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合体双修 >> 目录 >> 第1219章 深渊魔物!

第1219章 深渊魔物!


更新时间:2018年03月22日  作者:我是墨水  分类: 仙侠 | 奇幻修真 | 我是墨水 | 合体双修 
合体双修 第1219章 深渊魔物!
第1219章深渊魔物!

第1219章深渊魔物!

北海真君的万古真身,看起来十分苍老,鬓发斑白,体型瘦弱,虽有百丈高大,却并不给人威武之感,反而露出垂垂老态。

一般人开启万古真身后,肉身的攻防属性都会全方位提升;可北海真君化出万古真身后,肉身防御非但没有增强,反而有所减弱,不可谓不奇怪。

肉身防御虽然削弱,但其修为增长却是事实,更因为此消彼长,防御减弱的部分,全部提升到了雨意攻击上。

真身状态下的北海真君,雨意之庞大,足足超出了宁凡六成!眼见宁凡想和他近身拼斗,北海真君抽身飞退,始终和宁凡保持着千丈以上的距离。

为何要拉开千丈以上距离?北海真君也说不清,这是一种本能,一种直觉。他是雨师,擅长感知,隐约间能感知到靠近宁凡千丈的凶险,仿佛一旦踏入宁凡千丈,会被宁凡某种尚未使用你的神通暗算,并不仅仅是惧怕体术交战才特意如此…

见北海真君始终不踏入自己千丈,宁凡暗暗一叹,心知想用十字光环暗算对方已不现实,索性不再追北海真君,而是当着北海真君的面,将十字光环一并开启。

如此,他才算是最强姿态,十字光环加持下,他的法力几乎用之不尽,更使得旁人不敢近他的身!

宁凡不追,北海真君便也不逃了,一副深为惊讶的表情,望向那十字光环。

他料到了宁凡藏着手段,却不料会是这等气息摄人的古怪光环!

“这是圣人环?!不,不对,只是有些像罢了。果然,此子千丈范围是其禁区,不可踏足。真是个可怕的小子,明明只是一介仙王,手段竟如此之多!可惜,老夫也不是吃素的!”

道兵,雨之宝库!

北海真君心念一动,天地间顿时打开一扇巨大雨门。雨门内部金光闪闪,有不知名的宝物堆积如山,赫然竟是一个宝库。此宝库不是其他,正是北海真君祭炼多年的道兵!

此道兵并非兵刃形态,而是极为少见的奇门类道兵,否则也不会被北海真君特别重视,苦修多年了。

宝库可吞噬他人道兵,融入自身,因为这个原因,北海真君平生算计过的无数雨修,吞噬过无数雨行道兵。此刻宝库一开,顿时就有上万件道兵带着咄咄逼人的雨芒,铺天盖地打了过来。

这些道兵什么等级的都有,最低都是后天仙宝威能;强大的,甚至可与一些先天下品法宝争锋。单独一件道兵不算什么,但当上万道兵聚在一起,当真有股兵吞天下的气势!

可惜,这些道兵气势虽盛,却没有一个能打中宁凡。

这些道兵一经打入十字光环范围,往往会被定死在原地,无法寸进;偶有几件堪比先天法宝的道兵,能撕裂定身术缓缓前进,但也在定身干扰下折损了大量威能,等打到宁凡跟前时,威能往往百不余一。

宁凡的十字光环更强大了,这自然是因为他最近法力大涨,连带着十字光环也厉害了许多。

逆海剑在手,宁凡只随手几剑,便将那几件堪比先天法宝的道兵砍爆;又喷出一口炎雷火海,上万弱小道兵俱在数息之内,被烧成了灰烬。

“这是什么光环神通?怎得如此厉害!有此光环在,此子等于多出了一层无形防御。千丈之内,弱些的法宝甚至连近他身都办不到!”

上万道兵被毁,需要时间来修复,表面上看,这些道兵暂时派不上用场了。

可随着北海真君一念口诀,那些被击碎的道兵残片、飞灰忽得散为雨点;雨点在天地间铺开,形成一个数千丈之巨的杀阵阵图。阵图有九门,有六台,有雨生雨灭变化暗含其中。宁凡所处位置,正是那杀阵的中心雨灭之处所在,半步不多,半步不少!

“果然,此人性格多谋而善算,看似无关痛痒的攻击,却往往是在为下一击做准备…”宁凡似乎对杀阵的出现并不吃惊,金焰巨身一脚踏下,顿时就有一个燃烧着熊熊金焰的脚印,刻在了杀阵中心位置。

一瞬间,杀阵急速凝聚的天地大势俱都崩溃,无数金色裂痕蛛网一般,从阵图中心向整个阵图蔓延,最终崩溃。

好端端一个杀阵,最终竟被宁凡一脚踏碎!

北海真君面色更难看了。

那杀阵便是二阶准圣也不可能这般轻易破掉,他看得出来,宁凡之所以能破掉此阵,并非靠的本身修为,而是以某种特殊手段击碎了杀阵大势,以点破面,坏了整个阵图。

“能用定天术,还能掌控天地大势,此子难道是东天祖帝的后人!可据老夫所知,东祖一脉早已断传,已无可能诞生这等人杰…不知是何方势力,竟培养出了这等逆天仙王,难道是秘族?”

一想到得罪宁凡的同时,很可能已经得罪了某个秘族,北海真君内心阴沉一片,却也明白开弓没有回头箭的道理。

封号术,雨沼之术!

却见那被宁凡踏碎阵图的地方,忽得雨水井喷而出,顷刻间便形成了一个雨之沼泽。

此术是那杀阵的后手,即便有人能破掉杀阵,也会因为破阵之时余力未收,陷入到这方沼泽之中。

“居然还有后手,这老贼究竟算了多少步…”

宁凡微微凝重,他踏碎杀阵的一脚用力颇猛,余力难以收回,整个右脚都陷入到雨沼之内,难以拔出。

那雨沼绝非蛮力可以挣脱,越是挣脱,反而陷得越深,只几个呼吸而已,宁凡半个真身都陷入到泥沼之内。

北海真君似乎还在沼泽内饲养着什么生灵,宁凡只觉得陷入沼泽的真身不断传回撕咬、吸血剧痛,那种感觉,就好像同时被几百几千只水蛭咬到,更有剧毒传遍宁凡全身,使得宁凡的身体渐渐麻痹,渐渐…枯萎。

枯萎?

怎会是枯萎?

眼见宁凡的万古真身居然生生变成一棵枯死之树,北海真君面色大变!

这小子竟然不是拿本尊和他打!

竟然用的分身!

“不可能!从我来到此地开始,此子没有任何机会换本尊为分身,难道他早在我来临之前,便做了此等布局?他竟一直在拿分身和我打,何其狂妄!偏偏此子木行级别太高,我虽擅长感知,竟对其木行分身没有任何察觉!”

北海真君猜得不错,宁凡早在一开始,就用分身替换了本尊,本尊藏在玄阴界,借由分身的双眼,暗暗注视着一切。

宁凡对于树妖分身的运用越来越熟练,若是从前,他很难凭借分身展开种种神通手段,如今却能勉强做到此事当然了,分身使出的绝大多数神通,威能都没有本尊厉害,唯有木行本领,能和本尊相差无几,毕竟是树妖分身嘛,擅长的就是木行。

“难怪你这沼泽能灭我分身,原来这沼泽…就是你的封号虚空!”

封号虚空,相当于掌位修士的掌位虚空。算上雷泽老祖的封号虚空,这还是宁凡第二次见到此术。

这沼泽十分厉害,以宁凡树妖分身的本领,仅陷入此沼泽十个呼吸不到就被灭掉了。虽说这里面有树妖分身不经打的原因,但也足以说明此术危险了。

好在被此术攻击的是分身,而非本尊,宁凡自是半点损伤也没有。

在北海真君察觉的同时,宁凡本尊骤然显化而出,金焰巨身面露无情之色,逆海剑精准劈在沼泽的虚空罩门位置。

自是因为分身曾陷入沼泽,故而才知道此沼泽罩门所在。

喀喀喀!

罩门被破坏,雨之沼泽表面顿时裂开无数虚空裂缝,虽不至于彻底损毁,到底受了不轻的损伤。

宁凡剑落之处,更是将无数神格树种打入到雨之沼泽的内部!

逆海剑的威能,不足以一招重创封号虚空,但这些神格树种则不同!

它们贪婪吸收着雨之沼泽的水分,近乎掠夺;它们在沼泽内部生根发芽,无数巨木扎根于沼泽,从沼泽内长了出来,于沼泽水面,形成了参天森林!

这是道与道的交锋!

是这神格与封号的战斗!

神格高于封号三个等级,二者战斗,就好比元婴修士欺负辟脉修士,简直是一面倒的碾压。

更由于木对水的压制,这种碾压愈发彻底,那连逆海剑攻击罩门都无法重创的雨师虚空,竟在神格树林的吸食、吞噬下,开始大片大片的崩溃!

“竖子尔敢!”北海真君怒吼一声,朝雨之沼泽冲来,抬手斩出无数雨之斩击,砍倒了一片又一片的神格树林。

但,砍不尽!这些神格大树有雨师封号虚空作为养分,繁殖的速度太过可怕!北海真君砍掉一棵树的时间,足够神格森林重新长出一百棵、一千棵树!

他根本无力阻止神格森林对封号虚空的破坏!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封号虚空,被宁凡的神格树林一点点吞尽道力!

更随着宁凡操控无数巨木袭来,他不得不远远逃离雨之沼泽,甚至不敢轻易逼近。

此刻,神格森林对雨之沼泽的吞噬,和之前吞噬巨龟的水行力量性质完全不同!

巨龟是肉身被吸,被吸走的是水行法力。那些法力纵然暂时失去,只需日后打坐调息,还能轻易恢复。

可他呢?他被吸走的,乃是最精纯的封号之力!是雨师封号的本源力量所在!一旦失去,便无法再生,只能日后重修了!

幸运的是,他此次只是一龙来临,毁掉的封号虚空也不是全部,仅仅是六分之一的虚空。

可这也算得上损失惨重了!

喀喀喀。

雨之沼泽的虚空裂痕越来越多,最终,沼泽彻底干涸,变成了干泥一潭。

无数水蛭模样的古怪仙虫,破开干泥爬了出来,一个个惊慌失措。

但那些仙虫才刚刚爬出,就被同样追出泥地的树根根须刺穿,一个个被吸食成了干瘪的虫干,死于非命…

如此一来,北海真君携带而来的这部分封号之力,算是彻底枯竭了。

和之前吸食巨龟法力不同,这一次神格森林吸食封号虚空,竟给宁凡体内反馈了大量封号之力。

对于刚刚突破掌位中境的宁凡而言,这些同源的雨封号力量,乃是大补之物。

补得他雨掌位的掌位虚空,直接凝实了六分之一!

补得他雨掌位的力量中,更凭空多出少许雨师封号的力量。

他分明没有修过雨师封号,但此刻,却是直接掌握了那一丝封号之力!

这些封号之力虽然不多,但却可以作为种子来培养。只要培养得当,日后宁凡有不小的机会,在雨掌位的基础上多修一个雨师封号!

“还要再打下去么,你的损失只会越来越多,现在逃跑还来得及…”宁凡故意嘲讽出言,来分北海真君的心,暗地里却串联大势,封天锁地,阻绝了北海真君所有脱逃之路。

“逃?哈哈哈,老夫为何要逃,凭什么要逃!你夺我雨龙,损我封号虚空,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北海真君看起来已经气疯了。他双目血红,怒吼着要将宁凡碎尸万段的种种言语;他抬手斩出数亿雨之剑芒,那剑芒汇聚在一起,最终,凝聚成一个手持宝剑、三头八臂的古老神像。

这是借由古神封神之术召唤出的雨师神像!

此神像,当初扶苏尘也召唤过,但扶苏尘才什么境界?他所召唤的神像,远远没有北海真君的厉害。

北海真君召唤的雨师神像,足足有一万八千劫的法力!这还是他分神降临的结果,倘若是本尊前来,雨师神像直接就能爆发二阶准圣修为!

神像一现,北海真君立刻联手神像,对宁凡展开了围攻,种种雨行秘术不要命的朝宁凡打了过来!

北海真君的分神是准圣修为,雨师神像也是准圣修为,二者更是联手过无数次,默契无比。此番联手可不是简单的一加一,以这二者之间行云流水的攻防互补,便是面对二阶准圣都有一战之力!

果然,一经陷入围攻,宁凡立刻就变得攻少守多,应对起来极为吃力的样子。

“看来北海老儿是真的气疯了,竟连雨师神像都召唤出来了…”八寒佛面色凝重无比,雨师神像有多厉害,他十分了解。眼见宁凡被两名准圣围攻,一个不慎都可能有所闪失,他哪还坐得住,当即就想舍弃看守的三件宝贝,去给宁凡助拳。

可就在此时,宁凡的声音传了过来。

“小心!北海老贼在你左边!”

几乎在宁凡声音传出的瞬间,八寒佛左侧方向的无人之处,天地雨水骤然凝聚在一起,现出北海真君的身体。

那个正在和神像联手的“北海真君”,则一不小心中了宁凡一剑,被砍成了漫天幻术光点,消散了。

幻术!

原来北海真君在召唤神像的同一时间,使用了幻术,以幻象代替自身围攻宁凡,自身则暗中潜行到了八寒佛身旁,想来夺宁凡的三件宝贝了!

他故意装出对宁凡恨到发疯的样子,实际上内心之中早已有所判断,深知失去部分封号力量后,今日绝非宁凡对手。

他终究还是决定逃跑了。

当然,逃跑归逃跑,他却不能空手逃跑!

宁凡夺他雨龙,吞他封号虚空,他便夺宁凡的宝贝弥补损失好了!

可惜他的幻术瞒过了八寒佛,却没有瞒过宁凡。

幸运的是,虽然有宁凡虽然出言提醒,但八寒佛的反应还是慢了一步,只来得及护住天道箱、图纸袋。

仓促之间,却是被北海真君一道剑气轰飞,抢走了玉酒壶!

得手了!在付出惨重代价以后,他终究还是抢到了这个玉酒壶!

只一缕酒香入鼻,北海真君便觉得自己干涸的封号之力重新生出了一丝;倘若喝光所有酒,说不得他能将损失的封号之力全部修回,甚至还能有额外的精进!

“北海老贼!速将玉酒壶还来!”八寒佛怒道,因为过于生气,整个人看起来,好似成了怒目金刚。他倒是没有被北海真君的剑气砍伤,可到底被轰飞了出去,再想阻止北海真君夺宝,为时太晚,只求能弥补过错,将玉酒壶重新夺回。

“哈哈哈!”回应八寒佛的,只有北海真君得意的笑声。

抢到手的东西,岂能还回去!玉酒壶到手,北海真君也不多留,抬手就要撕开虚空去路逃跑。

由于之前逃跑时,被宁凡定过,所以这一次逃跑时,他所召唤的雨师神像默契地发动攻击,缠住了宁凡,使得宁凡根本没有机会分心定他。

他召唤雨师神像,哪里是为了杀宁凡,分明是为了逃跑做准备的!

此次逃跑如此完美,只要不出变故,他这缕分神便能成功逃掉…

可偏偏,变故还是发生了!

北海真君想要撕开虚空去路,却发现…撕不开!

他自以为逃跑意图隐藏的天衣无缝,可宁凡还是所有察觉,提前一步将天地封锁了!

那等封锁并不牢固,若在往常,他只需三五息便可破掉封锁,从容离去。

可此刻,他并没有三五息来破封!

他的逃跑计划方一失败,八寒佛就追了过来,将他缠住了,根本不给他撕开封锁的时间!

“可恨!可恨!明明只差一步,明明只差一步便可离开此地!”

北海真君这一回是真的气急了。

雨龙已失,封号虚空已伤,倘若再损分神,他这次损失就真的不可挽回了!

宁凡小儿明明只是一介仙王,怎得这般狡诈,怎么他每一步所为,都被宁凡小儿算到了!

“对这老贼真是一点都不能大意…”

宁凡暗暗庆幸,幸好他出于谨慎,提前一步封天锁地,否则真让北海真君抢得玉酒壶逃跑,他可就如吞了苍蝇一般难受了。

“八寒道友!你真的打算逼死贫道这缕分神吗!就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仙王小儿,却要和贫道结下天大的因果,何其不智!只要你放贫道一马,助贫道分神脱逃,今日恩怨贫道绝不计较,事后甚至愿送道友一份重礼!贫道记得你一直在找三世昙花,实不相瞒,贫道前番恰好得到了一朵!你放我一马,我将三世昙花送你,岂非各得所需!此事我可发下道心大誓,决不食言!如违此誓,教我不得好死,形神俱灭,神魂永失轮回之外!”眼见来硬的逃不掉,北海真君又想来软的。

可惜,他低估了八寒佛对宁凡的执着,低估了八寒佛对佛之一字的信仰。

三世昙花对八寒佛的诱惑,不是不重,可他岂能为了身外之物,背叛佛祖,背叛混鲲。

八寒佛长叹一声,痛苦闭上双眼,似想起了什么红尘往事,神情中透着说不出的无可奈何。

再睁开眼时,他已扫尽所有迷茫,眼中无悲无喜,无嗔无怒,只沉默着,死心着,一次又一次出手,试图夺回玉酒壶。

“嘶!那宁凡小儿究竟对八寒子使了什么妖术,竟令八寒子连三世昙花都舍弃了!当年八寒子为了得到一朵三世昙花,甚至不惜和此代燃灯翻脸,可如今,他却舍得放弃此花…”

见软的也不行,北海真君内心一片绝望,心知这缕分神,今日怕是真得折掉。

或许是上天不忍北海真君陨落,水淹帝忽得破开了真武水牢,逃出生天!

原来,随着巨龟被擒,真武水牢失去了力量来源,威能越来越弱,最终失去了围困水淹大帝的力量。

“哈哈哈!道友是叫北海对吧,不介意和本帝联手,瓜分了这三件宝贝吧?”

柳暗花明又一村!

水淹大帝何其孤傲的人,竟放下了骄傲,主动和北海真君联手。

不放下骄傲不行啊!掌情的镇压太厉害了,纵然借助天图指引,水淹大帝这缕分神也无法离开太久,最多再有一炷香,他就必须分神归位了。

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他必须做点什么!

他的分神绝不能空手而还!

这是他等了无数年才等到的脱困机会!

北海真君一听水淹大帝的言语,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大喜道,“哈哈哈!能和古之大帝联手,是贫道的荣幸,岂会介意!”

“救救俺!救俺离开这个木笼子,俺便也和你们联手!俺不吃你们了,你们快来救救俺!俺也可以发道心大誓的!俺会回报你们的!”巨龟居然也提出了联手请求。

为了逃离木笼,他也是不要脸皮了,竟然向之前的敌人求救。

北海真君和水淹大帝都在巨龟手上吃了大亏,若论本心,自是巴不得巨龟死了才好,哪里肯救;可谁叫他们此刻,拥有共同的敌人、共同的目标呢?

水淹大帝还在迟疑是否要救巨龟,北海真君却先一步做出决断,“水淹道友,速去救真武道友!”

闻言,水淹大帝不再犹豫,化作一道破空而起的激流,朝着关押巨龟的木笼冲了过去。

这一刻,八寒佛被北海真君缠住,宁凡则被雨师神像缠住,表面上看,已经无人能够阻止水淹帝救人了。

眼见马上就能重获自由,巨龟哈哈大笑,快意无比,更有几分自得。

人人都以为他蠢,都以为蠢龟不会骗人,可那只是假象。

道心大誓?那算个屁!违背了又如何?他脱困以后,第一件事就是撇下水淹帝、北海真君独自逃跑!他是真的被宁凡的木行手段吓到了,好不容易重获自由,他才不要再冒险和宁凡打一场,当然是能跑多远跑多远。

可笑水淹帝和北海真君两个白痴,居然被他一句道心大誓欺骗了,居然真的愿意救他。哈哈哈,这二人岂不是比他还蠢?

可惜,巨龟并没有笑几声,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不知为何,他忽然就不能动了,体内有无数树木根须破体而出,那并不是神格之树的树根,那些根须,竟是由光芒凝聚而成!

光树!

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这方天地间,早就被宁凡放置了一棵光树,与自然光芒巧妙地融为了一体,瞒过了所有人!

光树的树种,随着光芒射入众人的眼,攻入众人的肉身,随着宁凡一声令下,那些光树树种开始疯狂地生根发芽!

巨龟中了招,水淹帝中了招,北海真君同样中了招,就连雨师神像都中了招!

他们的身体开始麻痹!

他们的法力仿佛凝固一般,流动艰难!

水淹帝面色大变,此刻他肉身麻痹,飞遁更是失去法力维持,直接就从空中掉了下来,哪里还能飞去救巨龟,自保都凶险!好在他不是等闲之辈,竟不知使了什么手段,强行压制住了体内的光树树种,勉强恢复了少许行动能力。

北海真君也是同样的情况。他虽然也有办法压制体内的光树树种,可到底还是被树种麻痹了一会儿,就在这极少的麻痹时间里,他好不容易夺到手的玉酒壶,又被八寒佛夺回去了。

得而复失!

他本人更是被八寒佛镇压在了十八冰山之下!

“阿弥陀佛。”八寒佛重新夺回了玉酒壶,这才松了一口气,暗道刚刚真是好险,若非宁凡还有光树作为后招,说不得巨龟会被水淹帝放出,那样的话可就麻烦了。他可不认为巨龟、水淹、北海联手之下,自己和宁凡还能护住三件宝贝。

八寒佛松了一口气。

宁凡却没有感到任何轻松!

压抑,说不出的压抑,空气凝重地令人呼吸艰难!

他明明发动了光树偷袭,可却反而觉得更危险了。

不是偷袭没有奏效,而是这一次,敌人真的要拼命了!

喀喀喀!

雨师神像忽然力量不足,无法继续维持,化作雨之碎片破碎了。

其神像力量,似乎被什么人取走了!

轰轰轰!

用于镇压北海真君的十八冰山,忽得一座座倒塌。山崩雪落之中,一个模样肖似海真君、却更加年轻的巨人,从群山之下走了出来。

这不是老年模样的北海真君。

这是壮年模样的北海真君!

这是北海真君的二段真身姿态!

“老年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壮年听雨客舟中,断雁叫西风…呵呵,想不到竟会被逼到动用二段真身,宁凡小儿,八寒贼秃,你们不错,很不错啊!老夫本以为你们看到老夫开启二段真身,会稍微惊讶一些,可看起来,你们似乎并不惊讶呢。”壮年北海真君冷笑道,壮年的他,真身不再瘦弱,反而肌肉遒劲,浑身都是用不尽的力量!

二段真身之下,北海真君的雨意几乎涨到了宁凡两倍,修为距离二阶准圣,更是只差了一线!

“阿弥陀佛,道友习得二段真身之时,我辈准圣谁人不知?又何来惊讶一说。”

八寒佛话口中说着不惊讶,表情却十分凝重,显然内心深处对于北海真君的二段真身,其实十分忌惮。

二段真身,他也回!他正打算同样开启二段真身,忽得面色大变。

却见这一回,北海真君并不只是变化二段真身这么简单。

他的真身模样,竟还能变得更年轻!雨意居然还能变得更强!

其修为居然还能继续上升,正朝着二阶境界一步步跨越着!

“你竟修成了三段真身!这不可能!”这一次,八寒佛是真的惊到了。

便是在真界,三段真身也只有极少数天赋之辈能够修成;此事对真界修士都难如登天,偏这北海真君竟能以梦界身份修得此身,资质说是逆天绝不为过!

三段真身之下,北海真君一缕分神终于拥有了二阶准圣的修为!

他的表情极其痛苦,似开启三段真身于他而言过于勉强;痛苦之中,又有快意,因为所有情绪都在这一刻得到了释放!

他压抑太久了!他被宁凡压抑太久了!

他终于可以全力出手了!

既然宁凡不放他分神走,他便不走了!强行开启三段真身,会带给这缕分神惨重代价,这代价,他认了!

反正看不到分神逃脱的希望,既如此,他便舍了分神,给宁凡一个…血的教训!

“宁凡小儿,老夫今日便教你知道,什么叫做二阶准圣大能…”

北海真君还没来得及大放厥词,忽有一座道山从天而降,砸得他狂喷鲜血,直接被压在了山下。

“…”八寒佛目瞪口呆。

说好的三段真身逆天无比了,怎么三段真身才刚刚登场,就被宁凡镇压了。

这是什么山!竟连二阶准圣一个不慎都能镇压,要不要这么逆天!

“不、不可能…这是,圣人、圣人道山…你还留了…这般底牌…你卑鄙…老夫不服…”道山下方,北海真君狂喷鲜血,再难维持三段真身,真身被砸回了原形。

他到底不是真正的二阶修为,三段真身什么的,对他而言还是太勉强了…

“小心!让我感觉危险的根源,不是北海!”

宁凡看都不看北海真君一眼。

他面色隐隐有些难看,注意力全部被水淹大帝吸引了!

要知道,当初面对蚁主追杀,宁凡也只是感到无力反抗而已,但此刻面对水淹大帝,他却感到了一种冷,体内魔血居然在颤抖,在畏惧。

畏惧的也不是水淹大帝本身,而是其他什么不知名的东西

对付北海真君,宁凡本不打算使用道山,他担心暴露太多底牌。毕竟此次交战的只是对方分神,将来少不得还要和对方本尊一战,自然需要有所保留,以备不时之需;可因着水淹大帝身上的变故,宁凡此刻却是顾不了那么多了,不得不以雷霆手段镇压北海真君,如此才能腾出全部心神应对水淹大帝!

此刻水淹大帝周身血光,正以奇异频率波动着,那波动太反常,太邪祟!

水淹帝的目光越来越空洞,越来越幽深,那种幽深,就好似看不到尽头的魔道深渊;更似有什么生物,正从那无尽魔道深渊之中,缓缓爬出!

当那血光波动上升到一定程度后,水淹大帝体内,忽有另一道声音传出,发出渗人的怪笑。

“嘁嘻嘻嘻…对,就是这样,水淹啊水淹,我的好兄弟,快放我出来,快灭绝所有仙性,快使用…我的力量…你应该知道,凭你一个人根本什么也办不到”rw

热门新书榜

新书、、、、、、、、、、、、合体双修 第1219章 深渊魔物!


上一章  |  合体双修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