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碎星物语 >> 目录 >> 篇后小剧场 下

篇后小剧场 下


更新时间:2018年03月05日  作者:罗森  分类: 玄幻 | 奇幻 | 异界大陆 | 罗森 | 碎星物语 
碎星物语 篇后小剧场 下
篇后小剧场下

篇后小剧场下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尚盖勇的婚宴举行之初,没有人能料想到,今晚竟然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更让事情最后演变至这一步去。Щщш.sUimEnG.lā

当碎星团的主力干部非死即伤,袁七小姐将要下杀手,却荒唐地开始左右互搏,上演了一场闹剧。

眼前的闹剧看似可笑,但以四大武神的见识,都已经看出来,这是七小姐的意识正在拚命挣扎,顽强抵抗,想要阻止附体的魔尊对尚盖勇下杀手。

一个普通人类,居然能抗衡附体的魔尊,甚至是能够使用时光之力的天阶高位的至高存在,哪怕只是短暂,这份意志力也实在很惊人,而能让七小姐激发这么强烈反抗意志的源头,自然只会是尚盖勇。

倒在地上,不停口冒血沫,尚盖勇却热泪盈眶,妻子肯为自己去拚命抵抗,这件事足可温暖自己整个胸臆,哪怕抵抗终归无效,自己命丧她手里,也是心甘情愿,可以含笑九泉的幸事。

在场没有人认为,七小姐能够最终抢回身体主控权,事实上,光是她在天阶高位魔尊的操控下,还能做出反抗,就堪称是个奇迹了。

双方的强弱悬殊,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普通一个凡人,根本没有什么资本可以去和魔尊斗争,果然,七小姐的顽抗被瞬间粉碎,代表魔尊的那只手,震折了代表她的手臂,持续挥下。

但七小姐被震折的手臂,却没有就此垂下,放弃挣扎,相反的,好像早知会有此一着,趁着被魔尊震开,已经折断的手臂顺势一弹,就往自己的心口插去。

……以她的智能,同样一早也知道自己抵御不住,索性借劲自裁,只要能抢先一步,把心房毁灭,身死当场,毁去力量传导的工具,就能救下众人,就像心爱的人。

顷刻之间,决断若此,狠辣机变,对自己的性命也毫不犹豫的舍去,就算是一直敌视她的褒丽妲,都在心里喝了一声彩。

……干得漂亮!不过会这么简单……

不出所料的结果,七小姐的仓促借劲,虽然是决策果断,构思巧妙的一击,但这一爪轰向胸口,却撞上了一股更强横的护身真气,魔尊的眼神依旧一派冷漠,而撞上胸口的一爪,五指尽折,她嘴角绽出一丝几可察觉的冷笑,一爪照样挥下。

“休想!”

“去死!”

没浪费七小姐拚命争取到的机会,伤势较轻的山陆陵、褒丽妲,双双弹起,率先向魔尊抢攻,一拳、一爪,同时轰出,调动天地元气,发出全力一击。

就算这不过是垂死挣扎,不过是螳臂挡车,毫无意义,也绝不能这么简单地坐以待毙,这是碎星者的精神,而能够与战友一同殉身,此生无悔!何况七小姐都没有放弃,拚命的创造奇迹,我们又怎能就此认输?

迎着两大武神攻来的全力一击,魔尊面上的冷漠丝毫不变,像看着两粒微不足道的尘埃,劲道甫要发出,周身却陡然一亮,消失的时光长河再次出现,时间再次失序,数百米范围内,同受影响。

先是冲上来的山陆陵、褒丽妲,重新又躺平回了地上,跟着,七小姐撞折的手臂、手指也愈合完好,而范围内其余的一切不住倒退,已经粉身碎骨的死者虽然没有重生,但还保住性命的碎星者们,却随着时光倒退,伤势迅速复原。

这是非常莫名其妙的一幕,碎星者们从没有遇过这样强大,不可抵挡的敌人,也从没这么荒唐的得救,完全不知道眼前的魔尊意欲何为,但真正感到匪夷所思的,还是魔尊自己。

……怎会这样?什么状况?我的时光长河失控了?这太荒唐了!

不明所以的情况,转眼时光倒回,直到原本伤重躺倒地上的尚盖勇,一下直立起身,坍陷的胸口也复原完好,一脸莫名其妙地站在魔尊对面。

短棒仍握在尚盖勇手里,并没有插回对方胸口,但七小姐的胸膛却莫名地出现了一个血洞,鲜血汨汨流出,她看着自己开了洞的心房,原本高邈冷漠的神情被打破,脸上是满满的“岂有此理”!

……力量失控,境界特征错乱,时间长河乱流,这些都是登天之后从未遇过这种荒唐事,难道是……

脑里出现这个念头,还未成型,她陡然见到空中明光一闪,金芒大作,无可言喻的恐怖威压,破开天顶,狂袭而来。

……果、果然是他!

只见一条张牙舞爪的巨大金龙出现在空中,其中蕴含着帝王之威,更有人道薪火之气,金龙吼啸震动九天,身影所过之处,金芒万道,拉出震荡空间所形成的无数涟漪,成为下方人们眼中最璀璨夺目的一抹光虹,在人们意会过来之前,已经直袭地面,将心房流着血的袁七小姐,连同底下地面,一起吞噬,堂堂高位天阶,魔族中的大人物,竟然全无还手之力。

气运秘法万岁金龙爪!

一击之下,天地动荡,待烟尘消失,万籁俱静,一个人影从中缓步踏出,蓝衫飘扬,意态从容,身上虽然没有任何气机波动,可是淡淡走出,在场所有人看他的神情,都如见鬼魅。

在金龙一击,形成的深不见底的大黑坑中,依然有点点逸散的金芒,飘飞出来,数量不多,却都主动向他贴靠,绕着他的手臂飞旋,最终凝化为一条盘旋在手臂的淡淡金影,向众人宣示,刚刚那一爪究竟是谁发出的。

……只有一击,方才还不可一世的无敌魔尊,就这么简单就被消灭了?

……虽然平常就知道,这个人很变态,可只有事到临头,才发现他的变态程度更在先前的想像之上。

蓝衫男子缓步走到场地中央,横眼扫过众人,冷冷道:“没受伤的人可以滚了,身上有伤的,都可以偷着乐。”

又是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碎星团的众人都摸不着头脑,就看那个人冷着表情道:“连时光回溯都救不好的伤,要嘛是修炼的功法特殊,有抗拒时光长河冲刷的本质,要嘛就是身上背负的因果重重,难以简单回溯既定事实……至于可以随便治好的,都是些杂鱼、喽啰,可以赶紧滚了。”

蓝衫男子说着,已经走到了山陆陵面前,二话不说,就直接往他胸膛狠敲一记,“每次遇上魔族,就忘记自己还会封魔印了?用不用得着这么搞笑啊,武神?”

武神之称,在旁人口中说出来,都是崇高的敬称,唯有从他的嘴里说出,总充满着嘲讽与嫌厌,山陆陵为之苦笑,又一次感受到来自团长的满满恶意。

跟着,他直直走向漆黑的大坑边,看见正跪在那里,仿佛整个人灵魂被烧尽,只余下躯壳的迅雷神盗,慢慢吸了口气,拍拍他肩膀,示意安慰,开口劝解。

“……其实呢,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像这种千魔骑、万妖跨的黑心烂货,哪怕你怀念旧情,念念难舍,也最好玩完就算了,你不扔,难道想留着扬名七界啊?

我说的这可不是形容词啊,我专门让小妲仔细数过的,确实数目过万了,真亏你还吃得下去,虽然你瞎了眼又猪油蒙心,不过相交一场,我们也很够意思,想着让你过过瘾,了断旧日心愿,就一直放着你去爽,直到结婚才来拦你,你又吃又拿,玩完了还可以不付帐,应该要磕头跟大家说感谢了啦!”

有过之前去司徒家的吊唁经验在前,他才刚要开口,山陆陵与韦士笔两人就隐约感觉不妙,觉得接下来要出事,已经做好了准备,话说到一半,两人连忙双双冲出,要进行压制。

“我谢你奶奶!”

一度浑浑噩噩,丝毫不理外界事物的尚盖勇,此刻如同一座爆发的火山,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跟着一声震天怒吼,猛拳挥出,丝毫不管对方是多么恐怖的存在,什么都豁了出去,要和他拚命。

这一拳,爆发着尚盖勇此生的全力,此刻心中的无尽的悲与怒,拳还未至,劲风已经擦过,那个人面部筋肉扭曲,鼻血狂喷,全然无法让人联想到他刚才还一击就葬送了魔族的高位天阶。

但,这一拳的伤害也仅只如此,想要和团长拚命的尚盖勇,被两名生死战友压制在地,不住狂嚎吼叫,却挣脱不出。

“你们又懂什么!我就是喜欢她!又关你们什么事!”

绝望的呼喊,如同一只濒死野兽,疯狂而又悲伤,敲震着在场碎星者们的心。

“……只是我爱的人,刚好就是一个心黑的而已,我就是喜欢这样的她又怎么了,难道爱是可以选的吗?这些关你们什么事?我爱她,想和她在一起,这又关你们什么事?关你们屁事!”

一声声吼喝,炸雷般响起,最终化为一阵嚎泣,尚盖勇双拳不住捶地,什么也不顾地哭嚎着,周围的人们一个个表情各异,有些讪讪,有些同情,也有些面露不屑,还啐了一口……

不过,任谁也没想到,尚盖勇这番情感宣泄,却引来意外的结果。

“……好吧,其实我也是个讲感情的人,既然你有这么爱她,一切都不在意,那我这次就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愿意承担一切后果,我可以负责让她回来,与你过完今晚,这是你们俩之间最后的缘分。”

蓝衫男子摀着尚在流血的鼻子,怪腔怪调说出的话语,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暗道自家的团长果然是个怪物,这种事情也能做到。

而尚盖勇则毫不犹豫地承诺,愿意拿自己的一切来换取这一晚,不计任何代价,不怕任何后果,于是,在那个人神奇的逆天操作下,袁七小姐的身影从虚空中复现,跟着与尚盖勇一同穿着红服,重新行礼拜堂,接受了全体碎星者的祝福与鼓掌,最后在碎星团集体祝福下,一道被送入洞房。

这是两人之间的最后一夜,也是仅有的一点平静和珍稀的时光,当一切真相都已揭晓,他们决定用这最后的时间,把真正的自己,毫无保留地呈现给对方。

“……其实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根本不是抗魔志士的……”

“是吗?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话里的破绽太多,人也不像,讲的故事根本都对不上,我判定你是个惹了事的逃犯,有点本事,可以利用,就收在身边,又看你练武很勤,姑且就当个长远投资……”

“妳让我去找的那个古玉马头,我一早也知道里头有问题,妳大哥其实是妳毒杀的吧?”

“你知道?怎么会?”

“别忘了,我一直是妳随从,妳当初买那马头时,我有跟着去的,那种里头暗藏隐秘机关,会缓慢释放无味毒物,长期累积,无声无息致人于死的手段,源出于宫廷,我自小就见得多了,后来,妳特意让我偷偷去取,我就知道妳想毁灭掉证据,被发现后,走之前特意把马头砸了,确保他们怀疑不到妳。”

“你……你连这些都知道,为什么还……”

“因为爱,就是不讲道理。”

“他们安排我潜伏进来,还专门牺牲比鹏来为我做掩饰,本来……后头是有很多计画的,但……这些都来不及做了,所以我从来没有做过伤害碎星团的事……因为来不及。”

“嗯,这些事情我也想过了,妳我重逢,妳没有和我说起以前的真相,我就知道妳应该有问题,九成是魔族派来的奸细,我一直在想办法避免今天的情形出现,原本我打算大婚之后,就带着妳留书离开,避开这一切,只是……终究来不及。”

“……你想要要和我一起离开?那……你的武神地位……还有你的救世理想……”

“去他的救世理想!去他的武神地位!”

龙凤红帐里,尚盖勇一字一字,坚定道:“我之所以想救这个世界,全是因为妳,因为妳让我觉得这个世界应该被救,今天为了妳,我同样可以杀翻整个世界!”

“其实……我是私生女,甚至没有袁家的血,所以没有靠山,没有背景,只能装单纯来在袁家生存……但我立志要往上爬,所以秘密投靠了二哥,帮他处理掉大哥,甚至那几年袁家的两代斗争,基本都是出于我的暗中挑拨,这些原本是我此生最得意的事。”

“……私生女也没什么,我说起来还是个王子,还不是最后当了流浪汉?”

短短的几个小时的珍惜时光,他们谈了很多很多东西,从小一直到大,向对方做了一次彻底的自我介绍,把真实而完整的自己,毫无保留地介绍给了对方,直至天色将明,夜晚即将过去,她的身形开始淡漠,两人的时间只剩下最后的短短瞬间,这才像是想到什么,对着心爱的丈夫作着最后的叮咛。

“……你一定要小心……虽然魔界交付给我的任务,都还没开始进行,但我前期在团里的潜伏,所作那些的事情,都是真的在为你们着想,一支背离民众的军队,最后不会有好下场的……”

她贴在她夫君的耳边,特意压低的声音里,有着极大的恐惧。

“……那个人……他明明知道这些……却故意把你们领上这条路,他是包藏祸心的,你要小心,我很担心你们的未来……会……”

声音未完,但阳光已经透入,佳人的身影瞬息消失,尚盖勇看着眼前空荡荡的位置,眼角一滴眼泪滑落,觉得……自己的心与肉,像是永远少了一块。

“……谢谢妳,曾走进过我的生命里……接下来的日子,我会照顾自己的,妳……放心吧!将来……我们一定会再见的,在那天之前……”

泪水滑落面庞,他紧握着拳头,忍着心中那撕心裂肺一样的疼痛。

……婷婷,妳要好好的!

“……居然敢说我包藏祸心!哼,这个……”

某间营帐里,蓝衫的男子摘下耳罩,一脸的阴阳怪气,“所以我就说,这些家伙一个个不是不知好歹,就是恩将仇报。”

正坐在他对面,李昀峰虽然没有参与窃听,但也想得到他究竟听见了什么,一脸苦笑道:“老师你这次宽宏大量,帮了他们两夫妻一把,也算是难得。”

“没什么,是老尚自己愿意的,不用赖我。”蓝衫男子道:“我在那个天魔彻底吞噬神魂前,先把形体消灭,保住来了神魂完整,如果不搞后头这一出,由我来开个后门,立刻送她进入轮回,不过十几年就能回来,老尚只要长命一些,还是看得到的,但他们硬要提前再见这一面,逆天而为的代价,是神形俱灭,那如今连渣也不剩,鬼都做不成,没可能再见了。”

“什么?”

李昀峰被这段话惊到跳起,如果眼前人不是这一位,他甚至连桌子都要砸过去了,“我还以为你这次发了善心……你怎么之前不说这么做的后果是这个?”

“怪我喔!我一开始就说了代价很大,老尚自己也说不惜一切代价的,现在想要反悔,晚了吧?”

“老尚他不是那个意思!你当时那样说,他肯定以为付代价的是他自己,他……他压根没想让七小姐付代价啊!”

“是让他付代价啊,他付出了从此再也见不到人的代价,除此之外无伤无痛,连钱也不用多花一毛。”蓝衫男子越说越火大,直接一掌打在桌上,“他打了我一拳,我没要他残废,这样就了事,你还意见一大堆!”

“……我!”

李昀峰顿时为之语塞,晓得和这个人根本没得说理,却听他继续冷笑道:“怎么样?觉得他如今生无可恋,很可怜是吗?那后头清洗的时候,好好记着这点,千万别手下留情啊!”

心里无声一颤,握在手里的笔,直接掉落地上……

作者后话:

足足三百万字的旅程,终于走到今天,要向读者大家一鞠躬道谢,衷心谢谢

大家陪我走到这里,而我守住了碎星开头对大家的诺言,尽可能让人物的情感丰

富,起伏跌宕,但又不是无意义的开虐,于是有了这第三十集。

预定中,这就是碎星第一部的分界点,封神台崩,诸天神魔回归。不过,第

二部的剧情到底是什么,至少到碎星二十集左右,都还是茫无头绪的,虽然肯定

是打怪升级,但相应的故事与剧情是啥,一点概念都没有。

抢救失败,尚盖勇入鬼族,封神台破碎,这是一开始就既定的情节,但这个

设定,后头并不知道该怎么发展,缺了新的故事线与剧情线,因此,必须要重新

建立故事架构,基于这理念完成的结果,就是五藏妖界篇。

五藏妖界篇,正式建立诸天最顶层的斗争方式,开启了霸皇的故事线,也在

那一刻起,尚盖勇的走向,从单纯的成为鬼龙皇,称雄鬼界,变成了身成霸皇,

血染诸天,也连带确认了第二部的故事线。

最开始的时候,有些设定,不过是一些闲笔,随意布下,在当时可能没有意

义,事实上可能也完全没有意义,但也可能写到后来,闲笔变成了伏笔,起到众

要的作用。

前者像是灵犀彩凤的故事,对她的设定只是单纯闲笔,截至目前都没有用得

上的地方,也还没想到要怎么用,确实有点混字数的嫌疑。

后者则像是初始人皇的故事,至少在司徒小书证仁道,藉萧剑笏之口提及初

始人皇时,那真的就是一个闲笔,没想过以后还会用的,但在写三十集的时候,

随着尚盖勇的人生回忆,整理霸皇的因果线时,随着楚汉相争的联想,于是初始

人皇与霸皇的恩怨纠葛成立,初始人皇的安排就成了一着伏笔。

碎星的节奏,或者说我写作的节奏,一直都快不起来,故事发展没办法太快

,因为有很多环节,必须细细嵌入,每个重要角色都要有发挥机会,安排足够的

戏份,假如只盯着主角看,当然会觉得故事缓慢。

我的建议是,不要一章一章看,而是一本看,像以三十集来说,我敢肯定,

逐章看的刺激感,绝对比不上一次看三十集整本的冲击。而如果最近幾章的劇情

,讓各位覺得滿意,有迭起的感覺,那麼,我有一點想要補充。

不是這幾章寫得好,而是前面三十集的鋪陳與累積。韋士筆的身分要炸得夠

猛,要首先把這個人寫好,讓讀者對他有感情,喜歡這個玩世不恭的無奈人物,

揭開真面目時候才有驚爆感。

尚蓋勇的崩潰與自毀,要讓大家有感,首先要寫好四武神,必須要寫出這四

人的不離不棄,肝膽相照,絕裂時候的痛大家才能感同身受,會不捨會惋惜。

寫絕裂,寫翻臉,太容易了,但要寫得讓大家有感,那就要先花時間,寫好

他們的相處,只有當大家喜歡他們兄弟間的打打鬧鬧,後頭的決裂才會悲傷,而

這些都需要篇幅。

當大家覺得這三個笨兄弟的鬥嘴,情義相惜,寫得很水,像在混字的時候,

當大家覺得五藏妖界故事很悶的時候,其實那都是為了後頭的,不得不寫的

部分,所以,如果這幾張的故事,大家覺得好,喜歡這些故事,我想說,我非常

感謝各位能陪我走到這裡,因為你們的耐心,因為17k的容忍,給了我足夠的篇

幅,讓我能把理想的效果催出來,如果沒有那些鋪陳為柴,今天絕對燒不出這把

火來。

謝謝大家!

嗯,多话说到这里,仍是再一次谢谢大家,希望大家提口气,碎星的第二部

故事,继续陪我走下去。

另外,有一点不该现在说的,但因为不想太影响大家的感受,所以提前泄密

,先放个解释在这里。

龙云儿:呃,那个,其实我回溯时间,只能停留五秒,五秒一到,就会自动消失

,那不是死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给大家这样的误会?我无心骗人

的。(望向隔壁尚盖勇。)

尚盖勇:我知道,我是故意的,所以才特别在妳开始消失的时候,装模作样补了

一刀,还说了干话。

龙云儿:(哭笑不得)霸皇先生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尚盖勇:(抬头高傲)妳不是请我成全吗?我就给他个机会,让他有动力来拼命

呗!这样还被杀,活该死而无怨,难道不是成全?

龙云儿:(跺脚)为什么男人的脑筋都是这么奇怪啊?

尚盖勇:(高抬下巴)因为这就是霸道!

龙云儿:(心里小小声)你爸……

《》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重要声明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admin#suimeng.la(替换#)

湘ICP备11006904号12015www.suimeng.la 碎星物语 篇后小剧场 下


上一章  |  碎星物语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