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狂仙 >> 目录 >>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燕舞路过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燕舞路过


更新时间:2015年12月20日  作者:陈风笑  分类: 仙侠 | 古典仙侠 | 陈风笑 | 狂仙 
狂仙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燕舞路过
正文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燕舞路过

正文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燕舞路过

龟妖愣头愣脑地挑战,偏偏杨真人也不是个脑瓜够用的——区区阴帅残魂而已。燃文小说(ww.anen.org)

“找死?那我成全你!”他一张嘴,就是一道阴气打了出去。

龟族是在水中生活的,而偏居的南荒,又是丙丁火,身具两种属性,并不在意阴气,而且这龟妖,也确实能打。

不过境界上的差距,那是切实存在的,战了半日之后,杨真人一张嘴,最终还是把龟妖冻了起来,并且很不屑地表示,“看在你够笨的份儿上,这次饶你一遭,下次可没这么幸运了。”

他是纯良的下走,不是陈太忠的下走,这次跟着来,也是护卫浩然门来的,他既然这么决定,浩然门自然不会不答应。

事实上,这龟妖虽然是兽族,行事却还有几分章法,浩然弟子对它的观感也不错。

当然,指望他们道歉,那是想都不要想。

龟妖没有得到道歉,还被冻了一下,是彻底地不答应了,马上跑回族中搬援兵,说人族如此如此辱我,我定然不能跟他们干休!

这龟妖虽然是才化形的,但是王族一脉中比较得宠的,而且它认为自己在此事中,有一点做得相当不错:没有掺乎到人族的内斗中

那可是门派之争,旁边还有官府在看热闹,它若是跟青云观的修者联手对战杨真人,不但坐实了龟族愚蠢的名声,更可能将本族牵扯进一场浑水中。

再说了,联手的话,败了当然不好,胜了也没啥值得欣喜的,得罪陈太忠不说,还得罪了神兽麒麟的后裔。

单挑赢了,这就找回面子了,输了的话,可以回家搬援兵——你们侮辱我龟族,这不能算完。

然而。它想得挺好,龟族的大妖们,根本不觉得这是个什么事,所谓鳖孙什么的。无非就是形容遇事缩头——缩头进龟甲,本身就是咱龟族的防御手段好不好?

不过众大妖也受不了它天天念叨,最后不得已表示:哪天见了大尊,帮你问问,这个事该怎么处理。陈太忠那家伙实在是有点令人头疼……

这一场天大的风波,就这么过去了,浩然门此次大出风头,连带着地盘上的子民都对他们感恩戴德——为了维护黎庶,打了一场泼天的大仗。

当事的天仙挖矿三百年,再无寸进的可能,这对黎庶来说,就是彻底的出气了,两者身份相差太大,死刑是不可能的——除非陈真人还在。

然而这“陈真人”不在。纯良也不在,甚至连另一名真人护法也不在,浩然门就取得如此辉煌的胜利,想到这个,就连真意宗也头疼。

不知道简仙什么时候才能冲阶成功……

简仙闭关接近五十年的时候,他的洞府猛然间抖动了一下,极其轻微的一抖,如不是一直关注这里的人,根本看不出来。

宗主大殿上,权赋槽却是感受到了。他身子一纵,径直飞出大殿,直奔宗主闭关之处,在距离接近百里左右。停下身子落到了地上。

须臾,简兴腾大踏步走出洞府,也不理会其他,冲着西方深施一礼,“多谢师叔护佑。”

他刚刚冲上四级真人,尚未稳固境界。只觉得一阵心悸,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生。

然后就是一声冷哼传来,那心悸的感觉登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接着又是一声轻笑,“老僵尸何必这么紧张,本宫神游至此,好奇罢了。”

简兴腾心里明白得很,这是有人在一边觊觎自己晋阶,惊动了师叔,师叔出手相护,保证他安然冲阶成功,听对方的口气,似乎燕舞仙子的可能性很大。

燕舞仙子行事极为强横,少对修为低下者出手,但那是因为她不屑,而真意宗宗主初阶晋中阶,这无论如何不算小事了,所以说白燕舞纯粹是路过,那鬼都不信。

不过要说她铁下心害人,也不至于,总之她肯定抱着一些想法来的,能做到什么就做什么,眼见没有便宜可捡,就施施然离去——反正她什么都没做,真意宗还能拦着她不成?

这就像当初简兴腾对浩然门一样,打的幌子是借不动如山,但是如果有可能,真意上宗肯定就只借不还了。

所以简兴腾也顾不得稳固境界,径自走出洞府,谢过师叔庇护之恩。

“此女……千年之内必上九重天,”一阵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渺渺茫茫的极为细微,却又能听得端详,“兴腾莫要应劫。”

“敬领老仙仙谕,”简宗主又是深深一鞠躬,“恭祝老仙修为精进,尽早直升九重天。”

“唉,”那声音轻叹一声,半天才吐出五个字,“五百年后见……”

简兴腾默然,等了半天,不见老仙再开口,才长出一口气,想一想五百年左右,师叔当不至于陨落,那么,不是回宗,便是升九重天了。

然后他才看向百里之外的权赋槽,抬手一招,“何事?”

“敢问……”权赋槽犹豫一下,期期艾艾地话,“简仙晋阶成功了?”

“倒是成了,白燕舞路过了一下,”简兴腾淡淡地回答,“还得闭关几十年。”

他说得轻巧,但是权赋槽一听,哪里不知道其中的凶险?于是点点头,“总还是好事,这皇族也太可恨了。”

简仙撇一下嘴,这种没意义的话,说他作甚?“还是五大宗各行其是,若能齐心,皇族何至于嚣张若斯……宗中有事否?无事我便闭关去了。”

权赋槽犹豫一下,还是将浩然门和陈太忠的事情说了一遍,“此事也不至于难办,关键是我拿不定主意,总觉得干碍太大,简仙您拿个章法出来,我们就好操作了。”

这不是假话,别看陈太忠九级玉仙,真意宗若是铁下心思灭此人,诸多玉仙和战阵齐出,不计伤亡的话,拿下此人绝对没有问题。

难就难在“不计伤亡”这四个字,说起来容易,怎么掌握其中的度呢?

陨落五名玉仙是不计伤亡,陨落十五名玉仙还是不计伤亡。

这样的大事,终究得简兴腾拿主意,权赋槽只是副宗主,代简宗主处理宗中事务。

“这厮……”简兴腾听得也犯了愁,半晌之后,才长叹一声,“不该借那不动如山。”

“简仙息怒,”权宗主吓得连连拱手,“我知道了,不计代价灭杀此獠,他惹得您如此感叹,百死莫赎!”

“我不是那个意思,”简宗主摇摇头,又陷入了沉思中。

他是真的自责,尤其是听说陈太忠已经九级玉仙数十年,心里这个懊悔就不要提了。

我本就知道,陈太忠的晋阶度惊人,还非要仗着真仙身份,去借那不动如山,然后又有意驳了对方面子,偏等五十年过了,才将不动如山还回去。

说来说去,还是真仙当久了,有点不把天下人放在眼里了。

现在的简兴腾,已经是四级真仙了,可他的境界原本就不稳定,又被白燕舞扰乱了一下,虽然有师叔护着,没什么大碍,但是他的修为再次跌回了三级巅峰。

这种跌回其实不算什么,不是晋阶未果的跌落,已经成功晋阶了,慢慢再找回来就行了,然后再稳固境界。

当然,这需要一个过程,比那一气呵成,晋阶之后马上稳固境界,要多出数倍的时间,不过想到白燕舞竟然潜伏在附近,有这个结果真的可以满意了。

对陈太忠的狂妄,他是看不惯的,但是以现在他的状态去迎战陈太忠,真的未必能必胜——那厮在七级真人的时候,就跟他缠斗了好一阵,现在可是九级了。

就算他能胜,未必留得下对方,而自己也很可能受伤。

在这样的关键时期,他的受伤一旦损了根基,那晋阶的时间,就更要延长了,伤得狠的话,甚至有可能数百年都无法晋阶。

所以这个决定,他也很难下,想了一想之后,他挠一下头,“据你估计,百年之内……他是否可能证真?”

“这我真估计不来,那就是个怪胎,没准明天就证真了,”权赋槽哭笑不得地一摊手,然后叹一口气,“我们更担心的,是浩然门可能因此升宗。”

“升宗?”简仙一听,眼睛一眯,射出两道有若实质性的寒芒。

好半天,他才冷哼一声,“那真不知道哪个浩然宗,才是真正的浩然宗了……你们有什么想法?”

“浩然门是浩然门,浩然宗是浩然宗,”权赋槽的眼中,也射出了杀气,“陈太忠一去,浩然门不足挂齿,若是跟浩然宗没有渊源,可以灭其门……或者打成降等,也不算将气修得罪死了。”

“你还是要出手啊,”简兴腾当然听出了权宗主的选择,他的眉头皱一下,“我的建议是……能否让别人出面拿他?”

身为一宗的宗主,固然是要靠实力说话,但是没点大局感和算计能力的话,真不配当宗主,简兴腾已经现了陈太忠的棘手,自己又不合适出面,挑唆人出手,最为稳妥。

“那就……”权赋槽眼珠一转,“聘陈太忠为真意宗供奉?”

这几十年,他为如何对付陈太忠,是伤透了脑筋,各种腹案,不知道打了多少,真的是张嘴就来——甚至还有这种能伸能缩的方案。

(更新到,召唤月票和推荐票。)(未完待续。)

新书、、、、、、、、、、、狂仙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燕舞路过


上一章  |  狂仙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