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两界搬运工 >> 目录 >> 第九百六十一章 我有情剑一柄

第九百六十一章 我有情剑一柄


更新时间:2017年11月15日  作者:石闻  分类: 科幻 | 时空穿梭 | 石闻 | 两界搬运工 
两界搬运工 第九百六十一章 我有情剑一柄
第九百六十一章我有情剑一柄

第九百六十一章我有情剑一柄

石闻:、、、、、、、、、

随着果位临身,那种若有似无的危机感消失无踪。

白杨敢肯定,如果没有果位临身,楚天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离开,要么将自己带回大光皇朝,要么杀死自己夺宝。

说实话,此时他们处于大光皇朝的地盘上,如果楚天涯要对自己动手,白杨哪怕以现在的实力除了跑路回地球也别无他法。

虽说白杨如今已经不怕一般的地皇镜强者,可楚天涯一般吗?国运临身,汇聚苍生力量,可谓站在了地皇镜的巅峰,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不过现在,随着果位降临,楚天涯不敢轻举妄动了,至少暂时不敢。

心念一动,周围九彩火焰隐去,功德金莲化作一个光点回到白杨识海。

看向楚天涯,白杨拱手道:“陛下有礼”

此时和楚天涯对话完全不一样,白杨持的是平辈之礼,拥有真神果位的他,已经和楚天涯站在同一高度了!

站直身躯,楚天涯大袖一展,左手背在身后,目视白杨说:“白先生就真的不再考虑一下了吗?朕是诚心邀请你的”

现在诚心,之前恐怕不诚心吧!

心如明镜,白杨轻轻摇头说:“陛下,我离家多日,是时候回去看看了,一番美意只能见谅”

“也好,白先生若是什么时候回心转意,我大光皇朝国师之位虚席以待”楚天涯点头说。

那边白杨笑了笑,转身看了蓝欣一眼,两人身影凭空消失无踪。

在白杨和蓝欣走后,九皇子脸色一变焦急道:“父皇,就这样让他们走了?”

“要不然呢?”楚天涯深吸口气道。

“可是父皇,不说那白杨自身的潜力,单单是那有希望成为帝兵的金莲就应该留下,还有那个蓝欣手中可是有一把真正的帝兵,若是能留下他们或者得到他们手中的神兵利器,付出再大的代价也是值得的!”九皇子皱眉说。

白杨未来成为真神镜强者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还有金莲,还有蓝欣手中的帝兵,若是能留下他们,未来大光皇朝不可限量,可是,现在眼睁睁的看着白杨他们走了,九皇子怎么甘心?

楚天涯目光闪烁,看向九皇子楚江似笑非笑道:“我儿向来淡泊名利,看来这几天让你掌权你到是学到不少!”

表情微变,楚江低头说:“孩儿只是为了我大光着想”

挥挥手,楚天涯说:“无妨,你有争夺之心朕很欣慰,你们几十个姐妹之中,朕看重的没有几个,最终谁能登上宝座,那就要看你们的本事和手段了,能者上庸者下,竞争才能有向上攀登的希望,朕不希望未来大光的皇帝是一个酒囊饭袋,不过,争归争,切记不能兄弟姐妹相残,要不然朕绝不饶恕!”

楚江再度低头道:“孩儿明白”

笑了笑,不提这茬,楚天涯目视远方说:“话说回来,你道朕不想留下白杨他们甚至杀了他们吗?不是不想,是不能,至少现在不能,果位降临,被他福泽的苍生都有感,若是朕这个时候杀了他甚至恶了他,都会被上天感应传递到那些人心中,那些人就会对朕升起反感之心,事关国运,朕只能看着他们离去,不但是朕,哪怕周边数十个王朝皇朝强者也只能当做没看见!”

说道这里,楚天涯看着楚江说:“未来若是你再遇到他,在没有十足把握收服或者杀死的前提下,最好不要得罪,此人,让人看不透,好似笼罩在一层迷雾之中,恐怕来历有古怪!”

“孩儿明白了”楚江第二次说出这几个字。

没问他明白了什么,楚天涯沉声道:“传令下去,昭告天下,从即刻起,封白杨为大光一品护国天师,拟旨放入钦天监,朕说过,若是他解决邪气灾难就封他一品护国天师,不能食言,只是他不接旨无法享受国运加持罢了”

不待楚江说话,楚天涯看着下方说:“江儿,现在你去给我调集大军封锁这片区域,再调集千万护国死士,下到深渊中,去给我查探这座帝坟!”

“遵命!”楚江沉声道,虚空扭曲,他使用传送符回去大光皇都了。

楚天涯不甘心,帝兵被蓝欣拿走了,白杨他无法留住,想从帝坟中再度谋取好处,难道一座帝坟真的除了帝兵什么都没有了吗?别人吃肉至少给一口汤喝啊。

事实是楚天涯想多了,他停留在这里整整一会时间,甚至都忘了继续追查段掌门下落,调集千万死士下去帝坟,将内部摸了个清清楚楚,然而一根毛都没有。

“帝尸化作邪气,帝坟是邪气之源,一般东西根本无法存留,这不是朕的缘法,哎……”

最终楚天涯叹息离开。

此地灾难过去,未来也只是一处环境特殊的地方罢了……

白杨带着蓝欣离去,随意找了个方向,几个眨眼就是数百万里距离,以他如今的实力,速度快到让人无法想象。

随意找了个山头停下,白杨感受自身变化。

修为境界没有提升,可战斗力却爆表,一般地皇镜强者他都不惧,具体如何要比过才知道。

此外,八品功德金莲成长到了巅峰,未来有望成为帝兵,道场扩大到了直径两万公里,法相成为了六爪金龙,长达三万三千里,还有接近月球大小的龙珠!

这些都是能化作具体战斗力的,到底如何还需试过才知道。

接着,他的三种异能没有任何变化,应该是自身修为没有提升的缘故,若是踏足真神镜,恐怕先天太极八卦图还能将后续演化出来。

唯一改变的就是白杨的念力辐射范围了,心念一动,以自己为中心,直径两万公里都在自己的监察范围,洞察秋毫,范围和道场直径相当!

这是什么概念,相当白杨只要想,半个地球的任何情况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想要踏足真神直径,得将道场修炼到巅峰状态建立道宫感悟法则,道场是基石,真神镜的道宫是建立在道场上的,基石不稳无法建立道宫,可我想要到达那一步,恐怕得寻找其他各系异能了,有点麻烦……”

皱眉沉思,白杨计算自己接下来的路。

想了想不再纠结,路要一步一步走,慢慢来吧,急也没用,自己未来可是有五千元时间,相当于地球一万五千年岁月!

蓝欣跟在白杨身后,见白杨放松下来,目光闪烁道:“白兄,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回陈王朝那边吗?”

想了想,白杨看向蓝欣说:“蓝兄,有没有兴趣去见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白兄是指……?”蓝欣不解道。

“去了就知道了,正好猫儿她们也在那边,对了,去的话,记得收敛自身气息,而且千万别动手,要不然对于那个地方来说是灾难”白杨笑道。

“也好,跟随白兄走一趟就是了,我也很好奇白兄说的是什么地方,不过白兄,段掌门还未死,万一他去山谷那边的话……”蓝欣有些担忧道。

双目中先天太极八卦图一闪即逝,白杨似笑非笑道:“无妨,我有分寸,我们走吧”

以如今白杨的实力,带着蓝欣回陈王朝虽然依旧要跨越千山万水,可不会耗费太长时间。

正如他之前对楚天涯所说,离家多日,是时候回去看看了,于是带着蓝欣去了地球那边。

至于段掌门……

遥远天边,陈王朝,庆阳州,桃山郡,青木县,德阳镇边上,葫芦山谷。

这里很平静,尤其是在陈王将整个青木县给了白杨之后,再加上白杨不久前的所作所为,当然没有人敢来这里轻易找麻烦,这里好似远离尘世的世外桃源。

山谷深处,依旧冰雪覆盖,一座开满鲜花的孤坟伫立,边上一座茅草屋,显得很不起眼。

和白杨离去之前不同,此时这座孤坟边上一颗桃树已经长到三米高了,且在寒冬腊月中开满了五彩桃花,很是美丽。

单秋林一席麻衣,黑布带蒙眼,好似一个乡下老农一般提着一坛龙源浇灌五彩桃树。

他一脸淡然微笑,浇灌桃树,为孤坟除草,这样的事情千律一篇,可他乐在其中。

然而这样的宁静在这一天被打破。

一个宫装美妇无声无息降临山谷上空,正是从大光皇朝逃走的段掌门。

她来这里是想泄愤的!

楚天涯杀了她的父亲,更是将其打成重伤,尤其是那一天,他的天音铃彻底被楚天涯打碎,这一切虽然可以说是她咎由自取,可却是蓝欣不受掌控导致的。

她没有敢大张旗鼓,怕被楚天涯追查到,来到这里,她准备杀死有关白杨和蓝欣之人,然后在这里等白杨他们归来报仇!

然而他刚刚降临这里,山谷中单秋林动作一顿,轻轻放下装有龙源的坛子,凌空踏步出现在了段掌门前方。

“瞎子,这里可是白杨老窝?”段掌门看向单秋林沉声道。

单秋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踏足人王镜了,看破情关生死的他修为提升堪称恐怖!

段掌门自然看出了他的修为,若是这里是白杨老窝,出现这样一个人王镜小家伙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并未被她放在眼中。

哪怕如今段掌门天音铃破碎,身受重伤,杀掉单秋林还不是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不错,此地却为白兄暂居之地,这位夫人,你似乎带着敌意而来,不知意欲何为?”单秋林立于虚空,背负双手不悲不喜道。

目光一狞,段掌门咬牙切齿道:“是这里就好,我来这里意欲何为?我是来这里杀人的,杀光这里的所有人,杀光整个大地上的人,等白杨回来我还要杀他,你就是第一个……!”

不等段掌门说出心中憋了很久的话,单秋林挥手打断她淡然道:“你不应该来这里,杀人不好,我答应过白兄要庇护这里等他回来的,最重要的是,我不能让你打扰小师妹安息,你走吧,我不想动手,师妹喜欢安静,或许不喜欢我打打杀杀的”

“什么?”段掌门当即一愣。

她有点蒙圈,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一个人王镜的小家伙,这是你应该和我说话的口气吗?听你的语气,似乎没有将我放在眼中?

“我不知道你从哪里来,和白兄有什么恩怨,但我不能让你打扰师妹安息!”单秋林轻轻摇头道。

“就凭你?”段掌门冷笑道。

“你受伤了,而且是很重的伤!”单秋林没有回答,而是轻声阐述一个事实。

“我纵然受伤,捏死你也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我从来不是一个喜欢废话的人,之所以和你说这么多,实在是不想动手打扰师妹安睡,你走吧”单秋林依旧淡然道。

“给我死,我会一寸寸捏碎你的骨头,让你懂得什么才是和前辈说话应该有的语气和态度!”段掌门狞声道。

没有得到帝兵就算了,天音宗丢了也没办法,被楚天涯打伤那是自己实力不够,可是你一个小小的人王镜也敢这么和我说话,谁给你的勇气和自信?

张开五指,段掌门隔空向着单秋林一抓,没有惊天威势,凌空就想将单秋林抓过来。

她不想搞出大动静,武道意志锁定单秋林,这个人王镜的小家伙还不是手到擒来?

然而单秋林依旧立于虚空,一身麻衣无风自动,身体微微弯曲,凌空一抓,下方一柄布满虫眼的木剑出现在他手中。

面对段掌门方向,他淡淡道:“我有情剑一柄,对生命的爱,对天地众生的爱,对山川草木的爱,对小师妹的爱,全部都融入了其中,爱无限大,剑就无限锋利,这段时间以来,我一共悟出了三门剑势,如今只能施展这一剑,你是第一个见识这一剑的人!”

持木剑,面对地皇镜强者段掌门,单秋林看似缓慢实则快到极致的冲着对方斩出了手中的木剑!

那一刻,天地仿佛定格。

段掌门只感觉到,周围的风似乎化作了昔年丈夫轻抚自己的手,虫鸣鸟叫似乎化作了夫君在耳边的呢喃,那一刻,她似乎听到了挚爱的夫君在呼唤自己……

在这样的错觉中,她放弃了一切戒备,甚至忘记了自己一身修为,沉寂在多年没有感受到的丈夫温柔之中。

“夫君,我好想你……”她伸手呼唤,想要投入夫君怀抱之中。

面带笑容,横跨千山万水来到葫芦山谷上空,段掌门身躯定格,然后,从眉心开始,整个人被无声无息撕成两半!

神魂泯灭,身死道消……

弥留之际她清醒过来,那是人王镜小家伙能斩出的一剑?这个答案他永远无法明白了。

一代天音宗掌门,地皇镜强者,悄无声息的死在了这个小小的角落。

何苦来哉?

“感悟情剑,我能感觉到你内心那份深刻的爱意,那是你致命的破绽……最关键的是,你为何要受伤呢……”

单秋林喃喃自语,收回木剑,背在身后,一步一步凌空下去,回到山谷深处,继续提着装有龙源的坛子浇灌五彩桃树。

似乎做这农活要比杀死一尊地皇镜强者要来得更加重要。

段掌门裂为两半的尸身跌落下来,砰一声掉在山谷外面的平地上。

城墙上方,百无聊赖值守的虎子看了一眼,冲着下方挠挠头到:“那个谁,把尸体拖出去埋了,管她谁呢,死者为大,最关键的是把地面打扫干净,要不然少爷回来看着不舒服看我不拔了你的皮!”

门口护卫仰头说:“可是虎子大哥,这个女人看上去来头不小的样子,就这样是不是太草率了点?”

“笨蛋,没见老单都没在意嘛,再说,鬼知道那是哪儿冒出来想找少爷麻烦的家伙,指不定想踩着少爷的威名上位呢,赶紧埋了,看着碍眼”虎子满不在乎道。

不知道段掌门知道自己死后是这样的待遇会作何感想。

白杨带着蓝欣去地球那边的时候,蓝欣问他如果段掌门来山谷这里找麻烦怎么办,他用先天太极八卦图推算了一下,得出的结论是……

大吉!

既然大吉那就没什么事儿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手机版阅读网址:m.dd逼quge

相关、、、、、、、、、、、、两界搬运工 第九百六十一章 我有情剑一柄


上一章  |  两界搬运工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