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武煌焚天 >> 目录 >> 886:最后一着

886:最后一着


更新时间:2017年01月11日  作者:十二龙骑  分类: 玄幻奇幻 |   | 东方玄幻 | 十二龙骑 | 武煌焚天 
武煌焚天 886:最后一着
正文


***衍墨轩无弹窗,全文字在线阅读!

“眼前这个情况,居然还在逞强?术赤你这蠢驴,难道生怕姓萧的不动手杀人么?”

拖雷皱起眉头,暗地咒骂了一句。随即竭力大声叫道:“姓萧的,先别管我们,管管你身后那家伙再说吧。他就是宋朝最后一个皇帝赵昺。在天翔五灵的太极玄棺里修炼了一百年,现在终于破关出世啦。

哈~你也是那些反叛朝廷的贼军首领。打仗打到最后,终究是想要当皇帝的吧?可是赵昺同样想恢复他的大宋江山啊。你们汉人不是有句话,什么天无二日,民无二主吗?皇帝宝座,可只有一张。怎么样,究竟是你来坐,抑或他来坐啊?”

拖雷自从炼成“黑死”之后,不但变得浑身是毒,甚至连一颗心,也毒了起来。此时此刻,他这寥寥几句话,所施展的,便是确确实实,不折不扣的毒计。

因为拖雷确实说得没错。按情理而言,韩琳儿、朱元璋、徐寿辉、方国珍、张士诚……等等反元义军,多年奋力打拼,最终目的,还不是成皇称帝?十四皇子既然也是义军首领,又如何能够例外?

与此同时,宋帝昺作为宋朝最后一个皇帝,既然破关出棺,那么便肯定是要重登皇位的,断然没有向他人俯首称臣的道理。

既然龙椅只有一张,那么无论从任何角度看来,宋帝昺和十四皇子这两人,都肯定要相互先争个你死我活的。

借着“龙椅谁坐,江山谁属”这个问题,拖雷就要挑拨十四皇子和宋帝昺两者,来个自相残杀。若然成功,一来可以转移压力,让两者也暂时无暇来对付他们三人。二来,无论是十四皇子杀了宋帝昺,抑或宋帝昺杀了十四皇子,对拖雷他们而言,都绝对乐观其成。正可谓一石二鸟也。

只不过,拖雷心计虽然毒,却终究还是错估了十四皇子和宋帝昺。刹那间,见两人相互对视一眼,赫然不约而同,各自仰天大笑起来。

十四皇子一面大笑,一面摇头道:“拖雷,你也未免把我们看得太小了。即使你想要渔翁得了,但又是否想过,我和赵殿下两人,根本不是鹬蚌,只看得到眼前一点蝇头小利啊。”

宋帝昺也冷笑道:“帝位江山,究竟归属谁家,那是我们汉人之间的事。即使我们要争,也只会等到把你们这些鞑子狗种,统统都杀光杀绝之后再争。妄想靠着挑拨离间活命?鞑子小狗,你们打错主意了。”

顿了顿,宋帝昺沉声道:“萧元亨,朕知道你。你是江南的反元义军首领,也为恢复汉人江山,立下了不少苦劳。朕可赐你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封你为大宋一字并肩王。不过现在,你先把那几头鞑子小狗都杀掉再说吧。”

宋帝昺此刻仍受黑死所困,但看他的神态和语气,却似乎si毫不把眼前困境放在心里,依旧是那副高高在上,生杀予夺,祸福一任己意的态度。

若换了别人,定然对此深觉可笑,甚至再进而心生反感。但十四皇子却下意识地觉得,宋帝昺未必是单纯的装模作样。他之所以敢这样说话,应该是确实智珠在握,随时都可以打出隐藏的王牌进行翻盘。

既然如此,那么十四皇子感觉自己也无谓多此一举,出手去解救宋帝昺了。他微微一笑,提起虎魄神刀,刀锋直指拖雷,淡淡道:“黑死剧毒,肆虐天下,为祸之深之烈,远胜**。这根本是不应该出现在人间的东西。所以黑死之主,你就带着黑死,永远离开这个世界吧。”

“……要死了吗?我拖雷……终于也要死了吗?不甘心啊,当真不甘心。长生天啊长生天,假如把你当真存在的话,那么就最后保佑我一次吧。让我稍微恢复一点力气,只要一点点就好!这样的话,我便能够动用‘那最后一着’了。

虽然,即使动了最后一着,也未必能保住我这条命。但那也不要紧。只要可以杀掉这姓萧的狗贼,或者是姓赵的亡国狗皇帝,那么即使我死,也算是赚到了!”

不知道究竟是长生天当真存在,并且回应了信徒的祈祷。又或者,根本只是自我安慰,自我欺骗所产生的幻觉?总而言之,顷刻之间,拖雷忽然觉得,自己体内似乎当真又用上了一股热流,让自己原本虚弱无力的身体,仿佛又有了一点儿力气。

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也好,这刹那,拖雷也完全无意去追究。他欣喜若狂,陡然仰天厉声狂叫,不顾一切地,悍然发动了自己的最后一着。

“黑死,给本少爷,发作吧!”

吼声未落,已然有大股大股的浓重黑气,猛然从拖雷身上疯狂涌出。紧接着,那种腐烂恶臭,中人yu呕的味道,也源源飘散,弥漫八方。大量剧毒死肉随之疯狂生长,相互纠缠交织,俨然长成了一条,带着无尽死亡和毁灭意味的漆黑臂膀。

拖雷原本只有独臂,可现如今,他却依靠黑死剧毒,再度生出了另外一条臂膀,恢复双臂俱全的姿态。当然,假如仅仅只有这样,那也不足为惧。别说拖雷有两条手臂,哪怕他同时生出十七八条手臂,也根本威胁不到十四皇子半点。然而……

“姓萧的当心,朕来了!”

完全出乎意料之外,宋帝昺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十四皇子双眉往上一挑。旋踵转身,骤见宋帝昺竟然已经从那堆腐烂死肉的困锁之下解脱。一双臂膀却依旧烂肉横生,变得活像两只鬼爪一样,赫然强行拉扯着宋帝昺的身体,向十四皇子发动狠抓狂攻。

不但如此,原本矗立在旁边,宋帝昺模仿“翼我同在”所做出来的分身战体,也瞬间消散。用来维系分身战体存在的那部分真气内力,当即尽数回归本尊,让宋帝昺这下偷袭的攻势,更加倍凌厉。

十四皇子马上便明白了。是黑死!作为黑死之主,拖雷有能力强行控制这种剧毒,自由地决定剧毒要不要发作,什么时候发作,以及如何发作。中毒者则根本没有能力对抗这种cao控,只能被动地成为拖雷掌中的傀儡娃娃,杀人工具。

当然,以宋帝昺的修为,或许还不至于在面对这种控制的时候,便当真完全无能为力。有可能,他只是顺水推舟,借机探一探十四皇子的底细?又或者,拖雷刚才的挑拨离间,终究还不算完全无用,导致宋帝昺终于心生杀机?

太多的可能性,让十四皇子一时之间,也无法判断究竟哪个才是真实。但这一切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十四皇子绝不可能让拖雷的图谋,就此得逞。无论黑死之主如何垂死挣扎也罢,到最后,终究也归于无用。

说时迟那时快,十四皇子陡然提起虎魄神刀,反臂向后,一刀斩出。身随刀动,同样旋转了一百八十度。刀刃劈空,激发出阵阵隐隐约约的猛虎怒吼。眩目刀光宛若匹练,破空飞斩。速度之快,更逾惊电!

这刹那,术赤和窝阔台两人,眸内瞳孔也同时为之激烈收缩。他们不假思索,嘶声狂叫道:“拖雷,避开啊!”

没有用,根本已经来不及了。在生命中的最后一刻,拖雷只是下意识地双臂交叉,提起来当在身前,做出一个根本保护不了什么的保护动作。紧接着,虎魄刀芒飞过,拖雷的双条手臂,率先被斩成四段。紧接着脖子一凉,人头已然落地。无头身体颓然呆立了片刻,“呯~”颓然倒下。

拖雷是黑死之主。他活着的时候,自然能够有效控制体内各种毒素,让它们不会失控发作。但现在拖雷已死,体内毒素立刻如脱缰野马一样,完全不受羁勒地疯狂发作。

呼吸瞬间,只听到“熊~”一声震响爆发。大蓬黑色毒火由内而外,在拖雷的尸体之上,猛烈燃烧起来。不过眨眼工夫,整具尸体彻底烧得干干净净。就连半点灰烬,也没剩下。

既然拖雷已经死去,那么他对于黑死的强制性cao控,也同样不复存在了。宋帝昺双臂之上的腐烂臭肉,迅速从本体之上脱落分离,重新暴露出衣袖被完全腐蚀,显得一片乌黑的肌肤皮肉。

“呵呵~好快的一刀。”

宋帝昺这句话,语气轻描淡写,语气也平平淡淡,完全听不出究竟是喜是悲。话音甫落,宋帝昺站定脚步,也顺势收回了那攻向十四皇子的一双手爪。

摆脱黑死影响,宋帝昺重获自由。毫无疑问,对于术赤和窝阔台来说,这是一个无比可怕的事实。然而此时此刻,两人都对宋帝昺,完全视若无睹。

四只眼睛,同时凝注在依旧熊熊燃烧的黑死毒火之上。两颗心脏,则仿佛都在一霎那间停止了跳动。哪怕自信早已做好心理准备。可是当事到临头,亲眼看见又一名十三翼的同伴,亲眼看见自己的兄弟死于非命,那股巨大的冲击感,依旧如同火山爆发,地震海啸,雪崩洪水一样,在他们内心深处,激发出滔天波澜。

下意识之间,窝阔台双眼满布血si,两手抱头,五官扭曲,神态狰狞如地狱魔鬼,浑身透发出强烈邪气,嘶声低吼。这一刻,他所感受到的痛苦,甚至还在脑内独立人格被斩灭的十倍,甚至百倍以上。

可是若论反应之激烈,还远比不上术赤。他浑身不断激烈颤抖,猛地挺身屹立,双臂紧握拳头,朝天狂吼。一股刺目yu盲的炽烈黄光,由内而外,透体爆发,形成巨大光柱,直冲九霄穹苍。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弟弟,拖雷啊啊啊啊!”

原来如此。瞬间,十四皇子完全明白了。拖雷的最后一着,根本不是控制黑死发作。强行让宋帝昺和自己自相残杀。恰恰相反,拖雷只是刻意自寻死路,然后以自己的死亡,引导术赤爆发出最为激烈澎湃的感情,好让他冲破一切障碍,爆发出真正的——**力量。

存稿全都没了……悲催的只能1更……555

阅读小技巧①:按"CtrlD"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回车[Enter]键"返回章节目录武煌焚天 886:最后一着


上一章  |  武煌焚天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