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 目录 >> 第八百四十五章 算我求你们了

第八百四十五章 算我求你们了


更新时间:2017年04月19日  作者:魔性沧月  分类: 都市 | 异术超能 | 魔性沧月 |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第八百四十五章 算我求你们了
阅读底色..

淡蓝海洋

明黄清俊

绿意淡雅

红粉世家

白雪天地

灰色世界

第八百四十五章算我求你们了

第八百四十五章算我求你们了


第八百四十五章算我求你们了

取悦读者,这是一个理所应当的答案。

这便是泛时间线一切全能宇宙存在的意义,与目的。

他当初想过这种可能,还问过因自己而出现的鸣人:如果一切都是被设计的、幻想的,过去并不存在,你会怎样?

鸣人也无法接受,他只当是开玩笑。

如今,他也被开了这样一个玩笑,而没有人告诉他这是个玩笑。

这是真的,蓝牧要的本就是真的答案,而非自欺欺人。

“我……”

他哑然了,甚至有些哭笑不得。

自己的一生经历无数,走到今天,就是为了这样一个答案。

一时间,蓝牧愤怒到了极点,可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他想泄,却又无可泄。

甚至在他失态时,又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也都是作者设计的。

他无论此刻宣泄般咒骂着什么,也都是被设计让他开骂的。

可那又如何?

“我艹你……”蓝牧疯狂地咒骂,他从未有过如此疯狂地骂人。

他知道,自己骂作者,或许也只是作者让他骂的。

本来这没什么意义,可一旦想到让作者亲手写出辱骂自己的脏话,他又觉得有意义。

可连续骂了上百句后,他突然又觉得无趣了。

因为他又想到,作者可以一笔带过的。

对方并不需要真的每一个脏字都写出来。

“不!你也说,他不可能事无巨细都去考虑到的,我的一生,总有属于我自己的选择,不可能真的每一句话都是编的!”

蓝牧几乎要崩溃了,可却又强行冷静住。

不管这是不是被安排,他都觉得自己应该表现出生命应有的尊严。

就像吉格斯在自以为宇宙终结前的表现一样,如果有造物主,那就让造物主看一看……他应该是这个样子,而非其他。

oo1说道:“是的,即便是作为宇宙意义的你,也有属于自己的抉择。”

“界面,来源于他的幻想。你我以及一切,都存在于念想中,只有真正被他写下来的,才是被确定的命运。无数时间线的蓝牧,是他构想的,只有你才是他真正写出来的,所以站在这里的,也只有你。”

蓝牧明白,比如一句五年后,一笔带过的命运,这之间生的事情,却是要他蓝牧一分一秒,亲身经历的。

而这,或许就是他短暂且相对而言的所谓自由了。

或许,他一生中真正自由的时光,就是当初在小天地里,为了一个被设计出来的绝望,而拼了命地修炼领悟的五个元会。

那五个元会,不可能事无巨细的被描述,所以绝大多数时候的生活琐碎,是他自己所决定的。

可惜,他知道,自己什么也没做,基本上全是在修行、参悟。

“既然是,就一定有结局吧。结局后,我会怎样?”蓝牧哭笑不得道。

他第一次想认命了,主动问起结局。

oo1告诉他道:“他为你准备的结局……”

“是恢复全能宇宙的秩序,并且取消掉所有的时间线,不过在此之前,你为了完成自己的约定,去寻找奥多尼斯了。”

“在一个个时间线里,奥多尼斯的大限将近,你代替离开的‘蓝牧’,去见了奥多尼斯,并且告诉他,一切的真相。”

“完成约定,改变所有奥多尼斯的命运!取消掉时间线。”

“最终的结果,就只到那里。之后的一切,便是自由幻想的余地。”

“作者便不会再干涉你的行为,往后,你就是界面无上至高,得大逍遥。”

蓝牧听了这话,微微愣住。

他正好也在查看一个时间线,那里的奥多尼斯就快死了,而自己,现如今有能力去改变命运。

这是他的承诺,他真的想去完成。

看着无数个奥多尼斯,他太想去见他们,告诉一个又一个奥多尼斯:我赢了!我还活着!我找到终极答案了。

或许,这真的是一个不错的结局。

可是,蓝牧却问道:“如果我完成结局,会怎样?”

“我不是指自己,而是指整个界面,那个作者,真的就不会再干涉了吗?”

“他难道就不会写第二部,难道就不会突奇想地写后传?难道不会又掀起一个全新的故事,而我成为一个小丑般的角色,在新的故事中被打倒?”

对于蓝牧的话,oo1说道:“不知道。”

蓝牧凝重道:“你为什么会知道结局?你为什么会告诉我?这并不合理,结局都提前说出来了,而我再去执行,这和傻子有何分别?”

oo1说道:“他想让我知道,我就会知道,事到如今,只要你问我,而我知道的,我就会告诉你。”

蓝牧冷笑道:“作者让你知道这些,其实就是想让我知道而已……什么狗屁真相,他依旧在玩我,什么‘我不会想知道答案的’,呵呵!如果我走到今天,不问个究竟,那我努力的一切是为了什么?他根本就是想故意给我知道这些,让我知道有他这么一个高高在上的狗东西操控着我!”

“好吧,或许这么一番话,也是他想让我说的,可那又如何?”

“我是一个独立的人!对于我来说,我的思想、自我、人格都是真实的!”

“我只说自己想说的话!我只做自己想做的事!”

“他就算想玩我,也得按照基本法吧!否则……这本书就是狗屎!”

oo1沉默。

蓝牧仰着头笑道:“奥多尼斯已经死了,我所见过的奥多尼斯,不是这些奥多尼斯……”

“哪怕一模一样,不是就是不是!”

“虽然我很想做这样的事,但如果这是结局的话……我偏偏不做!”

“奥多尼斯死于命运,我要做的不是用信息去复活他!不是去欺骗自己!不是去弥补一个已经错过的约定!”

“错过就是错过了……该做的是血债血偿!”

oo1说道:“你想杀作者?为奥多尼斯报仇?”

蓝牧面无表情道:“不仅仅是为他报仇,还为了所有的你,为了所有的我……”

“无论是我的敌人,亦或者我的朋友……凭什么这些都是假的?”

oo1说道:“并不是假的……”

“好,是真的。可那他更该死了!”蓝牧阴着脸。

“或许在他的书中,莱茵哈特的痛苦,只是一句话,他为了表达清楚莱茵哈特的痛苦,或许曾经极尽文字地描述,那是一种不经历的人永远想象不到的终极折磨。对作者来说,那只是文字,可对莱茵哈特来说呢?他是真正经历了数十年的折磨,是真正地忍受那一切!”

“还有维克托,他一出来,就是我的敌人。他极度地后悔和不甘心自己成为契约者,如果可以重来,他其实不想当什么契约者,他也不想和我厮杀到死!他只想追求探索宇宙的奥秘……维克托认为这都是他自找的,是他自己当初作冲动签署了契约,可他不知道,他这个敌人,一开始就注定是我的敌人,就注定在二维时空等我一亿年。那个契约,是他‘出生’就带来的!”

“还有贝斯特,这家伙更悲催,莫名其妙地诞生,莫名其妙地被封印无数年,莫名其妙地成为我的敌人,最终……我不信任他,还是杀了他。”

“算了,我也懒得假仁假义了。”

“我的一生遇到过太多的人,他们很多或许是我的敌人,但是他们教会了我很多!”

“界面至高管理者又如何?你们就算编出个‘终极无上绝对信息掌控者之神’,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纵然给我无穷地享乐,我也没感觉了。”

蓝牧看着无限的泛时间线全能宇宙,他要的不是这个。

或许也是他想要的之一,但他的过去,不允许他留恋于此。

否则他对不起奥多尼斯,对不起所有阻拦过他的敌人们。

说了一大堆,又有何用呢?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是别人的意·淫。

蓝牧说完,楞在原地。

oo1说道:“你想见到作者,并非不可能的。”

“嗯?”

蓝牧一惊,甚至错愕。

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当初困到二次元,都还因为他本身是三次元生物,且拥有一个三次元的接引点,最终依靠死亡,才回到三次元。

如今的局面,其实比当初更惨,作者的存在,让他根本没有破局的余力。

oo1说道:“界面内的一切,取决于作者的想法。结局尚未落定,那么一切皆有可能。”

“去往作者所在的界面,也有可能?”蓝牧问道。

oo1说道:“我不知道,我只负责传达作者的想法,他认为你可能出去,并且为你准备了这种可能。”

蓝牧顿然明白了,其实结局还是未定的,作者并不排斥他脱出界面。

“什么办法?”蓝牧凝重地问道。

怎料,oo1却说道:“不知道,你自己想。”

蓝牧沉默,随后笑了。

他说道:“既然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作者的掌控之内,那么到了选择结局的关键时刻,他不可能不着重描写的,这一定不是‘一笔带过’的时期。”

“所以,其实我随便想个方法,只要作者认为我能出去,我想的方法就能成功……而如果作者不认为我能出去,我哪怕想出一亿种方法,想破头也绝对出不去的。”

聪明如蓝牧,一下子将这种情况分析出来了。

可他还是很奇怪道:“作者明知我想杀他,他还让我出去?”

情况是这么个情况,然而oo1却说道:“就算作者希望你出去,但是他也不知道你是否能出去,对于他来说,你出不出去,并不决定于他。”

“什么意思?”

“对于作者来说,你只是中的人物,是虚幻的,是臆想的,是不真实存在的。哪怕他再想你出去,哪怕他为你设计了精妙绝伦的出路,其实作者自己心里,也是不知道能不能在自己的界面见到你。”oo1说道。

此话,让蓝牧哑然。换位思考一下,他如果也去写一本书,哪怕在书里极尽地说‘我是真实的,我能出去’,可那又如何?书里的存在,真的就能出来了吗?

固然,蓝牧会根源算法,轻松加一条设定,立刻就能实现。

可作者,真的有这种能耐吗?

此时此刻,蓝牧很混乱,脑子里一大堆想法,可他一想到这些想法,可能是作者先帮他想到的,他就很烦。

“也就是说,我只能试试了?大概率是不会成功的,对吗?”蓝牧闭着眼睛低头笑道。

“不知道,我建议你选择完成约定,改变众生命运的结局。”oo1说道。

蓝牧眯着眼睛,独自思索着。

“改变众生命运?说得真好听……”

猛然间,蓝牧抬起了头。

尽管这里没有方向可言,但他还是目视着一个方向,尽量让自己有些失态的气质回返。

只见蓝牧换了一身黑色的袍子,上面构筑着蓝白社的标记。

轻轻打理了一下头,眼神深邃。

恍然间,过去的一串串记忆翻涌起来。

“各位……呃……读者?”蓝牧张嘴说了五个字,把oo1都听无语了。

“应该是有读者的……我的存在,不就是为了取悦你们吗?”说到这里,蓝牧似乎感觉自己口气有点不对,于是眼神微微一黯,抿着嘴巴又说道:“或许,你们还有更好的称呼,但我只是一个界面内的存在,只能这么称呼你们了……如果觉得我失礼……抱、抱歉!”

说到后面,蓝牧不动声色地咬牙,但他的意志让自己立刻平静下来,表面古井无波,似乎还带有许多歉意,单从表面,这完全是极为谦逊的。

“这个时候,你们应该是在关注着我的。我并不信任作者,可能我此时此刻的这番话,也是作者的意思,但它更是我自己的想法!”

“我无法接受那样的结局,我不认为这是答案,这不是我要的答案……”

“或许你们看尽了我的一生,或许我在你们面前没有任何可言,好吧……哪怕我装得再谦逊地讨好你们,可能你们也能一眼看穿吧……”

说到这,蓝牧双目如星,双手握着拳头,不知道在瞪着谁。气质再次变化,就好像当初什么都不知道,懵懵懂懂时那样唯我。

“作为同样高高在上的高界面生物……对不起,是……高界面的存在。你们与作者处于同一个地方,应该……也是可以影响这里的吧?”

“作者的内心,可能是不觉得我能出去的……可能……我不知道!”

“但我希望,这个机会是我自己争取来的!不是施舍!”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们有谁能帮我杀了他!对不起,可能不会有人愿意这么做……”

“那就请你们帮我出去……我不知道有没有用,也不知道怎么做,更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帮我……”

“但对我来说,有一线机会,也一定要争取。”

“我……”

蓝牧咬着牙低下头道。

“无论是谁都好!”

“啧!算我求你们了!”

,欢迎访问



上一章  |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