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慕南枝 >> 目录 >> 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死讯

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死讯


更新时间:2017年10月15日  作者:吱吱  分类: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吱吱 | 慕南枝 
慕南枝 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死讯
一千一百五十七章死讯

一千一百五十七章死讯

李瑶性格刚毅,做了决定的事立刻就会去做。

他想了想,问姚先知:“你有什么打算?”

这就是要说体己话的意思了。

姚先知心中一喜,可话在嘴边打了几个转,这才压低了声音道:“老大人也同意我的说法吧——临潼王应该另有打算!”

连摄政王都不做,那就只有自立为王了!

李瑶笑着点了点头,道:“你这小子还不错!”

同意了他的观点。

姚先知虽然在心里琢磨了几遍了,可听到李瑶这么说,他还是吓了一大跳,半晌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李瑶没有为难他,而是半带劝慰半指点地道:“你也别总和左以明搅和在一起。他和你不一样。他和李家是姻亲。不看僧面看佛面,临潼王怎么也会顾着他的。你要学会韬光养晦。临潼王不在,你就好生生地呆在自己的府邸看看书,练练字。等到临潼王回来了,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这是什么意思?

姚先知的眼睛转了又转,小心翼翼地问:“照老大人的意思,是让我顺着临潼王……”

如今皇上跟着赵啸去了闽南,李谦就是想让皇上让位于他,也得皇上在他手里才行。如果是强行夺位,他们这些前朝的臣子岂不是成了谋逆之人?到时候史书上会怎样的评价他们呢?

姚先知心里还是有点过不去这道坎的。

李瑶自己就是两榜进士出身,自然猜得出姚先知的心思,但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不能说,他捏着稀疏的胡须道:“你既然来请教我,我肯定是有什么说什么。全看你相信不相信了!”

“我当然相信老大人!”姚先知连声道,可出了李府心里还在犯嘀咕。

李瑶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知道了什么事?

所以才没去左家参加他们的聚会?

他心里打着敲,反复地思忖,最终还是决定听李瑶的话,借口风寒,请了几天假,闭门谢客,在家里不是读书就是字写,心像在油锅上炸似的,偏偏还要做出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好在内阁的内位阁老不是这个请假就是那个请假,赵玺和李谦都不在城中,钟天宇又只负责金陵城的安危,其他的事一概不管,六部三院虽然乱糟糟的没个正经人干事,城中却没有出什么乱子,也就没有人去关心姚先知到底是真病还是假病了。

百姓依旧像太平盛世似的该议政就议政,该做买卖做买卖,有些大商贾还仗着和董家的关系恢复了些北边的生意,外面看来,金陵城里歌舞升平,一派繁荣景象。

收了元宵节的花灯,很快就迎来了二月初二的龙抬头。

北方这个时候还有些冷,要到了三月三女儿节踏青的人才多起来,可在南方,爱美的妇人都开始换上春裳簪了鲜花准备踏青了。

就在这个是时候,李谦从京城回到了金陵城。

一帮子朝臣全都傻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各找各的师尊或是同门拿主意。

左以明以不变应万变,通知朝臣按惯例上朝。众人这才像有了主心骨似的,在李谦回到金陵城的第二天一大早,都按品着装,进宫议政。

谁知道李谦站在空无一人的龙椅下面第一件事就议处置简王的事,补办手续。

吏部、吏部、大理司没有一个人有异议,当朝就在各种公文上盖了章,送达各县州府。

李谦的第二件事议的是征战闽南之事。

朝中大臣也没有任何的异议,很快就通过了。

李谦亲任了大将军,清点校尉,整装待发。

出发的那天,夹道全是看热闹的百姓,大家都还在议论,说临潼王连鞑子都给打走了,区区靖海侯府,根本不值一提。好像李谦是去郊游而非打仗去的。

出了城,谢元希忍不住策马走到了李谦身边和他低语:“看来刘荧这孩子做得不错。”

很多的街头巷尾的流言蜚语,都是刘荧的人传播的。

“这办法倒很有效。”李谦含笑道,“得跟柳先生说一声,以后得注意金陵城中都议论了些什么。”

这次出征,柳篱没有跟着他南下。因为慎哥儿还和卫属在苏浙“巢匪”,他把柳篱留下来“照看”慎哥儿,帮着左以明管理金陵城。

谢元希笑着应诺。

二月中旬,福建那边就传来消息,赵玺带着顾朝、金海涛等臣子福州城里设立行宫,暂时落脚福建,封了赵啸为大将军,统领天下兵马,并且重组了内阁。

天下一片哗然。

留在金陵城里的文武百官更是惶惶不知所措,还有当年跟随赵玺从京城到金陵的老儒在金陵贡院门前撞死的,也有挂印归家的,还有大骂靖海侯卑鄙无耻,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但更多的,还是选择了留在金陵城,等候最终的结果。

半个月之后,从上绕传出了赵玺的死讯。

心知肚明的李瑶和左以明默然不语,可金陵城却像翻了天似的。

据说是李谦已行军至上绕,偶遇一妇人寻子。说是三个月前,有人群陌生人路过她家村子,在村中歇息了两夜,那些人走后,她儿子就不见了。她听闻李谦大名,求李谦帮忙。李谦派人去查,发现那村落附近有座新坟,坟中所葬之人和赵玺有七、八份相似。

李谦连夜将棺椁送回金陵。

经刘皇后确认,死去的正是赵玺。

而且已经死最少三个月了。

这仗当然也打不成了。

李谦搬师回朝。

刘皇后嚎啕大哭,说皇上是仁慈之君,当初说皇上弃城而逃的她就不相信,原来皇上是被人害死了,根本不是在弃城而逃。何况皇上让人带了诏书给临潼王勤王,又怎么会知道临潼王攻破金陵城却弃城而逃呢?

传言说,刘皇后跪在李谦面前求李谦为皇上报仇!

这下子天下都炸了锅。

不免有人要问,既然如此,当初刘皇后为何不说?

就有人帮着刘皇后辩解。皇上在赵啸的手里,刘皇后要说皇上是被迫去的闵南,皇上还活不活了?

天下人都觉得这话有道理。

听到消息的赵啸却傻了眼。

他千算万算,怎么也没有想到李谦会来这一招。

釜底抽薪!

李谦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和他一战,而是直接否定了赵玺的身份。

不知道为什么,赵啸直想笑。

他把谍报亲自送给赵玺看。

“不,不可能,不可能!”赵玺脸色发白,一副魂飞魄散的样子,喃喃低语之后是歇期底里。

抱歉,亲们,最后两三章了,总觉得废话太多,删了又写,写了又删,最后才定了这一稿。

相关、、、、、、、、、

就在你最值得收藏的言情慕南枝 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死讯


上一章  |  慕南枝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