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妙偶天成 >> 目录 >> 第四百七十四章 欠的总要还

第四百七十四章 欠的总要还


更新时间:2015年06月25日  作者:冬天的柳叶  分类: 古代言情 | 架空历史 | 冬天的柳叶 | 妙偶天成 
妙偶天成 第四百七十四章 欠的总要还
正文第四百七十四章欠的总要还

甄妙直直瞧着罗天珵。

罗天珵失笑,抬手捏她的脸:“怎么了,看傻了?虽说你夫君是比别人帅了点,你也总该看习惯了吧?”

“不习惯。”甄妙一双眼睛笑得弯弯,里面像是盛满了璀璨星光,伸了手,点了点他坚实的胸膛,“因为我忽然发现,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帅一点。”

这种她以为夫君是“人渣”,结果发现,他只是善良的不明显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罗天珵耳根微红,咳嗽一声道:“真的?”

“真的。”

“那……比君浩呢?”

看着罗天珵期待的小眼神,甄妙毫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

她以为,“吾与徐公孰美”这种事,只存在于遥远的史书里,没想到,她家夫君也这么蠢!

更没想到的是,这家伙还挺执着,见甄妙只顾着翻白眼,伸手环住她的腰,下巴抵在她肩头,有些无赖地催促道:“皎皎,你快说。”

灼热的气息扑在耳根上,吹得人连心头都跟着痒痒的。

甄妙愕然。

这像大猫一样蹭着她撒娇的是谁?他什么时候学会这一招了?

“你们有什么好比的。”甄妙心里觉得,论风采,其实还是君浩更胜一筹,只是实话实说的话,这大猫一定会炸毛的。

罗天珵显然不满意这个回答:“皎皎,你这是回避问题。”

甄妙揉了揉太阳穴,斜睨他:“那么你觉得,我和嫣娘比呢?”

“这个——”罗天珵掏掏耳朵,干笑道,“我去一下净房。”

甄妙呆滞片刻才反应过来。这混蛋。连尿遁都学会了!

呃,她比嫣娘就差这么多么?

甄妙小小纠结了一下,就抛在脑后,起身去瞧两个儿子。

夫妻二人解了心结,夜里,自然是满室旖旎,春光无限。

事毕。大汗淋漓的罗天珵用修长的手指轻抚着旁边人光洁的脊背。低声道:“皎皎,以后,试着多信任我一点。好吗?”

甄妙环抱着他的胳膊,轻轻点头,然后呢喃道:“瑾明,我再给你生个女儿。好不好?”

身边人身子一顿,手臂上的肌肉都紧绷起来。断然拒绝道:“不好。”

“瑾明?”甄妙讶然。

罗天珵正色道:“皎皎,你当初生祥哥儿和意哥儿的时候,简直要吓死我,两个儿子足够了。就不用再生了吧?”

甄妙听了有些不满,嘀咕道:“什么叫两个儿子足够了,当初要是生的两个女儿。怎么办?”

罗天珵好笑看她一眼:“这你也计较。我的意思是,咱们有了血脉相连的孩子。已经够了,就算是女儿也一样的,正好等她将来长大了,给她招赘,到时候谁敢欺负我女儿,定不饶他!”

甄妙心中满是感动,还是有些不解:“瑾明,我以为,所有家庭都是盼着儿子的,毕竟,只有儿子才能继承一切呢,包括爵位。”

大环境如此,她没奢望过罗天珵会不一样,却没想到得到了这样的答案。

“经历的多了,有些会看的更重,有些,则看淡了。”罗天珵笑着亲她脸颊,“总之,现在就很好,再怀孕生子,你吃苦受累,我还跟着担心,何必呢。”

甄妙笑眯眯听着,心中却想,那男子服用避孕的药丸子,瑾明是放在哪里来着?明日好好找一找,换成玉米面好了。

自此,夫妻二人相处甚好,那眉梢眼角间的浓情蜜意,连老夫人都瞧出来了。

孙子孙媳感情好,老夫人瞧着高兴,因为二房那些糟心事积聚的郁郁之情消散不少,整个人都精神起来,国公府仿佛恢复了昔日的平静。

到了九月初,宫里传出消息,九月初九重阳节那日,太后和皇后要在御花园办一场赏菊宴,收到邀请的不是公侯之家,就是朝中重臣,点名了要带了年满十四岁的小娘子去,说是太后见了花朵般的小姑娘高兴。

赵太后正跟着赵飞翠发飙:“哀家见了小姑娘高兴?放屁,哀家照着镜子打量,觉得自己还是小姑娘呢!”

说她老?是可忍孰不可忍!

向来爽利泼辣的赵飞翠目瞪口呆:“姑母——”

她想,她知道姑母的禁忌在哪里了。

赵太后一看赵飞翠这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斜飞了个白眼道:“飞翠,你但凡软一点,嘴甜一点,也不会让那上不了台面的霸住了皇上!”

看看,这还是她亲侄女呢,她生气,都不知道哄一哄,说一句“姑母瞧着就和我姐姐似的”,会少块肉啊?

果然是个不会哄人的!

赵飞翠撇撇嘴:“姑母,您说错了,我但凡软一点,早气死了。现在多好,我瞧着他不顺眼,就不用做小伏低哄着他,那狐狸精惹着我,有气我当场就出了。”

赵太后默默流泪。她果然是老了,现在的皇后都是这样的想法了吗?

她当年也是个暴脾气,一方面管不住自己的嘴,一方面又担心惹了昭丰帝不喜,结果就在装温顺和霸气侧漏之间来回变换,到最后也没入了那死鬼的眼,还白白便宜那些小妖精在她面前趾高气扬那些年。

想一想,要不是熬成了太后,走在那死鬼前头,可不是生生呕死人吗!

她忽然看着侄女顺眼起来,语带怜惜地道:“也别怪你祖父主动提起充实后宫的事,这后宫中,太后和皇后都是赵家的,树大招风呢。”

“我晓得。他选多少人进来我都不管,只要别占了我的住处,短了我的用度。”

赵太后嗔她一眼:“瞧你那短视的样儿,怎么也少不了你这当皇后的,再说,这些人。还要你把关呢。”

赵飞翠一听笑了,心道,到时候她一定多选些人进来,这么一大帮子美人儿,难道不用钱养吗?养美人的钱可不是从国库出,而是走皇上的私库。

赵皇后幸灾乐祸的想,选她看着顺眼的美人。就让那混蛋心疼去吧。

不知道赵皇后想法的各府。一听宫中举办赏菊宴,都知道这是太后和皇后要替皇上选妃嫔了,大多数得到邀请的人家都打起精神来拾掇自家闺女。京中精巧的首饰和稀奇的布料一时千金难求。

镇国公府是一等一的勋贵之家,自然接到了邀请。

刚哄了八郎入睡的蔡氏吩咐丫鬟:“去把三姑娘请来。”

不多时,罗知真环佩轻响,款款走了进来。规矩行礼道:“母亲。”

蔡氏露出个笑容,亲自拉起罗知真:“三娘。来这里坐。”

罗知真依言走过去,挨着蔡氏坐下,问:“母亲唤我有什么事?”

对田氏,她心底一直有敬畏和深深的厌恶。只是那情绪见不得光,只得死死埋在最深处。许是蔡氏年轻,面对她。那种庶女对嫡母天然的畏惧感就小得多,母女二人相处还算融洽。

“你可知道。宫中发了帖子,请咱们府上的夫人带了姑娘去参加重阳节的赏菊宴?”

罗知真摇摇头:“女儿不知。”

自打那一年险些因为汤圆害了祖母,罗知真格外规矩起来,这几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话能少说就少说,事能少做就少做,生怕行差踏错半步,像大姐姐那样落入万丈深渊。

蔡氏就温和笑道:“那你就先有个准备,老夫人年纪大了不便出门,我身上又没有品级,到时候你大嫂会带着你去的。进了宫也不要慌,万事有你大嫂,不懂的都要问她,知道了吗?”

左右都不是她亲生的孩子,对这个庶女,她是和五郎一样待的,这个年纪转眼就要出阁,做得漂亮些,总不会吃亏,也不会亏心。

“进宫?”罗知真怔住了。

“三姑娘莫非没进过宫?”

罗知真摇摇头。

祖母似乎不喜进宫,田氏身份不够,只是偶有几次得了机会,带着大姐姐去过,府上几位姑娘,只有二姐姐因为是公主伴读,进宫是常事,她一个庶女,是半点机会没有过的。

蔡氏自知失言,掩饰的笑笑道:“我也从没进过宫的,所以也帮不了你什么。好在你大嫂是个厚道人,你跟着她不会错的。”

罗知真终于忍不住问:“母亲,宫中办赏菊宴,怎么也要我去呢?”

蔡氏扑哧一笑:“傻丫头,你可真真是大家闺秀,两耳不闻俗事。这赏花宴呀,其实是太后替皇上相看妃嫔的。这是新帝头一次充盈后宫,选的都是高门贵女,就没有依着规矩从全国各地大范围一层接一层的甄选,只要赏菊宴上入了太后、皇后的眼,入了宫,品级就不会低的。”

“相看妃嫔?”罗知真喃喃反问,不知不觉,脸色已经变了。

蔡氏有些诧异:“三姑娘,怎么脸色不大好呢?是不是哪里不舒坦?”

“没有。”多年来养成的内敛性子,使得罗知真立刻摇头,拢在衣袖里的手已经握紧了拳头,修长指甲陷入白皙柔嫩的手心,才克制着没有失态。

蔡氏也没多想。

要是那位已经七老八十,她当然会觉得皇宫不是个好去处,可现在新帝还不到而立之年,这头一批进宫的女子前途都不会差,她就觉得甚好了。

“要是哪里不舒服,不要藏着,省得落下什么病根。像你父亲,可不是遭罪么。”

罗知真勉强笑笑:“母亲放心,我真的没事。对了,女儿今日还没去父亲那里呢,就先过去了。”

罗二老爷因为中风卧床,这东间人来人往多有不便,就移到了西间。

蔡氏起身道:“咱们一起过去吧。”

穿过堂屋进了西间,一进屋就闻到一股药味儿,混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臭味。

现在天气还不甚冷,这一直卧床的病人,哪怕有下人精心伺候着,总是有些令人不适的气味。

“太太,三姑娘。”伺候罗二老爷的是两个丫鬟,都是十七八岁的样子,面容寻常,手脚利落,一瞧就是做惯了粗活的。

蔡氏点点头,说一声:“老爷,三姑娘过来了。”

罗知真忙请了安,又上前替罗二老爷擦脸,见罗二老爷瞪她,也不恼,该做的做完,往旁边一站,蔡氏就道:“三姑娘辛苦了,也累了吧,早些回屋歇着吧。赏菊宴的事我记着呢,到时候问着你大嫂的意见,给你添些衣裳首饰。”

“让母亲费心了。”罗知真乖巧施礼,又冲罗二老爷道别。

她立在那里,居高临下,盈盈下拜时蔡氏看不清她面上表情,罗二老爷却正好瞧个清楚。

那是几乎淡到没有感情的眼神,和微不可察的嘲讽。

偏偏罗二老爷手不能动口不能言,心思越发敏感起来,这一眼看得他火冒三丈,几乎气炸了肺。

他没想到,有个那样猪狗不如的儿子,连一向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庶女,居然都敢不把他放在眼里!

可是罗二老爷再恼,也说不出一个字来,嘴角一动,口水又顺着流了下来。

蔡氏见状,拿了帕子替他擦了擦。

罗二老爷怒瞪着她。

“你们都下去吧,老爷这里,我来伺候。”

两个丫鬟暗道一声太太贤惠,退了出去。

蔡氏把那帕子扔在床榻上,笑了笑:“老爷瞧我做什么?忘了告诉您,三姑娘要参加选妃了,凭着咱国公府姑娘的身份,定会入选的。老爷高不高兴?”

罗二老爷眼睛瞪得更大,几乎能冒出火来。

他敢肯定,这女人是故意的!

她怎么会?她怎么敢?

蔡氏冷眼瞧着罗二老爷那不堪的样子,也懒得再装,冷笑道:“原来老爷是不高兴的。也是,老爷的心思,从来没放在这里呢!”

他以为睡在书房,一两个月不进她屋,她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么,不过是悄悄打听到嫣娘的存在后,不便再查下去罢了。

她也是人,继室本来就艰难些,他却半点体面不给她,只把她当傻子哄,又怎么指望她敬重他呢?

“老爷恐怕不知,这些日子有八郎作伴,妾身觉得比往日过的快活许多呢。”

罗二老爷嘴不停的抖,偏偏说不出话来。

“欠下的,总是要还的。”蔡氏笑着说完,扬声道,“柳红、柳绿,进来好好伺候老爷。”说完,面带微笑走了。

罗知真回了屋左思右想,下定决心去找甄妙。(未完待续)

ps:又收到了coolsake打赏的和氏璧,简直是受宠若惊,童鞋不要再破费了,实在太多了。感谢teob打赏的香囊r、砂子吹风、y、牛气冲天的小豆子、熱戀、戴花花的魚、lizhe66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

嗯,该收拾甄静了。R580

阅读提示:妙偶天成 第四百七十四章 欠的总要还


上一章  |  妙偶天成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