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美人谋之祸水 >> 目录 >> 第286章 对他的看法

第286章 对他的看法


更新时间:2014年04月09日  作者:潇潇雨焉  分类: 古代言情 | 穿越时空 | 潇潇雨焉 | 美人谋之祸水 
美人谋之祸水 第286章 对他的看法
“你今日来,是太皇太后的意思吧?”顾昌开门见山。

范麟轩笑了:“内兄既然知道我的来意,也应该猜得到,太皇太后是什么意思。”

“太皇太后是什么意思,我当然心里有数,”顾昌面色平静,“只是,圣阳郡王要嫁给谁,那是圣阳郡王的事情。除非——”

“内兄有什么条件,不妨直说。”

“要顾家认回圣阳郡王,可以,但是圣阳郡王不能嫁入韩王府;圣阳郡王只要嫁给韩王,这女儿,顾家就不会认。”顾昌提出条件。

范麟轩有些犯难:“内兄何必如此决绝?当初顾杨之争,已经过去很久了,连顾杨之争的领头人都冰释前嫌,顾家又在执着什么?”

“难道做过的事情可以一笔抹杀?顾家和他站在同一个朝堂上,已经是顾家的极限。若要联姻,”顾昌笑容讽刺,“顾家是有骨气的,办不到就是办不到。”

范麟轩叹息一声:“人非圣贤,孰能无过?顾家这样做,又把圣阳郡王置于何地?一边是父兄,一边是夫君儿子,圣阳郡王该如何选择?韩王如今负荆请罪,已经是最大的诚意。他一介亲王,能学廉颇放下尊严;内兄一朝臣首,为何不能学蔺相如欣然原谅。太皇太后说了,若内兄能想明白,那是最好。若是不能,她只能拿出懿旨了。”说罢,范麟轩将太皇太后的懿旨放在了几案上。

良久,顾昌叹息一声:“开顾府大门。”

顾府大门外,顾盈盈紧紧握着李曜的手,心中百感交集:一个肯为你放下尊严的男人,他的爱毋庸置疑了。

只是,父亲,会原谅吗?

顾府大门吱呀一声,沉沉开启。

顾昌走出来,看了一样日头下跪着的两人,摇头叹息着走上前去:“你们二人,整理衣衫,随我进来吧。”

没有说原谅或者不原谅,但是示意了李曜不必再负荆请罪,想来是有话要问。

从地上爬起来,顾盈盈只觉得脚麻得无以复加,两条腿似乎失去知觉一般。

李曜也起来了,顾盈盈连忙帮他把荆条拿下,为他整理好衣襟:“曜,我爹,应该是有话要问你。”

李曜抓住她的手,柔声说:“我清楚,你别担心,既然叫我们进去了,还是很有希望的。”

“嗯,你膝盖是不是很疼?”顾盈盈关切地问。

“我担心你,还走得了吗?”李曜看着她已经沾上尘土的衣裙。

顾盈盈摇摇头:“歇一会儿应该没事了。”

不多时,顾府会客厅内,衣衫齐整的李曜在下首落座,幸而衣服是黑色,遮掩了背上的血痕。

顾盈盈在他身边坐下,心中有些忐忑:父亲,到底是怎么想的?

顾昌喝了一口茶才说:“太皇太后已经下懿旨,让圣阳郡王回归本家。顾家不敢不从,所以,如今盈盈是顾家的人。只是,你要娶盈盈,你,凭什么?”

这话问的极有水平,顾盈盈暗想,不愧是当朝首辅。凭什么,包含了多少意思?你有什么身份、才能,可以娶顾盈盈;你能拿出怎样的诚意,日后会怎样待她;而这一句话,又巧妙地包含了一种反问的轻蔑,你凭什么;……

李曜本就是沉静的性子,如今愈发不紧不慢:“顾大人,就凭我的真心。我李曜在此发誓,从今往后,我会尽一切努力对盈盈好,只要是她想要的,我一定努力做到。凡是对她不利的,我全部都会拦下。如果我违背了誓言,必遭天打雷劈,天下唾骂,死无全尸。”

这番话其实已经放下皇亲身份,姿态很低。

顾盈盈听着这样的誓言,不禁眉头一跳:怎么都喜欢发毒誓。

顾昌微微一笑:“如果盈盈让你谋反篡位,你也去吗?”

李曜依旧一脸坚定:“如果盈盈说要篡位,我万死不辞。只可惜,当初盈盈和我说,要把皇位给三弟,因此,才有了如今的局面。”

“韩王,”顾昌也不曾料想,他敢说这么胆大妄为的话,不过着实,还是有些意外的,“你可知,你欠顾家的。”

“我知道,我会用余生尽力弥补。”李曜语气自责。

顾昌没有回应,此时陷入一片静默。

顾盈盈此时却开口:“爹,曜他是真心待我的,否则也不会为我放下尊严吃这个苦。当初的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你也要给他一个改过的机会呀!”

“盈盈,你告诉爹一句实话。”顾昌看女儿,神色有些复杂。

“爹爹请说。”

“你说说,你对他的看法。”

顾盈盈微微一愣,便笑了:“爹,女儿对他只有一个看法,他对女儿是真心,他对我很好。”

“对女儿来说,曜就是夫君,是女儿深爱的人,”她说着握住了李曜的手,“无关身份,无关地位,无关才能学识,也无关过去。女儿只要知道,他会尽一切对我好,会在我的未来,珍惜我爱护我。女儿是嫁人,是和一个两心相悦的人在一起过一辈子。平淡从容,幸福美满。其余的,过去的,女儿都不需要关心。”

顾昌听了这话,若有所思,终究是叹息一声:“韩王,若你日后做了什么对不起盈盈对不起顾家的事情,我不客气。”

李曜闻言欣喜地拉着顾盈盈的手:“多谢岳父大人,小婿一定善待盈盈,善待顾家。”

昭园比翼居内,顾盈盈手中拿着金疮药,给趴在床上的李曜处理伤口。

血痕一道一道,虽然不深,可是密密麻麻的,看得顾盈盈一阵心疼。

轻柔地上了药,顾盈盈俯下身,wěn在他肩膀的伤口附近:“曜,是不是很疼呀?”

“比起你当初死半生,应该不算什么,”李曜感受着她轻柔的唇,心中泛起一片涟漪,“盈盈,为了你,这点疼不算什么。”

“笨蛋曜,你受伤,我难道不心疼吗?”她交嗔着,拥紧了他。

肩上滴落一片潮湿,他语气自责:“对不起,我以后一定保护好自己,保护好你,不让你心疼。”

门外,天扬的声音传来:“王爷,郡王,楚王求见。”

顾盈盈愣了一下:李章?他是听到了一系列消息,才来的吗?可是,他来做什么呢?

“你让他去重华厅稍等。”李曜沉声吩咐。

顾盈盈将他的伤口包扎好,拿出一套干净的衣衫为他换上。

“六弟是为何而来?”李曜疑惑。

顾盈盈一边帮他系腰带一边回答:“我也不清楚。”李章对她的情意不曾消散,她心知肚明。只是,如今她要嫁为人fù,李章缘何而来?

重华厅内,李章捧着茶盏,看着走进来的一黑一白两道人影,凤眸神色复杂:“二哥,盈盈。”

“六弟。”李曜颔首。

“楚王。”顾盈盈打着招呼。

三人落座,李章含笑开口:“其实也是来看看故人,得知你们要成亲,提前恭祝了。”他掩去风眸中所有的失落,佯装轻松地说。

“多谢六弟。”李曜回应。

李章叹息一声:“我有些话,想单独和盈盈说。”

李曜沉默片刻,捏了捏顾盈盈的手,站起身:“我在归思园等你。”

顾盈盈点点头,面纱下看不出表情:“好。”

黑色身影离去,夏日午后,蝉噪林愈静。

“你,是真的原谅他了吗?”李章发问。

“是的,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顾盈盈声音很平静。

“昭儿,真的是他的儿子?”

“嗯,真的是他的骨肉。当初通山一事,是朝廷机密,所以几乎无人知晓。”

“盈盈,祝你幸福。也许,你不再需要有人站在你身后了。我也希望你不再需要,但是,我依然会站在你身后。另外,皇后娘娘,也许需要你的帮助。若有楚王府可以帮忙的,尽管来找我。”

顾盈盈一手扶额,重华厅只剩下她自己的呼吸。那个人,早已离去,可她的心,还是如此难受。

当初宫宴惊鸿一瞥,而后一步错步步错,最终,他的一生苍凉,他的一世遗憾。

只是,她又能奈何?

不过,燕婷……李章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皇后需要帮助?

归思园的醉花阴下,顾盈盈靠在李曜怀中,淡淡的沉水香气息,令她的心平静下来。

“楚王说,皇后娘娘需要帮助。曜,你说,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莫非,六弟觉得,蔚紫薇威胁到了皇后的地位?甚至,太子的地位?”李曜猜测。

顾盈盈轻叹一声:“明早先去霁云观,我还有问题请教长真道长。然后,我就进宫看望燕婷。对了,之前说皇商严家不安分,如今怎样了?”

“还没有十分明白的线索。但是,崇光门一直在查。另外,明天,夏那日赫泰将会抵京,世子妃静安郡主也一同抵达。过不了多久,叶明宇他们一行也会抵京。到时候,狐狸和叶大小姐也该收敛着一些了,他们如今天天吵闹,快把京城闹翻天了。”李曜拥着怀中佳人。

顾盈盈沉默良久,突然笑得云淡风轻:“这长安城,可真要热闹起来了!”RS!。


上一章  |  美人谋之祸水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