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庶子风流 >> 目录 >>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梃杖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梃杖


更新时间:2017年01月05日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分类: 历史 | 两宋元明 | 上山打老虎额 |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梃杖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分类:

陈蓉听罢,恍然大悟,原来这叶春秋,竟还有如此心机,看似莽撞的举动,其实却含有另外的深意。

确实如此啊,而今宗室们能吃的,一个是靠朝廷的供养,一个就是镇国府的分红,一旦供养遭致朝野的攻讦。

这个时候,若是再转过头来对付叶春秋,除非这些人真的疯了,不然他们不敢动叶春秋的。

人嘛总要给自己留条后路才是,叶春秋就是他们的后路,真到了抵不住的时候,至少还有一条退路。

叶春秋已是有了几分醉意,晚风一吹他越发觉得有些醉了,整个人有些骄傲了起来,口气也带了几分自信。

“镇国府最大的好处,就是能让这一摊死水的银子流动起来。用银子来生银子,这是互惠共利的事。许多宗室,正因为有朝廷的供养,方才舍不得将银子拿出来,反正对他们来说,保障足够了。

这一次,李公这样走,不啻是将他们推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若是再像从前,那只能坐吃山空了。偏偏,太祖又有旨意,不准宗室读书、经营,所以,他们除了背后投资,怕就什么都不会了。

我早已想好了,若是李公的计划得逞,我便在镇国府设一个投资商行,专门吸引他们的资金,做一桩桩大买卖,陈兄,这两百多个亲王和上千个郡王府,还有无数的靖国将军、中尉和辅国将军、中尉,数代的积累,这是多少财富?”

“这笔银子,若是到了我手里,许多大事,我就可以试着去做了。”

叶春秋微微抬眸,见月儿已经升起,那皎洁的光芒幽幽倾洒下来,给他俊朗的面容镀上一层耀眼的光辉。此刻他微微侧头看着陈蓉,苦笑着问道。

“陈兄,是不是觉得我越发的市侩了?”

“哪里。”陈蓉笑了起来:“只是觉得,你心思越发深了。我听到你要和兴王府对赌绝俸的事,当时还以为,你是冒险,原来,你是早就打定了主意,想从宗室的口里抢食,哈……白担心一场,如此说来,那篇文章不但要登,往后几期的太白集,也要着重于此。”

叶春秋转过头看了看天上的淡月,旋即朝陈蓉微微颌首点头:“辛苦你了。”

陈蓉这是从宁波开始便交往的朋友,虽然此后叶春秋走上仕途。

这些年大家各忙各的,见得越发的少了,可是彼此之间,却依然不需要太多的酬谢,甚至叶春秋说这一句辛苦,都觉得有些冒昧,这样的忙,他陈蓉是该帮的,就如若是陈蓉有事,不需张口,叶春秋也会愿意为他跑前跑后,辛苦二字,太矫情了。

小厅里,又传来唐伯虎的嬉闹声:“人呢,人在哪里,不是说了千杯不醉的吗?跑了,老张,张兄……”

“去你娘的,老子不老,唐兄,你也太欺负人了,我才二十有八,你都可以做我爹了,却叫我老张,这是什么意思,我有这样老?”

被张晋这么一唬,唐伯虎的酒意醒了几分,立即笑着改口。

“呃,别介意,张老弟……呃,显得成熟了一些。”

叶春秋和陈蓉对视一眼,哂然失笑,只得回到小厅去,有张晋在,总是不免会有几番骂战,彼此之间相互讥讽和嘲笑。

这令叶春秋想起了当初在宁波和杭州的时候,不自觉间,眼角竟有几分湿润,心里有几分向往那些日子。

过去虽不如今日这般鲜衣怒马,却有太多令自己怀念的地方,那个小书生,摆着书箱,一幕幕的事,总好似恍然就在昨日,那美好的日子似乎总是让人无法忘怀的。

他喝醉了,喷吐着酒气,跌跌撞撞的回到房里,王静初一直在等他,见他踉跄回来,忙是起身,命人端来了热水,斟了热茶,服侍着叶春秋要睡下。

叶春秋恍然之间,隐约看到琪琪格,笑道:“琪琪格,你可知道我是叶春秋吗?哈,我很厉害的,在宁波,我……”

倒头睡下。

次日一早,叶春秋如常一般起来,王静初也是醒了,只是显得有些倦意,昨夜似没有睡好,叶春秋摸了摸自己头,有一种宿醉之后的痛,便笑问道:“昨夜没有喝多吧。”

“哪里?”王静初起来给叶春秋拿了衣衫,一面娇嗔道:“整个人都没听过,当着我和琪琪格的面,说你在乡下害你的堂弟,还越说越有劲头,说自己如何和人言笑,心里却想着怎么害人,琪琪格听着揪着心口,不停的问我,我初入你门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这样的……嗯……”说到这里,王静初失笑起来:“这样的奸诈。”

“哈……”叶春秋乐了,道:“是呢,为夫小心思多嘛,不成了,突然为夫又想害人了,得赶紧入宫一趟,去见一见陛下才好,压一压这心里蠢蠢欲动的害人之心。”

穿好了衣,出去练了一趟剑,这才动身,到了午门,却见几个言官被锦衣卫拉着,似要帮打,又见刘瑾肃然的坐在椅上,翘着腿,要喝令动刑。

梃杖?

叶春秋呆了一下,很快他反应过来,微沉着脸色上前几步。

那刘瑾一见到叶春秋,方才还满带肃杀的面上,马上带着几分和善,匆匆赶过来:“镇国公。”

叶春秋看了那几个御史一眼,眉头一拧,有些疑惑的道。

“刘公公,这是怎么回事?”

在此之前,朱厚照是极少梃杖的,今儿大过年的,居然要梃杖御史了,非常反常,没由来得让人心慌呀!

叶春秋第一个反应,就是刘瑾吹了什么风,不然好端端的朱厚照动粗做什?思此,叶春秋的心里便显得不悦,他对御史的印象也不是特别好,有时候觉得这些人不但是党争的工具,或是整日说三道四、信口开河,可是梃杖就是动粗。

皇帝是天子,九五之尊,何必因为这些御史说错了什么,而动手动脚呢?

刘瑾立即明白了叶春秋面上的意思,忙道:“咱可冤枉着呢,这……是陛下的意思。”

推荐一本书《长乐歌》,剧情就不简介了,只告诉你作者是历史白金大神三戒大师,看了绝对不后悔呀,有空去踩一踩吧,不会有错的。(未完待续。)庶子风流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梃杖


上一章  |  庶子风流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