮母立马懂了她的意。

“你这孩子,还拘泥于这些规矩啊。你以前本来就是我们阮家的儿媳,现在回去住不会有人说什么。再说又不是让你们长期住下去,我只是看逸风最近瘦了,打算让他回家调养一段日子。”

“可是……”

江若涵还想说什么,阮母冷淡着脸,打断她的话。

“就这么说定了,你们都回来住吧。哎,我这个当妈的,天天不能看到自己的儿子,心里很难受。”

她貌似没有理由拒绝了吧……

“若涵,你就可怜伯母一下好吗?逸风跟我的关系越来越疏远了,我只想挽回我们的母子之……”阮母的眼里突然就有了泪水。

江若涵顿时心慌了,“对不起,伯母,你别难过,我答应你就是。”

“真的?!”阮母欣喜的问。

“嗯!”江若涵重重点头,反正她已经没有拒绝的权利了。

要是还不同意,背负的罪名会更大。

阮母慈祥的笑道:“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搬回去吧。我去叫人来收拾你们的东西。”

说完,她放开江若涵的手,走出卧室去找李婶。

江若涵有点瞠目结舌,这速度也太快了!

她想了想,拿出手机想跟阮逸风说一声。

正准备拨打出去,阮母突然走了回来。

“你是要给逸风打电话?”阮母问她。

“是啊,我想提前跟他说一声。”江若涵笑道。

阮母上前按下她的手,不赞同的说:“别给他电话,等搬回去了再跟他说,否则他会反对的。”

好吧,阮母是铁了心的要让他们搬回去,不给他们一点拒绝的机会了。

江若涵无奈之下跟着阮母搬回了老宅。

房间已经给他们准备好了,就是以前的老房间。

“你和逸风结婚后就住的这个房间,房间里的一切都是新的,还不错吧。”阮母笑着问她。

江若涵点头:“嗯,非常不错。”

“那你好好休息,我让佣人来给你整理行李。”阮母说完后就离开了。

江若涵打量着这间卧室,嘴角忍不住弯起好看的弧度。

这是她和阮逸风以前住的房间呢……

虽然她没了记忆,不过光是想想都感觉好亲切。

江若涵在房间里东摸摸,西摸摸,每一样东西都感觉十分新奇……

卧室里有一个白的,很漂亮的梳妆台,风格是田园风,看着很好看。

江若涵坐在梳妆台前,目光突然落在台面上的一个东西上。

那是一块指甲片,做美甲用的。

颜是,晶莹的红……

江若涵的心顿时紧了一下。

这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她和阮逸风都离婚大半年了,不可能这里还留着她的东西。

而且那不是她的,她不习惯做美甲,也不会用这种东西……

江若涵捻起指甲片,秀眉不皱了起来。

“江小,这些东西要给你放在哪里?”老宅的佣人提着她的行李走进来,笑着问她。

江若涵起身走上前,朝佣人伸出一只手。

她的手心里拖着一个指甲片……

“请问,这是谁打扫房间的时候弄掉的吗?”她含笑的问,佣人却露出慌乱的神。

“这个……对,这个肯定是谁打扫的时候弄掉的……我拿去丢掉!”佣人伸手拿着指甲片,转身就离开。

她的反应太奇怪了,江若涵不产生了怀疑。

佣人出去没一会儿,阮母就匆匆走了进来。

“若涵,我重新给你们安排了一个房间,这个房间还没打扫干净。另外一个房间也很不错,不比这个差,走吧,我带你去看看。”阮母微笑的说道。

“伯母,我觉得这里蛮不错的啊。”江若涵笑着说。

看阮母这个样子,她感觉刚才的指甲片更加有问题了……

阮母拉过她的手,不容拒绝的带着她出去:“这屋子没打扫干净,怎么能让你们住不干净的屋子呢……”

其实那个房间很干净了。

就是多了一个不该出现在房间里的指甲片……

江若涵被安顿在了另外一个房间里。

她和阮逸风的行李也很快被收拾出来,她洗了澡坐在,拿出手机给阮逸风打电话。

阮逸风正在工作,听到专属于江若涵手机号码的来电铃声。

他立刻停下工作,接通电话。

“喂,说!”男人靠着椅背,嘴角含笑,语气却很霸道。

只针对江若涵一个人的霸道……

江若涵笑道:“问你件事。”

“什么事?”

江若涵小心翼翼的说:“我们搬回老宅去住好吗?”

那头的阮逸风眯了眯眼,语气陡然沉了几分:“你说什么?”

看吧,她就知道他会不高兴。

江若涵纠结道:“阮逸风,你看爷爷年纪也大了,你应该经常陪在他老人家身边,让他享享天伦之乐。还有你的父母也盼着能和你住在一起,我们为人子女的,就应该替长辈多想一想,毕竟他们养育我们很辛苦,所以我觉得我们搬回来住最好了,你说是吧?”

阮逸风可没有错过她话里的字眼。

“搬回来?!你说搬回……来!江若涵,你现在在哪里?!”

“……”江若涵把手机拿开一点,远离他的咆哮。

她换了一只耳朵,嘿嘿笑道:“我们已经搬回来了……”

“江若涵,你这个笨蛋!你给我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阮逸风咬牙切齿的挂了电话,立刻往老宅赶去。

江若涵心想,你找我算账有什么用。

这是你家,你回自己家住你还找我算账,算什么事啊!

不过阮逸风好像是很愤怒……

哎,她都不知道该如何跟他说,这是阮母的意。

说出来,就是在挑拨他们母子之间的感吧。

江若涵靠在头蜷缩着,手搁在膝盖上,苦恼着。

没多久,阮逸风就回来了。

卧室的门被用力推开,阮逸风昂藏的身躯大步朝着她走来——

看他气势汹汹的架势,江若涵就想逃。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提起来,不容拒绝的说:“收拾一下,我们回去!”

“回去?”

“对,马上回去!”

“逸风,你这是怎么了?回家来住几天都不行吗,难道这里就不是你的家了?”阮母跟进来,忙劝说他。

阮逸风面无表。

这个家真是他的家吗?

最亲的母亲竟然会算计他,他感觉呆在家里很心寒。

阮逸风也不想多说什么废话了,他打开衣柜找了一件外过来,丢给江若涵。

“穿上!”

“逸风,妈妈希望你能在家里住几天,可以吗?”阮母柔和了语气,甚至带着几分哀求。

一个母亲,竟然在哀求自己的儿子留下来住在家里……

看阮母那伤心的样子,江若涵都跟着有几分难过。

阮逸风的脸好像更难看了。

他侧眸面对母亲,淡淡道:“你强制把我们的东西搬过来,是真心让我们回来住的?”

阮母的心里一阵悲哀。

以前她和儿子的关系很好,可是现在他们母子的感却越来越冷淡了。

“当然!”阮母肯定的点头,“而且若涵也想搬过来住,是她同意过来的,你问她。”

阮逸风的目光顿时看向江若涵。

江若涵眸光微闪,对他笑道:“是啊,我也同意在这里住几天。我们就在这里住几天吧。”

“逸风,妈以前对你的度是不好了一点,可我始终是你的妈妈,难道你要一辈子和我僵持下去吗?”

阮母适当的给了他一个台阶,阮逸风半垂眼眸,淡淡道:“行,就住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后就搬回去住。”

“没问题!”阮母顿时笑逐颜开,“晚上妈亲自给你做你爱吃的虾丸,还有若涵爱吃的滑蛋豆腐。你们休息吧,我这就去安排晚饭。”

阮母笑着走了,卧室里就只剩下江若涵和阮逸风。

气氛一时沉默下来……

阮逸风背对着江若涵坐在,留给她一个坚硬的背影,没有一句话。

还真生气了?

江若涵爬到他的后面,轻轻推了推他的身子:“其实搬回来住也没什么的,阮逸风,你对你母亲的度是不是太不好了?”

阮逸风转头和她对视,他瞪着眼睛,好像在怪罪她。

江若涵讨好的笑道:“好了,你不要再生气了。我们就住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很快的。”

“你为什么同意搬回来?!”阮逸风不悦的问她。

“伯母希望你能回家住一段时间,母亲想念儿子,我们搬回来住很正常的好吗。”江若涵继续讨好的对他笑。

她想着阮逸风肯定和阮母之间有解不开的心结,所以他生气,她就多担待点。

本以为说两句讨好的话,他就会消气。

谁知道他还是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

“她说希望我们搬回来住,你就同意了?你应该知道我的度,我不想搬回来,你为什么不跟我商量?!”阮逸风生气的质问。

江若涵顿时就委屈了……

他凭什么怪罪她,这是他家务事,她都替他担待下来了。

他还这样对她……

江若涵咬着唇,小脸上的笑容立刻就垮了下来。

阮逸风看到她的反应,猛然意识到自己的口气不对,正想跟她解释几句。

江若涵突然跳下,走去拉开柜子翻找衣服。

她这是要做什么?收拾东西离开吗?

阮逸风忙起身上前:“若涵……”

他的手刚碰到她的手,就被她用力甩开。

“别碰我!”江若涵没好气的瞪他一眼,找出一衣服打算换上。

“……你生气了?”阮逸风柔声的问。

江若涵的眼里顿时有了泪水,她倔强的不让眼泪下来,拿着衣服打算去室。

阮逸风拉住她的手,用力握着,不让她离开。

“你真的生气了?”他的声音还是那么轻柔,好像很怕一不小心就把她惹哭了。

可是他这样,反而让江若涵感觉越发委屈。

她甩了甩他的手,没有甩开。

“放手!”她又甩了甩,他还是不放。

江若涵顿时就气愤了,“我叫你放手你听不懂吗?!”

阮逸风的脸上没有什么表,他眸幽幽的看着她。

“对不起,我刚才不是故意在冲你发火……”

江若涵还是感觉很委屈:“对不起有用,要警察来做什么?”

“阮逸风,你太过分了,动不动就对我发火,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们才在一起几天啊,他就对她发火好几次了。

他的格也太火爆了!

更可恶的事,每次都不是她的错,他不分青红皂白就冲她发火,真的很过分。

阮逸风突然拉过她的身子,抱紧她。

江若涵的鼻子撞在他的膛上,他身上的气息立马扑鼻而来,充斥着她的口鼻。

“我不是在对你发火!”阮逸风低沉的强调,“真的不是!”

“你每次都这样解释……”江若涵闷闷的说道。

阮逸风的脸阴沉了几分,“是真的!我刚才生气,是被一些事给搅乱了心。我不想搬回来,不想让你在这里难做。”

“难做什么?”江若涵抬头,非要他说个清楚。

阮逸风低头和她对视,抿唇柔声的说:“傻丫头,难道你没看出来吗?我妈不喜欢你,可是她非要你搬来住,肯定有什么原因。我怕你吃亏,怕你受委屈,所以才心急了一些……”

他更怕她会在这个悉的地方住久了,就想起了过去的事。

现在他们的感才刚起步,她对他的感还没深厚到非他不可的地步。

万一她突然恢复记忆,马上就要想着逃离他怎么办?

这是他唯一的一次机会了,如果他都把握不好,他敢肯定,他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

可是他这个该死的脾气,一焦急起来就控制不住。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惹她生气了。

“若涵,你要相信,我不会真的对你发脾气,对你有意见。如果我说错了话,那一定是因为我很担心你……”

又是这样的甜言蜜语……

江若涵发现自己面对他的温柔,一点招架的能力都没有。

刚刚还气呼呼的,这会儿她一点都不生气了。

好像很没骨气啊……

“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她别扭的嘀咕。

阮逸风拉起她的手,放在唇边温柔的亲吻:“那你要我怎么证明?”

他看她的眸光十分,含着对她毫不掩饰的想法。

江若涵的脸微微红了,这几天他们天天都会。他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让她猜出他的目的。

难道现在他要……

江若涵心慌的摇头:“不需要你证明,我相信你,真的相信你!”

阮逸风突然把她拦腰抱起来,江若涵低呼一声,双手抓在他的肩膀上。

男人抬头和她对视,从上往下,她更能看清他眼里浓烈的暗沉。

江若涵的心不停的跳动着,扑通扑通的。

她全身酥软没有力气,他还没做什么,她就张,出也传来一股紧缩的刺激感…………

她全身酥软没有力气,他还没做什么,她就张,也传来一股紧缩的刺激感……

“阮逸风……你不要乱来……现在还是白天,而且我们在老宅,不是在……”江若涵结结巴巴的说。

不是自己的地方,就不要乱来,不然会很容易丢脸。

阮逸风却不管那么多。

他抱着她走到边,弯腰把她放在,一只手抓住她的脚踝,掌心的温度很高。

江若涵的心跳越来越快。

每次他轻轻一碰她,她都会控制不住的颤抖……

“喂,真的不可以啊!”她抬轻轻踢他,另外一只脚也被他握住。

“快点放手啦!”

阮逸风完全不理会她的话。

剧省略君

他就这样只动手指,却不做其他的。

江若涵忍得十分辛苦,又不敢开口说话,就怕一开口溢出来的是陌生的声音。

可是她都这么难受了,他却还是一副不紧不慢的表。

太过分了……

江若涵离的瞪着他,咬牙低吼:“你这个坏蛋!”

“我还记得你说过的坏蛋的定义。”阮逸风在她耳边低低开口。

“……”江若涵。

剧省略君

特别是在她浑身没有力气,身体有了感觉的况下。

他还是一副无动于衷,不紧不慢,就像猫在老鼠一样的度。

他这个样子,让她感觉自己好羞愧……

“坏蛋!”江若涵越想越生气,又从被子里发出闷闷的低吼。

可惜她的嗓音都在颤抖,她的怒气听着就像是在撒娇……

他黑沉的眼眸注视着她,江若涵的心又一次乱了频率。

她最怕他用这种恐怖的眼神看着她,每次他这样看着她,她就会无法自拔的沉醉。

阮逸风健硕的身体就像一头高大的野,倾身而下——

江若涵感觉到他的气势,吓得全身一缩。

男人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半垂眼眸和她注视。

薄唇邪魅的弯起,他低哑深沉的开口:“江若涵,你记住一件事!”

“我的心,可以用我的行动来证明!”

“……”什么行动?

江若涵傻乎乎的眨眼睛,还没有反应过来。

阮逸风敛去嘴角的笑意,用前所未有的认真说道:“如果我不爱你了,那么我就不会再要你!如果我还在要你,就证明我的心里只有你!”

江若涵猛地怔住,阮逸风捏住她的下巴,不给她反应的机会,吻上她的嘴唇。

此刻,他就在用他的行动来证明他的心!

结束后,江若涵昏睡了过去。

她蜷缩在,身上盖着薄薄的蚕丝被子,一只脚伸出了被子外。

露出一截白白细细的小……

阮逸风躺在她身边,靠着头,手里拿着文件在翻阅。

他看几行字,就会侧头看她几分钟。

第138章是我以前的女朋友

她最怕他用这种恐怖的眼神看着她,每次他这样看着她,她就会无法自拔的沉醉。

阮逸风健硕的身体就像一头高大的野,倾身而下——

江若涵感觉到他的气势,吓得全身一缩。

男人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半垂眼眸和她注视。

薄唇邪魅的弯起,他低哑深沉的开口:“江若涵,你记住一件事!”

“我的心,可以用我的行动来证明!”

“……”什么行动?

江若涵傻乎乎的眨眼睛,还没有反应过来。

阮逸风敛去嘴角的笑意,用前所未有的认真说道:“如果我不爱你了,那么我就不会再要你!如果我还在要你,就证明我的心里只有你!”

江若涵猛地怔住,阮逸风捏住她的下巴,不给她反应的机会,吻上她的嘴唇。

此刻,他就在用他的行动来证明他的心!

结束后,江若涵昏睡了过去。

她蜷缩在,身上盖着薄薄的蚕丝被子,一只脚伸出了被子外。

露出一截白白细细的小……

阮逸风躺在她身边,靠着头,手里拿着文件在翻阅。

他看几行字,就会侧头看她几分钟。

她的睡颜很安静,一如她的子,给人宁静和舒服的感觉。

阮逸风就这样看着她,眼里露出深深的宠溺和深。

他低下头,吻了吻她的唇瓣和脸颊,然后继续审核文件。

然而他看了几行字,再次忍不住低下头亲吻她……

怎么办,他发现这个女人太吸引人了。

他的注意力随时都在她的身上,怎么都移不开。

一会儿看不到她,就会十分想念。

看到她的时候便会忍不住想抱她,亲吻她。

她就好像是他的魂,一时半会都不能丢掉。

阮逸风索丢开文件,俯身专注的亲吻她。

江若涵被他弄醒了,她糊的睁开眼睛,就对上他幽深的眼眸。

“唔……”她推了推他的身子,阮逸风放开她,邪魅的笑道:“你终于醒了。”

还不是被你弄醒的……

江若涵瞪他一眼,眼角瞄到窗外的天。

此刻朦胧,已经是晚上了……

江若涵突然一个激灵醒来,用力推开阮逸风,坐起身子!

“糟了,我睡过头了!完了完了……阮逸风,你怎么不早点叫醒我!”

阮母说了今晚全家要一起吃晚饭,可是她竟然给睡过头了。

这下子她可是把这里的人都得罪光了吧。

江若涵狠狠的瞪着阮逸风,急得差点哭了出来。

“都是你啦,现在好了,我错过了晚饭时间……都是你的错!”

江若涵抓着枕头砸了他两下,赶紧下打算穿衣服。

一条手臂突然从后面环住她的腰,拖着她倒在。

“阮逸风,你干嘛!”江若涵用力拍打他的手背,他别再给她添乱了行不行。

身后的男人贴着她的后背,下巴搁在她的肩窝里,把身体的一部分重量她的身上。

“现在已经八点了,晚饭时间早就过了。”阮逸风好笑的说道。

江若涵全身一垮,有种哭无泪的感觉。

“都是你的错!”

“对,都是我的错。不过我让他们把饭菜给你留着的,放心吧,你不会饿肚子。”

江若涵转头凶巴巴道:“这不是重点好不好!重点是我没有准时下去吃晚饭,你的家里人都对我有意见了。”

阮逸风目光柔和的笑道:“对你没意见的,你做什么都不会对你有意见。”

所以对你有意见的,你就是做得再好,人家也能从鸡蛋里挑出骨头。

江若涵也明白这个道理,可是才搬来的第一天就不准时下去吃饭,对长辈始终不够尊重。

江若涵一直尊老爱幼,发生这样的事,她的心里还是有点疚。

“都是你的错啦!”她的瞪一眼阮逸风,男人笑着点头承认。

哎,算了,已经错过了时间,也就只能这个样子了。

“你下去吃了没?”她问阮逸风。

“没有,我一直在陪你睡觉。”阮逸风故意把‘睡觉’两个字说得很暧。

江若涵羞恼的瞪他一眼,肚子突然咕咕叫了起来。

没有吃晚饭,又做了剧烈运动。

这会儿她感觉饿死了……

“既然醒了,我让人把饭菜送进来。我们吃饭!”阮逸风笑着放开她的身体,赤着上身去开门叫佣人送饭。

江若涵趁这个机会拿出一颗b孕药吃了。

她没有喝水,直接吞了下去。

药丸在舌尖上留下苦涩的味道……

阮逸风走回来,说就在房间里吃,江若涵没有意见。

说实话,她也不好意下楼去吃饭……

两人坐在一起吃了饭,就去洗澡洗漱。

才刚睡醒,又该睡觉了,江若涵发现她最近的很多时间几乎都在度过的啊。

她一向认为,大部分时间在度过的人很颓废。

她想她在颓废了……

可是这样的感觉竟然不差。

江若涵穿着长长的白睡裙出来,没有直接去睡觉。

而是拉开落地窗帘,推开玻璃门,让新鲜的空气灌溉进来。

她走到阳台,双手撑着栏杆,深深吸着外面清凉的空气。

忽然,老宅的外面有一小束光亮射向她。

江若涵的眼睛被刺了一下,光亮又很快移开。

她定睛看去,看到老宅的外面停着一辆车,车门口站着一个女人。

一个高挑的,身材姣好的女人……

因为距离有点远,她看不清她的长相,但是她感觉她的样子有点悉。

江若涵紧紧盯着她看,猛然想起她就是那个神秘女佣!

她早就怀疑她不是女佣了,如果是女佣,为何她搬来这里,却没有见到她?

她到底是谁,又想做什么?

江若涵正要转身叫阮逸风,那女人却很快坐进车里,车子迅速消失在中。

“在看什么?”阮逸风走出来,从后面搂着她的腰。

江若涵想了想问他,“你认识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吗?她的头发是卷发,身高比我高几厘米,眼睛很大,又很长,看着非常好看。”

阮逸风眯了眯眼,轻声的问:“你见过她?”

“嗯,刚才她就站在外面。”江若涵的手指着那人刚才站着的地方,“不过她很快就走了。”

但她可以确定,那个女人是故意让她看到她的。

她为什么要让她看到她?

是为了提醒她,她该上线听她说故事了吗?

自从那天上线后,江若涵就再也没有登陆过,她不想知道过去的事。

一直逃b着,像个鸵鸟一样过一天是一天。

可是显然她想逃b,人家却不允许她逃b……

“她是谁?”江若涵转头问阮逸风。

男人半垂眼眸,淡淡道:“一个不相干的人。”

“你知道她是谁?她到底是谁?”江若涵紧张的追问。

阮逸风却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那女人显然就是颜悦……

真是阴魂不散,看着她好像没有做什么事,但哪里都有她的影子。

每次她出现,阮逸风都感觉很厌烦。

曾经他喜欢她,欣赏她。现在他对她,是越来越不喜欢了。

“阮逸风,你有什么事瞒着我是吗?”江若涵从他的表里看出了一点端倪。

阮逸风抿着唇,他转过她的身子,和她面对面。

沉默久,他才说道:“她叫颜悦,是我以前的女朋友。”

江若涵蓦然睁大眼睛,她万万没有想到神秘女佣是阮逸风的前女友……

“她还喜欢你?”

“谁知道她!”阮逸风的语气很不屑,“若涵,那女人不简单,一直想着拆散我们,你要是跟她撞见了,千万不要相信她的话。”

江若涵点点头。

她忽然想起了今天看到的那块做美甲用的指甲片……

会是她故意留下的吗?

她当即把这件事告诉给阮逸风知道。

阮逸风一直都知道颜悦住在老宅的事,只有江若涵不知道。

他不希望江若涵听到什么言蜚语,然后误会他。

阮逸风握住她的肩膀,认真的说道:“我得跟你坦白一件事。”

江若涵的心顿时咯噔一下,“什么事?”

她很怕他坦白的事是她无法接受的事。

“在我们回老宅来之前,颜悦一直住在这里,睡的就是我们以前的卧室。”阮逸风沉声的说。

江若涵顿时有种恶心的感觉!

阮母说那间卧室是她和阮逸风结婚后睡的房间,可是颜悦却住进他们的卧室里。

她住的时候就不觉得恶心吗?

还有,阮母为什么一开始让他们也住进去?

后来她发现了指甲片,她就急匆匆的来跟她说换房间的事。

一开始她是故意让她住进去,去发现指甲片的吗?

还是在发现指甲片以后,才醒悟他们不该住进去,然后来跟她说换房间的事的呢?

江若涵搞不懂阮母的心,但她又不能分析给阮逸风听。

就算他们母子的关系不好。

毕竟那也是他的母亲……

而且她看得出来,阮逸风对他的母亲仍旧有感,他只是表现得很冷漠而已。

“她为什么要住在这里?”江若涵反问。

阮逸风冷哼一声,沉声道:“我妈希望我娶她,就让她住了进来。不过她住进来后,我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竟然是这样的原因……

江若涵不用想也知道,阮母有多希望阮逸风娶颜悦为妻。

阮逸风都不同意的婚事,她还硬是要撮合,甚至还把人接到了家里来。

就算阮逸风不回家,她都仍旧要那么做。

到底是儿子重要,还是儿媳重要?

江若涵不解的问:“伯母那么喜欢她吗?是不是她人很好?”

好什么好!

完全是因为颜悦怀孕了,要不是这个理由,颜悦也别想住进来。

当然,阮逸风自然不会跟她说这些。

他淡淡道:“对,她以为她很好,不过我不认为。”

真的吗?

江若涵有几分狐疑。

她见过颜悦,是一个很有气质的女人,给人的感觉就像公主,天生就是让人膜拜的。

如果她是男人,也会被她的外貌吸引住。

阮逸风曾经和她是恋人,他看中的女人,能差到哪里去?

所以说颜悦还是很优秀的……

只是现在阮逸风不喜欢她了而已,但其他人一定都还很喜欢她。

江若涵的心里有些烦躁,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颜悦会是一个很强劲对手……

阮逸风突然抬起她的下巴,皱眉不的说:“别乱想!我跟她是不可能的!我要是对她还有一点想法,我也不会选择你。”

“那你会在某一天也甩掉我,不喜欢我吗?”江若涵想也不想的问。

“你认为我会吗?”阮逸风反问。

江若涵低落的说:“谁知道。”

阮逸风突然把她横抱起来,什么都不说,大步朝着大走去。

“喂,你干嘛?”江若涵忙问他,他还是不说话。

把她丢在,他刚穿上的睡袍,心昭然若揭……

白天才做了,他现在又来?!

江若涵吓得转身就要爬走,她刚爬了几下,脚踝被他从后面抓住。

人又被他拖了回去——

“阮逸风,节制点啊!”江若涵转身慌忙的劝阻他,却不想看到他什么都穿的样子。

她知道他的身材很好,又又。

但是这样大刺刺的站在她的面前,视觉还是很强大的……

江若涵有种鼻血的冲动了。

她红着脸别开头,眼睛骨碌碌的转动,就是不敢看他。

阮逸风却俯子来脱她的衣服,江若涵忙转头,一巴掌拍在他的手背上。

他恼怒的瞪她一眼,样子好凶!

江若涵缩了缩脖子,鼓起勇气道:“不能再来了,你节制点,早点睡啊!”

再来,估计明天她就成所有人的笑话了。

他的母亲,也会更加讨厌她吧。

虽然她不奢求她喜欢上她,但是起码不要恶化阮母对她的度啊。

阮逸风却完全不理会她的话,专注的她的衣服。

江若涵怎么挣扎都没用,很快就被他剥得光光的……

然后他压着她,直接开始做,还是什么都不说。

江若涵难受的弓起身子,断断续续的问他:“你到底……怎么了?说话啊……你哑啦……”

“阮逸风,你到底怎么了?!”

“……”某人还是不说话,只卖力的运动!

“嗯……你再不说话……我就生气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江若涵抓住他的肩膀,眼神越来越离。

他还没有回答她,他会不会在某一天也甩掉她,不爱她呢。

“阮逸风……我生气了……”

“闭嘴,我只做不说!”阮逸风低头堵她喋喋不休的小嘴,身下的动作越来越大。

江若涵的脑子被他吻得糊糊的。

然而在某一刻,她忽然想起了他说过的话。

他说:如果我还在要你,就证明我的心里只有你……

原来他是在用实际行动来回答她的问题。

江若涵的心里甜甜的,很幸福。阮逸风不能和颜悦天长地久,但是她却感觉他们能天长地久……

江若涵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

只有她一个人,阮逸风早起去公司了吧。

江若涵起去室洗了一个澡,然后找了一件高领的单衣穿上。

她的脖子上有几个显眼的吻痕,她只能用高领的衣服遮住……

走到卧室门口,她却不敢开门出去。

这个家对她来说很陌生,她不是这个家里的人。

就算曾经是,但她现在不是……

她在这个家里就是一个外人,现在阮逸风又不在家,她一个人要如何面对他的家人?

可是不下去又不行,昨天已经给他们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今天再不下去,就更糟糕了。

江若涵鼓起勇气开门出去,脚步小心翼翼的走到楼梯。

太好了,厅里没人!

江若涵快速下楼,正好见从厨房里出来的王婶。

“江小,你起啦,快去吃早餐吧。少爷也才刚用早餐。”

阮逸风还在?

江若涵忐忑不安的心顿时安稳下来,她露出微笑道:“好,我这就去。”

宽大的饭厅里,用餐的只有阮逸风和阮母。

阮逸风姿随意的靠着椅背,一手端着茶杯,一手拿着报纸。

他盯着报纸慢慢的看,然后又喝一口茶。

阮母优雅的吃着早餐,抬眸问他:“逸风,已经八点了,你怎么还不去公司?”

第139章你快乐吗?

一般这个时候,他都到公司了。

可是今天他一直坐着不走,早餐也没吃多少,倒是喝了好几杯茶。

阮逸风的视线从报纸上拉开,正好看到江若涵走过来。

他放下报纸,淡淡道:“我在等她。”

阮母转头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看到江若涵走来。

“伯母,早上好。”江若涵微笑的跟她打招呼。

阮母笑道:“快来吃早餐吧。”

“好。”江若涵走过去,阮逸风拉开身边的椅子,她会意的走到他身边坐下。

阮母让佣人给江若涵上了早餐,笑着问阮逸风:“逸风等若涵做什么?有什么话要说吗?”

江若涵听了,也疑的看着他。

“她要和我一起去公司上班。”阮逸风淡淡道。

跟他一起去上班?她怎么不知道?

阮逸风看她一眼,眼里闪着异样的光芒。

江若涵顿时会意的笑道:“是啊,我打算找个工作实习一下,阮逸风就帮我找了一份工作。”

阮母从善如的笑道:“你的身体没好,过段时间再去上班吧。若涵,我今天要去参加一个宴会,你跟我一起去,好不好?”

江若涵顿时为难了。

阮逸风的语气仍旧很淡然:“她要跟我一起去上班!”

“可是我都打算带若涵一起去参加宴会了,逸风,她的身体没好,你多体贴一下她吧。再说若涵很少参加宴会,我带她去也是见识一下世面。”阮母十分慈祥的说道。

阮逸风抿唇,有几分犹豫。

江若涵的确没有参加过什么宴会,以后她嫁给他了,肯定会陪着他出席很多重要的场合。

现在去锻炼一下也是应该的。

只是,他不是很信任他的母亲……

阮母仿佛看出他的心,微笑的说:“你放心把若涵交给我,我保证不会让她受任何委屈。”

“我还能信任你吗?”阮逸风冷冷道,一点都不给母亲面子。

那次母亲的算计,深深寒了他的心。

他这人就是这样,当他对一个人失望了,就不会勉强自己对你露出虚伪的笑容。

连假装的做做样子他都做不到……

阮母脸微僵,落寞的说道:“如果你不相信我就算了,让若涵陪你去上班吧。”

江若涵眸光微动,对阮逸风笑道:“伯母说的对,我的身体没有完全康复,还不适合去上班。我也想见识一下场面,就让我陪伯母一起去吧。”

阮母抬眸惊讶的看着她,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来。

这里坐着的两个女人,其实在他生命里都是很重要的女人。

阮逸风始终无法做到对母亲绝对的无。

他沉一下,说道:“好吧,你们去吧。”

“逸风……”阮母感动的看着他,忍不住露出舒心的笑容来。

儿子终于开始尝试信任她了……

阮逸风没有嘱咐母亲,让她照顾好江若涵之类的话。

要是她真心在挽回他们的母子之,就不需要他嘱咐这些。

如果母亲有什么企图,以后就别想再让他信任她。

阮逸风吃了早餐就走了,江若涵也快速解决掉早餐,打算上楼去换衣服。

阮母却早就给她准备好了礼服。

江若涵换上阮母准备好的白小礼服,化了淡妆,就陪着她出门……

阮母去参加的只是一个小型宴会。

是一个富商的生日宴,宴会上没有去多少人,但实际人数也不少。

阮母让江若涵一直跟着她,她领着她认识了很多人,也一直照顾她,对她很好。

中途江若涵接到阮逸风打来的电话。

她走到安静的角落接听,阮逸风问她在宴会上的况如何。

她知道他是在关心她,怕她不适应。

她笑着说很好,阮母也很照顾她,阮逸风知道她很好,就放心的挂了电话。

直到宴会结束回到家里,江若涵都没有到半点问题。

和阮母的相也非常愉快。

下午阮逸风很早就赶了回来,他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江若涵。

江若涵在卧室里看书,见他推门进来,她笑问:“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男人看她绪不错,就没有再问宴会上的事。

“在看什么书?”他走到她身边坐下,问他。

江若涵扬了扬手中的书,笑道:“张爱玲的。”

“……”她怎么那么爱看张爱玲的?!

阮逸风想起了她给他念过的那段话……

什么白玫瑰,红玫瑰,白饭粒蚊子血的……

那一一的爱理论,他不懂,也不是很喜欢。

但是她好像就是很喜欢这种文艺范的,风花雪月的东西。

他正想让她别看了,就听她笑道:“这里有一段话我很喜欢,我念给你听。”

阮逸风顿时有点头痛,该不会又是那段话吧。

“什么话?”他硬着头皮问。

江若涵摊着书,兴致勃勃的念道。

“于千万人之中见你所见的人——

于千万年之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

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

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句:“噢,你也在这里吗?””

江若涵念完抬起头,就对上阮逸风黑亮好看的眼睛。

“喜欢吗?”她开心的问。

当她看到这段话的时候,就产生了深深的共鸣,很为这段话而感动。

所以她要把她的快乐和他一起分享……

“喜欢。”阮逸风温柔的微笑,他没想到她念的是这段话。

比起她上次念的那段话,他更喜欢这段话。

原来她的心不同,喜欢的句子也不同。

以前的她一直很不快乐,所以她念的句子也是伤感的。

现在她念的句子很好听,是不是说明她现在很快乐?

“若涵,你快乐吗?”阮逸风轻声问她。

江若涵毫不犹豫的点头:“很快乐啊。”

恋爱中的人,永远都是快乐的。

阮逸风的薄唇扬起好看的弧度,他扯过她的身子,低头吻住她的唇舌。

又是新的一天。

江若涵早上醒来,阮逸风还是没有在上。

昨晚她就跟他说清楚了,她不去公司上班,暂时就在家里休养。

阮逸风同意了她的话,但是跟她说,要是到了问题立刻给他打电话。

阮逸风同意了她的话,但是跟她说,要是到了问题立刻给他打电话。

江若涵保证后,他才放心让她一个人呆在老宅。

现在阮逸风应该是去上班了,不过她不再像昨天那样惶恐不安,小心翼翼。

昨天她和阮母相的还不错,所以她不再怯生。

而且她今天有个打算,决定出门去走一走,看一看市的变化。

江若涵很快洗漱好,换了衣服正准备出门,就听到敲门声。

“江小,你起了吗?”门外响起一个佣人的声音。

江若涵过去拉开门:“什么事?”

“江小,外面有个人送了一封信给你。”佣人把白的信封递给她。

江若涵疑的接过来。

谁给她的信?

信封是空白的,没有写寄件人,也没有写收件人,上面一点笔迹都没有……

“谢谢啦。”江若涵对佣人笑了一下。

“不气。”

佣人走了,江若涵回到卧室,拆开信封。

信封里只有一张照片,她抽出照片,蓦然看到照片上,穿着也不知道是婚礼服还是结婚礼服的一男一女。

男的是阮逸风,女的就是那天的神秘女佣。

也就是阮逸风的前女友,颜悦……

颜悦穿着白拽地的婚纱礼服,画着致的妆容,带着一个小皇冠,双手拉着阮逸风的手。

而阮逸风穿着笔挺白的西装,丰神俊逸的站在颜悦的面前。

两人面对面的微笑,笑容很幸福。

他们的眼里,也只有对方……

照片的背景是一片火红鲜的皇室玫瑰,玫瑰花的颜衬托出颜悦娇羞的容颜。

让她看起来更加美丽动人,就像这个世界上最美丽,最幸福的女人。

站在她面前的阮逸风,更是英俊挺拔,两人俨然一对金童玉女,天生的一对。

江若涵盯着照片,心沉闷得很难受。

这照片或许是他们以前拍摄的,可是她看了还是感觉很不舒服。

以前她大度的想着,阮逸风的过去她不要了,她只要他的现在和未来。

结果却是她根本就没有那么大度。

她霸道的连他的过去也想要。

一想到他和颜悦过去是恋人,或许还过婚,她就恨不得抹掉他们的过去。

让他们的过去成为一片空白……

江若涵捏紧照片,气愤的去打开电脑。

不用怀疑了,这照片肯定是颜悦让人给她送来的。

她的目的是什么?让她知道过去她和阮逸风的感有多好吗?

还是故意让她生气,让她气愤?

不管她的目的是什么,她都要跟这个神秘兮兮的女人把事说个清楚!

她要告诉她,阮逸风是她的,永远都是她的!

就算她颜悦过去和阮逸风有过一段又怎么了,但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所以请她不要抱着过去不放手,请她对阮逸风死心,别再弄出这些小动作了!

江若涵迅速开机,登陆。

刚一登陆上,就有消息提示。

右边的小角落里闪着‘你的空白我来填补’的头像。

她果然又找过她了,江若涵毫不犹豫的点开窗口。

窗口弹出来,里面留了一句话。

江若涵微微咬着唇瓣,这女人的心机太重了。

她竟然能猜到她的心……

江若涵快速输入一行字,发送出去。

她刚发出去几秒钟,‘你的空白我来填补’的头像就亮了。

江若涵的心猛然咯噔了一下。

她顿时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对方好像会读心术,挑衅的问。

她有什么都统统说出来吧,别这样一惊一乍的了。

不管她能不能承受,都是她的事!

但是她相信自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脆弱……

对方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先问了一下。

江若涵没有回复,她又继续说:

好像故意在折磨江若涵的心脏,那头的人并不一次把话说完,只是一段一段的打过来。

每一段话,都停顿了十几秒。

江若涵瞳孔微缩,心脏狠狠的震了一下。

他们竟然还是未婚夫妻的关系……

那她算什么,第三者?

轰——

江若涵的脑子刷的一下,一片空白!

她的脸,简直可以用惨白来形容!

对方问她,江若涵不用看到她的脸,也知道她此刻的表有多么的得意。

江若涵无意识的握紧手掌,指甲狠狠掐着手心里的肉,她却感觉不到任何疼痛。

对方迅速打完字,就下了。

头像也暗了……

江若涵呆呆的坐在电脑前,一点反应都没有。

对方只是说了几句话而已,是真是假都不知道。

可是她却为了她的几句话而难受着,痛苦着……

是真的吗,阮逸风和她还是未婚夫妻的关系,她的肚子里怀着阮逸风的孩子?

他们的孩子都有四个多月了……

江若涵感觉自己要崩溃了!

事怎么会是这个样子的呢?

她以为阮逸风爱她,他们之间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就算颜悦曾经是他的女友她都不在乎,因为他们分手了。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还有这么多事是她不知道的……

昨晚她问阮逸风,颜悦为什么会住进老宅,他的母亲为什么会那么喜欢她。

他给她的答案是,他也不知道,或许只是他的母亲单纯的喜欢颜悦而已……

现在她才知道,答案根本就不是那样的!

江若涵不知道坐了多久,泪水了下来她都不知道。

直到她听到敲门声,她才回过神。

“江小,你起了吗?”佣人站在门外问她。

江若涵擦掉脸上的泪水,用平静的声音回复道:“嗯,已经起来了。”

“好的,早餐已经给你做好了。”

“知道了,谢谢。”

“不气。”

佣人走了,江若涵就去室洗了一把脸,直到看不出哭过的痕迹,才开门下楼。

楼下空的,除了几个佣人,没有一个主人在家。

老太爷每天早上都会出门去锻炼身体,和一些老友喝茶,直到中午才回来。

阮父打理着阮氏的一部分产业,每天都是早出晚归。

阮母投资的公司规模不大,不过她都没做董事长了,把位置让给别人,自己拿着股份分红就行。

现在家里最闲的就是阮母和她,可是今天阮母好像没有在家……

“夫人在家吗?”江若涵吃早餐的时候,问一个佣人。

“夫人才出门没多久。”

“哦,她去哪里了?”

“这个不知道,不过好像听说她是去医院了……”

江若涵的心突然像是被针扎了一下似的,痛得她浑身颤抖。

她慌忙垂眸吃东西,手不知道怎么回事,连筷子都拿不稳。

两根筷子啪啪的掉在地上——

佣人赶紧过来捡起筷子,重新给了她一双。

“谢谢,我不吃了,你撤了吧。”江若涵慌乱起身,狈的走上楼。

她回到卧室,关上门,后背靠在门上,感觉浑身都没了力气。

怎么办,万一颜悦肚子里的孩子真是阮逸风的怎么办?

江若涵的脑子好混乱,心好烦,她都不知道该如何理这些事了。

她不敢打电话向阮逸风证实这件事,她怕他说这是真的。

万一他承认了,她该怎么做?

离开他吗?

是的,如果颜悦肚子里的孩子真是他的,她就只能选择离开他。

做第三者,她做不到。

就算她很爱很爱他,她也做不到去当第三者。

然而一想到离开他,她的心就好痛,好难受,像是要割掉她的一块肉那么痛苦……

可是不打电话确认,就任由自己胡乱猜测下去吗?

江若涵烦躁的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她想了很久,也不知道该怎么理这件事。

一个多小时后,她听到楼下传来汽车引擎的声音。

她跑去阳台往下看,就看到阮母从车里下来,笑容满面的朝着厅走去。

第140章割断这段感情!

阮母在笑,她的样子很高兴。

为什么会那么高兴?

颜悦说,阮母会陪她去医院做检查,看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

他们已经确定了孩子的别了吗?

江若涵的双手抓紧栏杆,身上又是一阵无力。

不管结果如何,是生是死,她总得去面对的!

江若涵鼓起很大的勇气,才开门下楼,去面对阮母。

她的步伐很轻,阮家的地板上铺着厚厚的地毯,所以没人听到她的脚步声。

“王婶,我跟你说,颜悦肚子里的孩子是个男孩,我们阮家有孙子了。”厅里,阮母拉着王婶笑得很开心。

“真的啊,夫人,恭喜你了,恭喜了!”

阮母欢喜的笑道:“今天我心不错,多做几个菜,一会儿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老爷和老太爷知道。也让他们也乐一乐。”

“还要给少爷说一声。”

“你说的对,是该让他知道。哎,只是他这个当父亲的,太不负责任了。”

王婶笑道:“少爷是还没有明白过来,等孩子出生了,他就会突然醒悟的。”

阮母笑着点头:“嗯,我也盼着颜悦肚子里的孩子早点出生。到时候逸风就会看在孩子的面子上,选择和颜悦结婚。我们阮家的孙子,必须名正言顺,不能落在外。”

“一定会的……当年少爷和江小离婚后,不也是因为江小怀孕了,少爷才重新和她在一起的。少爷从小就喜欢颜小,颜小有了他的孩子,他一定会想起他和颜小过去的感,然后重新和她在一起。”

“咚——”

江若涵的脚突然踩空,在楼梯上跌滑了几个台阶才稳住身体。

阮母和王婶惊讶的看过来。

江若涵狈的倒在楼梯上,她想撑起身体,却怎么都站不起来。

“江小,你没事吧?”王婶赶紧上来扶住她。

江若涵在她的搀扶下站起身子,苍白着脸摇头:“我没事……”

她推开王婶,想下楼,可是脚踝被扭到了,好痛!

“嘶——”江若涵痛得蹲下身子,坐在台阶上。

“脚被扭到了?”王婶也蹲下身,伸手去看她的脚踝。

江若涵泪眼朦胧,她排斥的推开王婶的手,固执的摇头:“我真的没事……”

“可是……”王婶还想再说什么,就被阮母叫住。

“你先下去。”

“是,夫人。”

王婶走了,厅里就只剩下江若涵和阮母。

前者坐在台阶上,手按着扭伤的脚踝,低着头,只用头顶对着阮母。

阮母缓缓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副贵的姿。

“我和王婶的话你都听到了?”她问江若涵。

“……”是的,都听到了!

“其实这些事,在你没有失忆之前你就知道了。我以为你现在也知道。”

江若涵紧紧咬着嘴唇,无法出声。

她努力睁大眼睛,才不让泪水出来。

“逸风没有告诉你这些吧?”阮母又问。

江若涵的心又被狠狠割了一。

阮逸风什么都没有跟她说,所有的一切,她都是从别人的口中得知的。

他只是跟她说,让她信任他,不要相信别人说的话。

可是恰恰欺骗她的人却是他……

“为什么要同意我们在一起?”江若涵哽咽着,低声的问。

既然心里认定了颜悦做你的儿媳,为什么还要说同意我们在一起的话。

为什么还要把我们接回来住……

阮母叹气道:“我也是没有办法。你看到了,逸风非要和你在一起,甚至还不认我这个妈。我接你们回来住,就是想挽回我和他的母子之。还有,我是同意你们在一起,但我没有同意让他娶你为妻。”

江若涵又用力几分咬住唇瓣。变身B站萝莉 70、为什么又骗我


上一章  |  变身B站萝莉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