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黛妆 >> 目录 >> 第二百五十二章 消息

第二百五十二章 消息


更新时间:2015年01月29日  作者:苏镜回  分类: 古代言情 | 种田经商 | 苏镜回 | 黛妆 
黛妆 第二百五十二章 消息
其他网友正在看:

文章名称

作者名称

第二百五十二章消息

等阿黛和阿泽捉了笋壳虫回来,正想找几根棉线绑住它们的脚,让它们自己飞。..就见东篱夫人正坐在秋千上面跟阿阮说话,阿阮站在东篱夫人后面,一边帮她打扇,一边笑嘻嘻的再回答什么。

见阿黛和阿则进来,东篱夫人止住话头,望向这边,冲着阿黛打招呼道:“你新做的那个玫瑰手工皂我看了,闻着真舒服,等着你来,问一问这东西怎么用的,听阿阮说是用来洗脸的。”然后又对拉着阿黛衣角,满脸通红的阿则道:“你又不睡午觉,晚上吃晚饭的时候可别喊困!”

阿则正在玩着一个被阿黛撇去了爪的笋壳虫,听见他娘这话,笑嘻嘻道:“没关系,我一定不瞌睡。”然后眼睛一亮,“哥哥呢?”

东篱夫人看了眼阿阮,阿阮笑道:“这个时辰,阿衍少爷正在习字呢!”

阿则忙道:“那我去找哥哥!”然后又对阿黛道,“阿黛姑姑,你跟我一起去找哥哥好不好?”

话是对阿黛说的,眼睛却看着阿黛帮他拿笋壳虫的手。

东篱夫人看在眼里,便道:“阿黛把笋壳虫给阿阮,阿阮带小少爷去找阿衍,我跟阿黛说说话。”这就是要问阿黛那手工皂具体怎么用的意思了。

阿阮点了点头,伸手接过阿黛手里的笋壳虫,然后牵着阿则就要出蘅草院。阿则见笋壳虫到了阿阮手里,也不计较带他去找阿衍的是阿黛还是阿阮了。

人走了之后,东篱夫人却没有问阿黛手工皂的事情,而是问道:“我听说杨杰今天走了?是去找乔巡走?”

阿黛点头:“他说他伤已经好全了,出去也能帮帮乔巡走。”

东篱夫人沉吟了一下。便道:“这样啊……他一走,我们东篱府的担不是更重了!”

阿黛不明所以,下意识的就问道:“什么担啊?”

东篱夫人笑道:“你要是在我们府上出了什么事情,乔巡走还不得拆了我们东篱府啊!”这话多少是带着些玩笑的意味,却也不能说里面没有认真的成分。

阿黛心下一沉,脸上强笑着开玩笑:“这话是怎么说的,别说我在东篱府待得好好的。就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乔大哥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再说了,他哪有那本事啊!”

东篱夫人却一本正经道:“乔巡走厉害着呢,估计是怕你不要他。所以才瞒着你。他没有这本事,就再没有有这本事的人了。”

阿黛心中惊疑不定,东篱夫人平日里跟她聊天,并不会提及到乔晋的身份和东篱府的身份之类的话题。现在这么说,表面听着这话没有什么问题。可阿黛仔细一想,却总觉得东篱夫人在试探着些什么。

东篱夫人今年也有二十五六了,阿黛就是穿越前后的年纪加起来,也没有东篱夫人的人生阅历多。

心知在东篱夫人面前耍滑头还不如坦诚相见。但此时此刻,阿黛又总不好把自己白纸一张的摆在人家面前。

于是心里强自镇定下来,脸上的表情却是不变的。主动出击没有把握,不如以不变应万变。装傻笑道:“姐姐不是想要问那手工皂怎么用么。那手工皂就跟香胰用法差不多,可是效用却比香胰多多了,我跟阿阮都讲过,想来阿阮已经跟姐姐说过了。不知姐姐觉得如何?”

这是仗着年纪小不懂事直接换话题了。

东篱夫人哭笑不得,只得顺着阿黛起的这个话题讲起来。

女人聊起美容来是停不下来的,两人一直聊到吃晚饭,才住了口。

晚饭依旧是一起吃的,吃完晚饭,洗完澡爬上床之后,阿黛想着今天东篱夫人的态,又想着好像缺了点什么。

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来,今天阿阮没有拿外面传来的消息来念给她听。阿阮前几天拿消息进来的时候正是阿黛今天跟阿则去抓笋壳虫的时候。难道,今天传来的消息有什么不对?所以东篱夫人才会是那反应?

阿黛越想越睡不着,于是又翻身爬起来,靠着窗户坐着,看着外面的夜色。她是想去找阿阮问问今天外面传进来的那些消息的,可又想着,这是别人家,阿阮也是别人家的丫鬟,总要自己估计一点。于是便忍住了。

心里却是已经认定东篱夫人今天的态跟今天传来的消息有关了。

看着外面的夜色,又想起那晚跟乔晋一起在花园里面等昙花开,又想起乔晋来,也不知到现在,他到底有没有好好休息过。也不知道朝堂上的那些人,皇宫里的那群人,有没有为难他。

说不为难,那也是不可能的吧!

阿黛虽然没有经历过此类事情,却也知道,凡是跟皇位扯上关系了的事情,都是大事。

因为思虑得多了,往日这个时候阿黛早该入睡,今天是怎么也睡不着了。她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傻,东篱府和白石镇,不过是换了一个地方呆着罢了,做的事情,却还是原来的那些事情,并没有什么改变。

她算是明白了,在这个时代,女人就该做女人该做的事情,有些事情,还真只有男人能做。那些穿越小说里面女主邪魅狂狷辅佐男主称王称霸的故事,都是骗小姑娘玩儿的。你看她陆阿黛,找的对象已经够厉害的了吧?可她还不是照样在这种时候困在东篱府,只能做点纯露精油手工皂!

一直到下半夜,阿黛才感受到一点困意,躺在床上睡着了。

对阿黛来说,这还是她穿越以后第一次熬夜。赶的那几天不算。

阿阮看到她眼睛下面的隐隐青色吓了一跳,问道:“奴婢昨晚是不是忘了给阿黛小姐的屋里面点驱蚊的熏香?”

不然怎么会失眠!

阿黛想了想,做出一副忧思过重的样来,道:“昨晚我想起还没有听你念外面的消息,有些担忧,又不好去找你。”

阿阮哭笑不得,像是没想到似的,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赶紧道:“昨天并没有消息传进来,大概是要今天一起传进来吧!”

这下阿黛反而更加肯定自己的那个猜测了,天天都有消息传进来,怎么可能单单就昨天没有?一定是昨天的消息有什么问题。

可是,每天传进来的消息不止一条,就是有一两条消息有问题,东篱夫人不让阿阮说,却还有别的可以说啊!

由此可见,昨天的消息存在着同样一个问题。各方人马传来了同一个消息,只能说明外面发生了什么大事。

阿黛不由得有些慌神,但是阿阮站在面前,又不敢让阿阮看出自己慌神来,只好强打着精神,做出一副失落的样来:“那只好等今天的消息了……昨天怎么就没有消息呢,害我昨晚白白担心了一晚上。”

阿阮目光有些躲闪,开口却道:“是奴婢的错,奴婢昨天看到阿黛小姐和小少爷回来就应该跟阿黛小姐说一声的。”

阿黛住在人家家里,哪里敢怪罪人家家里的人,只好道:“这怎么能怪阿阮呢,是我自己着急了。”

因为昨晚没睡好,院里的玫瑰花已经被阿黛弄得差不多了,就剩下些花骨朵了。所以早饭之后,阿黛便回了房间补眠。

东篱夫人看着阿阮收拾碗筷,发了一会儿呆,突然问道:“她真的问了你昨天的消息?”

阿阮点头,然后微微蹙着眉头:“夫人,你说她会信昨天没有消息传进来吗?早知道我们还是应该照着之前的消息编给她听,也不一定听得出来!”

“她又不是傻,怎么会信!”东篱夫人叹了一声,“编一些消息自然是好的,只是,我得了人家那么多美白的方,总不能这点小忙都不帮,让她以后怨我吧?她这个性格倒是对我脾气,等这些事情了了以后,我还想跟她来往呢!”

阿阮犯了愁:“可是,这样人家不会觉得咱们是在帮她,只会在心里怀疑咱们啊!”

东篱夫人却道:“我何曾怕过谁怀疑?现在也是看她心性的时候。要是是个沉得住气的,就会好好的在东篱府等乔巡走,不管最后消息是好是坏。要是是个自以为有小聪明的,只怕明天就嚷着要出府了,或者是偷偷出府了。”

阿阮苦笑:“这个时候还看什么心性啊,她对乔巡走担心成那样,哪里还忍得住!万一人真走了,咱们可怎么对乔巡走交代?”

东篱夫人摇了摇头:“咱们东篱府,需要向谁交代?再说了,每次传来老爷在外面遇险的消息,我也不是不想去探究真假的。一直不知道自己做得是对是错,看看人家是怎么做的,岂不是正好!”

这下,阿阮也找不到话来劝东篱夫人了。而且,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劝东篱夫人也没有用了。更何况,说到底,她毕竟是东篱夫人的丫鬟,心是向着东篱夫人的。

阿黛这一觉,竟然补到了半下午才醒过来。醒来之后只觉得头疼,梦里乱七八糟的搅合,醒来依然是手足无措。(未完待续)

其他网友正在看...


上一章  |  黛妆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