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合体双修 >> 目录 >> 第1211章 不知山海即天涯...

第1211章 不知山海即天涯...


更新时间:2018年02月04日  作者:我是墨水  分类: 仙侠 | 奇幻修真 | 我是墨水 | 合体双修 
合体双修 第1211章 不知山海即天涯...
正文第1211章不知山海即天涯...

正文第1211章不知山海即天涯...

宁凡的道心很乱。他的道心被那无脸巨人的悲意影响了,同样染上了悲哀与茫然。

他的道是执,性格更是偏执无比。偏执之人倘若其心不乱,则几乎很难被外界影响,这是其优势;但同时,偏执之人一旦钻入牛角尖,同样很难从中走出。

此刻宁凡便是这种情况,他陷入茫然,无法自拔。

他感到了一股无力,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轮回的可怕,那恐惧的来源,不是真与假,不是我与非我,不是生与死,不是存在与毁灭,而是永恒的孤独。

以永恒生命去寻找一个人,却求而不得,那是…何等的痛苦。

那无脸巨人为何要去找人?因为他失去了,他已一无所有,他失去了想要得到的一切…

“那个无脸巨人,真的是我的未来么,又或者,我才是他的未来…是我主他从,还是他主我从…”

“倘若他是我的未来,则这样的未来,我不想要,该如何避免…”

“又或者,我不是他的未来,他也不是我的过去,我只是如此强者的一缕神通所化,连存在本身都是虚假,一切过去未来都是捏造…那样的我,也就不在是我了…”

“呵呵,我是我又如何,我不是我又如何,这一切,我其实不在乎的,也难得去费脑子思考。我所害怕的,其实是踏上无脸巨人的未来,在失去一切以后,永恒的孤独…”

“要如何…避开这种未来…未来这种东西,真的是你想避开就能避开的么…”

宁凡一叹。

越是明悟轮回,宁凡便越是知道,有些东西你越是逃,越是逃不掉。

所以才需要那一丝偏执,逆流而上,去迎着轮回大圆狠狠撞上去,即便撞得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

或许可以撞开一丝生机,或许,不能…但那只有试过才知道。

若一次撞不开,则撞十次!

若十次撞不开,则撞百次!

渐渐地,宁凡扫去了心中迷茫,可唯有那一分悲意,刻在了心里,怎么也化不开。

果然,他道心再坚固,也无法真正泯灭感情。他可以扫去心中所有迷茫,却唯有悲哀无法扫去。

这就是七情在身的麻烦之处,可也唯有情感在身,他才能称作一个人,而不是单纯的仙与魔。

“蚁主,我本以为自己可以勉强接受被你附身的现实,可你偏要在梦中杀我,果然,我还是更想把你杀死。”

“嘁,那只贼鹤都奈何不了我,你有什么手段能除掉我?你顶多也就是拿你的魅术威胁威胁我,来呀来呀,本宫敢在梦中杀你,就做好了被你折磨的准备,还别说,本宫被你折磨过几次之后,还真有些食髓知味了呢。以前都是在鸿钧圣宗清修,从未接触过这等情事,你别说,还挺美妙的。”蚁主嘴硬道。

“别嘴硬了,你内心其实还是害怕的,怕我把你的狼狈姿态露成玉简,传遍真界。”

“你…你真真无耻!可你也不必嘴硬,你真的敢跑去真界吗!本宫知你不敢!你只敢在紫斗的梦里耀武扬威罢了!”

“吵着些实在没有意义,不试试看,怎么知道没有办法把你杀死呢。”

古国交易阵!

宁凡摆出了古国交易阵,看起来是想从通天教手上买点东西灭杀蚁主。

“哦?你这幻梦界小辈居然知道古国交易阵!可惜呀可惜,通天教虽也有一二种手段可以杀我,但那些手段却都握在其教主手中。你道那通天教主是谁?他可是我的三师兄,纵然当年一气之下叛出了鸿钧圣宗,这份兄妹情谊到底还是在的。你一说要买除掉我的方法,通天教的人定然知道你要杀的是我。毕竟这保命法门,主人当年可只传给了我一个人。”

“…怎么哪里都有你的师兄。”宁凡无语了。

他与蚁主心神相连,蚁主在他识海里,根本说不了假话,一切歹念都会被戳破。

被蚁主这么一说,他还真不能找通天教购买消灭蚁主的方法了。

他能脑补出这样做的后果。

宁凡的脑内小剧场:

通天教主:“贼子!竟想杀我师妹!从今日起,通天教一切交易,再不会对你开放!”

“咳咳咳…三师兄才不会用这种口气说话。他是一个不喜欢废话的人,大概骂都懒得骂你,直接就会拉黑你的古国交易资格…”蚁主能看到宁凡记忆,当然看得到宁凡的脑内小剧场。

她本以为宁凡会是更高冷的一个人,没想到性格深处,还藏了如此二货的一面。

“和那样的师父待在一起,想不沾点二货气息都难的…”宁凡想起了老魔,想起了那张永远欢乐的菊椛脸。如今已经到了北天,等把北天的异族消灭消灭,他就抽时间走一趟四溟宗,用四溟宗的通道传送回雨界看看。

母亲应该已经苏醒了吧,这样的话,父亲应该也就不会那么板着脸了吧。

师父应该也已经将师娘救活了,说起来师娘还是独孤的姐姐呢,似乎是叫小梅?呃,这不是我可以用的称呼,我是叫她师娘呢,还是叫她姐姐…叫姐姐的话,师父大概会气得吐血吧,还是不要气他好了…

纸鹤小队的修为,应该没有多少精进吧,毕竟她们太懒散,不爱修炼。

秋灵的话,可能忙着种花作诗,同样没有提升多少修为吧。

红衣呢,她是继续做着她的不周雷皇,还是如她之前愿望的那般,飞升到了古魔渊…

月凌空的话,果然还是在忙着种黄瓜吧…

七梅城那么多女人,有没有在他不在家的时候宅斗呢?大概有吧…

还有小貂,还有大头,还有…

叮叮叮!

古国交易阵忽然传出急促的响声,如此情况,宁凡还是头一回遇到。

他虽然摆好了古国交易阵,可顾忌蚁主之事暴露,并没有开启交易啊,这响声却不知是从何而来。

“笨,这是曾和你私下交易过的人在急着找你。只要私下交易过一次,古国交易阵就会记录下彼此的位界,日后再交易就方便多了,不用再经通天教的手。你这部分记忆我看过了,对方似乎是小山界的圣人,宁小贼啊宁小贼,看你干的缺德事!你不是卖给人家许多有问题的阴沉木么?人家多半是找上门讨要说法了。”蚁主挖苦道。

什么叫一语成谶,这便是了。

宁凡朝古国交易阵打出一道指诀,才刚刚启动阵法,就听到阵法对面传来女子愤怒的声音。

“你终于肯露脸了!杀!生!狐!”杀生狐是宁凡的通天教代号。

对面的灵小姐似乎相当愤怒呢,这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也不像从前那样喊宁凡道友了,而是直接喊了代号。

能不愤怒吗!她美滋滋从宁凡这里面买了一大笔八亿阴沉木,结果货物全都被养道仙粮污染了,全都是残!次!品!她恨不得剥了宁凡这无良商人的骨头!

“灵小姐是么?我知道你在气什么,不过可否容我解释…”宁凡苦笑道,是他做错了事,对方会生气也在情理之中。

“哼!”灵小姐娇哼一声,但却不在说话,显然是在等宁凡的解释。

“交易之前,我并不知道那批货有问题,事实上我也是苦主,事后为了分离体内的养道仙粮,也是大费周折。”

“你当真不知?不是故意拿养道仙粮算计于我?”灵小姐语气似乎缓和了不少。

“当真。如若姑娘不信,在下可以发下心魔大誓。”宁凡不喜欢发誓,可一次他破例了,因为错在他。

养道仙粮的危害太大了,他不知道对面的灵小姐有没有因此受到巨大伤害。倘若有,则所有责任,他愿一力承担,会给灵小姐足够的弥补。

无论那弥补多重!

对敌人,宁凡可以狠辣到不择手段,但对于普通人,宁凡向来极有自己的原则,偏执狂都有自己的一套原则。

“我不相信誓言…”

“既如此…”

“可我相信你。”

“…”宁凡刚想说些其他方法,让灵小姐相信自己,对方这一句一出,他所有话都憋回去了。

“若是不信你,我也不至于苦等了这么久,只为讨要一个说法了。果然,你也是受害者,既如此,我这里有一个禁术,可驱除体内养道仙粮,这便传给你,你注意接收…”

灵小姐的运气似乎有些不好,她刻录秘术的玉简没有交易成功,而是毁在了时空乱流之中,这也是私下交易的风险所在。

她不得不重新传送一次,这一次,玉简成功送到宁凡手中。

山海驱邪术:损耗自身一半仙寿,一半修为,强行驱除体内任何杂质。

很厉害的秘术,足以一瞬间驱除体内的养道仙粮,但代价同样很大,和多重封魂术相比各有优劣。

宁凡早已除掉体内养道仙粮,此术对他没什么用处。

可对方的心意已经处事作风,却让他心神一颤,有了动容。

这女子,不是来找他发火的。

这女子,是来救他性命的。

他与此女素不相识,对方却对他做到这一步,这就是此女的道吗。

宁凡虽与这位灵小姐素未谋面,却仿佛可以看到她一般,看到她飒爽的笑容,以及干净利落的行事风格。

“你为何相信我没有骗你。”宁凡叹道。

“相信这种事情,本来就是没有证据可言的。这方天地唯有第四步才可跳出,身处其中的我,轮回皆在他人之手,根本分辨不出真假,想要存活下去,就一定要有所相信。毕竟,这是一个相信才能存在的世界。”

“所以你面对谁都完全信任?”

“当然不是,信任这种东西,要看人,更要看眼缘。我对你印象不错,直觉告诉我,你对我没有加害之心。”灵小姐答道。

“直觉么…可有时,直觉是会骗人的。”

“倘若相信内心的直觉还是被骗,那便是命里的劫数,既是劫数,纵然躲了也还是要走一遭的。喂!道友该不会是想开着古国交易阵论道吧,古国交易阵的运行可是很耗费天道金的,妾身为了重新种树,最近开销有些大,如果没有其他事情,那么妾身…”

“等等。”

“还有事?”

“姑娘有没有被那些养道仙粮加害?”

“我本人没有事,可我种的大椿树,被你那些污染过的木气害死了…”灵小姐伤感道。

“对不起。”

“算了,你又不是有心的。大椿的话,我重新再种就好了,反正已经种死了四十二棵了,或许下一棵就能种活呢…”

“话说,姑娘为何要种树,又为何要种大椿?”

“…你果然是想开着交易阵和我聊天对吧?”灵小姐有些头疼了。

她的朋友很少,故而极少和人论道,她对宁凡的眼缘还不错,偶尔和宁凡论道一场也是不错的决定。

可问题是,她!没!钱!了!

通天教内,大椿的灵苗可不便宜,她重新购买灵苗,本已花了许多天道金;又为了从其他位界重新购买未污染的阴沉木,再次耗费了大量金银。此刻她真的没有多少钱和宁凡闲聊了。

叮叮叮!

灵小姐正打算找个借口,打发走宁凡,忽得阵法传出响声,继而,有什么东西从对面传送了过来。

灵小姐不看则已,一看顿时吃了一个小惊。

宁凡居然传送过来了五百两天道金!

对方分明连圣人都不是,但竟如此有钱!

“现在,姑娘有足够的钱维持交易阵运行了。”阵法对面,传来宁凡的笑声。

宁凡就是这样的人,人敬一尺,他便还一丈。对方关心他在先,他便也给予回报,加上之前犯下的错误,一次性给对方五百金作为弥补,也就不奇怪了。

“我不能白拿你的钱?”灵小姐蹙了蹙眉,她不喜欢拿陌生男子的钱,这样会让她有种不好的感觉。

“这些钱没有恶意,只是为了赔罪而已,倘若姑娘不收,宁某却是无法心安的。”

“…你好像一不小心,说漏了自己的姓氏。古国交易阵的私下交易,可不容许交易双方袒露真实身份,这于规矩不合。”灵小姐无语道。

“不合规矩又如何?那是通天教的规矩,而非你我的规矩。重新认识一下吧,我叫宁凡,你呢?”

“…”灵小姐一阵头疼。

她怎么有一种被人缠上的感觉。

“抱歉,我的名字不能告诉你。”灵小姐最终还是歉然道。

“是么…”宁凡苦笑摇摇头,果然,对方还是不太想和他结识一二么。

“不是不信任你,是其他原因。我除了是小山界的主人,还有一个秘密身份,是山海界的巡山使者之一,巡山使者的名字不可告诉他人,有言灵仙监管,倘若我违反了此律,监管此律的离地一焰宗便会降下火刑…”灵小姐解释道。

她明明可以装作不信任宁凡,结束这段聊天,却还是解释了一句,似担心宁凡就此关掉交易阵。

果然她的内心,其实也是孤独的,也会渴望和人交流。

“那我日后还是叫你灵姑娘好了。”

“日后?你还打算日后时常找我聊天?”灵小姐一诧。

“你若不愿,那便作罢。”

“也不是不愿,反正我除了偶尔巡山,每日种树,也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做了。”

“说起来,姑娘已经好几次提到种树了,这是你的爱好?我只见过有姑娘喜爱种花,却不料还有姑娘喜爱种树。”

“不,种树不是我的爱好。这与喜好无关,而是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每个人的生命里,都有许多必须完成的事情,如我,此生种活一棵大椿树,便是全部的期待。”

“理由呢?”

“我不知道理由,我只是觉得,像我在等待大椿发芽一样,它可能也在等我,等我将它种活,等我和他相见。”

“挺有趣的理由。”

“有趣么?其他巡山使者都说我是一个无趣的人。”灵小姐自嘲道。

“说起来,我近来正有一事困扰,身边明明有可以倾诉的人,可为了避免她们担心,还是无法和她们讲。”

“哦?那不妨对我说说如何,或许我可以开解你呢。”灵小姐好奇道。

“我看见了我的未来,大概算是我的未来吧,他强得可怕,甚至我觉得,他比一些第四步更强…”

“…你是我见过最会自吹自擂的人。你是想告诉我,你担心你的未来会强到没朋友?你遍寻三界,只求一败而不可得,想要一个合适的对手?三界高手连和你过招都不配?”灵小姐一阵无语。

“我不是在说笑。”

“…好吧,我信了,你的未来很强很强,强得逆天,一念成圣,一念开天,一念起万水千山,一念灭鸡飞狗跳…”

“…我的未来似乎会失去一切,而后不断地寻找,却永远也找不到。”

“你是认真的?”灵小姐语气严肃了不少。

“…我之前有些迷茫,可最终,迷茫被我扫尽。我的道心不会被任何挫折摧毁,任何人也休想令我低头,更休想从我手中夺走这一切。可不知为何,我心中却有一股悲哀,无法抹灭。我试过了,普通的方法,根本无法令那悲意散去…”

“那就试试不普通的方法呀。”

“什么方法。”

“嗯嗯…”灵小姐似乎清了清嗓子,“我第一次当着别人的面念经,你不许笑。”

念经?

宁凡正自疑惑,紧接着,他便听到阵法对面,传来细如蚊讷的念经声。

不,不是念经,而是在轻轻哼唱。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

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宁凡纠结了。

对方居然在为他唱佛经!

他不信佛,应该说,任何一个古魔都不可能信佛。

所以他不喜欢佛经,这与他的道有所违背。

可偏偏,灵小姐的歌声太好听了,让他情不自禁想要多听几遍。

不,不是简单的好听,而是一种来自魂魄深处的渴望,想要多听一次!想要再听一次!否则明天之后,可能就再也听不到了…

“好听么…”一曲唱罢,灵小姐有些紧张问道,似乎很在意宁大听众的评价。

“好听。你,信佛?”

“不信。”灵小姐干脆道。

“那你还唱佛经?”宁凡无语。

“不信就不能唱了么?好听不就行了,有效果不就行了,你再看看你的道心,可还悲哀?”

“嗯?真的没有悲意了?这段佛宗心经我也曾耳闻过,似乎没有这般神效才对。”宁凡一诧。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在唱,你让一个第三步圣人给你唱经,那自是神效无比;若你去找凡间寺庙的老尼姑给你唱,自是唱一万遍也无效的。”灵小姐得意道。

“多谢。”

“好了,和你聊天很愉快,不过我的小树苗该浇水了,改天再聊吧。日后你再心乱,就来找我。一次找不到就多找几次,倘若我恰好也开着古国交易阵,自会收到你的联络,会再度帮助你的。”

关掉了古国交易阵以后,宁凡的道心再没有任何不适,不得不说,灵小姐的唱经真的很管用。

他真想再多听几次,即便他,不信佛。

“厉害呀小贼,居然有本事哄得六纪圣人耗费轮回之力给你唱曲,本事不小呢。”蚁主挖苦道。

“代价很大?”宁凡皱了眉头,倘若唱这一次经,需要灵小姐付出巨大代价,则他又会多一层新的愧疚。

“不算大,但也绝不轻松的,不信佛的人,偏去使用第三步佛法,元气自是要损伤不少,事后可是要休养不少日子。”蚁主幸灾乐祸道。

“…”宁凡脸色有点不好看了。

他想要立刻重开交易阵,传送些补充元气的东西给灵小姐,可旋即,他便苦笑中止了这种想法。

对方是圣人,他有的东西,她未必缺;且对方还忙着浇水,他不适合再打扰了。

“等下一次联系时,再寄些价值更大的恢复丹药给她吧...”

热门、、、、、、、、、、、、、合体双修 第1211章 不知山海即天涯...


上一章  |  合体双修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