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你好,少将大人 >> 目录 >> 第2241章 你能,我也能!(大章)

第2241章 你能,我也能!(大章)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24日  作者:寒武记  分类: 言情 | 现代言情 | 豪门世家 | 寒武记 | 你好 | 少将大人 
你好,少将大人 第2241章 你能,我也能!(大章)
第2241章你能,我也能!(大章)

NPC路远有一瞬间呆滞。

他盯着那个年轻人看了一会儿,脑海里好像在天人交战着,又好像在计算某个不可知的后果。

但那个年轻人的笑容实在太吸引人了。

虽然他的计算结果告诉他不应该上车,但他还是忍不住坐到那年轻人身边。

同路人这三个字,深深吸引了他。

黑色奔驰车的车门阖上,前面的司机发动了汽车。

不紧不慢地跟在那辆十八轮油罐车后面,上了高速入口处的岔道。

而油罐车前面,有一辆显眼的大红色豪华跑车,正是顾念之的车。

顾念之勾了勾唇角,转眸看着自己的手表,手表的时间还是指着早上六点半的时候。

其实按照那天真实发生的时间,早不知道过了几个六点半了。

顾念之默默笑了一声,戴上蓝牙耳麦,照着上一次的经历打了一个电话。

“喂?是东城的Lava火山蛋糕总店吗?我昨天在你们这里订了十一份Lava火山小蛋糕,配覆盆子和香草冰淇淋,能不能帮我马上送到B大何之初教授那里?他的电话是……”

顾念之很快说完,又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在七点半送到,不早不迟最好。”

那十一份火山小蛋糕加覆盆子和香草冰淇淋的套餐,一份就要好几百,十一份确实要花她不少银子。

不过反正是在游戏里,花的又不是真银子,她一点都不心疼。

顾念之握着方向盘,在得到对方肯定答复之后,才并道上了高速。

游戏场景里的高速公路,就像是黑云翻滚的悬崖上唯一一条通天之堑。

只有这条路是清晰的,公路两边全是模糊不清的浓雾。

顾念之有些恍神,这幅场景,也有点像她在德国阿尔卑斯山逃命的时候经过的那条悬崖上的小路。

当然没有这么宽敞。

早上六点半,高速上的车并不多,和往常一样,这个点儿都是长途大货车,偶尔有几辆私家车,但是开得非常慢,也不和货车抢道。

顾念之踩下油门,风驰电掣般前行,她是要去答辩的,赶早不赶晚。

因此她没有让道,而是开得比那些大货车油罐车都要快。

后面黑色奔驰车里,NPC路远脸色平静地看着前方,只用眼角的余光关注着坐在自己身边那位苍白俊秀的年轻人。

像是在好奇,也像是在评估。

这个年轻人当然就是石原太郎。

他没有理睬NPC路远,而是目不转睛看着前方。

顾念之掐着点计算时间。

她知道,她在东城区里Lava火山蛋糕总店订的蛋糕,送货人会走高速送十一份蛋糕套餐去B大。

而往常这个时候,根本没有人这么早叫蛋糕外卖。

因此当这辆送货的三轮车突然从拐角处冲出来,会跟一辆白色宝马车擦身而过。

那辆白色宝马车里坐着的是石原井,石原太郎的祖父,也是石原倍三的父亲。

石原井的司机当然受不了被一辆普通三轮车司机惊吓,会咒骂他。

而蹬三轮送外卖的小哥知道自己并没有蹭到那辆宝马车,无故被人骂一遍,他心里有气,会给对方使绊子。

他会想办法占据主车道位置,硬是把石原井坐的宝马车压得开不起速度。

在这种情况下,想马上去机场飞回日本的石原井会忍下这口气,让他的司机改道上高速去机场。

本来他们是不用上高速的,因为路上被顾念之用这小三轮给耽误了,那司机为了赶时间,只有上就近的高速。

而这条高速公路,正好跟石原太郎计划算计顾念之的双向高速对面而行。

顾念之当时经过精密演算,混沌数学的威力发挥出来,各种时间掐的刚刚好,甚至连双方争执导致的车辆行驶时间滞后都在她的考虑之中。

不过这一次,因为顾念之把NPC路远算了进去,后面的情况应该不太一样了。

按照石原太郎当时的演算,那辆十八轮油罐车因为在换轮胎的时候被人泼了一身水,气急败坏之下,会拧不紧螺丝。

当它上了高速,会因为轮胎脱落引起重大交通事故。

顾念之会死在那场油罐车爆炸的交通事故里。

可当时顾念之将计就计,反利用了石原太郎的计划,让他自食其果。

而这一次,NPC路远帮那位十八轮油罐车司机挡了一挡,那冷水没有泼到司机身上,司机当然就没有气急败坏,于是他正常地拧紧了螺丝。

到了高速公路上,顾念之知道,这辆十八轮油罐车的轮胎不会脱落,后面的情况都会不一样了。

于是两辆车一前一后走了一会儿,都没有什么异常情况出现。

坐在黑色奔驰车里的石原太郎却还是在照常发布命令。

他身边的NPC路远握紧了拳头,看着他问道:“你想做什么?”

石原太郎露出兴奋的神情:“当然是要前面那辆车出事!你看见了吗?那辆车的轮胎马上就要掉了!”

NPC路远:“……”

他的视线在石原太郎,和前面的十八轮油罐车之间来回逡巡。

前面的十八轮油罐车始终没有出事,石原太郎的脸色越来越失望。

“怎么会这样?我明明算的好好的!它应该出事啊!”石原太郎抱着头,绝望地叫喊起来,“不应该这样!不应该这样!我算好了!我算了很多遍!”

他歇斯底里地叫着,苍白俊秀的脸上浮出不正常的红晕,有种偏执到极点的病态美。

NPC路远看着他,疑惑地问:“什么叫不应该这样?你难道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石原太郎指着前面的十八轮油罐车,激动地说:“我当然知道!都是我算出来的!那辆车的轮胎这个时候应该飞出去了!还有,那个司机喝过我的特制饮料!他应该只对红色感兴趣!”

此时的高速公路上,就只有顾念之一辆大红色跑车,这也是石原太郎计算过的,这个时间段,不会有别的红色车来分散十八轮油罐车司机的注意力。

那个司机只会盯着顾念之的大红跑车,就像斗牛场上被激怒的公牛,只看得见红色,只被红色牵引。

路近坐在自己实验室的挂壁大电视前,死死咬着牙关,握着拳,看着电视上出现的惊险一幕。

他也没有预计到,从他“感染”AI的小程序里,居然传来这样的画面!

昏沉的天色里,一条灰色的高速公路像是一柄长剑,剖开屏幕上翻滚的浓雾。

路近能清清楚楚地看见这条双向高速公路上的所有情形。

大红色豪华跑车,黑色奔驰车,十八轮油罐车,还有那辆被送蛋糕的三轮车挤上高速公路的白色宝马,也悄没声息地驶入画面。

就在石原井乘坐的白色宝马刚刚上了这条双向高速公路,顾念之这边就出状况了。

那辆在她背后不远处的十八轮油罐车这时突然加速,腾地一声,往前面那辆红色跑车追击而去!

顾念之一直从后视镜里盯着那辆十八轮油罐车,此时见它加速,正在她意料之中,于是也踩了油门。

一般情况下,这种十八轮油罐车速度再快,怎么快得过法拉利跑车?

所以顾念之并不怎么担心,而且她知道这是她设定的游戏场景,在这里,她应该是规则,是主宰。

她没有给那辆十八轮油罐车特殊的设定,这辆车就不会有超出她意料的状况。

可当那辆十八轮油罐车离她的车越来越近的时候,顾念之心里一沉,知道坏菜了。

看来那个AI是不满足于旁观当时发生的情景,是要亲自下场了!

不然这辆十八轮油罐车怎么会开的比她的跑车还快!

当然只有在游戏里,脱离了现实中那些物理限制,才会出现这样反常的现象。

顾念之冷哼一声。

既然你能脱离物理限制,那我也能!

她猛地一脚踩下油门,法拉利跑车立刻飙出时速五百英里的高速度,再快一些,她就要开出战斗机的超音速速度了!

路近倏地站了起来,微张着嘴,看着电视屏幕上,自己的女儿顾念之把跑车开成了云霄飞车!

电视的音响系统甚至传来近乎音爆的轰隆声响。

高速公路上,开到接近五百英里时速的十八轮油罐车比顾念之的跑车更恐怖。

如果把它行驶中的质量动能和油罐车里的原油拥有的能量统统加起来的话,那已经不是十八轮大货车,那就是一颗行驶中的导弹!

凡是被它击中的人,会真正的粉身碎骨,一点都不夸张。

眼看两辆车距离越来越近,顾念之这时瞥见对面高速公路上石原井的那辆白色宝马也过来了。

她冷笑一声。

来吧,那就让你们再死一次。

顾念之迅速做出决定,两手把着方向盘,用尽全身力气,突然猛地加速,往高速公路的隔离带冲过去!

这个时候,本来应该是十八轮油罐车因为轮胎脱落,会失控撞到高速公路隔离带,可现在它并没有轮胎脱落,却依然对顾念之紧追不舍。

顾念之冲得这么快,凡是看见这一幕的人都以为她会失控撞到高速公路隔离带。

眼看就要撞到高速公路隔离带,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顾念之又马上往反方向打着方向盘,将红色跑车又硬生生扭转过来,和高速公路的隔离带呲地一声擦身而过!

法拉利定制跑车的绝佳性能在这一刻又得到完整体现。

在双向高速公路的这一边通道上画出一个完美的S型走位。

可是跟在她身后红了眼的那辆十八轮油罐车要掉头,就没有她这么灵活了。

路近只看见电视屏幕上那辆十八轮油罐车追着顾念之的车冲向高速公路隔离带,整辆车再次在高速上打了个飘,哧溜一下横过来,朝着隔离带狠狠撞过去!

可下一秒,顾念之的大红跑车已经奇迹般从隔离带旁离开,往前嗖地一下飙走,速度快得在视网膜上只留下一道残影。

那么长的十八轮油罐车就算有着脱离现实物理限制的超高速度,可也没法跟小跑车一样灵活掉头。

这是游戏中的能量平衡基本逻辑限定的。

就算是AI,在这个场景里也受到这个基本逻辑的桎梏,无法为所欲为。

它的司机虽然急忙打着方向盘,可依然无法控制地咆哮着冲上窄窄的隔离带,将双向的高速公路拦腰截成两半。

与此同时,这边高速上一辆一直紧跟油罐车的黑色奔驰,和对面高速上疾驰过来的一辆白色宝马,在这样的高速下根本猝不及防,就这样一前一后,一左一右,撞上了十八轮油罐车长长的后厢!

轰地一声巨响!

这一次,可比上一次已经停下来的十八轮油罐车发生的爆炸还要激烈。

这一次,白色宝马和黑色奔驰撞上的是正在超高速行驶的十八轮油罐车!

他们撞上的,不再是一辆普通的十八轮油罐车,而是一颗行驶中的导弹。

一阵黑红的烟雾闪过,似乎隔着屏幕都能闻到硝烟的气息。

油罐车腾起一阵阵黑烟,很快,熊熊的火光点燃了整个天际。

油罐车的后厢接连发生一阵阵爆炸般的轰响,这一次,不仅是那两辆一前一后撞到油罐车的白色宝马和黑色奔驰,已经被爆炸一瞬间烧得只剩结晶,就连这辆十八轮油罐车本身,都立刻解体,陷入浓焰之中。

那辆巨大粗长的十八轮油罐车里装的全是原油,一旦点燃,火光冲天,黑烟弥漫。

而且它这一次是在高速行驶中被撞击,只一瞬间,就灰飞烟灭了。

熊熊的烈焰飞舞,雪花从高空纷纷扬扬地坠落。

路近在电视上紧张地搜寻着顾念之。

他知道她早逃出去了,可不亲眼看见她脱离险境,他还是不放心。

视线在画面上逡巡之后,他终于找到顾念之的身影。

原来顾念之冲出去之后,就把车停在高速公路的应急带上,这时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宝蓝色Moncler的短款羽绒服,帅气十足,蓝色小裤脚直筒牛仔裤衬出一双笔直的腿,脚下一尘不染的白色球鞋,和高速公路上灰暗的气氛形成强烈对比。

她倚靠在大红色法拉利跑车车门前,冷艳异常,美得惊心动魄。

顾念之戴着墨镜,肌肤雪白,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回望着眼前的烈焰冲天。

这大火看起来更加熟悉了,更接近她十二岁那年的大火。

那一场车祸曾经对她幼小的心灵造成严重的心理阴影。

可是现在,这些已经对她没有任何影响力了。

那是一种用实践检验过的自信。

这是她的天地,她才是规则,她才是主宰。

哪怕是AI,在她面前算什么东西?!


上一章  |  你好,少将大人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