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 目录 >> 第八百四十一章 人一定要靠自己

第八百四十一章 人一定要靠自己


更新时间:2017年04月17日  作者:魔性沧月  分类: 都市 | 异术超能 | 魔性沧月 |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第八百四十一章 人一定要靠自己
第八百四十一章人一定要靠自己第八百四十一章人一定要靠自己

蓝牧立刻把主意打在代行者身上了。

如果代行者知道那个方法,他只要想办法得知就好了,可这依旧是个不可能的事情。

内心深处,蓝牧与拥有同样记忆,智力也被提升的青峰交谈。

“听到了吧,他说知道……”

青峰说道:“师尊,他不可能告诉你的,很可能是误导。”

蓝牧也不傻,一听是误导,立刻清醒过来。

“明白了,他故意让我把希望放到他身上,这根本就是死路,他自然有自信,让我无论如何都不知道他想的办法,更可能他自己也不知道,故意这么说的。”

代行者不可能帮蓝牧,他告诉蓝牧的事情,都是无助于蓝牧胜利的。

就像末日金字塔,代行者说金字塔造就了001,如果蓝牧把宝贵的时间,放在思考怎么利用金字塔上,那他就陷入死路。

刚才代行者回答知道,这其实也是制造了两种可能,一种是蓝牧被误导,思考怎么读取代行者的内心。另一种,自然是另想它法。

蓝牧选择不作考虑,把主意打在代行者身上,等于把主动权拱手送出。

“主动权,对了,主动权!”

蓝牧心里仿佛意识到了什么。

青峰问道:“师尊你想到什么了?”

“他提供给我的信息,都是在把我引入错误的道路,别看我们现在怎么想都想不到方法,可胜利的方法是客观存在的。”蓝牧说道。

青峰不解道:“师尊说的是,可那又如何?方法存在,可我们想不到。”

蓝牧说道:“我们可以去想的,以我们的智慧,只要思路正确,是一定想得到的。现在,我们应该先考虑,那个客观的胜利之法,具有怎样的特征。”

“特征?”青峰沉思。

蓝牧道:“胜利之法的第一个特征,就是主动权在我们这里,那个方法,一定不是个代行者能够阻止的方法!”

青峰一怔,明白蓝牧的思路了。

“没错,师尊……那个方法一定是他明知我们想到了,也无法阻止我们执行的!”

听起来,这似乎是废话,可其实,至关重要。

因为已知代行者可执掌全能宇宙!光那盒子,就有堪比GM的能力。如同作弊平台似得……

倘若盒子的使用权限被开放,等于把全能宇宙交到别人手里。

哪怕是个凡人来用,都如同上帝一般。

蓝牧低头看着这个盒子,心里冷笑一声:“如果我绞尽脑汁去思索怎么破解盒子权限,看起来这是一条路,其实是死路。”

理论上来说,蓝牧无论利用什么,代行者都能阻止。而如果蓝牧去想办法套问更多的信息,尽管会知道更多的事情,可也只会被代行者引入更多表面看似可能,其实必死的思路上。

“由代行者和他所说的话中衍生出来的所有思路,都不对!”蓝牧坚定道。

这几乎,排除掉了所有方法!

换做以前,有什么希望,蓝牧都会去试一试。

可现在,他要去试了,就是浪费时间,而浪费时间,就是等死!

“师尊,如果是这样,就意味着我们不能利用外物了……”青峰好像想到了什么说道。

“我明白了!师尊……要想战胜代行者,我们去考虑代行者的话,都是不可能赢的。包括什么金字塔、渊墟等等,那都是外物!真正的胜利之法,一定就在我们身上!”

青峰激动道:“师尊!如果说我们还要靠什么得到创造算法,那就只有生命球了!虽然我们不知道怎么具体实行,可这个思路一定是正确的!当初对付维克托,不就开发出了隐藏的功能吗?生命球一定还有什么隐藏特性我们不知道,我们只要顺着这个思路,就对了!”

蓝牧没说话。

青峰疑惑道:“抓紧时间啊,师尊?”

“是这样吗?”蓝牧心里呢喃道。

青峰一愣,问道:“不是吗?其他收容物,都被收入盒子,而盒子是代行者的……除了生命球,我们还能靠什么得到创造算法?”

突然,蓝牧失神地看着代行者,一阵恍惚,差点被抹杀掉,好在他及时稳住。

代行者的外表,就是奥多尼斯。

此时此刻,蓝牧面对着他,突然笑了。

似乎是在告诉青峰,也似乎是在告诉代行者,亦或者只是对着自己说。

他幽幽地说道:“人一定要靠自己。”

这是奥多尼斯一直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此刻蓝牧又一次说出来,被赐予了记忆的青峰,自然也想起了这句话。

青峰啊了一声说道:“人一定要靠自己?”

“什么意思?师尊……难道你想……自己领悟创造算法?”

蓝牧看着古井无波的代行者,那副奥多尼斯的脸,涩然笑道:“有何不可?”

根源算法可以被悟出来,这是信息本身开放的设定。

尽管这个设定可以像时间线穿越一样被关掉,让世人不可能得到根源算法,就好像蓝牧在二次元创造的宇宙中,就是关闭的,谁也领悟不到根源算法,一辈子到死也是在追逐着蓝牧设计的等级。

可,代行者应该关不掉,因为代行者相比于三次元,还远远不到蓝牧相比于当初二次元的那个层次。

蓝牧当初靠着作弊,得到的是类似于001的权限。哪怕他设定出一个能复制的敌人,可也能一念之间让其失去复制能力,而如果能力被复制,也只是蓝牧想让他复制而已。

显然,眼前的代行者,不具备那种信息深度,他只是个拥有无数个算法的傀儡而已。

“师尊,这概率太低了,尽管以前我们都是自己领悟算法,可那花了多少年?”青峰完全不支持,他一听蓝牧的想法,就觉得不靠谱。

明明有更好的思路,生命球!这个思路怎么看可能性都大得多。

可蓝牧却只是笑着。

青峰尽管拥有了蓝牧的记忆,可那毕竟是蓝牧的记忆,两者的思维模式还是有差异的,他终究不是蓝牧。

此时此刻,他与蓝牧有着不同的想法。

蓝牧说道:“根源算法不可言传,不可身教,不可学习,不可模仿,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会了就是会了,不会就是不会。根源算法的顿悟,并不决定于时间。”

青峰知道蓝牧说得对,一个人去领悟算法一亿年,另一个人只领悟一年。可两人领悟的概率,是一样的,或者说根本没概率。

不能说坚持一亿年的,就一定比坚持一年的可能性高,没有可比性。

“可是……师尊,就算靠自己领悟,拥有理论上的可能。但我相信,您一定不会成功的。这太微乎其微了,当年您在小天地与弟子一起悟道,五个元会啊!您都没有领悟到自己想要的算法……”青峰苦劝道,他不希望蓝牧一时感性、冲动,坚持错的思路。

“还没明白吗?青峰……”蓝牧在内心笑道:“时至今日,什么方法,其实不必在意的。可能性是无穷的……我们可以考虑出许许多多的方法,可却没有能力去甄别对错。你不能说一个方法一定错,我也不能说一个方法一定对。”

蓝牧由内到外,都变得不可捉摸,代行者看着他,他也看着代行者。

青峰突然发现,他已经感受不到蓝牧的情绪了。

蓝牧道:“到了现在,该是做出决断的时刻!一味地空谈,哪怕我们想出一万种思路,也不如选择一种!我们唯一的检验方法……就是实践。”

这话说的对,决定,迟早是要下的,妄图想到一个无比笃定,逻辑上百分之百的必胜之法,是不可能的。

就算想到了,蓝牧也早死了。

有这个时间,还不如赶紧选择一个方法,去执行。

一直考虑这个方法,那个方法,这个可能高,那个更可能什么的……有用吗?总得做一个!

青峰明白这个道理,可他还是说道:“那我们有很多选择啊,为什么偏偏选这一个?纯靠自己?这是只在理论上可能,却可能性最低的一个选择!师尊!不是我怕死,我就是您的道果!我没有生命可言,但我不想您死……”

蓝牧也不知怎的,已心有决意。

他笑道:“更多更好的选择,自然会有其他的我去选,概率什么的****这个心没用……我就选这一个吧!”

“无论概率多低的方法,总会有个蓝牧,这么选的,那个蓝牧,为什么不能是我?”

“青峰……或许这个方法对于我个人来说,是最低概率的,可对于蓝牧来说,却是最好的。”

“你明白吗?”


上一章  |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