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天醒之路 >> 目录 >> 第六百七十四章 差别

第六百七十四章 差别


更新时间:2016年11月28日  作者:蝴蝶蓝  分类: 玄幻 | 东方玄幻 | 蝴蝶蓝 | 天醒之路 
天醒之路 第六百七十四章 差别
正文第六百七十四章差别

如果路平之前飞音斩的去势还能让人看出一道轨迹的话,那么这记飞音斩几乎是在他挥手的同时,就已经到了吕沉风的面门,之间的距离好像完全不存在一般。

正中目标的魄之力悄无声息,不像之前那记一声征轰中时那么声势浩荡。吕沉风的人也没有飞起,却在被命中的一瞬开始抽搐,双脚立足的地方转瞬已是蛛网一般的密纹。

这是飞音斩,同时也是一声征。

吕沉风的话被路平当作建议,经历了两次失败之后,他便已经成功。

这一击,连吕沉风都毫无反应,转瞬鸣之魄便已经在他身体里走了一圈,可以传送的位置全都走了一遭。

“喝!”吕沉风急忙一声怒喝,声音中饱含鸣之魄,更有气之魄形成的气流,夹带着声音震颤晃起的波纹向着四下翻涌。离得最近的霍英被这气流卷过,被连掀了两个跟头,一口血顿时喷出。可此时的他早已顾不上自己的伤势,他急忙朝吕沉风望去,就见吕沉风的嘴角也已经挂着血丝,喉头一沉,似要将什么咽下,却不料马上张口便是一大口鲜血喷出,整个人的神色一下子萎靡了不少。

吕沉风,终于在这一击下受到重创。一下子便陷入这样糟糕的境地是他始料未及的。他不惧路平六魄贯通的境界,是因为他对路平的状况有相当的认知。他所要面对的,终究是一个被**锁魄束缚着的六魄贯通。虽然路平做到了一些谁也没有想到的突破,但是终归还是有限。可是这一击,超敏锐、准确的一声征感知与锁定,超精纯的鸣之魄斩杀。**锁魄的束缚在这一击上已经看不到了,这是真正爆发出六魄贯通实力的一击。

所幸,飞音斩终究不过是个三级异能。

所幸,制造伤害的只是单一的鸣之魄。

所幸,路平鸣之魄制造伤害的方式,吕沉风在连续接下二十五记飞音斩的过程中已经有了足够的了解和应对手段。

他终于还是化解掉了这一击,可也身受重伤。而让他终于感受到惊惧地是,视线中的路平已经又一次挥起了手。

这样的距离,用一声征锁定的飞音斩根本无法闪避,而以他眼下的重伤状态也很难完全化解。

六魄贯通……这便是六魄贯通,才只这样……

已然放弃抵抗的吕沉风,眼中惊慌只闪了那么一个刹那,很快便又恢复了平静,继而竟是露出三分笑容,七分憾意。

“朝闻道,也太少了一……”他手提诛神剑,却毫无动作,只是喃喃自语。路平的手却早已挥到了尽头。

一声征?

飞音斩?

吕沉风忽然愣住,他感知到了魄之力的波动,却只便已经中断。

手挥尽的路平,没能做出任何攻击,反倒是狂喷出了一口鲜血。

他重伤了吕沉风,但自己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他那太过敏锐的听魄感知,实在不适合在这环境下使用,覆盖天地的大定制魄之力对他而言是无穷无尽的讯息负担,而他偏要在这许多干扰之中死命地去感知锁定吕沉风。一次一声征命中,两次一声征施展飞音斩失败,再到飞音斩成功,再到这次想给吕沉风致命一击。路平终于承受不住这敏锐感知给他带来的负担和冲击,终于伤到了自己。

一口鲜血喷出,路平只觉得天旋地转,朦朦胧胧中就见对面寒光一闪。本已放弃的吕沉风不失时机,手中诛神剑一撩便已是一道剑光闪来。

眼花缭乱的路平根本看不清攻击的来路,只是身体本能地逃开了原本的位置,艰难地避过了这道剑光。

吕沉风却是得势不让,施展这一击虽也让他胸闷气短,可看路平脚下踉跄虚滑,心知也不用施展太高强的手段,当即又一剑接着斩出。

寒光一道,追着路平的身形而去,跟着便是一片血雾,内中人影已然断成两截。

两个跟头后趴倒在地的霍英,一直不顾自己的伤势死撑着也要紧盯局势,看到这一幕时,喉头再度发甜,眼一黑,便人事不省了。

但是一击得手的吕沉风,脸上却没有露出丝毫喜悦的神情,他的目光早转向了另一边。

大队北斗学院的门人在天枢峰首徒徐立雪的率领下冲了过来,人群中一个极不起眼的位置,一抹魄之力的波动刚刚消散。

这波动吕沉风认识,那个境界低微,却还敢和他叫板的家伙。他用这手段救下过郭无术,算计过吕沉风,而这一次,路平,同样被这手段给换走,被他剑光斩成两截的,只是一个不知从哪里换来的死尸。

吕沉风不是一个骄傲气盛的人,可被这样一个三魄贯通的角色接连摆弄,也实在超出了他可以容忍的限度。只是看了看冲来的北斗人群,感知了一下自己的伤势后,吕沉风却不得不选择退却。

他境界虽高,可在这样的重伤之下却也无力再与这么多的北斗精英缠斗。诛神剑横斩出一道剑光阻隔了一下众人的来势后,吕沉风飞步向前。那条霍英铺给路平的路,却是被他用上,急速朝着七星楼冲了去。

吕沉风在逃?

冲来支援的徐立雪等北斗门人并没有完全看清吕沉风与路平的交锋。看到吕沉风此时的姿态,不免大为愕然,更没有任何准备。再要追时,却哪里有人能赶上吕沉风的速度。

结果忽然一团鸣之魄的波纹,在吕沉风的右脚上绽放开。吕沉风一个踉跄,几乎就要扑倒在地。可他还是顽强地迈完了这步,将右脚重重地向下顿去。

轰一声闷响。

这一脚下去便是一个深坑,直没过吕沉风的右膝。稍近些的人都感觉到了大地的颤抖。跟着便见吕沉风左脚一蹬,人已向半空掠去。从坑里拔出的半条右腿鲜血淋漓,右脚更是变了形状,无力地垂着。

吕沉风直至此时放才回头。在下方的空地上,他找到了路平。斜倒在地上,盯着他,一只手挥到了尽头。

同样重伤的境地,吕沉风只是做了一些不会给自己制造负担的攻击。而路平,却拼着命施展出了会让他伤势加剧的极限手段。

这一刻,吕沉风所感受到的差距,或者差别,再不是境界上的,而是截然不同的决心与忍耐力。

他望着路平,落在了七星楼上。这里已经脱离了霍英所修改的区域。大定制再起,将吕沉风封禁其中。

这不是自投罗网?

正追的北斗门人心下都不免疑惑,结果就在这时,七星楼下,忽然火光冲天,数道火柱缭绕而起。

“九龙火封!”不少人失声叫出。

七星楼下,一直由徐立雪亲领门人,一刻都没有放松过防御的地界,竟然不知何时被人种下了这个定制。可现在,答案也不难猜,吕沉风从七星会试开始时就一刻未离地坐在这里的一角,而所有人,都没有对他有过任何防范之心。也只有他的境界,有实力在这强者云集的最内圈,神鬼不知地种下这么一个定制。

数道火柱,转眼便已集成一道,将七星楼围在了当中,直冲上空星命图,层层热浪,在星命图上不住地荡漾开去。

“这怎么可能?”徐立雪看向左右。

被吕沉风暗中设下定制倒也罢了。可问题是,现在画地为牢大定制正在发动中,在整个七星谷的区域内,根本不可能有任何非北斗门人的魄之力可以顺利运转,哪怕是预先设下的定制也无可能。

“因为……是吕沉风?”有人着。

这个名字象征着一份实力。五魄贯通,即使被画地为牢大定制关住也没能完全限制住他。

眼下正是这人所设下的定制,从七星会试开始,不知用了多久,用了什么样的手段设下的。

这定制包含着他的实力,所以,并不是画地为牢大定制无效,而是,画地为牢大定制也没办法完全压制住它。

徐立雪抬头看去,发现大定制到底还是在发挥着作用。从天,到地,一道又一道的光华,不断地切入火焰之中。

“早了一些。”七星楼楼檐上,重新困入大定制中的吕沉风听到身后窗口飘来一句。

吕沉风看了看自己已经完全认不出来的左脚,然后又看了看面前的火壁。

“三分钟。”他道。

严歌回身,望向楼里。

“三分钟……”陈楚也听见了,他重复了一下,目光有些焦灼的地盯着七星楼正中的支柱。

支柱中的魄之力波动有一个缺口,那是被路平飞音斩摧毁的那一路。这一路摧毁没有破坏大定制的整体运转,却在这运转之中留下了一道无法抹掉的伤疤。

这伤疤对陈楚而言是迷人的,这样一个稳定的缺口大大加快了他工作的进度。他终于找到了可以进入这中柱定制结界的门,而接下来他需要的,是可以打开这扇门的钥匙。

可现在他们的时间就只剩下三分钟,他们本该可以更从容。吕沉风设下的定制,本不应该是在这个时候就发动。

但是计划因为路平的各种乱入,产生了各种意料外的影响,直到吕沉风都被逼得这么狼狈,这就有些打乱他们的算盘了。

陈楚有些不安,不过严歌看来却要平静许多,对那样东西他比陈楚要更清楚一些。

“三分钟,足够了。”他道。

“哦?”陈楚惊喜,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七星楼。

被困在大定制中的贵客们死伤一片,活着的也都是愁云满面。

就在这时,青峰帝国的大皇子,未来的皇位继承人严鸣,忽然迈步,就那样简简单单地,走出了禁锢着他的大定制。

“咦?”燕西泽见状立即也往外冲,结果一头撞上魄之力障壁,虽没多痛,却很狼狈。

“怎么回事,你这家伙怎么突然能出来了?”他叫道。

昌凤帝国的朱家家主不动声色,眯瞪着的一双老眼,从严鸣那一身外衣下瞧到了流转的光华。

这便是蜃楼甲?

朱家家主心中已有答案,却并不出言破。

走出定制的严鸣一抬手,寒光抹出,受困于定制的珍宝阁阁主解商在惊慌失措中人头落地。

没有理会任何人,严鸣迈步便朝着下一层走去。(未完待续。)天醒之路 第六百七十四章 差别


上一章  |  天醒之路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