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碎星物语 >> 目录 >> 第四章 危险的树林

第四章 危险的树林


更新时间:2018年03月06日  作者:罗森  分类: 玄幻 | 奇幻 | 异界大陆 | 罗森 | 碎星物语 
碎星物语 第四章 危险的树林
第四章危险的树林

第四章危险的树林

心绪难宁,龙清婉藉口巡视周围,悄悄出了木屋,到外头透气,同时平复波澜的心境。

身为龙家这一代的天之骄女,血源原本较远的龙清婉,在这几年里成长起来,表现出不俗潜力,倍受家族重视,如果没有龙灵儿这匹黑马异军突起,她本应该是往后十年,龙家最耀眼的一颗星。

即便是现在,甫登地阶未久,就踏入星榜之中,也仍是沧溟龙家上下目光的焦点,不待她开口,最好的功法、资源,直接都倾注过来,助她快速提升,甚至连她的家人都获得家族重视,享有高规格待遇,一切的一切,只为让她心无后顾之忧,早日登临半步,甚至冲上天阶,为龙氏在这个新时代的再添一道保险。

不过,哪怕再怎么专注卖命,刻苦修练,一心想要扑在武道之路前进上,人始终无法完全控制自己的心,打从第一眼看到那个男子的瞬间,龙清婉就不自觉地红了脸,随即明白,话本故事中的那种自己曾视为虚妄的情节,发生在自己身上了。

……他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良配,和知书达礼、温良恭俭之类的良好品格扯不上一点关系,这些年一路走来的是条残杀过来的血路,不知摧折了多少生命,但他很强,即便没有得到能成系统的教学,只凭少许指点与无数实战的磨练,从鲜血中领悟杀意,就爬到如今的高度,半步之顶,天阶在望,比无数世家门派精心培育的青年才俊都要强大。

……他也不能说是很英俊,长年的血腥战斗,加上功法特异,先伤己后伤敌,他其实非常的瘦,甚至有些骷髅样,只是眼神凌厉,将人注意引开,让缺陷不明显,但在自己看来,这样的他仍是充满了男性魅力。

这些年来,自己与他相处的机会不多,心中却始终念念不忘。所以当知道这次隐秘潜入兽族领地支持的计画,是由他来主持行动时,自己当真是满心欢喜,搁下正在进行的修练冲关,不顾他人劝阻地抢着加入。

在这支龙家小队里,其他的家族成员,目光都一直紧盯着自己,就算平常装做正经,私底下也总会偷瞥过来,唯独他却一直视而不见,目光始终望向远方,仿佛眼前的一切,都不值一哂。

这些本来也没什么,在自己看来,这正是一哥胸怀大志,不被寻常俗务干扰的表现,虽然心中总有几分淡淡的失落,却也愿意默默等候,然而,看他刚才凝视画像里的美人,流露之前从不曾展现过的柔和表情,那幕和他过往略显违和的温馨画面……让自己心头很不是滋味。

“……什么嘛……都不看我一眼,我……明明就在你身边啊……”

心里气闷难耐,却又不敢发出太大声响,引人注意,龙清婉轻轻拍了树木一掌,发泄纠结,只用了半分劲,却也震得树木剧晃,鸟雀飞起。

“喂!吵死了,你要发春麻烦走远点啊!”

一把阴恻恻的声音,冷不防地一旁响起,龙清婉不禁大吃一惊,连忙一把抹去眼角的残泪,同时运功护身,摆出防御架式,四下环视,却没看到敌人,心下大奇,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再凝神看去,这才在黑暗的草丛中,看到一双眼睛。

……有人!

龙清婉娇叱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里鬼鬼祟祟的?”

“……神经病!这林子是你家的?许你在这里发春掉泪,不许我鬼鬼祟祟?”

冷冷的声音传来,其中充满不耐,却没有太多的敌意,龙清婉发现对方的声音一直在那里,没有走开,也完全没有移动位置,似乎也没有什么危险,一时好奇心起,缓步走近。

拨开沿途及腰高的长草,往前走了十多米,龙清婉这才看清草丛中刚刚出声的那个人,那是一个中年男子,蹲坐在地,三十左右,四十也许,年纪难以辨认,因为他不知多久没有剃须剪发,长长的头发与胡须,形如蓬草,让人根本看不出本来面目与详细年岁。

空山野岭,迷阵之中,却不知打哪跑出一个野人来?龙清婉心中着实诧异,但看到对方是一名人族,紧绷的心情登时松懈大半,只要不是走背字碰上妖族、兽族,都是可喜可贺。也许是荒野乡民,正巧在这片林子过活,因为有高人庇护,所以不曾受到妖族、兽族的侵扰,那他会否知道林中小屋的内情?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

“……小姑娘说话很客气啊,桀桀桀!”

野人突然怪笑起来,龙清婉听得心头一阵发怵,跟着就听他自言自语,“我也不知道自己为啥会在这里……只是出去了一趟,回来房子就给人占了……人又急了,当然就只能在这里了,结果还遇到一个小丫头,半夜不睡觉,跑来这里发神经,也不知今天倒了什么霉。”

“……先生……你在说什么?”

龙清婉的警惕心,一下子又变得强烈升起,尤其是在听见“房子”的瞬间,达到了顶点,却看野人转过头来,眼神忽然变得深邃起来,看着自己的绿发,微微点头,“真像……真像……”

“先生,你说我像谁啊?”

龙清婉忍不住心中好奇,缓缓又走近一步,这个野人身上毫无气势,应该不会是什么特别危险的存在,而他看自己的眼神和奇怪的话语,应该是想起了某位龙家的女子吧?他……会是底下那间木屋的主人吗?但是涉及空间法则的迷阵,应该不是他的手段,他和那位高人又是什么关系?

“危险!别过来!”

野人见她不断靠近,募地一声断喝,龙清婉顿时吓了一跳,整颗心快吊到嗓子眼,脚下却没能停住,但是一脚踏下,没有爆炸也没有任何危险的迹象,根本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不由得错愕当场,觉得自己是不是碰到什么疯子了?亏自己前面还想了那么多有的没的,真是自作多情……

跟着,她察觉到脚下所踩的地方,好像有些不对,湿湿的、软软的,比地面要略微突起,却又不是寻常的泥土,带有明显的温度,再看到那个野人一直是蹲着地方没起来,刹那间,她意识到了某种可能,打从内心深处发出深深的恐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少女凄厉的尖叫声,刹时划破夜空,响彻周围十里,更惊动了在小木屋里休息的龙家人与王思平,正在看着手中画像沉思的龙杀一,眼神骤然一厉。

王思平闻声惊道:“是清婉世妹!她在外头遇到危险了?”

还不待他有所动作,龙杀一已经身形一晃,直接出了木屋,几下眨眼,就已经寻声抢到龙清婉的身旁,看着她一个人在林中惊惶尖叫,连眼角都有了泪花,周围却没有其他人、兽、妖出没的迹象,不由错愕当场。

“你……”

虽然是在黑夜中密林,龙杀一特别训练出来的目力,仍能清晰视物,看得见龙清婉仍不停颤抖的脚上有着什么,再看着女孩一副恐惧到泪崩的无助神情,不由无语。

“一哥,刚刚这里有……有个怪人……他……他变态的……”

心情激荡之下,龙清婉一开口就忍不住泪如溃堤,简直泣不成声,龙杀一在旁边静静地看着她,好半晌才冒出一句,“……很多人也都说,我是变态的……”

龙清婉闻言一呆,没想到龙杀一酝酿半天最后会冒出这么句话来,登时愣在当场,跟着就看龙杀一直接掉转头去,头也不回地离开,而王思平和其他龙家人则在此时赶到,一群人七嘴八舌,探问究竟,龙清婉把事情说了,众人略显尴尬之余,联盟展开搜索,找寻那个野人,想要弄清楚情况,却是无果。

据龙清婉的回忆,在她反应过来,一时控制不住情绪,慌乱惊叫的时候,那个野人也突然消失不见,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这点本不足为奇,奇怪的是,众人搜寻半天,却找不到半点那个野人的足迹或是逃逸痕迹,若不是龙清婉落脚附近的……恶,其余就根本找不到这里任何曾经有第二人存在的证据。

寻找无果,众人哭笑不得,虽然不免有些怀疑野人的身份,也只能就此作罢,当做是个运气好,熟悉林子的疯子对待,而早先一度消失的龙杀一,却在此时重新回来,扫了众人一眼,没多说什么,只是拎了两个装水的皮囊,递给龙清婉。

“拿去!”

“……谢谢一哥。”

龙清婉脸上一红,接过水袋,默默把自己的靴子冲洗干净,女儿家素来爱洁,靴子上一直沾着这些秽物,她几乎都要忍不住呕吐了,只是周围人多,为了体面,强行顶着,现在接过龙杀一递来的水袋,如蒙大赦,连忙冲洗之余,心里也是甜滋滋的。

……那么多人围着自己表示关心,却无济于事,却只有他,默默离开,又提了水来。

……他先前离开不是为了袖手不管,而是为了替自己解决问题。

龙清婉心中流过暖意,早些的嗔怨和刚刚的惊慌都不知所踪,递了水的龙杀一没再多看她,目光不住搜寻着四周,试图找寻莫名出现又消失的奇怪野人的一些线索,却全无所获。

“看来无事,都回去吧!”

最终,龙杀一放弃了搜寻,只当是个小插曲,淡淡开口,招呼所有人一同离去,但在这林子里千百树木中的一棵,最顶端的位置,一个幽魂似的身影,正悄然踏在树梢,蓬草似的乱发与长须,遮住了面容,正居高临下,静静看着底下的众人。

地阶武者能对旁人的注视生出感应,若无高妙秘法绝难屏蔽,龙杀一更是直觉敏锐之士,就是寻常天阶也难以近距离瞒过他的感应,但树顶上的他,目光来回扫过,底下的人们都浑然无所觉,就连龙杀一都没有察觉到有任何不妥。

“……现在的这些熊孩子,真是……”

轻叹之声出口,夹杂在风里消逝,龙杀一却被触动灵觉,蓦地回首,往顶上树梢看去,却依旧一无所见,除了随风摇摆的树梢,什么也没有。

一行人难掩心中的怪异感受,回到小木屋,却惊见方才离开不久的小木屋里已然有人,却是一名中年汉子,虬髯长刀,正跨坐在门口,等着他们回来,气息沉静如溪中岩石,岿然不动,却又给人强大的压迫感,是地阶中的强手。

龙杀一见了却是微愣,奇道:“接头人就是你?”

就着屋中透出的灯光,众人也都已经看清突然出现的汉子的形貌,登时认出这位名人,赫然是“天南武凤”的副手,昔日碎星团第一大队的好手,现今在虎踞军中非常活跃的司马不平。

司马不平斜睨众人一眼,道:“你们太不小心了,在这种地方过夜,随时都会把妖族、兽族引来,你们又要如何抵挡?”

话中气力不济,龙杀一闻言当即皱眉道:“你受伤了?”

抢近一看,更发现司马不平身上,何只是有伤,简直是伤痕累累,有些伤口虽然已经裹布上药,却仍带血,伤得着实不轻,来此之前不知经历过多少场凄惨的血战。

龙清婉等人见状,纷纷取出自家压箱底的上好伤药,想要帮助处理伤势,但一个声音却从门后传出。

“司马将军高义,一路舍命相护,与我联手,方才杀出重围,否则,我定没法活到此刻。”

门后阴影中,一个雄壮的身影走出,狮头人身,赫然并非人族。

龙清婉见了失声叫道:“遮日那王?”碎星物语 第四章 危险的树林


上一章  |  碎星物语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