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我要做皇帝 >> 目录 >>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节 毁灭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节 毁灭


更新时间:2016年12月31日  作者:要离刺荆轲  分类: 历史 | 秦汉三国 | 要离刺荆轲 | 我要做皇帝 
我要做皇帝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节 毁灭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节毁灭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节毁灭

仅仅是在这个刹那,汉军骑兵,就突入了匈奴骑兵的阵内超过十步!

虽然说,骑兵作战,经常一不留神就可以冲出几十步甚至上百步。

但……

汉军的这次突入是整体突入。

相当于将匈奴骑兵的活动空间挤压了十余步,而这十余步的距离,让黑鸦骑付出了血的代价。

转瞬之间,它的整个前排几乎被打光了!

还不止如此,等系雩难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惊恐的发现,汉朝骑兵正在准备凿穿作战!

什么是凿穿?

通俗的来说,就是穿插,形象的来说,就是分割。

数支汉骑,在后方弓弩部队和前排陌刀兵的掩护下,一路向前,意图将黑鸦骑分割成数个互不联系的部分。

更可怕的是——其中一支的进军路线,瞄准的就是系雩难所在的地方。

这让他惊恐万分,沮丧无比。

“走!突围!”系雩难大吼一声,带上自己的亲兵,就要突围。

而事实上,在这个时候,整个黑鸦骑的作战力量在事实上已经崩溃了。

原因很简单——他们被吓傻了!

自开战至今,不过两刻钟,黑鸦骑兵至少有超过一千人战死!

这几乎占了整个黑骑骑兵力的五分之一。

最最重要的是——死的全部是最勇敢,最有经验,战斗力最强的人。

这也是冷兵器时代战争的惯例。

一支军队,通常都是勇敢者死光了,剩下的胆小鬼,就开始抱头鼠窜。

黑鸦骑能坚持到现在,其实已经很不错了。

但它终究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也找不到坚持的理由了。

前方,汉朝神骑列队,正在蓄势待发,而自己的跟前,汉朝骑兵秣兵历马,正准备将他们彻底分割包围。

再不跑,肯定是死路一条!

系雩难只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聪明人。

然后,聪明人越来越多。

许多贵族都是忽然勒住马匹就转身逃跑。

但逃跑的人实在太多了。

特别是那些已经被神骑吓傻,又目睹了汉军骑兵的狂猛攻击,瑟瑟发抖的骑兵们,根本不管不顾,将老爷们的逃生之路,堵得死死的。

“滚开!”有贵族抽出马刀,对着自己身前的骑兵就是一顿猛砍:“下贱的奴才,居然胆敢阻拦我——伟大的xx的道路!”

面对自己的贵族的屠刀,这些匈奴骑兵甚至不敢反抗,只能选择让开。

没办法,谁敢反抗主人?

不要命了吗?

但也有不怕死,不惧强权的人开始反抗。

在生死面前,这些骑兵不再对主人惧怕,他们反身抽出武器,冲向了自己的主人,然后将他的脑袋割下来,高高举起。

“黑鸦骑安可离,斩匈奴骨都侯于此!”有人举着一个头颅,策马迎向正在前进的汉骑,翻身下马,跪拜在地:“小族下奴,久慕天朝威严,愿归附天朝,为汉走狗!”

这种人当然立刻就得到了汉军军官的赞许。

然后,效仿者纷纷出现。

有匈奴贵族不甘心失败,想要带领部下抵抗。

但结果,却被一把从身旁挥出的马刀斩落下马,这贵族掉落在马下,回首看去,发现自己从前信赖的一个奴隶,视为手足一般的亲信,正在擦拭着带血的马刀。

“你为何背叛我?”贵族喃喃问道。

“蠢货……”却听得那个骑在马上的亲信嗤笑着:“草原上的真正强者,今天已经决出了!伟大的汉天子,至高无上的天单于,授命于天神的神皇!”

这亲信带着这个贵族的部下,翻身下马,走到他跟前,揪住他的脖子,将他头颅割下来,高高举起,然后全体跪到地上,高声喊道:“伟大的天单于万岁!”

贵族无神的双眼,瞪视着整个战场。

假如他还可以看到,那么,他必然会发现,在此时,黑鸦骑,这个匈奴王庭的万骑,已经成为历史。

方圆数里,在尸山血海之间,一片混乱。

上千人如同散去的燕雀,奔跑在广阔的原野之中,拼死逃命。

而剩下的,则一个又一个的跪了下去。

战场上,原先的喊杀声渐渐停歇下来。

到处都是此起彼伏的高呼。

“伟大的天单于万岁!”

无数骑兵,举着一个个贵族的首级,如同哈巴狗一样,在汉骑面前摇尾乞怜。

甚至还有大贵族,脱下自己的帽子,像一条狗一样,匍匐到汉朝骑兵面前,将额头深深的贴到满是鲜血的土地上,口称:“天单于威严昭昭,小奴敢不臣之?”

而那面黑鸦骑曾经的象征,老上单于亲自赐给的大纛,此刻,已经倒伏在一座尸山之前。

几个骑兵跌跌撞撞的跑向那面大纛,然后,就为了争抢这面可以献给新主人的宝物而相互厮杀。

最终,一个胜利者拿着手里的武器,提着几个竞争者的脑袋,来不及抹去脸上的血污,他就兴奋的举起那面大纛,高喊道:“天单于!奴才为您斩得匈奴黑鸦骑大纛!”

系雩难带着他的亲兵,一路狂奔,一口气跑出了三十里。

然后,他心有余悸的回头看了看战场。

此时,他无比庆幸自己的聪明和机智。

因为,战场已经平复了下来了。

一个又一个匈奴人牵着战马,在汉朝骑兵的监视下,朝着后方走去。

他们的武器,全都被丢在地上,然后堆出一座座金属的高山。

在这个瞬间,系雩难忽然泪流满面,他哭着说道:“冒顿大单于,老上大单于,五十年心血一朝尽丧……匈奴亡了……”

他看向自己的亲兵们,招呼着道:“跑吧!都跑吧,回到草原,去告知所有人,以后,千万不要再冲汉朝的军阵!汉骑不满万,满万不可敌!”

至于胥纰军?

系雩难不觉得,这支所谓的匈奴王牌在汉朝神骑在侧的情况下,还能有所作为!

他们的下场,应该跟自己一样。

最终,必然将变成丧家之犬,就如同遇到天敌逃命的雀鸟,能够留下一条命,他们就应该去给天神上香了!

毫无疑问,黑鸦骑的瞬间崩盘和崩溃,立刻就坑苦了逼落骑兵。

须卜当屠甚至都找不到词语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了。

仅仅在半个时辰以前,他还想要凿穿汉军右翼,与黑鸦骑回师,然后再在汉朝的阵列里制造混乱。

但在现在……

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哪怕是他的角度看的不完全,但他也知道,黑鸦骑已经完蛋了。

汉军的中军,现在都已经开始恢复平静。

而此刻,逼落骑兵们,也陷入了困境之中。

四面八方,都是敌人。

汉骑的骑兵,不断追逐他的军队。

这些人完全疯了!

须卜当屠曾经亲眼看到一个汉军士兵,尽管他的身上伤痕累累,连头上都已经流血不止,但他依然疯狂的扑向了一个匈奴骑兵,然后将他从马上扑下去,在地上翻滚起来。

用拳头,用牙齿,甚至用脑袋,将那个逼落骑兵杀死。

在战斗中,那个汉军士兵甚至将自己的敌人的眼珠子都抠出来了……

他在得胜后,就像一个疯子一般仰天长啸。

这场战斗的残酷程度,已经远超了战争的范畴。

这不像战争,倒像是一场复仇的仇杀。

为了复仇,汉朝人已经放弃了一切他们曾经遵守并且为之骄傲的准则。

其中,就包括了不杀降。

须卜当屠就亲眼看到了一个已经被汉朝打的丧胆的逼落贵族跪在地上,祈求自己的对手的宽恕。

但迎接他的,却只是一把锋利的马刀。

他被汉朝人毫不留情的剁成了碎片!

也正因为如此,逼落骑兵才能坚持到现在。

因为,他们现在很清楚,自己逃不掉了。

他们更清楚,汉朝人只想要他们的命!

他们拒绝接受任何逼落骑兵的投降,他们如同疯子一般,只想杀光逼落骑兵!

现在,须卜当屠唯一的指望,就只有兰折野的胥纰军了。

他向着天神,向着萨满祭司们曾经宣扬的所有神明祈祷:“天地的诸神啊,请保佑胥纰军战胜汉朝人!”

“若胥纰军可以战胜汉朝人,我必向诸神奉献我得所有!”

至于逼落骑兵?

现在,还活着的三千多人,只能选择在战场上环绕成一个圆环,与包围他们的汉朝骑兵战斗。

这是骑兵最蠢的战斗方式——因为这等于放弃他们的机动性来追求防御。

甚至,让他们成为了汉朝骑兵射手的活靶子。

汉军的骑兵只需要不断的游射就可以一点点的消磨他们。

等于说,他们是在用命来换时间。

但逼落骑兵不得不如此。

跑不掉!

现在,他们面对的,已经不仅仅是三千多不过四千的敌人。

而是至少八千人的汉军!

这些汉朝军队的士兵,很多人甚至只是拿着一根木棍或者铁锹就跑来了。

无疑,这些是汉朝的辅兵。

他们现在正在逼落骑兵的末日——然后,这些辅兵就会冲上来,将他们的尸体切碎,抢个零件回去——就跟半个月那支三百人的逼落骑兵小队在长城内遭遇的语言。

这些汉朝人,会将他们的血肉拿回去祭奠他们的先人。(未完待续。)

本书来自/book/html/12/12807/index.html我要做皇帝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节 毁灭


上一章  |  我要做皇帝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