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圣者 >> 目录 >> 第八百零九章 契约(2)

第八百零九章 契约(2)


更新时间:2017年11月15日  作者:九鱼  分类: 奇幻 | 西方奇幻 | 九鱼 | 圣者 
圣者 第八百零九章 契约(2)
第八百零九章契约(2)

第八百零九章契约(2)

也许会有人生出疑问,在这个平民每天只有两顿豌豆糊糊仍然必须为此感激天主的年代,人们是如何取得与保存冰块的呢?事实上,这只能说,无权无势的人永远无法想象得到上位者拥有怎样的享受与特权。早在克劳迪时代的罗马(对,也就是斯佩罗城的幼儿时期),罗马人就学会了用马匹与奴隶从西西里的埃特纳山运送山顶上终年不化的冰雪,在炎炎夏日中,在葡萄酒中加上一大块晶莹的冰雪无疑是一件如同众神般美好而又奢侈的事情,更有甚者,用冰雪铺成一张雪白的床榻,在床榻上摆满新鲜容易腐化的鱼类和贝壳——多葛学派的哲学家塞内卡就曾经讥讽过罗马人恨不得将热汤也放上冰雪,当然,在当时的境况下,这位即便对于奴隶也充满了同情与理解的老人不会因此受到人们的喜欢,他曾经被克劳狄乌斯皇帝流放到科西嘉,五十四岁才被皇帝的第四任妻子,恶名昭彰的皇后小阿格里皮娜召回罗马,担任当年只有十二岁的皇帝尼禄的导师,而后在他六十九岁的时候,因为被造谣反对尼禄的暴政而被皇帝的百夫长通告:皇帝希望你去死。

朱利奥在皮克罗米尼主教的指导下阅读过塞内卡的著作,不得不说,这是一位值得尊敬与敬仰的学者,他的平和,宽容,严肃与谨慎就如同金子那样流淌在希腊字母与罗马字母(拉丁文)的行列中,任何人看了他的文章都会觉得有所裨益,只是朱利奥敢对着他母亲的坟墓发誓,在这些文字中,留给人们印象最深的不会是他的《特洛伊妇女》,也不会是他临终时刻口述的《告罗马人民书》,只会是他曾经详细描述过的罗马人用来清洁屁股的方式——“在希腊罗马时代,人们在排便后使用一块固定在树枝上的海绵来清洁臀部,清洁完毕,再把海绵浸泡在一个盛满盐水或者醋水的桶里。”

小美第奇一直回忆到这里才发现自己的思维已经发散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而这个时候,装在一个硕大的银杯里的饮料已经被送到了他的面前,杯中散发着轻薄的雾气,银杯有两只可以手持的杯耳,杯壁上没有装饰,但铭刻着一句箴言:「谦卑下来,作自己的仆人;强如假装尊贵,而缺少食物。」意思是一个人愿意时刻远离虚荣轻浮的表象,不断地内省,检讨自身,做“自己的仆人”从而得以完成自己应做的工作得以饱食,更胜于那些终日夸夸其谈,满口谎话而被人们厌弃,从而双手空空的浪荡狂妄之徒——只是在杯中奢侈饮料的衬托下,这句话反而充满了难以言喻的讽刺意味。

皮克罗米尼主教见到杯子的分量,双眉紧皱,只是鉴于这是一份对于他的谄媚,以及朱利奥显而易见的期望,他还是抿住了嘴唇什么也没说。

朱利奥拿起沉重的银勺,迫不及待地大吃了一口——紧接着……他就僵住了。

皮克罗米尼主教放下面包,满怀疑问地看向自己的被监护人,这种表情不太像是因为尝到了甜美可口的滋味而欣喜若狂的样子,而且,只是一会儿,小美第奇的鼻子,眼睛周围都微妙地红了起来,眼睛中更是波光盈盈——主教很清楚,朱利奥从婴儿时就不是那种喜欢大叫大闹的孩子,能让他流泪的事情更少,少到他几乎不记得,难道是有帕奇家族或是教皇西斯科特四世的刺客尾随他们而来?

就在主教预备叫人去拿药草的时候,朱利奥终于艰难地举起了一只手制止了他,将一场滑稽透顶的风波消弭在了成形之前。

“因为太难吃了?”主教奇怪地问,按理说,斯佩罗小城中的教会应该不至于去轻忽一个皮克罗米尼,尤其这份食物还是他特意嘱咐的,他拉过杯子,从里面舀了一口放到嘴里,除了有点冷之外,这份食物应该说没有什么可挑剔的地方。里面不但有主教点名的冰雪,羊奶,杏仁和蜂蜜,还有姜,肉桂,苜蓿,迷迭香和肉豆蔻——充任厨师的修士可能将他们所有的香料全都碾碎了放了一遍,厚厚的就像是冰雪下的土壤,担保尝起来满口芳香。

朱利奥看着皮克罗米尼主教将杯子传递给其他人,每个在场的修士都尝了一口,其中不乏点头称赞的人——但是,主教!这里都是连满是蛆虫的奶酪,半腐的干肉与腥臭的腌鱼也能吃下去的重口味群众,他们觉得好吃的东西未必适合一个只有六岁,味觉还很敏感的孩子……

轮到也只有八岁的瓦伦西亚神父的时候,他狡猾地眨了眨眼睛,小心地只尝了一点点,然后他的面孔也不禁为之轻微地抽搐了几下,他看向可怜的小美第奇,再次给了他一个和善过度的微笑,只是这个微笑可要比前一个真心实意地多了。

后者一脸的生无可恋。

即便来自于数百年后的坚韧灵魂也不免被这一杯香料大全弄得精神萎靡,皮克罗米尼主教就让人把他带到自己隔壁的房间去休息,到了晚上也只让他吃了一片柔软的白面包,喝了点啤酒,并且免了他第九时辰的祷告与晚祷(注释1),只是没有免去睡前祷告与夜祷。在晚祷到睡前祷的这段时间里,朱利奥看见他的窗户上摇晃着火光的影子,出于一个成人的好奇心,他踩在一只罗马式样的箱子上,推开小窗,低头往下看。他首先嗅闻到了一股油和松脂的浓烈气味,然后看见了被火把与蜡烛映照在建筑上的黑影,若看见这一画面的人确实是个六岁的孩童,他准会做起噩梦来。但朱利奥只是睁大了眼睛,看着手执火把,烛台在街道的边缘行走或是停留的人们,他们在为一群群用簸箕,箩筐以及裙子兜来花朵与花瓣,馥郁清甜的气息哪怕朱利奥在三层小楼的窗户上也能清晰的闻见,在浅灰色的街道上有人用白勾画出轮廓,也有人不用,他们将同样颜色的花瓣洒在一个地方,而后跪在地上用手将它们聚合成想要的形状。

这样的工作据说要持续整整三天,直到圣体瞻礼仪式的游行结束,主持这个仪式的神职人员与随行者将踩踏在花瓣与花朵上行走,不沾染丝毫尘世间的污浊,就像是天使在云朵上漫步——铺设花毯的人如同蜜蜂一般辛勤而又努力地劳作着,脸上带着兴的红晕,眼睛中闪烁着幸福的神采,繁复,绚丽与逼真的图画在他们的手下诞生,这种景象无疑是相当吸引人的,朱奥直到听见了门被轻轻开的声音才如同小蛇一般从箱子上溜下来滑到自己的床上。

这种小把戏对于曾经在大学里担任着一个严厉的管理者角色的皮克罗米尼主教是没有用处的,他用比朱利奥更轻捷的脚步走到床榻前,摸了摸孩子的双脚,脚底明显的要比足踝的部分更冷,这表明不久之前他还站在一个容易令得双足冰冷的地方——主教环顾四周,他的视线很快停留在窗下的罗马箱上,这种罗马式样的长方形箱子为了避免磨损以及可以固定在马背上面与马车面,采用了大量的铁件,当然,后者也起到了装饰的作用,特别是在箱盖上,镶嵌着拉环的金属部分甚至多过了色彩斑驳的木材部。

但让利奥有点意外的是,主教并如同以往那样峻厉地责备他。他没有想到的是,皮克罗米尼主教先前之所以那样严苛,只因为一个聪敏的孩子更容易受到魔鬼的觊觎与引诱,就像他曾经在父亲的宫廷里,在罗马的大学里,在舅舅的教会中看见的,愚钝的人或许还有伸手挽救的机会,但一个聪明人在滑落深渊的时候也要比其他人更为快速隐秘,唉,他曾经眼睁睁地看到过不下十二个原本有着美好前途的年轻人走入歧途,他们不但毁灭了自身,还殃及了亲朋和家族。

但如果他是生来属灵的,那么主教就不必再担忧他会迷惑于世俗间的荣华与**,就如同方济各年轻的时候,他不但是个桀骜不驯的放荡子,还是如他一样,商人与官员的孩子们的首领,他们终日无所事事,除了痛饮葡萄酒,比武,狩猎,就是沉溺在娼妓的臂膀里;在生了一场几乎让他死去的大病后,他加入了阿西西的军队抵抗佩鲁贾的侵略,又在佩鲁贾做了十二个月c的战,直到被他父亲赎回。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及时醒悟,幡然悔改,而是在五年后,在前往另一个战场的路上,方才听见了天主响亮的呼声。

而如同正有圣灵注视着他们那样,皮克罗米尼主教也是在圣方济各的出生地,得救恩处与感知死亡与永恒之地被引导进属灵的喜悦中的,他坚信朱利奥.迪.朱利亚诺.德.美第奇即便幼小,在见耶稣的路上却注定了要比他行走得更远。

在次日的清晨,斯佩罗的人们就忙碌了起来,虽然依照数百年后的时间,现在也不过凌晨四点左右,修士,教士,神父与主教们一同做了晨祷,以及后续的连祷,唱赞美诗,朱利奥看见有几个身着修士的服装,却蓄留着世俗的发型与胡须的人,他们裸露在外面的脚也格外白皙肥美,看上去就知道它们不常暴露在日光与灰尘里面,从圣玛利亚马焦雷教堂的神父的轻声细语中,小美第奇才知道他们都是斯佩罗的贵人,就像是美第奇的家长可以第一个领取圣体那样,他们也有资格穿上修士的亚麻外袍,系上代替腰带的绳索,赤足跟在教士们的队伍后面。

仅次于他们的商人与行会会长可以身着常服有幸位于贵人身后的第二队列,工匠与平民则在第三队列之中,犯过罪的人,娼妓以及一些从事肮脏行业的人要么不被允许加入游行的行列,要么就只能悄悄的尾随其后。

教士们在了最前面,他们分别捧着小件的圣物与圣经,他们身后是捧着圣体与圣爵的皮克罗米尼主教,马焦雷教堂的本堂神父为他持着蜡烛,修士们赤足跟随着他们,而修士后面,就是之前描述过的贵人们,商人们,行会会长,工匠与平民,还有一些零零落落的可怜人——教士的队伍走过之后,地面上的花瓣都可以被捡拾起来带回家,这些圣洁的芳香的圣物可以充作有着卓越疗效的药物,也可以在研磨后融入墨水用来抄写神圣的经文,也有人把它们重新整理后填充进丝囊,赠送给自己的情人。那些可怜人几乎是拿不到几片花瓣的,如果有人愿意怜悯他们还好,如果有刻薄吝啬的人,他们甚至会用足尖将自己没有办法带走的花瓣碾碎在石板的缝隙里。

朱利奥今天的职责是持香炉者,他和另外三位侍童一起提着小巧的内胆香炉,这种香炉的木炭在内胆中,乳香被倾倒在木炭上方,然后盖上盖子,持香炉者必须不停地摇晃它们,,二来是为了将乳香的烟雾尽可能地扩散出去——对于这个年代的人们来说,这种烟雾是天主赐予的恩典与圣人们在天国的代祷,非常重要,尤其是病人和身怀罪孽的人。

相对的,这个工作也是极其辛苦的,斯佩罗城不大,但道路曲折,而且所有的大大小小的教堂,修道院,修女院都造了华美的临时祭坛,游行队伍不断地在临时祭坛前停留,没到夜幕降临,除了朱利奥之外的三个侍童都有点两眼发直,面色苍白,提炉摇晃的幅度都不那么尽如人意了。

相对的,这个工作也是c极其辛苦的,斯佩罗城不大,但道路曲折,而且所有的大大小小的教堂,修道院,修女院都造了华美的临时祭坛,游行队伍不断地在临时祭坛前停留,没到夜幕降临,除了朱利奥之外的三个圣者 第八百零九章 契约(2)


上一章  |  圣者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