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庶子风流 >> 目录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噩耗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噩耗


更新时间:2017年01月09日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分类: 历史 | 两宋元明 | 上山打老虎额 |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噩耗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分类:

听着那带着心惊胆跳的求饶声音,刘瑾的视线这才放在了那给红红和绿绿梳头的宦官身上。

刘瑾笑了,只是笑容里尽显嘲弄,接着道:“王安啊,你从前在神宫监里,好端端地当着差,怎么转眼就被这两个贱人相中了呢,咱哪,哈……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你想爬上来,想给自己一个前程,当初就该寻咱才是,怎么着,攀了高枝,就将咱丢到九霄云外了吧?”

王安浑身抖动得厉害,身如筛糠,听到那两位娘娘的凄叫,再听刘瑾这似笑非笑的调侃,早吓得不知说什么好了,他只是哽咽地道:“刘公公饶命,刘公公饶命,不关奴婢的事,不关奴婢的事……”

刘瑾道:“是不是你的事,这只有天知道了,人哪,都想成全自己,哪个甘愿在神宫监里一辈子清扫呢?若换了咱,多半也是不甘愿的,你这样做,咱怎能不体谅呢,只是可惜,你……走过界了啊!”

说罢,刘瑾再不看地上依旧求饶的人,口里道:“来人啊,拿下了,交内行厂审问。非要问出点东西来不可。”

几个宦官已是七手八脚地将王安反剪住手,押着王安便走,王安大叫道:“不能……不能啊……”

听到要押去内行厂,王安已是吓得魂飞魄散了。

在这宫里的太监,哪个不知道,那地方,可是阎罗殿啊。

刘瑾却是不以为意地伸了个懒腰,咂了咂嘴,不禁失笑,接着吩咐道:“咱得回去复命了,噢,记着,三十杖,若是没死,就赶出宫里去吧。”

“是。”一旁待命的宦官笑嘻嘻地应道。

刘瑾掸了掸身上的袍子,再也不理会地上被行刑的二女,已是抬了腿,晃晃悠悠地朝着坤宁宫方向去了。

夏皇后自仁寿宫回来,早就在宫里等着了,等刘瑾来了,她打起了精神,宣他进来,便道:“事情办妥当了吗?”

刘瑾连忙跪倒在地道:“奴婢幸不辱命。”

“好。”夏皇后只是应了一句,却没有一点的喜色,其实何止是夏皇后,即便是刘瑾,怕也高兴不起来。

几乎可以想象,若是陛下回来,发现了此事,会爆发何等的怒气!

陛下的性子,大家都是知道的,无论是夏皇后,或者是刘瑾,多半也承受不起。

这显然是在挑衅天子的权威啊!

夏皇后不禁道;“接下来,就看叶春秋的了,但愿他的法子有效吧,本宫应当信他的,对不对?”

刘瑾心里说,奴婢这也是拿命在和镇国公玩哪,怎么能不信?

今儿对刘瑾来说,若是叶春秋做好了,没有后顾之忧,那么他刘瑾就彻底算是夏皇后身前的红人了,现在他是司礼监的秉笔太监,等太子登基,以自己是夏皇后心腹的身份,他依旧还是秉笔太监。

可是今日对他来说,还是一个坎,叶春秋若当真能帮着迈过去,刘瑾这辈子也就衣食无忧了,只要自己不作死,谁也动不了他。

假使是迈不过去,性命攸关可能严重了一些,可是多半,是要送去凤阳守灵的。

刘瑾这时只好道:“奴婢深信镇国公会善后的,镇国公非比寻常。”

这句话,与其说是在安慰夏皇后,不如说是在安慰自己。

走到了这一步,不管是夏皇后,还是刘瑾,都已经没有选择了。

夏皇后吁了一口气,虽是这样想,其实她还是有些担心的,作为后宫主宰,她尽力维持自己贤良淑德的形象,今次显然是过于冒险了。

自然,这一切都建立在她对叶春秋的信任上。

可问题在于,叶春秋会让自己失望吗?

夏皇后想了想,道:“你去前殿看看,陛下回宫了没有。”

“是。”刘瑾深深地看了夏皇后一眼,便带着忐忑的心走了。

两个女人,自然是被打了个半死,接着便被打发出了宫去。

宫里的消息传播得极快,一下子功夫,不少人便已得知了,所有人噤若寒蝉!

或许这种事,对于宫中的人来说,过于稀松平常,可是有心人却能知道,从前打发几个宫女,甚至几个宦官遭罪,一般也激不起什么波澜,可是这一次,却是红娘娘和绿娘娘啊。

这两个女人,新近得宠,此前陛下还差点因为他们要庭杖御史呢!

这刘瑾敢如此所为,是借了谁的胆子?

而此时,却也已有有心人通过了换值的禁卫,将消息火速地报到了鸿胪寺。

兴王父子听到了噩耗,脸色顿时绿了。

才刚刚把人送去不久,这二女得了陛下如此宠幸,也是兴王和朱厚熜没有预料到的事,不过总归,这是一个惊喜,此时还来不及谋划下一步,谁料到……竟是……

“父王……”猛地,朱厚熜却是喜上眉梢,激动的道:“父王,动手的是刘瑾,陛下又不在宫中,这必定是有人在背后搞的鬼啊,也就是说,陛下对此并不知情的,既然如此,陛下若是知情了呢?”

朱祐杬先是给惊吓着了,可经朱厚熜如此一提,也恍然大悟了。

是啊,种种迹象来看,这显然都是安排好了的,一早的时候,叶春秋就邀陛下去了镇国府,现在细细思来,这显然是叶春秋和刘瑾这些人的合谋。

陛下是九五之尊,他的女人,即便现在只是宫娥的身份,可是谁敢动?

他们好大的胆子,显然这叶春秋也是怕他们父子二人借着入宫的两个女人在朱厚照的跟前得宠而谋害他,所以才先下手为强吧。

朱厚熜冷笑道:“这叶春秋,真是胆大包天了,父王,事到如今,我们应当立即去觐见,就以请罪的名义,就说我们也料不到送去的那两个女子得罪了陛下,才引来这样的责罚,这是我们父子的过失。到了那时,陛下非要龙颜震怒不可,只要肯查下去,迟早和叶春秋不无关系的,哼,到时倒要看看,那叶春秋是否还有这样的圣眷!做了这样的事,陛下不会不责罚的。”

(未完待续。)庶子风流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噩耗


上一章  |  庶子风流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