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黛妆 >> 目录 >> 第二百四十七章 阿衍阿则

第二百四十七章 阿衍阿则


更新时间:2015年01月28日  作者:苏镜回  分类: 古代言情 | 种田经商 | 苏镜回 | 黛妆 
黛妆 第二百四十七章 阿衍阿则
·第二百四十七章阿衍阿则

阿黛确实是困顿极了,尤其是刚刚泡过澡,一直都在强打着‘精’神。.听了东篱夫人这话,也就不拒绝了,答应了,然后由着阿阮引着回了房间。

房间里面已经被阿阮收拾好了。

‘床’有稻草和阳光的味道,枕头也很软,阿黛把自己丢在‘床’上,几乎是立时,就陷入了睡梦之中。

阿阮还在那里问:“这夏天还是有蚊子的,尤其是咱们院儿里‘花’‘花’草草多,奴婢帮你把蚊帐放下来吧。今天‘挺’热的,能睡得着吗?要不然奴婢给你要一会儿团扇?”

话问完,却没有听到回音。

阿阮掀开帐子一看,才知道阿黛已经睡着了。看着阿黛眼睛下的青黑‘色’,不有些乍了乍舌,赶紧帮阿黛把蚊帐夹严实了,然后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刚出‘门’,又犹豫着回来了,把窗户给打开了。

窗户开着好歹有风,也就不是那么热了。

再出来,便见东篱夫人正在给‘花’浇水,忙上前去接过水壶,道:“夫人,这陆小姐真真好看,就是那手‘挺’粗的,看来是常干活儿的。”

东篱夫人道:“听老爷说过,乔巡走是想归隐的,自然不可能找个娇滴滴的千金小姐,我看这个陆小姐‘挺’不错的,你看她进了咱们府,惊奇归惊奇,却没有问三问四的。”

阿阮一听乐了,促狭道:“夫人还记着太子妃的仇呢!”

东篱夫人冷哼:“我和我夫君要怎么过活,这园子要怎么打理,关她什么事儿?就是皇上……不,先皇,都管不着。照她那意思,先皇把这园子赐给我们,我们用来种菜,是辱没了这园子!”

阿阮得意道:“辱没不辱没也不是她说了算,就连先皇得闲了还来逛逛呢!”

东篱夫人瞥了阿阮一眼,道:“现在非常时期,园子里面各路人‘挺’多的,以后这话就不要说了。”

阿阮点头称是。

东篱夫人想了想,又笑道:“其实也不是陆小姐特别好,太子妃特别无理了,只是一个入了我的眼,一个遭了我的嫌罢了!陆小姐脾气跟我对味,你知道吗,我前脚说要给她几盆‘花’,她后脚就说要教我美白的方子。”一边说,一边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脸。

阿阮咂舌:“那陆小姐还蛮大方的啊!”不过仔细一想,又道,“她可真会做人,知道咱们东篱府不欠人,这个恩情,少不得老爷还在乔巡走身上了。”

东篱夫人摇摇头:“第一,看样子她并不知道咱们的底细,不然也不会表现得那么自然了。第二,看她那样子,还真不是拿方子巴结咱们,倒像是为了感谢我送她‘花’。所以说,她也是个趣人。”

听了这话,阿阮忙笑着凑趣:“难怪陆小姐入了夫人的眼了。”

说笑一番,主仆二人又挑着别的话讲。

阿黛这一睡可不得了,直睡到第二天傍晚。东篱夫人怕她继续躺着睡坏了身子,就叫阿阮好歹把人给叫醒了。

阿黛醒来之后,听说自己睡了一天一夜,怪不好意思的,脸上那两酡红也不知道是睡觉睡出来的,还是臊出来的。

东篱夫人把晚饭摆在了玫瑰‘花’丛中的小石桌上,旁边还悬着两架秋千,阿黛跟着阿阮过来的时候,正看到一个小一点的孩子正在逗一只狗玩,一个大一点的孩子被东篱夫人‘抽’查功课。

不知道是睡‘蒙’了还是饿的,阿黛脚步有些虚浮。

东篱夫人抬头看到阿黛,便拍了拍大一点孩子的头,然后对阿黛笑道:“今天他们俩跟我们一起吃,人多吃得香甜。”丝毫不提阿黛睡了多久的事情。

阿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问道:“他们是?”

东篱夫人一拍额头:“我倒忘了给你介绍了。这个大一点的,是大伯的儿子,你叫他阿衍就是,小一点的那个,是我儿子,你叫他阿则。阿衍阿则,快来给姑姑问好。”

其实阿黛今年十二岁,阿则6岁,阿衍4岁,就是叫阿黛姐姐都没什么关系的。东篱夫人这么算辈分,是把阿黛算在她一辈了。毕竟乔子晋和东篱先生是一辈的。

两个小孩子嘴甜,嘴里都喊着姑姑好,那个小一点的阿则,丢了手里的小树枝就扑过来抱着阿黛的‘腿’,道:“漂亮姑姑,待会儿吃晚饭,咱们去散步,你给我拿蝉蜕好不好?”

阿黛反应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蝉蜕是什么。

阿黛不敢随便答应,拿眼睛望着东篱夫人。

东篱夫人想着阿黛睡这么久,难免身子睡绵了,跟着阿则活动一下也好。于是对阿则笑道:“那你待会儿可要把碗里的饭吃干净,不然漂亮姑姑可不跟你去。”

阿则得意的‘挺’起‘胸’脯:“我肯定吃干净!”然后又得意的看着阿衍,显然是在挑衅自己的这个堂哥。阿衍用“你真幼稚”的眼神看了阿则一眼。

阿黛被他们的互动逗得乐不可支。

晚饭照例是清淡的,一来是考虑到阿黛的身体,二来是不让小孩子大鱼大‘肉’积了食。

有阿衍阿则,这一顿饭吃得‘挺’有意思的,阿黛比平日里还多吃了半碗饭。

阿则果然把碗里的饭吃得干干净净,最后还用莲藕汤涮了一遍。吃完了就规规矩矩的坐着,眼睛却盯着阿黛的一举一动,又着急,又顾着礼貌不肯催人。倒是阿衍,小大人似的,一板一眼的吃完饭,然后放下碗筷,然后一本正经的问东篱夫人:“婶婶,我昨天晚上多看了两章《劝读篇》,把今天晚上的内容都看掉了。”

阿黛有些讶异,心道,这孩子,是在讨夸奖吗?

东篱夫人却懂了阿衍的意思,道:“既然已经学完了,待会儿就跟弟弟一起,带着阿黛姑姑到处转转。”

阿衍目‘露’惊喜,却沉稳的答应了东篱夫人。

阿黛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想跟着一起去玩啊!

阿则见阿衍可以跟着一起去玩了,虽然高兴,嘴里却是不饶人的,道:“哼,我昨天叫你去帮我拿蝉蜕,我都看到那边柚子树上有了,你还不答应,说是要看书。今天就去了。”

阿衍一本正经的对阿则道:“昨天不答应你,是因为书没看完,不能玩物丧志。所以昨晚特地点着烛火多看了两章,把今天的内容看完了,好陪你玩。”

阿则一愣,问道:“你昨天就打算好今天陪我玩吗?”

阿衍一本正经的点头:“尊老爱幼,弟弟的要求,做哥哥的想方设法也应该达成。”

阿则脸一红,道:“对不起,我误会你了,我道歉。”

东篱夫人在一旁点点头,对阿则道:“这就对了,以后对哥哥要尊重,不要随随便便对哥哥发脾气了。”

阿则学着阿衍一本正经的样子,也一本正经的答应了。

阿黛在旁边看得一愣一愣的,两兄弟太萌了好么!

如果小孩子都像阿衍阿则这样,一个懂事,一个聪慧,养多少都愿意养啊!

等阿黛吃好了,阿则就迫不及待的,一手拉着阿黛,一手拉着阿衍往他昨天发现蝉蜕的地方跑了。没跑两步,便听到东篱夫人在后面喊:“刚吃完饭不要跑,不然肚子会疼。”

于是,阿则虽然着急,步子还是慢了下来。

阿衍想着自己叔叔平日里待客的模样,又想着自己婶婶跟那些前来拜访的夫人们聊天的样子,便学着他们一本正经的跟阿黛介绍起府里的情况来了。

比如,竹林里面的笋壳虫油炸很好吃;比如,菜地里的稻草人,有一个是他跟阿则扎的;比如,茄子地那边有个蓄粪池,阿则去年不小心把脚陷在里面了;比如,荷‘花’池里面养了许多鱼,到冬天的时候,婶婶带着他们在草亭里面生炉子,叔叔钓鱼,鱼钓上来了,就吃鱼火锅……

听得阿黛一时之间都忘了乔子晋还在外面危险万分,好想就在这东篱府住下去了。

阿衍孩子心‘性’大发,突然道:“阿黛姑姑,咱们再往那边走走吧,那边种得有蟠桃,书里面王母娘娘宴客的那种蟠桃。正好熟了,咱们去摘桃子吃。”

阿黛点了点头,问道:“是一片桃林吗?”

阿则却不干了:“说好帮我拿蝉蜕的,蝉蜕在柚子树那边!”

眼神控诉的看着阿衍:“你又骗我。”

阿衍笑着哄阿则:“桃子林那边也是有蝉蜕的,要是没有,咱们摘了桃子回来,再去柚子树那边帮你拿蝉蜕。反正夏天天黑得晚。”

阿则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于是做出一副思考良久终于得出结论的样子,点了点头。

于是阿衍阿则拉着阿黛就往桃树那边走,阿衍还记得阿黛问的问题,答道:“不是一片桃林,就是四株桃子树。今年‘春’天的时候,阿则要看‘花’瓣雨,于是那几棵桃树都被我拿竹竿打了,今年的桃子结的特别少。”

阿黛听得乐不可支,这两个小孩子,未免也太好玩了点吧!心里不由得琢磨了一下,自己以后和乔子晋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r


上一章  |  黛妆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