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合体双修 >> 目录 >> 第1206章 当年疯!

第1206章 当年疯!


更新时间:2018年01月17日  作者:我是墨水  分类: 仙侠 | 奇幻修真 | 我是墨水 | 合体双修 
合体双修 第1206章 当年疯!
正文第1206章当年疯!

正文第1206章当年疯!

与宁凡想象中的景色不同,十五层看起来,并不是什么龙潭虎穴,更像是一处世外桃源。

入目处,一条闪烁荧光的江流,横贯整个十五层,将大地分成两岸:南岸生长着一望无际的橘树,北岸生长着不见尽头的枳树。

雨终于停了,宁凡收了伞,看着眼前的南橘北枳之景,眼中青芒闪烁,而后有了凝重之色。

他取出十五层的地图:地图上,南岸的橘林也好,北岸的枳林也好,都被软泥怪标注了红色记号,代表着两处地方极其凶险;横贯十五层的江流,则被标记了箭头记号,意思是让宁凡顺江而下,走水路,不走陆路。

“两岸果树林,都是险地么…”

宁凡沉吟许久,忽然身形一晃,飞上南岸。在他踏足南岸的瞬间,眼神顿时变得懒散,变得看破红尘,变得了无生趣!

一上南岸,他就不想动了,不想再多走半步。他有了一种荒诞念头,想要变成一棵橘树,扎根于南岸,永远生活在这里。

这荒诞念头一生,他的皮肤开始硬化,有了变成树皮的趋势;他的脚掌开始生出根须,开始朝着南岸的泥土扎根…

“破!”

宁凡忽然目中青芒大作,强行震碎了心中妄念,而后二话不说,抽身飞出南岸范围,踏在半空中。

在他飞离的瞬间,心中的所有荒诞之念都消失了,身上的树化也随之消失了。

“这就是南岸标为险地的原因么,换成稍弱的修士,怕是直接会在那妄念侵蚀中,永远变成一棵橘树,死于此地…贸然踏上北岸,恐怕也是同样的下场…我本还觉得此地橘林枳林景色不错,如今看来,这些橘林枳林,怕都是死在这里的生灵所化…”

这种杀人手法,是宁凡第一次见。考虑到此地是蚁主骨骼血肉所化,这种南橘北枳的杀人术很可能是蚁主的手段,当然也有可能,这里的橘林枳林出自全知老人的手笔,谁知道呢?

“果然只能走水路了么…”

说来神奇,宁凡刚打算走水路,江流之上,就有一艘蚱蜢舟漂了过来,似要引渡宁凡前往十五层深处。此舟出现的太诡异了,好似宁凡一念起,它就凭空出现了一样。

宁凡没有登船,因为这蚱蜢小船,居然没有底!这无底船看似寻常,但宁凡生死磨练的直觉,却让他觉察出了此船凶险。若是修为不足,贸然登船,怕是会有变故…

念及于此,他没有理会这无底船,而是自己飞行,顺流而下。他以为自己飞和乘船一样,都能抵达终点,但这一飞,竟飞了三日还没有飞至尽头!

“古怪,我纵然没有全速飞行,至少也用了七成速度,但居然飞了三日,还不见尽头…这和地图上标记的距离,严重不符,地图上的距离可没有这么远…”

宁凡想要展开雨术,窥一窥前路还有多远,但雨术才刚开,就有晴光从天而降,将他的雨术晒灭了。

雨术竟被此界限制了!

宁凡又回头看了看来路,却哪里还有什么来路,他走过的路,都已经消失了,回头无岸!这太反常了,使得他原路离开十五层都做不到。

眼前出现了诸多怪事,宁凡不再莽撞赶路,而是停在半空,皱眉思索。

似觉察到宁凡的困扰,那无底船不知何时,又一次出现,朝宁凡漂了过来。

“看来,不用特定的手段,是没有办法抵达此江流终点的…只能登船了么。”

宁凡保持警惕,朝无底船降落,说起古怪,此船分明无底,他却能真真切切站在上面,着实神妙。

他正打算细细研究此船玄机,忽然身体有了极其细微的异样感,若不是宁凡感知力远远超出同级修士,他是绝对察觉不到这股身体异样的!

他试图找出异样感的来源,一番寻找之中,惊讶地发现他的元神、肉身有了强行分离的趋势!

此刻站在无底船上的,哪里是他的肉身,居然只是他的元神!而他的肉身,已有大半脱离元神,正朝着无底船下方的江流沉没,如此肉身分离的大事,他因站在船上,竟无法直接感受!

幸而他感知逆天,注意到此事。若是再晚些察觉,他的肉身怕是已经沉入江中,被江流中的未知力量所灭…

“还真是不能有半点大意啊…肉身归位!”

宁凡神通一展,肉身登时归位,重新与元神合一。

见宁凡不配合它沉没肉身,无底船不高兴了!它不前进了!它居然强行顶住了江流的推进,静止在大江中心。

这一幕,就好似除非宁凡舍弃肉身,否则绝不前进一般。不乘此船,就行不到江流尽头;不乘此船,也无法离开十五层。它有胁迫宁凡就范的底气!

若是换成旁人,此刻进不得,退不得,多少是要有些紧张的,可宁凡是谁,他什么样的绝境没见过,怎么可能被区区一艘无底船困住。

此船脾气似乎很大呢。

那就安抚一下好了。对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宁凡向来很有包容心。

就不开!就不开!船爷不渡凡人!不脱凡胎不得上船!下去!快下去!一点规矩都不懂!宁凡用了万物沟通的本领,轻易就听到了无底船的声音。这是旁人做不到的事,对宁凡而言却不是多难。

“船兄,真的不能通融一二吗?”

你居然能听到我的声音!你…你难道是神灵!无底船大吃一惊,呦呵,这厮灵智还不低,居然能如此清晰地和宁凡交谈。

宁凡登时目光一亮,根据他以往经验,能在万物沟通之下保持如此高灵智交谈的,貌似只有冥界鬼花。这破船,难道竟是冥界鬼花同一等级的存在?莫非不是破船,而是一艘宝船?

“是神灵如何?不是神灵又如何?”宁凡一笑,不置可否道。

是神灵的话,船爷就更加不能渡你了!神灵可是我等仙灵族的敌人!喂!小兄弟,你还没回答我呢,你究竟是不是神灵!无底船紧张问道。

“我当然不是神灵。”宁凡撒谎面不红心不跳,不骗人当什么魔头。

呼,还好,你不是神灵,这样的话,船爷就不用怕你了。小兄弟,你是不知道,船爷身为仙灵族人,最怕的就是神灵了,神灵都是坏人!他们对仙灵天生存在血脉压制,有着上位者的优势;他们更可以使用自身神灵血,对纯血仙灵强行种下血契。你是不知道血契有多可怕…无底船似乎很多年没和人聊天了,一见宁凡能和他交谈,顿时成了话唠。没办法,这些年憋得太狠了!

“血契?那是什么?”

小兄弟能和船爷这种纯血仙灵交谈,应该同样是纯血仙灵才对啊,为何竟没听说过神灵血契?在船爷那个年代,不可能有纯血仙灵不知此事啊。哎呀,忘了忘了,哈哈哈!看船爷这记性!神灵早就被我们仙灵族夷族了!年代早就不同了!连纯血仙灵都没有几个了吧!你家长辈肯定是觉得没必要再提防神灵了,所以才没给你灌输神灵血契的可怕。无底船强行脑补道。

宁凡嘴角忽然勾起莫名笑意,他有一种直觉,这无底船或许是个笨蛋…

“船兄懂得可真多,居然还知道神灵血契这种东西,了不起。”宁凡随口夸了一句。

哈哈哈!那是!船爷不仅知道神灵血契,船爷还会画血契的契纹!这可都是船爷前任主子教的!他可是混鲲圣宗的前代接引圣人,船爷做过他的仆人,什么秘术不知道!神灵血契算个屁!无底船被宁凡拍了个马屁,顿时飘上了天,有些不知道自己是老几了,一个又一个秘闻不要钱地爆料了出来。

混鲲圣宗?前代接引圣人?

宁凡对无底船口中的前代接引圣人有些感兴趣,当然,他更感兴趣的,是无底船口中的神灵血契。

“船兄居然还会画神灵血契?真是太了不起了,真想见识见识船兄画的血契啊。”

哈哈哈!好说好说,你想看,船爷就画给你看…呃,不行不行,船爷稍微有点忘形了。前任主人说过,这可是天地大秘,不能乱传外人。而且你又不是神灵,知道了神灵血契也无法使用的,学了也没什么用…

“外人?船兄怎么会认为我是外人,你看,这是何物?”宁凡面不改色,取出了逆海剑。

逆海剑,别名混鲲圣宗上等弟子剑,是混鲲人的身份证明!并不是混鲲弟子才能持剑,而是持了剑就算是混鲲弟子,人家就承认你的身份!

哎呀!小船有眼不识泰山,原来前辈是混鲲圣宗上等弟子!失敬,太失敬了!无底船一下子怂了,仿佛宁凡这一特殊身份,有多么得罪不起一般。

“这下,船兄可以给我画一画神灵血契了吗?”宁凡笑道。

可以!当然可以!不过有一点,小船还是要提醒前辈!这神灵血契太危险了,你是不知道,被神灵血契强行订下契约,本人是无法察觉的!亘古以前,不知有多少纯血仙灵被暗中种下这种契约,不知不觉中,就被对方改变了心性,对契约主人的神灵言听计从…

无底船一面讲述神灵血契的可怕,一面运转神通,在江面荡起水纹,那水纹一圈圈荡开,而后一圈圈凝聚,凝聚后,显出了一副极为复杂的契约纹图案。

那正是神灵血契的图案。

宁凡只看了一眼,就记下了神灵血契的契纹,而后…他咬破指尖,挤出一滴神灵血,朝着无底船屈指一弹。

血液一触及无底船船身,顿时化作神灵血契的契纹,印在无底船船身之上。片刻后,契纹消失,好似蒸发在了空气中,但其实,是渗入到了无底船的意识深处。

不可思议!前辈真是天纵之才!只看了一遍,就记下了如此复杂的契纹!无底船对宁凡以血滴它的行为,并没有多么在意,只当宁凡刚学会了神灵血契,是在试着玩。

但其实,它已经被宁凡滴血认主了…它还不知道!不知道!

“呵呵,你不必出言讨好,这契纹其实并不复杂,我只是恰好擅长此道罢了。”

不不不!仆人讨好主人,不是天经地义的么!诶,奇了怪了,我为何要叫你主人…无底船有些莫名其妙,却原来,是神灵血契已经生效,在潜移默化改变它的意识了。

“好了不聊了,船兄,快些赶路吧。”宁凡催促道。

说也奇怪。

无底船明明极有原则,只渡圣人,不渡肉体凡胎,但宁凡一令之下,它还是乖乖遵从,载着宁凡一路顺江而下。

哪里还有半点脾气!完全一副言听计从的样子!

无底船察觉不到自己中了神灵血契,就算它事后对此事产生怀疑,也会被血契的力量自行抹消所有怀疑。

它永远察觉不到此事!

神灵血契真是太霸道,太可怕了!但很可惜,此术只对纯血仙灵有效,对其他生灵,没有半点用处,针对性很强…

“难怪神灵一族会被推翻,他们的存在,严重威胁到了其他族群的生存…”宁凡心中感叹不已。

意外学会神灵血契,意外收服一艘无底船,不得不说,宁凡这段时间的运气真的不错。不过他并没有过于激动,因为神灵血契这种东西,实用性真的不高,只对纯血仙灵有效,在宁凡身处的时代几乎没有什么用武之地,也就能拿来欺负欺负无底船了。

至于收服无底船,宁凡同样没有太激动。此船似乎只是一件先天下品法宝,这种品阶的法宝,就算白捡了一艘,貌似也不算什么大事吧。

宁凡低估了无底船的厉害,起初,他只将无底船当成了在这一层的代步工具,离开此地后,估计再也用不上无底船了,他是这么认为的。

可他又错了!

这无底船法宝等级确实不高,但却绝对不是什么普通货。

此宝,其实可以助人成圣!欲成圣,必先脱胎!宁凡之前肉身跌入江中,其实正是一种脱胎,只可惜他境界远远未到成圣关卡,此时脱胎还有些早了。强行脱胎的话,只会令他白白失去肉身,而不会有任何益处。

能助人脱胎成圣的宝物,纵然品阶不高,在真界也能卖出天价!蚁主当年成圣,可没少借助无底船的帮助,天知道,她为了从混鲲圣宗偷一艘无底船,费了多大的力气!如今却便宜了宁凡,宁凡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只不过忽悠了几句,就把无底船骗到手了。

倘若蚁主有知,怕不是要直接气死。

当然了,无底船不只有助人成圣一个本领,它更号称“无水不渡”,意思是没有什么江河湖海,是它不能航行的。

眼前就是一个实例!十五层的江流受蚁主神通影响,普通人永远行不到尽头。但对于无底船而言,这根本不是问题!这种小道难不住它,它轻易就能破开术法,航行到江流尽头,来去自如!

有无底船开路,不过一日一夜,宁凡便行到了江流尽头,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座山!

一座道山!

一座由蚁主一身道念堆积而成的巨大山峰,其高不可量!

“居然是道山!小泥巴要的东西,似乎就在山顶!”

宁凡站在无底船船首,站在江流尽头,看着蚁主不可量的圣人道山,竟有了蚍蜉撼树之感。

这就是圣人的道吗!

宁凡感觉呼吸有些困难了,这道山,太沉重了!并不是物质层面的重量,而是大道层面的重量!

仅仅是面对此山,宁凡便感觉自己一身道念不受控制地想要匍匐在地,想要登上山顶,怕是更难!

主人千万不要登上这座道山!这道山之上,不仅封印了蚁主的部分随身物品,更封印着蚁主的部分散魂。无底船见宁凡有登山之念,顿时劝阻道。

它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称呼宁凡为主人有何不妥,神灵血契的影响太大了!

“散魂?那是什么?”宁凡问道。

圣人魂散不死,是为散魂。无底船答道。

“听不太懂。算了,待我登上此山,自然便知散魂为何物。”

宁凡没有听从无底船的劝阻,施展神通,将无底船变成一艘小船,收进了玄阴界宝库,显然已将这无底船,当成了自己的私产。

他不听从无底船劝阻,并非不知此地凶险。他行事,从来言出必信。既然答应要帮软泥怪的忙,就不可能半途而废。

无论前路阻挡的是大凶之地,还是圣人散魂,都改变不了他的原则!

在宁凡踏上蚁主道山的同一时间,远在地渊第六层的全知老人,终于拼完了石兵傀儡的最后一个零件,将北小蛮的石兵爷爷,完完全全改装完成。

“你令我修为大进,可我,不会谢你!”石兵傀儡忌惮极深看着全知老人。

“呵呵,老夫行事,可不是为了你的感谢,而是为了和宁小友的约定。他任我实验,我替他办些小事,公平交易而已。好了好了,老夫不和你废话了,你自己去找北小蛮那个小魔头吧!老夫忙了这么多时日,该去看看宁小友的修炼数据了。也不知宁小友这段时间,修的是什么,我安排象兄指导他修行,是希望象兄传授他力之极限的修行心得。象兄教了那么多天,那小子的肉身力量,应该提升不少吧?他的基础不错,修至极力的话,对他实力提升绝对不小的。”全知老人笑道。

全知老人兴冲冲地找来象妖问话,他以为,宁凡这些日子都在跟象妖修炼力量。

可他错了!

宁凡这些日子居然没有修炼力量,而是修炼法力纯度去了!更没有跟象妖修炼,而是被象妖安排,和软泥怪一起修炼了。

“胡闹!你居然安排宁小友传送到了地渊十二层!那里有多危险你知道吗!那里可是光蚁族的大本营!他要是被光蚁们干掉,老夫到哪里再找这么珍贵的实验素材!”全知老人大怒,更多的,是对宁凡的担心,那种担心不仅仅是对实验素材的关心,更有一种他自己都未察觉的感情,深藏其中!

“主人有所不知,属下事先已经将十二层的凶险告知他了,是这小子执意要去的…”象妖有些害怕,他从没见过如此盛怒的主人!

不,他其实见过一次的!

那一日,某个蚂蚁圣人生出贪心,想要吞掉主人守护多年的大椿树!

那一日,主人暴怒之下,无视此代鸿钧祖师的警告,一意孤行,同门相残,强行镇压了蚁主,得罪了整个山海界的远古宗门!

恍惚间,象妖好似有看到了那道疯狂身影,那个敢与全世界为敌的逆天妖鹤!

蚁主又如何!鸿钧又如何!没有人可以伤害老夫的师弟!天王老子也不行!

敢伤大椿半枝者,满门皆杀!

主人当年的怒吼,言犹在耳,使得象妖心神激荡!

他怀念当年追随主人的热血生活,只为心中一点信念,敢与天为敌,不负少年头!

可岁月变迁,他终于还是老了,主人也不再是当年的逆天妖鹤,变成了遁入紫斗幻梦界、避世不出、游戏人间的老人。

这样没什么不好,只要主人快乐,象妖愿意埋没本性,随主人过这种没事做做实验的平淡日子。可…主人这样子,真的快乐吗?连自己是谁都记不清,连一度视如生命的师门都快要遗忘…真的快乐吗!

“闭嘴!老夫现在不想听任何解释!老夫只要宁凡活着,他必须活着!光蚁族?圣蚁宗?只是老夫的玩具罢了!若他们敢伤宁凡半指,老夫要他们举族灭亡,就算此举会使得蚁主再度苏醒,老夫也在所不惜!”

全知老人不再和象妖废话,开启传送阵,直接传送至地渊十二层!

根据象妖的说法,宁凡应该是在这一层修炼才对,可…这里为何没有宁凡半点气息!

难道,难道…在他傻乎乎拼装石兵傀儡的时候,宁凡已经…被那群光蚁孽畜们杀了…

不!!!

师父说过,让我保护好师弟的!

谁都不能伤害老夫师弟!

谁都…不行!

“蝼蚁们,给老夫一个交待!否则老夫屠你们满门!啊啊啊啊啊!还我师弟!还我师弟啊啊啊啊!鸿钧我杀了你!杀了你!”

全知老人疯了!

他双目血红,眼中却流出了悔恨的泪水!他分不清现实与回忆,他的理智已经被愤怒与悔恨取代!

他没有保护好师弟!他…辜负了师父再一次的信任!

啊啊啊啊!

他怒吼冲宵,那吼声蕴含的伟力,竟有直接击穿地渊十二层的趋势,即便是蚁主的脊骨世界,也阻挡不了全知老人的怒!

整个光蚁族一片大乱!

谁都没料到全知老人会在这个时候杀过来!谁都没料到…疯子一样混迹于光祖地渊的全知老人,爆发全部修为时,竟是如此毁天灭地!

发抖!

堂堂二阶准圣的阴母,此刻居然在发抖!她无法理解!全知老人怎么可能有如此可怕的修为!全知老人不是曾像白痴一样,被她生擒镇压过好多次么…难道,此人从前从未用过真正修为,只是故意被她擒拿,擒着玩?

“该死!这老疯子这一次是真的疯掉了!十三脊椎的事情暂时放一边,这老疯子的危险程度已经超出妾身理解!传妾身之令,全族集合,备战全知一人!他马上就要来了!任何人都不得轻敌,这疯子绝不是平日里表现的实力,他绝不逊色于任何一个远古大修!他一直都在扮猪吃虎,戏弄我等!”

一道命令,传遍光蚁族,整个光蚁族一瞬间进入最高警戒,而后…

全知老人目光冰冷无情,出现在光蚁族圣城的上空,负手而立,俯视苍生若蝼蚁!

“老夫只有一个要求,办不到,尔等全部都得死!把老夫的师弟…还来!”

热门、、、、、、、、、、、、、合体双修 第1206章 当年疯!


上一章  |  合体双修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