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捡宝生涯 >> 目录 >> 第九百八十一章 钱松园

第九百八十一章 钱松园


更新时间:2017年11月14日  作者:吃仙丹  分类: 都市 | 都市生活 | 吃仙丹 | 捡宝生涯 
捡宝生涯 第九百八十一章 钱松园
,第九百八十一章钱松园,二五零书院

选择:

第九百八十一章钱松园

逛完了一圏鬼市,孟子涛遇到了王之轩和马星纬。

王之轩已经知道了姜思远被抓的事情,知道这个逆徒这辈子别想再出来了,唏嘘的同时,心里也畅快了,这段时间感觉都年轻了不少。

大家都还没有吃早饭,正好附近开了一家粤式茶餐厅,仨人就决定过去品尝一下。

点了小吃,大家边吃边聊,马星纬对孟子涛在美国的事情挺感兴趣,孟子涛讲了一些不属于机密的内容。

之后,大家又说到鬼市,孟子涛就提起了自己先前想到的可能。

马星纬说:“鬼市改变是必然的,以前的老物件,是指古玩瓷器,至少是晚清民国的东西。现在的老物件,已经包括上世纪80年代的东西。而且城市还在发展,市场上的精品在减少,鬼市能不变吗?或许再过两年,也就没有鬼市了。”

“是啊。”王之轩点头称是:“像我以前逛过的鬼市,许多都已经不在了,咱们这里的鬼市消失了也很正常。只不过,鬼市消失到是无伤大雅,但如果古玩市场也萧条,对咱们可就没有好处了。所以子涛你的任务很艰巨啊。”

马星纬也点头道:“是呀,如果在文化街的建设方面有什么困难,你就跟我们说,我们肯定尽最大能力帮助你。”

“建设方面,我到没什么担心的,就是有件事情,想要请你们帮下忙。”

“什么事?”

“我想招聘拥一位博物馆副馆长,主要负责博物馆的日常管理,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这个专业性比较强,我还真不认识哪个人有合适的,不过这事有郑老帮忙,应该不用你担心吧?”马星纬说道。

孟子涛笑道:“我就是广撒网,如果有合适的人选,也不用麻烦我师傅了。”

王之轩说道:“我到是有个合适的人选,只不过不知道他愿不愿意出山。”

马星纬听了这话,立马就反应过来:“你说的是钱松园?”

“对,就是他。”

“如果是他的话,确实挺合适的,不过,他可能复出吗?”

“不管怎么样,先试试再说。”

听到这里,孟子涛忍不住问道:“王叔,你们说的是谁啊?”

王之轩说道:“我说的这人叫钱松园,他家学渊源,还是科班出身,以前在西部一个地级市博物馆当馆长,不过因为被骗让他博物馆遭受了损失,之后被解雇了。”

“被骗?”孟子涛有些疑惑,既然钱松园家学渊源,自然也知道古玩行当里的水深,按理来说,不会轻易被骗,而且能被开除,说明损失惨重。

王之轩说道:“你觉得奇怪也正常,其实不是他反应不过来,实在是骗子设局太深。”

原来,钱松园大学毕业后,就分配去了京城的文物部门工作,在当时也算是有了铁饭碗,后来还和大学时的初恋结了婚,要说日子过的也挺不错,没想到女方不满足这样的生活,想要移民去国外,钱松园不肯,之后就是冲突、吵架、离婚。

离婚后,前妻就找了个老外再婚了,之后移民去了国外。

这件事情,把钱松园刺激到了,之后他就提出工作调动申请,而后被分配去了西部一座地级市博物馆当馆长,工作一直兢兢业业,上级对他也很满意。

之后几年,钱松园一直没有再婚,一方面是因为当初的刺激,另一方面也是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

前些年,钱松园又处了一个女朋友,并且结婚了,而且媳妇都怀孕了,然而,那女的却是骗子,之所以结婚,是因为钱松园太警觉,直到结婚并怀孕后,她才找到了机会,偷走了博物馆的几件珍贵玉器,总价值高达五六千万。

听了钱松园的遭遇,孟子涛不禁有些愕然,这样的骗子,哪怕比钱松园还要聪明,都不一定能够躲的过吧,只能说,一些人为了钱,都人性都已经扭曲,甚至于丧失了。

“觉得不可思议吧。”马星纬说道:“我们当初知道怎么回事的时候,也觉得好像是在听故事。”

王之轩长叹了口气:“这种事情谁遇到都不会好受,他又是用情至深的人,前妻就已经让他伤心了好几年,这个女骗子更让他绝望了,现在四十好几的人,连个女性朋友都没有,估计这辈子他都不会再结婚了。”

孟子涛问道:“他现在在做什么呢?”

王之轩说:“他虽然受到处分,不过领导也挺可怜他的,再加上他的业务水平很高,本来是想把他调到别的部门,不过他没同意,反而提出了辞职,回陵市之后,杂七杂八的事情都做过,现在在帮别人看风水。”

“看风水?”孟子涛有些意外。

王之轩点头道:“是的,也算是家传的学问吧,还挺有一套的。不过,他这人说话直,不像别的风水师,喜欢拐弯抹角,所以在圈子里没什么名气,只能混口饭吃。我其实一直挺反对他搞这一行,如果你能邀请他出山,那就好了。”

孟子涛点头道:“那咱们一会就去找他,和他碰个面。”

“可以……”

吃完饭,孟子涛和王之轩去找钱松园,王之轩先打电话联系,钱松园说,他现在正在去乡下看风水的路上,今天可能不方便。

再一问,孟子涛才知道,钱松园去的地方,正是孟子涛外公所在的村子,恰好,孟子涛要带些东西给外公外婆,干脆现在就去,也正好跟钱松园碰个面。

将近五十分钟后,孟子涛的车停在了外公家门口。下了车,他看到二老正在门口晒太阳,便拿着东西带着王之轩迎了上去。

二老对孟子涛前来很高兴,也很热情地接待了王之轩,给他们端茶倒水。

“外婆,您腿脚不太方便,我自己来就行了。”孟子涛连忙劝外婆坐着,自己倒茶。

老太太对王之轩说:“不好意思啊,我这腿得了毛病,前些天要不是小涛帮我治了,我站都站不起来。”

王之轩连忙说道:“您这话说的,咱们都是自家人,可不要这么客气。”

孟子涛拿出他自己配的药包:“外婆,一会我再给您针灸一次,之后您就可以用这个药包泡脚,泡上半个月就好了,我教您怎么用……”

孟子涛拿出一张纸,上面用大字写着药包泡脚的办法,其实,他是想一次把外婆治好的,不过,针灸到底不是万能的,老年病还是要靠药石治疗。

听说自己的毛病,泡半个月的脚就能治愈,外公外婆都非常高兴,乐的合不拢嘴。

孟子涛先让外婆回家,随即给她做了针灸,不到二十分钟就完事了。

外婆感觉到腿很舒服,笑着说:“还是小涛厉害,去医院治,贵不说,还慢的要死。”

孟子涛笑道:“也不能这么说,医院也有医院的长处,我也不是万能的。”

正说着话,外面突然隐约传来吵架的声音,而且听起来还挺激烈。

孟子涛有些诧异:“哪里吵架啊?”

外公走到门口去看了看,说:“好像是村东头的福昌家。”

外婆有些奇怪地说:“福昌家不是准备整修房子,今天还请了风水先生过来,怎么就吵起来了?”

听到这里,孟子涛知道他要找的钱松园应该也在那边,就想过去看看,于是跟外公外婆说了一声,接着带着王之轩走了过去。

到那一看,发现几个人居然打起来了,周围的人连忙上前把人劝开。

其中被迫打架的一个戴眼镜的斯文中年男子,正是孟子涛要找的钱松园,王之轩见他脸上被挠了一条印子,连忙跑了过去,问道:“没事吧?”

“还行,嘶……有些疼!”钱松园又纸巾擦着脸上的伤处。

“到底怎么回事啊?”王之轩看了还在骂骂咧咧的老头一眼。

“无妄之灾。”钱松园苦笑道。

原来,房子的主人徐福昌在整修房子时请钱松园过来“把关”,希望通过好风水改善环境、增加收入、光耀门庭。

本来这事一切都很顺利,没想到,就在刚才,跟钱松园打架的那个老头跑了过来,这人是隔壁的一个风水师,以前徐福昌一直请他看风水,得知这回徐福昌看风水没请他,顿时火从心生。

他认为徐福昌太不尊重自己,就风风火火地赶到这里,一边责问为什么不请他,一边对着房子指手划脚,说这里不好那里不好,会影响今后的发展。

徐福晶见老头只是因为自己没请他看风水,竟上门来无理取闹,顿时火冒三丈,与老头大声争吵起来。双方你一言我一语,越吵越起劲。之后,老头见吵不过徐福昌,就拿站在旁边的钱松园撒气,骂不算,还动手打了钱松园一巴掌,钱松园哪会买账,于是两人就拉扯起来。

听说是这么回事,孟子涛和王之轩都分外无语,觉得那老头十分可恶,你一个看风水的,连德都不知道积,还能指望你能看好风水?换成任何人,都不会请这种人吧。

见老头还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王之轩说:“老钱,这事你怎么说?我建议你报警。”

老头一听说要报警,顿时也怂了,本来还不想走的他,被轻松拽走了。

徐福昌有些不好意思地走上来:“钱老师,真对不住,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过您放心,医药费算我的。”

钱松园挥挥手道:“不必客气,这事不算是你的责任,算我自己倒霉吧。”

“不行不行,哪能就这么算了。”徐福昌连忙邀请大家进屋,给大家倒茶之后,叹了口气道:“其实,我之所以不找老文头,也是因为觉得他这人品行太差,水平不高,不过这事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情,谁知道他居然会上门来无理取闹!”

这种情况,在座的其实也都是头一次遇到,算是涨了眼了。

“不管怎么说,这事是因我而起,您就别客气了。”徐福昌说道。

再推辞就矫情了,钱松园便答应了下来。

接下来,钱松园把刚才没有讲到的风水建议讲了一遍。

徐福昌把钱松园说的话记下来,最后问道:“钱老师,不知道这么布置后,有多少时间长会有效果啊?”

“徐先生,这么说吧,你这么问,完全是外行人的问题,当然,这也不怪你,现在的水的效应被太多心术不正的人夸大了,吹嘘这个东西一等一的厉害,好像布置了风水之后,就能一夜暴富,但这种情况可能吗?”

钱松园抿了一口茶,接着说道:“咱们这个世界是唯物的世界,天上掉馅饼的事只存在梦里。调节风水只能锦上添花,不能雪中送炭,不要夸大它的作用。打个比方,自古以来,宫廷中养的风水师不少吧?但灭国的时候,风水师起到什么作用吗?”

“当然,我这么说并不是讲,风水术没用了,如果谨小慎微,从细节处打理,由小到大,也会从风水中受益。很简单的例子,你什么心态,你换个什么样的发型,穿什么款式颜色的衣服搭配首先形成了你个人的风水,磁场。”

“然后你个人的风水磁场,再跟你的周围的事物和人互相感应影响,从而造就了你在别人心目中的印象,你在事物中所处的位置,从而决定了你的整体人际关系,社会地位,这也就是你的整体风水。”

“总而言之,风水是一门相互影响的学问,并不是说,改一处地方,就能发财,就能给自己带来好运,而是需要时间来孕育,而且也不是一蹴而就的。当然,如果使用强大的法器,确实可以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那样的法器也不是普通人能够买的起的,不花几百几千万也买不到。”

徐福昌闻言点了点头:“那钱老师,如果我一直按照你的说的做,什么时候能够起效呢?”

钱松园说:“具体多久,我也不能给你一个准信,只能说照着我的做,一年之后肯定会有变化,如果没有,你就来找我,我免费给你看,如果还不行,那我把钱退给你。”二五零书院

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二五零书院首页,永久地址:捡宝生涯 第九百八十一章 钱松园


上一章  |  捡宝生涯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