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合体双修 >> 目录 >> 第1209章 灭仙石!

第1209章 灭仙石!


更新时间:2018年02月02日  作者:我是墨水  分类: 仙侠 | 奇幻修真 | 我是墨水 | 合体双修 
合体双修 第1209章 灭仙石!
您可以按"CRTLD"将"傲宇阁"加入收藏夹!方便下次阅读。

正文第1209章灭仙石

当道山不再增高,当圣人散魂不再碍事,宁凡轻而易举就登上道山之巅。

道山之巅,摆着一个香案,其上供奉着一个神牌,神牌上本来空无一字,但当宁凡目光触及此处,神牌上顿时有了香火氤氲,继而一列上古文字显化而出。

先有鸿钧后有天

宁凡眨了眨眼,再看那神牌,这一回,文字却又变化了。

亘古第一仙

再一个晃神,重新看那神牌,神牌则又变成了新的文字。

至清无量尊

再变。

玄门开天人

再变。

唯我封神

再变。

大罗圣

再变。

再变。

再变。

神牌又归于一片空白了,而后,神牌化作点点碎光消失了。

“这神牌,想来是蚁主为她的鸿钧主子立的。神牌文字的改变,似在介绍鸿钧的一生经历。先有鸿钧后有天,讲的是此人初生,于修道第一步时,便敢踏天行事;亘古第一仙,是此人的第二步;至清无量尊,则应是第三步;玄门开天人,则是其第四步;唯我封神,那封神二字,似与神灵有关,应是此人第四步后的某种行为;大罗圣,意义不明,料想是此人完成封神以后的经历;而后,此人登上道法之巅,故为道祖,再度精进后,心中无祖,无源无流,无始无终,本身成了道;再之后,此人似踏入更高层次,已非道之一字可以描述,故而神牌归于空白,并最终消失…”

宁凡眼中青芒闪烁,竟是从那些神牌变化中,看出了如此多的事情。

“这小子真是怪胎,明明不是真界之民,更未听说过我家主人多少事迹,竟仅从神牌变化,大致推算出我主子的光辉一生。”蚁主在宁凡的识海里,轻易就能看到宁凡的即时记忆,不由得有些吃惊。

宁凡懒得搭理蚁主,而是走向香案。

香案除了供奉神牌,其上还陈列着三件东西:符纸,清水,玉册。

符纸一共三张,每一张都透着庞大的圣人威压,用途不明。

清水表面上看是水,实则是清水酒,是酒经历了一生轮回的归宿。清水酒宁凡早已见识过,只不过此地的清水酒,药力显然不是澹台未雨那些清水酒可比,服用后似有巨大功效,用途不明。

玉册宁凡倒是听软泥怪说了,这玉册名为开天玉册。说是开天,倒不是说这玉册是开天级法宝,恰恰相反,这玉册本身并不是法宝,仅仅是记录真界功德的书册。

据软泥怪的说法,开天玉册是真界开辟之初就存在的东西,无尽轮回之中,只能存在三千枚开天玉册,一份也不可以多出。倘若有哪个人的玉册被毁,则天地会再度生成一枚玉册,弥补缺数。

不是所有的真界圣人都有资格拥有玉册,拥有玉册的人,也不一定就是圣人。

这本玉册是鸿钧祖师赐给蚁主的,持玉册者,方可搜集真界功德,无玉册,则根本没有功德成圣的可能。

蚁主一生都在替鸿钧圣宗卖命,自是在真界立功无数,不过为了功德成圣,她用掉了绝大多数的功德,故而玉册之中所剩的真界功德,已经只是最初的一小部分了。

宁凡打开了玉册,顿时便有异香扑面而来,那是功德的香气。

一万二千四百功德。

宁凡对于真界功德没有概念,所以不知道这些功德算是多还是少。

“可恶!你不许动本宫的玉册!那些功德本宫攒了许多年,岂能便宜了你!”是蚁主的愤懑声。

“不要在我识海里吵吵闹闹,否则我不介意再让你尝尝魅术的苦头。”

“你…哼!”蚁主又一次妥协了,内心却在滴血。

宁凡将开天玉册暂时收起,而后饶有兴致地打量起香案上的符纸、清水酒。

不知道这二物是何功用?不要紧,他可以和它们聊聊天,问一问。

“你叫什么名字?小符纸。”

我叫玉清神雷符。

我叫上清神雷符。

我叫太清神雷符。

哦?原来三张符纸品种还不一样。

一番聊天之后,宁凡弄清楚了,原来这三张符纸都是一次性消耗的符纸,使用后,可释放出无限接近第三步威力的圣人雷法。

对蚁主而言,这三张符纸用处不大,当初制作出来,不过是为了纪念鸿钧圣宗的玉清、上清、太清三位师兄罢了。

但对于宁凡而言,这三张符纸,几乎意味着最强护身底牌了!

末法时代有多少人能接一招圣人雷法不死?怕是远古大修受了此符一击,都要脱层皮的,至于一阶、二阶的准圣,宁凡可不认为有多少人能在此符一击之下生还,当然,对方挡不住,还能躲,实战中此符能否真的凑效,尚未可知。

“很好,这三张雷符归我了。”

“嘁,连三张劣等开天符都不放过,真是小家子气。”蚁主鄙夷道,以她的圣人眼界,显然看不起宁凡的小家子气。

“说起来,你最初对付我时,倘若用上这些雷符,我是非逃不可的。”宁凡似有猜测。

“我不取,自然是散魂之身取用不了。散魂的局限性太大,否则你以为本宫堂堂圣人会缺乏手段对付你一个小辈?你应该感受过,本宫倘若神通在身,一个眼神就能杀你的!”蚁主没好气道。

“果然如此。”

三张雷符在手,宁凡略微祭炼后,直接将三张雷符存于丹田元神处,日后遇到绝境,随时都能祭出保命。

而后,他又和清水酒聊了起来,聊完后才知,这不是普通的酒,而是蚁主当年参加鸿钧圣宗的道果大会,从大会上分到的道酒。

这一碗道酒饮用下去,约莫可提升圣人十分之一纪修为。正是因为此酒太过珍贵,当年蚁主才舍不得喝,打算留到冲击瓶颈的关键时刻再饮,却不料出了变故,再无饮用的机会。

最终,这珍贵无比的鸿钧道酒,便宜了宁凡。

“根据这道酒自己给出的说法,此酒非圣人不得饮,否则将迷失于无尽轮回之中,永失真行,亘古至今,绝无例外,不知有多少真界大修贸然尝试,最终被此酒抹灭存在。以我如今修为,服之等于找死;倘若我哪天成圣,以我资质,又未必需要多这十分之一纪的修为。和三张雷符不同,此酒价值虽大,于我而言,却反而有些鸡肋了。”

当然,就算是鸡肋,宁凡也不会放过,还是把这鸿钧道酒收取走了。

蚁主恨得牙痒痒,偏偏无力阻止宁凡抢她的宝贝。她本以为宁凡抢完这些就算了,可宁凡太过分了!抢走这些死物还不算,居然还想抢走她的道!

“疯子!你这该死的疯子!那是本宫的道山!你焉敢劫掠!你取之何用?本宫的道,于你无用!”蚁主气愤道。

“无用?偶尔和她聊聊天,算不算用处?”宁凡笑道,蚁主不开心,他就开心,这道山,他还取定了。

“哼!你以为你是谁!圣人道山想搬就能搬吗!你,搬得动吗!远古大修被这山砸到,都会被其重量镇压,无法逃出的!”

哦?这道山还能这么用?拿来镇压远古大修都可以?要不要这么厉害?

蚁主越是这么说,宁凡就越想取走道山。

“你真应该好好翻翻我的记忆,看看我和这座道山的对话。远古大修都承受不了此山重量,我当然也搬不动,可她若是自己愿意和我走,我又何必去搬呢?”

于是,在蚁主吃人的目光中,宁凡又和道山聊了几句,把道山直接骗进了玄阴界。

道山离开的瞬间,整个地渊陷入了剧烈晃动之中,更有无数轰响传出,但那轰响并没有持续太久,便又平息了。

“此行收获不小,虽说摊上了蚁主这个终身诅咒,但却得到了不少好东西,得失之间,还是得比较大吧。”

宁凡心情又变得十分不错了。

蚁主的心情则一片糟糕,一片阴暗。她输得彻底,宁凡真是她的命中克星!

她本以为宁凡抢完道山,就会住手。可她错了,她低估了宁凡刮地皮的力度!

“说起来,这棵光树也是宝贝,毕竟连我大意之下,都被它算计到了,理应将其收取,正好可配合我木之神格使用,想来会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贝,不会弱于七宝妙树的。”

“嗯?这里的橘树枳树也可以砍伐几棵,种在神农百草园里偶尔研究研究。”

“这条江流也有些玄妙,可以截取一些江水研究一二…”

“这里的土壤也很不错,以道土而言,可是一等一的品质,倒也可以收取一些…”

“你别太过分!”蚁主气疯了。

“安静!”宁凡一皱眉头,蚁主又只好乖乖闭嘴了,任由宁凡在这里刮地皮,半个字也不敢再吭了。

许久,宁凡终于刮完了地皮。

“是时候离去了,无底船,载我逆流而行,离开此界。”

遵命!

地渊十二层。

“呃,地渊的晃动为何平息了…难道蚁主没有成功苏醒?”地渊十二层中,全知老人暗暗松了一口气。倘若蚁主真的苏醒,就算他有把握重新封印蚁主,也须付出不小的代价,太过不值。

地渊十三层。

“嗯?晃动停了,看来那偷伞的小子快要从下层回来了,仙石,只要那小子一回十三层,你我便同时出手,灭了此子!”扶苏尘令道。

“放心吧小道子,我只需一拳,就能让那小子归西!”仙石自负道。

十三层的酸雨,早已经停了。

宁凡回到十三层时,已经不必撑伞。他才刚刚返回十三层,就感觉自己被杀机锁定。几乎是同一时间,两道攻击一前一后,朝自己夹击而来。

石术,星石坠!

雨术,无根雨!

墨绿色的腐蚀之雨从天而落,这不是自然形成的酸雨,而是有人释放了雨行神通!

宁凡随手一袖,收走了漫天墨绿雨点,这点程度的雨,连让他稍微认真都办不到。

不过面对那些从天砸落的陨石,宁凡就无法太轻松了,必须全力以对,因为这些陨石,是准圣层次的攻击!

抬手召出逆海剑,宁凡道剑每每出手,都有陨石被生生砍爆,最终没有一个陨石,能真正砸到他的身上。

“鼠辈,滚出来!”

宁凡目光冰冷,一声魔吼,吼声中用上了全部法力,将藏身于此的扶苏尘、仙石身形逼了出来。

他不高兴!没有人喜欢被人偷袭!

他不想听扶苏尘、仙石的解释!他是万物沟通的神灵,他对杀机的感知绝无错误!对方想杀他,则他根本不必知道对方是谁,杀之即可!

“不可能!这小子的法力竟有一万七千劫!虽说法力纯度不高,但数量未免也太多了吧!”仙石惊呆了,这和光蚁族给出的情报严重不符!难道阴母骗了他,毕竟宁凡怎么看都不像弱鸡。

不仅不是弱鸡,仙石甚至从宁凡身上,感觉到了一丝压迫感,这足以说明对方的实力要在自己之上,且强得不是一星半点!

“骨、骨龄还不到二十万岁?怎么回事,此子法力高得可怕,偏偏骨龄低得违背常识!”扶苏尘比仙石看到的更多!

他修有雨师神目,可无视第二步遮掩,看穿敌人真实骨龄、修为境界!

十几万的骨龄,仙王巅峰的境界,一万七千劫的法力!此子身上违反常识的地方太多了!他已经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惊讶了!

“小道子,现在怎么办!不如…我们先撤吧。”仙石咽了咽口水,有些怕了。这一路嚣张地走过来,他先后吃了数次亏,终于学老实了。

“不是我们撤,而是本道子先走一步!你在此殿后,如能拿下他便将其拿下,如若不能,你便自行逃走。”

“什么?小道子你又要撇下我,一个人逃走?”仙石急道。

“这是命令!”

扶苏尘言罢,一个晃身化作漫天雨水消散了。

很神妙的雨之遁术,可闪避绝大多数的致命攻击,一般而言,扶苏尘使用了此术逃跑,普通人根本抓不到他逃跑的实体。

可他太倒霉的,遇到的是宁凡!

宁凡几乎已经半步踏入雨之掌位,对于雨,有着绝对的掌控!这种掌控或许不如真正的雨封号、雨掌位,不过对付一个扶苏尘还是的绰绰有余!

“天地之雨,听我号令!”

宁凡五指一抓,扶苏尘所散开的雨水顿时原路返回,而后雨水重凝,重新变回扶苏尘。

雨遁,失败!

“掌位,竟是掌位!虽说此子还差半步才能真正踏入雨掌位,但那半步绝对已经不远了!十几万的骨龄,怎可能有如此天资!”扶苏尘的世界观都快要崩塌了。

他向来自诩是北天最最杰出的天骄人物,可是和宁凡一比,他不过是萤烛罢了,宁凡才是那轮皓月!

“仙石!还愣着干什么!他有半步雨掌位在,本道子根本逃不出此地,你我全力出手,杀了此子!”

“是!”

可惜,宁凡不打算给敌人再度酝酿攻击的机会。

他一指定天,将仙石定死在原地,庞大法力压制之下,仙石几乎被定了整整一息!

一息,足够宁凡做什么?

足够宁凡趁着仙石不能动,杀扶苏尘十次!

扶苏尘不过是个小小仙王罢了,他同级无敌,但那同级却不包括宁凡这种异类!他神通逆天,但还能逆天得过宁凡吗?宁凡只一个掌位号令,就废掉了扶苏尘九成本领!

剩下的那一成本领,是其师留给他的保命底牌,然而那些底牌,仍然保不了他的性命。

逆海剑芒,当空而至!

只一剑,扶苏尘便暴体而亡,可其暴体之后,碎身化作雨点,诡异的重凝了。

同一时间,他眉心有一滴青色血液飞出,化作雨丝消散了。

“有点意思,只不知,你这保命术还能再用几次。”

嗤嗤嗤!

宁凡九剑连出,再杀扶苏尘九次,加上之前的一次,扶苏尘一共死了十次,眉心的青色血液终于飞尽,再无重生力量了!

“休伤小道子!”一息过,仙石终于可以动了。

他一见扶苏尘雨师魂血用尽,登时大急,想要冲到扶苏尘身边守护他。

可令他震怒、绝望的事情发生了!

宁凡又一指,定住了他!接下来的一息,他又不能动弹了!

“不要,不要杀他,不要啊!”仙石绝望了,他近乎哀求地恳求宁凡,可敌人的哀求,宁凡当然不会同情。

逆海剑又一次斩向扶苏尘,这一次扶苏尘再死,便是真的无法重生了!

“召雨师之像!”

却不料,这扶苏尘还有其他底牌,竟捏碎一个小小玉牌,召唤出了一个巨大神像护体,将宁凡的剑芒挡下了。

这是古神之像!是古神一族的最大绝学,和古魔返祖术同一级别!

宁凡这才注意到,原来这扶苏尘不是普通仙修,居然还是一个古神,一个拥有神心的古神!

古神一族明明失了心,此人却能修成正统古神,倒也算逆天之辈,可惜,小逆天遇上大逆天,仍然只有挨虐的份。

“倘若你也有准圣法力,此神像或许能稍稍威胁到我,但若只是这点程度的话,不够!”

宁凡仍旧不使用多余手段,只用逆海剑朝那神像连砍了七剑。

那神像不堪重负,终于还是毁坏了,继而躲在神像后的扶苏尘,被宁凡剑芒绞碎,化作血雨消亡了。

“不——”仙石发出悲怆的吼声。

一息过,他再次恢复动弹,这一次,宁凡没有再定他,而是持剑朝他冲了过来。、

“你杀了小道子,害我再无返回故乡的机会,我杀了你,杀了你!”

仙石理智崩溃了!

盛怒之下,他只攻不守,变化出巨石剑,竟和宁凡的逆海剑拼了个伯仲之间。

“我不知你的愤怒什么,那小子又没有真的陨落。”宁凡对仙石的愤怒十分无语。

因为他并没有真正击杀扶苏尘。

不,应该这么说,他击杀了扶苏尘,却只击杀了一半扶苏尘,此人还有一半元神不知为何,不在此地,故而侥幸逃过了一劫,没有真正死亡。

仙石彻底失去理智了,他完全听不到宁凡的声音,只知道和宁凡拼命。

见状,宁凡也懒得和仙石废话了。

扶苏尘死没死彻底,他并不关心。

仙石愤不愤怒,他同样不关心。

他甚至不关心这一人一石什么来历。

他只关心一件事,杀了眼前这个石人准圣,能不能再制作一个不灭鬼卒。

“可惜祭品不足,制作鬼卒需要足够多的血祭…”宁凡正寻思着,要从哪里搞点血祭制作鬼卒,忽然他笑了。

笑仙石明事理!

他正苦于没有地方寻找祭品,仙石就主动把祭品送上门了!

“石人们,给我咬,咬死这贼子!”仙石巨剑当空一划,划开了他的香火界入口,无数巴掌大小的石头小人被他召唤了出来。

那些石头小人似乎身怀剧毒,一个个修为虽说不高,但若是被他们咬中,一般的准圣还真要为中毒而头疼的。

“你这么配合我,我都不好意思杀你了…”宁凡张口喷出漫天炎雷之火,这种群体杀伤,轻易就灭掉了大部分石头小人。

但还是有少量石头小人漏网之鱼一般,诡异地穿梭空间,欺近之后,咬到了宁凡。

宁凡肉身防御虽说不错,但被这些石头小人咬中,还是破了皮,流了血,中了毒。

好在他自身毒抗惊人,这毒进入体内以后,虽说一时半刻无法驱除,却也发挥不了负面作用,伤不到宁凡半分。

嗤嗤嗤!

炎雷与逆海剑同时发动攻击,那些欺近的石头小人,最终也一个个被宁凡杀尽。

这些石头小人约莫有百万之数,拿来制作不灭鬼卒勉强够用,但也因为只是勉强,成功率不会太高。

“要是能有更多的祭品就好了,那样制作不灭鬼卒的成功率,也会相对而言提高一些…”

宁凡才刚刚有这种想法,仙石就配合他了!

仙石开启了另外一个香火界,从中召唤出了百万之数的美貌山鬼!

那些山鬼好似游魂一般,一个个朝宁凡飞至,而后,朝着宁凡释放出了幻术!

这是百万鬼物联手施展的幻术,如此大型的幻术,宁凡还是头一次见到!

可惜…宁凡同样是幻术大师,左目扶离妖影、右目黑暗轮回枝树影同时闪烁,百万鬼物被自己的幻术反弹了!

而后,一个个鬼物体内生长出黑暗轮回枝,被轮回枝刺透,抹杀!

仙石的手段又没有奏效,白白增添了百万数目的祭品!

“你不要再配合我了…我们是敌人。”宁凡笑道。

“我杀了你!杀了你!”仙石完全发疯了,他根本听不到宁凡嘲讽般的话语!

他第三次打开了香火界,这一次,香火界中飞出了一座山!

一座足足有数百星沉重的镇压之山!

宁凡眉头微微一皱,终于有了少许认真。倘若被此山压到,他可没有那么大的力气,从此山镇压之下逃脱,怕是要吃许多苦头。

这石人准圣看来也不是一无是处。

“玩镇压是么,你有镇压之山,我恰好也有。小山姑娘,劳烦你出手了。”

别客气嘛,树精哥哥!我们可是好兄妹,互相帮助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么?

宁凡开启了玄阴界,蚁主道山带着无穷轰响,迎着仙石的镇压之山砸了过去!

两座巨山,在天地间剧烈碰撞在了一起!而后…蚁主道山直接将对方的镇压之山砸成粉碎!

完完全全碾压了对方的镇压之山!

“这么厉害?!”宁凡大吃一惊,他本来只打算收了这座道山聊聊天,却不料此山如此厉害,威能和先天上品法宝相比,都不弱半点了。

可这道山根本不是法宝啊?仅仅是蚁主的道之凝聚而已。圣人的道居如此可怕吗,仅仅拿道山本身砸人,都能充当先天上品法宝使用?

“我本以为那三张圣人雷符才是用处最大的东西,但或许,这道山才是…”宁凡暗道。

“竟然一击击碎了我的本命镇压峰!这、这是什么山!为何上面有圣人气息!”仙石被这惊人的一幕吓醒了,略微恢复了理智。

可面对绝对的实力差距、法宝神通差距,恢复些许理智又能如何呢?

宁凡一声令下,蚁主道山砸向了仙石,带着横扫轮回的圣人气息!

蚁主道山第一击,撞碎了对方的镇压之山!

蚁主道山第二击,直接就将仙石镇压在了山下!

“动不了!这山太重了!这不是物质层面的重量,否则再重老夫都能逃出;这他娘的居然是道山!这他娘的居然是圣人道山!只有被镇压住,才能切身体会此山的道山气息!这他娘的完全就是圣人级别的镇压!此子难道是圣人?他难道竟是圣人!不可能!这就绝不可能!”仙石被压在山下,动弹不得,怒吼冲天。

“好了不和你玩了,虽然你很配合我,但敌人就是敌人,不可能真的因为这个原因就饶恕你。接下来,游戏结束。”

宁凡目光恢复无情。

之前一番试探,他已经试出了对方的手段深浅。对方攻击手段匮乏,强项在于逆天的石肤防御,逆天到什么程度?逆天到硬接逆海剑攻击,都可毫发无损;逆天到明明被蚁主道山镇压,都只受轻伤,而非重伤。

不过逆海剑无法奏效,也不全因对方石肤防御逆天,还因为这其中有五行生克在影响。逆海剑是水行道兵,对方是石人,石为土行的变种。

五行之中,土克水,逆海剑面对对方石肤防御,天生就会削弱不少威能,再加上对方石肤本就坚硬,毫发无损也就不奇怪了。

蚁主道山也是同样的道理,山石同源,对方对这类镇压手段防御力高一些,便也不足为奇了。

好在五行之中,木最克土,是以山石虽硬,松柏仍可钻石而出,汲尽土之养分。

而木,恰恰是宁凡眼下最强的一种道则,甚至修出了超越掌位的父神神格!以蚁主道山镇压仙石,只是第一步,想要灭杀仙石,蚁主道山办不到,但有一样东西却能办到!

“我看你如树,你有试过变成一棵树么…你有…看到我身后这棵巨大光树么…”

宁凡话音刚落,仙石顿时发出惨叫,体内竟有无数光树树种破体而出,体内法力有如封印般,被光树的树种禁锢!

而后,他的石头身体开始树化,开始从道则根本强行发生改变!

他的生机开始飞速流逝!

光树本身杀人速度很慢,但当融入宁凡木之神格的力量以后,光树简直成了同样不弱于先天上品法宝的大杀器!其威力,根本不是仙石可以抗衡的!

不是仙石太弱,而是获得了蚁主道山、光树的宁凡,太强!末法一阶准圣之中,能真正和宁凡不相上下的,已经没有几个了!

“废物!不过是对付一个劣等石兵傀儡,居然又是用本宫道山,又是用光树,本宫横行一世,从未见过如你这般弱小的仙王!”蚁主讽刺道。

但其实她十分震惊。

震惊的也不是宁凡轻易打败仙石,而是宁凡才获得她的道山、光树没多久,居然就能完美发挥这两件东西的力量。

这就是万物沟通的力量吗?轻易就能与不属于自己的宝物拥有如此高默契!难怪古之神王的首要选择标准,就是必须具备万物沟通的能力。这样的能力,简直就是对修真秩序的忤逆!

地渊十二层。

原本被阴母擒为人质的扶苏尘半壁元神,忽得挣脱禁锢,消失无踪。

他逃了!

他要逃回宗门!

他要请师父出手,替他报仇!

扶苏尘原本还怨恨阴母留下他半壁元神,此刻却只觉得庆幸!

倘若不是还有半壁元神保留了下来,他可能直接就被宁凡那个逆天仙王给灭掉了!

“贼子,你等着!若我师出手,你必死无疑!”

20122015傲宇阁合体双修 第1209章 灭仙石!


上一章  |  合体双修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