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庶子风流 >> 目录 >>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夏皇后的心事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夏皇后的心事


更新时间:2017年01月05日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分类: 历史 | 两宋元明 | 上山打老虎额 |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夏皇后的心事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分类:

叶春秋却是挑了挑眉,闲庭散步般的走了几步,方才转过身凝视着刘瑾寻问道:“陛下是去哪儿了?”

“这……”刘瑾面有难色,支支吾吾的只说出一个字,其他的在也说不出口了。

叶春秋瞬时明白了,想来那两个美女,定是勾魂夺魄,否则怎的教朱厚照如此上心,魂不守舍呢!

叶春秋便笑吟吟道:“夏皇后的病,怕也是假吧。”

刘瑾是司礼监太监,整个宫里,怕都有他的耳目,什么事能瞒得住他?这家伙现在又是内行厂的掌印,早就熟悉了业务,叶春秋这样说,也是在试探刘瑾。

刘瑾犹豫了一下,随即笑嘻嘻的道:“还真是瞒不住镇国公呢,这夏皇后,也不是没病,只是有了心疾。”

叶春秋立即颌首:“是啊,这个时候,确实该有心疾,刘公公,夏皇后乃是太子殿下的生母,将来谁更重要,你自己可要有数才是。”

刘瑾凛然,自然清楚叶春秋说的是什么。

那两个女人,虽然现在受陛下宠幸,可不是还没有儿子吗,即便是有了儿子,又能如何,太子的地位,暂时是稳固的,不但有祖宗之法保障着,又得到了叶春秋和张太后的全力加持,很难有什么变故。

这就意味着,刘瑾若是现在没有什么眼色,将来有一天太子做了主,他保准是死无葬身之地。

刘瑾便笑道:“咱是什么人,嘿……就是一个奴婢,别的本事都没有,可是能蒙陛下信任,靠的不就是有眼色吗?这宫里头谁是正主儿,咱会不知?倒是谢镇国公提醒,咱晓得的。”

“晓得就好。”叶春秋笑笑,其实他也觉得自己的提醒是多余了。

刘瑾是什么样的人,不用他多说,自然是明白孰轻孰重的。

叶春秋不在多言,疾步往夏皇后的住处去,刘瑾不徐不慢的跟在身后。

于是很快便到了坤宁宫,先是通报,接着在刘瑾的带领下到了寝殿。

夏皇后果然躺在榻上,整个人病怏怏的躲在纱帐之后,已命人预备了锦墩,道:“镇国公,倒是劳驾了你,你且坐下,本宫有话说。”

声音细弱极致,有气无力的。

叶春秋轻轻颌首,坐下之后,刘瑾则弓着身在一旁,道:“陛下特意命镇国公来给夏皇后探病的,陛下很着紧娘娘的身子呢。”

夏皇后隐在纱帐里的面容微微抽了抽,嘴角掠过丝丝苦笑,不过很快便消失不见了,反而是打起精神来,淡色道。

“本宫知道了,现在本宫要请镇国公给本宫问问诊,这儿留着几个人就是了,刘公公能否出去给本宫去问问药房,这药送来了没有。”

刘瑾正要应声说是。

叶春秋却是风淡云轻的看了刘瑾一眼,正色道:“随意差遣一个宦官去就是了,刘公公在这里听一听,也没有坏处。”

夏皇后眉头轻轻一蹙,倒是有些犹豫了起来,一时只是看着叶春秋,也不言语,似乎在思虑什么事情。

刘瑾是何等的眼色,忙是拜倒在地,磕了头,道。

“奴婢虽是伺候着陛下的,可是奴婢深知,娘娘和太子殿下,也是正主。奴婢的心里,可是对娘娘和太子殿下忠心耿耿哪,奴婢就实说了吧,也省的娘娘开不了口,娘娘可是为了那一对兴王送来的SAO蹄子而气恼成疾的吗?”

“这两个贱人,嘿……奴婢说实在话,她们这是冶容惑主,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奴婢早就看不惯了,而今害的娘娘成了这个样子,奴婢心里也是担心着娘娘的身子,真恨不得将这两个贱人撕了。”

这刘瑾倒是大胆,敢在这儿骂人,不过也算是解了夏皇后的疑虑,这刘瑾是明摆着想要跪舔自己了,何况,这是他先开口的,一旦这事儿传出去,自己遭陛下忌惮,他也落不到好。

叶春秋则抿嘴微笑,他有时候不得不佩服刘瑾,这表起忠心来,还真是一流的很,而且审时度势,竟是半分犹豫都没有。

夏皇后这时便叹了口气,忧声道。

“哎……陛下哪里都好,就是不能识人,本宫也是担心啊,这后宫佳丽三千,本宫可嫉妒了谁来?只是陛下自得了这二女,便整日耽于玩乐,其他事一概不管,这样下去,陛下可怎么吃得消,陛下的龙体,最是要紧啊,你们说是不是。”

刘瑾忙道:“是啊,奴婢也是这样想的,叶公爷以为呢?”

叶春秋心里想,这宫里争风吃醋的事,反而拉我进来。

不过这倒也能理解,叶春秋是真正能在朱厚照面前说上话的人,何况以叶春秋和夏皇后还有太子的关系,这事儿,叶春秋是责无旁贷的,由此,也足见夏皇后对叶春秋的依赖。

话又说回来,这事对夏皇后来说,也是一桩隐忧,那两个女人竟让陛下痴迷如此,肯定不是省油的灯。

陛下现在年轻,将来那两个女人若是生了儿子,这后宫里头,肯定是鸡飞狗跳,虽然太子的地位稳固,却也未尝不是隐患。

退一万步,就算不为太子考虑,这夏皇后虽没有受到专宠,可多少,陛下还是有一点心放在她的身上,现在好了,朱厚照一门心思扑在那两个女人身上,这便打破了宫中的格局,触犯到了夏皇后的根本利益。

思此,叶春秋不由宽慰起夏皇后:“娘娘且放宽心,陛下也不过是一时的兴致。”

夏皇后在纱帐之后转了转身,似是透过了纱帐打量着叶春秋,接着道:“不,这一次可不同,不是本宫多虑,实是觉得这两个女人,很有手段,春秋,这外朝,本宫没什么人可以信任,思来想去,只有你可以托付一些事,今日之事,可不简单,不可小看了,你可听说过,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吗?”

叶春秋心咯噔一跳,很是困惑的问道:“那么娘娘的意思是什么?”

直接开门见山,叶春秋也懒得打哑谜了,反正大家也不是外人,索性直接把话往亮里说。(未完待续。)庶子风流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夏皇后的心事


上一章  |  庶子风流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