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庶子风流 >> 目录 >>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天子之德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天子之德


更新时间:2017年01月05日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分类: 历史 | 两宋元明 | 上山打老虎额 |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天子之德
正文

正文

“这么早就走?”朱厚照双眸瞪的铜铃一样大惊愕地看着叶春秋,带着埋怨的口气:“京师有什么不好,非要急着出关,关外现在左右无事,在京里陪一陪朕怎么了。八一㈠㈠㈠81朕会吃了你春秋啊?朕也知道关外好玩,朕也想去,可是现在朕在京里,正觉得无趣,你若是走了,朕就更觉得更没意思了。”

“哎呀呀……”叶春秋一脸郁闷的样子:“既然陛下这样说,臣弟只好再住一些日子。”

朱厚照看他一脸郁郁的样子,心却有些软了,方才自己还拍着胸脯说自家兄弟呢,谁料左又不肯,右又不肯。

叶春秋此时抿嘴一笑,道:“陛下,臣还有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

朱厚照便道:“但说无妨。”

虽是这样说,朱厚照却没有太多底气了。

叶春秋不由走近了几步,一脸不解的道。

“臣弟入宫时,却见刘瑾带着锦衣卫,准备梃杖几个御史。陛下,那几个御史,有几个都是和臣弟较相熟的,臣弟看着他们倒是可怜,却不知犯了什么罪?”

说到此处,叶春秋眼带恳切的看着朱厚照。

“陛下不如卖臣弟一个人情,索性将他们放了吧,这些御史,是啰嗦了一些,可是陛下大人有大量。”

朱厚照一听刚浇灭的火立即燃烧了起来,眉头一拧,面色都青了,大声嚷嚷道。

“你说他们?你为他们求情?”

他气坏了,整个人激动的颤,竟然叨叨絮絮的数落了起来。

“这些混账,真真气死朕了,朕平时也算是殚精竭虑吧,啊,不说从前,就说去岁,奔袭了鞑靼人,上朝和筳讲也算是勤快对不对?哪一点点对不住他们?”

“朕是天子,叫几个美人作陪,碍着了他们什么事,他们倒是好,竟是胆大包天,却跑来说,朕这是和商纣王与隋炀帝没有分别。”

一时间朱厚照气得面红耳赤,利索的翻出奏疏给叶春秋看。

“你来评评理,看看他们的奏疏,触目惊心啊,春秋,朕真是气死了,这些人,实是无耻之尤,竟还列举朕从前的种种过失,朕从前生不出孩子,他们也提,说是前车之鉴,呸……”

叶春秋听着想笑,其实他挺理解朱厚照的,寻常百姓家,尚且回家抱着妻妾热炕头还没人说嘴呢。

朱厚照既然是天子,这后宫佳丽,也未必都是朱厚照自己搜罗的,不都是按大臣们所鼓捣出来的所谓种族配种的模式弄出来的吗,从皇后到贵妃,妃、嫔,还有婕妤、昭仪、昭容、才人、贵人、美人,一个萝卜一个坑,没毛病啊。

结果这些家伙,隔三差五拿朱厚照的私生活来做文章,人家怎么睡自己的妻妾,怎么就碍着你了。

真要这样说,这满朝文武,谁家没有十几个妻妾了,至于那些通房丫头,就更加是不计其数了。

叶春秋同情朱厚照的处境,可此刻他不能任由朱厚照胡闹,于是便叹口气道。

“陛下,何必和他们生气呢,他们要说,就任他们说去。”

朱厚照依然愤恨难平,咬了咬牙,道:“朕也不是因为这个生气,而是因为,平时他们说三道四倒也罢了,这大过年的,私下里说朕也没话可说,偏偏要上奏疏,这奏疏就是漏风的墙,今日上奏,明日满天下就知道了,到时谁不晓得朕……何况,那两个美人……”

说到那两个美人朱厚照禁不住舔了舔嘴,带着几分陶醉之色,似乎对这两个美人,很是满意。

叶春秋注意看了看朱厚照。

果然朱厚照的气色差了不少,心里倒是有几分警惕,只是他知道,眼下是决不能对这美人说三道四的,朱厚照说穿了,就是个少年性子,你越是板起脸来和他说大道理,他反而会反感。

何况……叶春秋心里想,此时,只怕真正急的是李东阳,而非是自己吧。

叶春秋只是笑吟吟道:“陛下,臣弟以为,就不要和他们计较了,这件事,到此为止,他们越是这样说,陛下宽宏大量,反而成了他们理亏。若陛下执意要打,岂不是成了他们的直名,反而更加坐实了陛下成了商纣王。”

朱厚照瞪叶春秋一眼,道:“你这话好没道理,难道朕就要这样受气吗?”虽是这样说,脸色却缓和下来,他叹口气,敛去情绪,淡淡说道:“先前你求朕帮忙,朕都没答应,现在若连这事都不允,就显得朕小气了,来,去告诉刘伴伴,就说将这几个御史放了吧。”

说到此处,朱厚照不由眉头一拧,沉吟了一下,旋即微眯眼眸看着叶春秋。

“朕怎么觉得上了你的道,你故意提两个朕不肯答应的事,好教朕帮不上你,让朕怀着几分愧疚之心,再提这‘小事’,让朕答应,是不是?”

叶春秋心里想笑,不置可否。

朱厚照便跺脚,一脸懊恼的说着:“就晓得上了你的当。”随即却又嘻嘻哈哈起来,道:“你来的正好,这几日,夏皇后身子有些不爽快,叫了御医,也是束手无策,朕就惦记着,什么时候你入宫去诊断呢,你去见见吧。”

“陛下作陪吗?”叶春秋一脸认真的问道。

朱厚照面色微僵,嘴角抽了抽,迟疑片刻,便道。

“朕还有事呢,呃……”他面露厌色,一副很不愿去见夏皇后的样子。

叶春秋自然明白其中的缘由,不由便苦笑道:“陛下,陛下若是不同去,臣弟就不去了。”

朱厚照便恼火道:“这有什么好避嫌的,我让刘瑾跟着你一道去,你不就是怕人说闲话吗?这大白日的,这么多的宦官和宫娥,去吧,去吧,休要啰嗦,朕有事呢。”

他命人将刘瑾叫来,便一溜烟的跑了。

这刘瑾被朱厚照吩咐着杖下留人,心中愈佩服叶春秋起来,他是深知朱厚照性子的,一旦震怒起来,九头牛都拉不住。

还以为那几个御史死定了,谁晓得还真被叶春秋拦下,却不知叶春秋和陛下说了什么,于是心里更加谨慎,朝叶春秋友善的笑了笑:“镇国公,咱们动身吧。”(未完待续。)

好书、、、、、、、、、、、、、庶子风流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天子之德


上一章  |  庶子风流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