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武道宗师 >> 目录 >> 第二百一十五章 现在的年轻人

第二百一十五章 现在的年轻人


更新时间:2017年01月11日  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分类: 奇幻 | 玄幻 | 异世大陆 | 爱潜水的乌贼 | 武道宗师 
武道宗师 第二百一十五章 现在的年轻人
第二百一十五章现在的年轻人

第二百一十五章现在的年轻人

热门、、

“雷云”观想的精髓在轰鸣之声的回荡,以此牵引身体内部的微妙变化,配合部分肌肉的绷紧和压缩,打出那股子震劲,而“冰封大江”的核心是冻结,是寒潮,是奔腾的动能都可以凝固的静止,对物理学了解仅限于目前教材的楼成一时竟无法找到它们在哪个尺度哪个方面是统一的。

当一个人没有思路没有办法的时候,下意识就会将事情往熟悉的东西上靠,而类似方面,楼成最能依仗也相对熟悉的事物只有一个,那就是体内金丹的冰火平衡。

“冰火平衡……‘冰封大江’的神髓韵味完全可以作为‘冰’来处理嘛,可是,‘雷云’回荡的声音,和‘火’连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楼成念头转动,苦苦思索,就像在试图配平一个压根儿就配不平的化学方程式。

“雷云,打雷,雷云,火……”他无声低语,寻求着双方的联系,没过多久,自然而然联想到了之前才锤炼过的一门桩功,“电火桩”,雷电击,火焰生!

想到这里,他顿时精神一振,觉得自己找到了正确的道路,然而,没过多久,他就发现自己走入了一条死胡同。

“雷云”观想的重点是雷声的回荡,不是闪电的劈击!

楼成吐了口气,凝水成冰,敛住本能的沮丧。

“嗯,珂珂说过,解不出一道难题的时候,就换个角度,换个思路。”他整顿心情,记起“教诲”,重新梳理。

一旦有空自习,他都会请教自家的学霸女友。

“换个角度,换个思路,换个角度,换个思路……”楼成思绪纷涌,紧扣着目的和依仗,不断闪过灵感,又不断做出否定。

冰火平衡,冰火平衡……他魔怔般重复着这四个字,念头忽然一闪,冒出了个莫名其妙的想法:

“我有‘冰封大江’的冰,也有‘电火桩’的火,是不是就‘冰火平衡’了?”

“虽然这和雷音震禅没什么关系,但确实‘冰火平衡’了!”

“嗯,暂时从练成‘当头棒喝’的角度和‘雷云’‘冰封’两种观想法融合的思路跳出来……”

“‘冰火平衡’了……师父提过,龙虎真人是以冰火仿阴阳,阴阳,阴阳……”顺着刚才的念头思考到这里,楼成突地愣住了。

这似乎大概可能有眉目了!

阴阳,阴阳,阴阳电荷生雷云!

虽然还没法将“冰封大江”与“阴电荷”联系在一起,但可以退回到古代的朴素观点嘛,阴阳激荡雷电生!

而龙虎真人的金丹显然是支持这种观点的!

刹那之间,楼成豁然开朗,心情舒畅到了极点,当两种事物没法“反应”的时候,引入第三方,加点催化剂,不是很正常吗?

仔细推敲了一遍,他按捺住激动,再次抱元守一,入静观想。

一条大江滚滚流淌,酷寒忽降,两岸压雪,波浪凝固,一切如同冰封。

冰封之中,楼成没尝试自行糅合,因为他层次不够,知所以然不知其然,弄明白了金丹“冰火平衡”的理论基础,却不清楚具体如何转化为实践,只能强行模仿,用金丹做引子。

分出少许精神,沉入下腹,他杂念不起地微微勾动了“浩瀚星云”里的璀璨,以此牵引“冰封大江”的观想画面发生奇妙变化。

抓住这个机会,他又借助“璀璨“环绕中的“大日”,应激观想出了“电火柱”!

银白当即劈下,火焰腾起于冰雕般的大江表面!

两者冲突,观想法彼此排斥,楼成眼见着就要控制不住,即将心神激荡地退出守静状态。

牢牢定住最后一丝清明,他把这种“矛盾”顺着联系“导向”了金丹。

星云微不可及地一震,缓缓转动,膨胀收缩,顿时同化了“矛盾”,让楼成观想画面里的“火焰”莫名升空,飞出云外,挂在天边,化作了一轮照耀大地却无力融化冰霜的“极地太阳”。

没什么温度的阳光照耀着大江,让冻结的晶莹闪烁出梦幻,“冰”与“火”恢复了脆弱的平衡!

楼成顾不得激动,抓紧时间体悟着当前的神髓与韵味,记忆着身体对应部位的微妙变化。

等到精神渐渐枯竭的时候,他控制住“冰”与“火”,让它们猛烈碰撞。

“太阳”化作一枚火球,轰然坠落,砸向了冰封的大江!

最后的瞬间,楼成努力地将“雷云观想”的精髓与寒潮热流齐齐融入了其中,以冰为阴,以火做阳。

轰隆!

冰火相撞,阴阳激荡!

旁边的施老头一直优哉游哉地看着他长久思考,感应着他屡次失败的动静,终于,他笑了一声,摇了摇头,慢悠悠走向了树边,边走,还边拿出酒壶,美滋滋地喝了一口。

迈了几步,他神情忽变,于刹那之间就转过了身体,看向了脚下。

那里有一波又一波的“冷风”吹过,于地上凝出了几圈波纹般的白色冰霜,转瞬即逝!

这什么鬼玩意儿?施老头震惊莫名地抬头望向楼成,少见地出现了茫然的神色。

楼成精神枯竭,脑袋抽痛,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然后才发现自家师父正眼神奇怪地看着自己。

刚才的最终碰撞于他而言已是完全不可控,只能事后再回味,再总结,再改进。

这不是一天就能彻底融合成功的事情!

而不等他开口,施老头就咳嗽了几声,出言问道:

“你刚才做了什么?”

“师父,我不是说过想尝试融合两种观想法吗?龙虎真人用冰火仿阴阳,而阴阳生雷电,所以我就参照这个,引入了‘电火柱’做‘阳’,以‘大江冰封图’为‘阴’,自己制造雷云来震荡。”楼成没详细说关键在于理解并掌握“冰火平衡”的实质,以此勾动金丹,完成牵引,因为他觉得自家师父的年纪摆在那里,科学素养可能比较低,应该听不懂。

施老头无需琢磨便明白大概是怎么回事了,强行笑道:

“不错,不错!果然是新时代的年轻人啊,想法很不错,不过嘛,‘电火桩’和‘大江冰封图’没法比,你的‘火’和‘冰’没法真正平衡,还得找一门好的火焰观想法才行。”

被表扬的楼成嘿嘿笑道:“不急,不急,师父您慢慢找。”

就是因为“电火桩”和“大江冰封图”没法比,所以到了最后的碰撞,冰霜的寒潮能压过火焰的热流,创造出类似“当头棒喝”的效果,要是两者真正平衡了,鬼知道它们会不会互相抵消或者缠绕,变异成莫名其妙的东西,这就和自己的目的违背了,在比赛还有六天的情况下,不宜多生枝节。

而且,好的火焰观想法肯定也得感悟对应观想图,即使自己已经轻车熟路,也得好几天的工夫才能入门,根本来不及!

“嗯。”施老头无言颔首,挥了挥胳臂道,“去跑步吧,别撑着再观想了,容易伤到脑子,明天再弄。”

“是,师父!”楼成愉快地回答,噙着笑容,迈开了步伐。

直到他远去,施老头才吐了口气,似自嘲似感慨地啧啧道: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敢想敢干,什么都能弄出来,吓了我一跳!”

差点就在徒弟面前失态了!

他顿了顿,又摇了摇头:

“不过嘛,这对周末的比赛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想当年,老头子我,哎……”

晚上九点多,夜风带着湖水的微凉湿气吹散了连续几天艳阳高照的闷热,让路上来来往往的同学们都享受到了久违的舒爽。

严喆珂最后一堂课只有两小节,她专门在教室里自习了四十多分钟,等到了楼成他们下课。

接过她的帆布单肩书包,楼成随手挎在了自己身上,然后拉着女孩,走向长桥。

闲聊之中,严喆珂始终记挂着昨天在校车上讨论的事情,忍不住问了一句:“橙子,你不是说今天要尝试两种观想法的对立和统一吗?”

楼成嘿嘿一笑:“是啊,尝试了,方向很对,思路很对,初步成功了!珂小珂同学,你就不能假装忘记了这件事情,过几天再问吗?我还想着真正成功了给你一个惊喜的!”

这也就是他白天一直没提这件事情的原因。

“我记性好怎么了!”严喆珂嗔了一句,眉梢眼角都带上了笑意,小小声道,“你初步成功也让我很惊喜了……”

她含笑抿嘴,眸光轻盈又得意地扫着旁边。

多亏了我的提醒!

不过,橙子也确实厉害,一天就成功了,和他以往创造的奇迹一样!

楼成当然不会忘记赞美严教练,发自真心地道:“我今天能够初步成功,除了严教练你指点的对立统一,还有你日常的教诲,遇到难题,换个思路,换个角度……”

他大概描述了自己当时的思考过程,只隐去了金丹和具体的细节。

严喆珂露出了甜美的酒窝,笑意矜持,有点骄傲又有点不好意思,故作傲娇地道:“看吧,都靠我!”

“是是是,你可是咱们家的顶梁柱啊!”楼成顺势就半调戏半赞美道。

咱们家……严喆珂眸彩流转,横了他一眼,可视线却下意识转移,望向了自己的左手,那里戴着一枚简单却经典的戒指。

我家的橙子

楼成也注意到了她的目光,笑嘻嘻将自己的左手伸了过去,让两枚戒指成双成对。

这让楼成又回味起了昨天的激动和肩上的责任,又记起了女孩的捉弄,心中一动,清了清喉咙,提议道:“珂珂,还有二三十分钟,我们去湖边散会步吧……”

这种事情,还是得男生主动!

严喆珂愣了一下,俏脸霍然生晕,也想到了自己昨晚的捉弄,心脏莫名加快了跳动,脑海念头纷呈,乱糟糟一团,她嘴唇张了张,想说点什么,但最终只望着旁边吐出了一个字:

“嗯……”

我什么都不知道,不就是散个步吗!

回答声含羞带怯,细弱蚊蚋,听得楼成也快了心跳,于是拉着女孩快步走下了长桥,拐向了湖边的道路。

两人走了一阵,四周变得寂静,严喆珂芳心乱跳,也“听”到了楼成同样激动的脉搏。

橙子要是,要是想更进一步,我,我该容许到什么程度……她身心都有点颤动地想着。

经过五一的沟通和楼成之后良好的表现,她对男友很有信心,少生乱想,相信他能克制得住,但是,对这种陌生的从未经历过的事情,她总有着本能的畏惧和害怕。

楼成看了看四周,确认了无人,于是让严喆珂坐到了树林边缘的行道椅上,自己则站在了她的面前。

严喆珂穿着短袖有图案的白色t恤,心脏跳动得很是激烈,以至于娇柔的身体都出现了明显的颤栗。

看着女孩脑袋低垂,乌发顺下,美丽得像是一副画卷,楼成喉咙发干,缓缓埋下了身体。

感受到他的动作,严喆珂的心跳又快了一拍,双手忍不住抓紧了裙摆。

要来了吗?

而这个时候,楼成单膝着地,拿起了她紧张的左手,在她莫名又懵懂的目光里低下头,将灼热的吻温柔地印在了中指的那枚戒指处。

严喆珂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开始,一怔之后如同醉酒,身心都变得柔软,眸光羞喜地静静看着楼成的吻一点点上移,从自己的中指到手背,从手背到腕部,从腕部到小臂,从小臂到胳膊。

她只觉那一下下的温热虽然不在敏感的地方,却像是直接亲在了自己的心头。

楼成的嘴唇离开了女孩的胳膊,一边用手撩开她的秀发,一边轻轻地在洁白修长的脖子处印下了自己的吻。

下巴,两颊,鼻尖,眉头,他的吻细密地落在了严喆珂的脸庞之上,女孩早就闭上了眼睛,神情安宁晕红静生地承受着这一切。

楼成一点点地释放着自己的激情,最终将目标对准了那渴望已久的小巧耳垂,缓缓地吻了过去,将羞红如同宝石的它含了一下。

严喆珂的身体剧烈颤抖了一下,接着便感受到楼成的吻印在了自己的唇上。

这一次,她主动迎合,两人激烈纠缠,而楼成始终控制着自己的手没有乱动。

他不是不想不渴望更进一步,而是这里为湖边,非密闭的房间内,虽然周围确实没人,但还是要给予女孩应有的尊重。

美好总是短暂,当楼成回到寝室,再三重放着刚才的场景和清晨的成功时,心里一阵昂扬,感觉自己充满了奋斗的激情。

这几天争取把“当头棒喝”练成,然后就是周末的比赛了!(未完待续。)武道宗师 第二百一十五章 现在的年轻人


上一章  |  武道宗师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