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碎星物语 >> 目录 >> 二十六章 霸者回归

二十六章 霸者回归


更新时间:2018年02月27日  作者:罗森  分类: 玄幻 | 奇幻 | 异界大陆 | 罗森 | 碎星物语 
碎星物语 二十六章 霸者回归
二十六章霸者回归

二十六章霸者回归

其實我昨天的意思是,意外滿了兩千,所以,本來七點要更的那章,提前到兩點更。結果被人誤會我要四更,嗯,不過我是個拿錢認帳的人,大家這麼踴躍激情,那就更吧,加更在三十章那天,和小劇場一起出來,二十九章的第二天,應該是比較好的時間。

尚盖勇陡然面对这让过往一切美好,都被撕碎的残忍真相,做出的激烈反应,大出温去病,甚至褒丽妲的意料之外,尤其是后者,特别等到这一战胜负将定,尚盖勇尽除隐患,力量攀升到颠峰,即将要借此突破,得证大能的当口才现身,当中就有联手力量大进的尚盖勇,共同向李昀峰复仇的盘算。

却不曾料到,尚盖勇得知真相后的反应,异乎寻常的凶猛,竟然直接逆行气脉,尽散众生之力,直接舍弃李昀峰引导他走上的皇道之路。这简直是形同自毁的动作,更别说在这种时候,强行停止晋升所造成的反噬、散去人道力量的衰弱,两点搅在一起,别说现在只是天阶三重,就算是身成大能,也要粉身碎骨。

……真是个死脑筋,一辈子都如烂泥扶不上墙,你有力量留着用不行吗?拿人家送来的力量打回去,这才过瘾啊!当初打妖魔、坑门阀的时候没见你对类似的事情这么敏感,偏偏这时候要逞什么面子,搞到自己重伤垂死,那我特别等你要没事了才出来,又是为什么啊?

心里气急,暗骂不休,但看着尚盖勇的惨状,褒丽妲的担忧与不安,更远在胸中怒气之上。

只有李昀峰,对于这个情况未算意外。

……老尚的性子,看似温和,一直是四武神里最包容的那个,其实本质上也是偏激一路,从当初卯起来自毁,成为鬼尊,要向这个世界报复,就可见一斑,现在骤然发现真相,情绪涌上来,做出这些激烈的自残动作,不足为奇。

……若有点缓冲时间,他心情沉淀下来,能够理智想想,事情未必没有转圜的空间,但假若自己待着这里持续给他刺激,别说废功、毁目,接下来恐怕连更恐怖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心中有数,李昀峰一派沉静,面无表情,似乎对眼前发生的这些都无动于衷,更无视于尚盖勇的伤情,二话不说,转头就走。

……必须要立刻离开这里,避免给老尚过度刺激,他现在的状况不能再有大反应,只要我现在离开,事情就不会更进一步恶化到无可挽回。

……老尚并不是一个人在这里,身边的同伴,会照顾好他的。

这样的声音,在脑中响起,强行抚平内心波动,让李昀峰能够做出最理智的选择,身形闪动,大衍遁法发动,就要直接遁出此处,自己当前的伤势非常严重,褒丽妲的下手异常阴损,在开膛裂腹的同时,将一丝血秽魔气打入,大能级数的力量,直接引爆自己的血脉,让暴走的血脉力量突破伪装,被强逼现形,而直到此刻,爆发出的血脉之力仍在体内不住翻腾,随时都要破体而出。

如果不是以前的特殊修练,类似的事情遇到得多,有了抵抗之能,刚刚直接就被她这一下给弄死,现在,必须要尽速脱离英灵殿,恢复伤势,再想办法将事情挽回,神妃也多半已经感应到这边的状况,在外接应了……

这个念头才刚在脑海中闪过,李昀峰就听见一声惊呼,来自身后远处,是温去病的叫声,声音中有着极度的困惑、错愕、不知所措,似乎那边又出了什么乱子,还没等他想回头确认情况,一股惊人的能量震波,就从后方直扫过来。

……这是什么状况?

李昀峰错愕回望,只见尚盖勇染满鲜血的面孔,整个抽搐到扭曲,独目中更有一股痛意流露,但那股强悍至极,横扫四方的能量震波,赫然就是从他身上发出。

先被截天佛手彻底断绝与鬼界的联系,复又主动散尽人道之力,自毁根基,又值重伤,尚盖勇明明应该发不出什么力量了,能够从双重反噬下幸存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可是此刻陡然爆发出来的那股力量,强度却直线攀升,甚至比他未散功之前的巅峰状态,都还要更胜一筹。

……明明已经散功、重伤的他,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力量?这股力量……又是打哪来的?这股来源不明的力量,究竟是好?是坏?是有人布局,还是奇迹发生?

这个疑问,几乎同步出现在在场所有人的心中,跟着,又是一波力量爆冲,褒丽妲猝不及防,竟然直接被扫开,而温去病和金刚浮屠则首当其冲,挨了一下这堪比太古妖都爆冲的震波,金刚护法大阵摇摇欲坠。

“老尚,冷静!”

只来得及这么大喝一声,温去病就已经腑脏如沸,七窍溅血,必须要用尽全力镇压,才能强行稳住行当崩毁的金刚护法大阵,保住自己和金刚寺众僧的性命,更不知道自己的声音能否传达给失控的战友?

……冷静?

……好像……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尚盖勇意识模糊,一方面是因为伤心、激动,强烈的悔恨情绪不断翻涌,还有严重伤势的影响,一方面,是因为好像有个声音,从非常遥远的地方传来,却一下子占满了整个意识。

……你……反覆挣脱宿命,一路独行至此,累吗?

……累?我不累,我有兄弟支持,大家互相扶持,携手共进,怎么会累?

……不对,我……没有兄弟了……已经没有了……

念头一个接一个涌现出来,这辈子所经历的一切,都在眼前走马灯般跑过,自己原本是前朝王族之身,在阴影中挣扎,努力挣脱出来,辛苦求得新生,有幸遇见了她,又有了亲如血脉的兄弟与家人,然后,失去了她,失去了家人,失去了……兄弟……

这些记忆回溯,有些甜到心里,有些却痛澈心肺,交织在一起,构成自己的一生,有笑有泪,明明有过希望,却最终一路走到现在的局面……渐渐的,回溯的记忆里好像多了一些东西,有些……新的东西,慢慢嵌合进来……

“……王朝早已覆亡,明明是一群只敢藏身在黑暗中的老鼠,整日守着陈旧的地穴,却妄想复国,这有意义吗?我、我……不想再被这些毫无意义的东西束缚。我想离开这里,不惜代价,开启新的不受束缚的人生。”

地下秘窟之中,青年满眼愤慨,用鄙夷的目光,怒视着自己的没用父亲,说出了自己深埋在心中的志愿,但忽然间,青年的眼中闪过凌厉紫光。

“我不想再被这些老掉牙的束缚限制,从今日起,我自斩神躯,返本归真,放弃过去的一切,走我自己的路!”

画面一变,碎星团喊出土鸡瓦狗也敢碎星,扛起救世大旗,与妖魔激战,自己与妖魔连场厮杀,终日浴血,虽然疲惫至极,胸中却充满了壮志豪情,而当这份激昂战意升到顶点,画面却骤然扭曲。

一手持刀,一手长戈,纵横沙场,所过之处,尽化尸山血海,刀戈横扫百万军,何其快哉?妖魔授首,万鬼悲泣,诸佛涅槃,群仙拜服,诸天万界皆臣服,何其快哉?

却只憾,拔山翻海,颠覆天地,竟无人能与之抗手,长刀空利,英雄寂寥!

幸好,这一路征途漫漫,并不是无人相伴。

回头侧望,身旁出现碎星团三大武神的身影,韦士笔、褒丽妲、山陆陵,他们一路陪自己走过漫漫征伐路,就是自己的骨肉兄弟,只要与他们相伴,就算闯到天地尽头,自己也无惧一切。

蓦地,三道身影逐一消失、扭曲,最后只剩下了他,一身真龙天子气,当真是无比讨厌,周身无数明黄光点环绕,皇袍帝冠,人道气息汇合成流,浩浩荡荡,象征人族万家灯火,文明不灭。

是他,领着人族奋起,胼手胝足,积蓄实力,揭竿而起,抗击妖魔,双方曾经击掌互盟,携手力拒仙佛,约定平分天下,一步一步,走到如今的高度,在他之前,天地无人皇,人道之路,由他初始,贯彻始终。

站在对面,他虽然一语不发,一副皇者气派,面无表情,但在眼中深处,流露着说不尽的痛苦与遗憾。

……天宽地阔,万古悠悠,但为何……容不下两个皇者?

……杀杀杀杀杀!

“……阿勇。”

轻声一唤,尚盖勇陡然从滔天杀意与恨意中清醒,茫然回望,只见营帐内,小桌旁,这些年始终魂牵梦萦的那个可人儿,笑吟吟地坐在那里,眼中含着惊喜至极的泪,深情地凝视过来。

尚盖勇当即三步并两步跑了过去,周围景物依稀变幻,从营帐变成了华丽宫殿,红烛灿灿,喜庆至极,但他全不在乎,只是将她一把搂过,用尽所有力气抱在怀中,仿佛只要一松手,她就会从怀中消失。

热泪,不知何时滚滚淌下,模糊了双眼,湿透了衣襟,却全然不觉,只有传进耳边的声音,软语呢喃……

“阿勇,我们……真的要成亲了吗?”

“嗯!青青,我要给妳一个最好的婚礼,我们……一定会幸福的。”

然后……妳,要好好的走下去。

此生荒唐,我不负妳……带着我所有的期盼与祝福,妳……要好好的活下去,要幸福……可以吗?

怀中一空,只见面前惊鸿一影,美人惨笑,雪白的颈项,绽开一道怵目惊心的红线,鲜血喷洒出来,整个人软软倒了下去。

倾城红颜,万古天骄,最终也不过是一抔黄土风吹落……

……我……终究是什么也没有能够做到,什么……也守不住……

……如果能够再来一次……

……如果能重来,你可愿为了满足胸中欲望,捣得日月倒悬,天地倾覆?纵然众生沉沦,万界涂炭,也要一偿所望?

宏声若雷,惊破寰宇,问着一个个拷问人心的问题,却吓不到那颗已经彻底麻木疲惫的心。

……众生又于我有何价值?我出来拚命争出人头地,为国为民,到头来都只是为了她,既然她如今已不在,我又有什么不敢?有什么好不舍的?

既然如此,就闹个他妈的天翻地覆吧!

寂静心头,尚盖勇渐渐咧开嘴,笑了起来……

万劫两世,心境如一,因果重叠!

处在能量风暴的正中,尚盖勇已残破不堪的身躯,却在爆发着不知从何处而来的恐怖力量,冲袭周围的一切,受到双重反噬的内天地本就严重崩坏,如今更是岌岌可危,冲击波把底下的英灵殿,直接毁得千疮百孔,强如大能,一时间也无法近身。

空间凹陷、垮塌的诡异现象,又重新在尚盖勇周围出现,从三大武神到萧剑笏,人人都是一脸的错愕不解,伤重至此,却能爆发出那么强横的力量,已经很不合情理,却又为何能重新进入证道大能的的状态?

这不是想不想死,怕不怕死的问题,而是以他这样的状态,根本就不可能引发空间垮塌,开始空间重叠组合的关键,其中情由到底是……

光华骤亮,跟着出现的一幕,更是让人难以置信,一道道天地玄光,在尚盖勇身边回绕绽现,蜿蜒如河,哪怕是周围空间正处于一种剧烈的凹塌状态,也遮掩不下这些光华,仿佛……天崩地裂一碰触到这些玄光,立刻都放缓下来。

在场的天阶者,个个见识不凡,甚至有幸亲眼见过,自然认得那道玄光之流是什么,就连急忙赶回来的武苍霓,都一眼认出那道玄光之流,骇然失声,“时光长河?这怎么可能!”

别说尚盖勇还未证大能,就算真的成功证道上去,区区大能,也还根本接触不到时间法则层次,更别说能让时光长河显化,那照理说……应该是万古顶端层次的领域。

武苍霓一时间思绪混乱,完全弄不清楚这里究竟是怎么回事,温去病却心中骇然,跟着看见尚盖勇残躯中,一截深藏于心房内,已经与心室融合的短棒,正如超新星般发着强光,此刻一切冲击能量风暴俱是由中发出。

刹时,温去病明白了老尚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两世因果重叠,道标建立!

……万古存在回归!...碎星物语 二十六章 霸者回归


上一章  |  碎星物语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