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灾厄降临 >> 目录 >> 第九百七十七章,由简到难

第九百七十七章,由简到难


更新时间:2014年08月11日  作者:黑十三郎  分类: 科幻 | 时空穿梭 | 黑十三郎 | 灾厄降临 
灾厄降临 第九百七十七章,由简到难

热门推荐:、

耶鲁的神降并不仅仅只是在地下坑道,而是在整个巴黎上空也有响应。无论是巴黎大主教,又或者是圣枪骑士团队长塞拉斯都能看见这一切,感应到这一切。即便是在城堡中刚刚入睡的腓力二世,此时也披衣而起,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贯彻天地的光芒。

“这是第二个吗?”

腓力二世在胸前画了个十字,低声问。

没有人回答,作为腓力二世的妻子,来自埃诺的伊莎贝拉,此时也站在法兰西国王的身后。她正在双手握在额前,低声祈祷。听见腓力二世的问题后,法兰西王后结束了祈祷,抬头看着教堂的方向。过了一会儿,这位女性低声说:“哦,上一次是在施佩耶尔,这一次是在巴黎?”

腓力二世同样也没有回答自己妻子的问题,当巨大的光芒之后,耶鲁的声音响起时,这位国王已经顾不上听闻耶鲁究竟在说些什么。他猛然回身,命令说:“准备好我的马匹,骑士们,现在可能是最重要的时刻。”

十几分钟后,顾不上将仪容整理妥帖的腓力二世已经驾驭着奔马,带着几名骑士向着巴黎大教堂的方向冲去。他要成为第一个见证神迹的国王,而他的声望也将会因为这次见证而大涨,之前所有的屈辱也都会因为这次神迹一扫而空。

巴黎的街头到处都是出门跪拜的人群,他们在辉煌的光芒中茫然失措,只能用一声声的祈祷来应和“主”在天空的声音。那个威严的,公正的,同时也是慈悲的声音,让这些教徒们即使在10月的巴黎,也感到温暖如春。而主在天上所说的一切,同样让这些教徒们牢记在心,他们大声赞颂这自己听到的每一句话,直到整个天空的光芒猛然收缩了一下。这个变化就像是某个人突然被击中软肋以后的反应。这种反应让人群有些混乱。不过很快,漫天的光芒重新开始扩散,只是主的声音,似乎有一点点的改变。当然。这种改变就算是那些熟读经文的神父们也未必能够感应到,倒是世俗的国王,诸如腓力二世反而有种莫名的体会。

“赞美我的主,当你显灵时,我必会到来,见证着一切。”

腓力二世一边大声说着,一边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滚鞍落马,急急忙忙向着巴黎大教堂的正门走去。在那里,苏立大主教已经等候多时。他伸出手,任凭腓力二世虚吻自己的戒指。在神迹下,神圣大于一切,即使是君权此时也要屈从与神权之下。随后,两人一起向着教堂的深处走去。那些随同腓力二世前来的骑士们此时早已单膝跪在地面,大声祈祷着。

天空的声音已经渐渐消散,除了之前所说的一切,后面最多加上了几句惯有的承诺。不过这些承诺和当初主在施佩耶尔承诺弗莱曼的一模一样,通过这样的许诺,那位异国国王的身份得到了新的确认。

“国王在哪里?”

腓力二世紧张的问着。

苏立大主教的右手手指放在嘴前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直到天空中所有震耳欲聋的声音消失。那些铺天盖地的光芒跟着熄灭,整个教堂归于一片黑暗之中后。这位巴黎大主教才在胸前画了个十字,说:“赞美我的主,你使我见到了正义,赞美。”

说完这些,苏立大主教这才拍了拍手。很快,教堂中的烛光亮起,如同白化病人一样的圣枪骑士团队长塞拉斯安静的站在祈祷大厅的圣像前,低声说着什么。听见主教和国王的脚步声,塞拉斯转过身来。他手中的重剑还没有放下,另一只手中抱着的头盔在烛光下闪闪发亮。

“国王在地下,我原本准备前往石匠协会,但是现在看来已经无需如此。”

塞拉斯平静的说着,他看着法兰西国王,接着说:“国王陛下,你差点万劫不复。”

腓力二世虽然不明白塞拉斯的意思,但是他也知道,也许主教会危言耸听,但是作为圣枪骑士团的队长,塞拉斯绝对不会随意说出这样的话。换句话说,塞拉斯说的,就是真的。

腓力二世急忙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回应了一声:“哦,我的主。”

随后,他看着塞拉斯问:“帕林国王一直没有上来?”

“巴黎的地下,有一个可怕的深渊,国王陛下,你可知道你正站在一个不知道有多么深的深渊之上吗?”

塞拉斯的话让腓力二世的身体都晃了一下,他惊讶的问:“你是说,我们站在……”

“是的,陛下,我们站在一个空空的气泡上,如果不是帕林国王,当巴黎落入深渊时,我们谁也无法挣扎,谁也无法离开。”

腓力二世此时已经连赞美都无法发出,他的脑海中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完全占据,一时间只感到口干舌燥,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与此同时,塞拉斯和苏立大主教突然一起发出了惊叹的声音,在这个声音中,祈祷大厅的圣像同样放出了光芒。这是一次新的冲击,蓬勃而出的光线让教堂大厅的玻璃喀拉拉直响,过了片刻,天穹顶上的彩色玻璃轰然粉碎,落了下来。苏立大主教手中及时爆发的光芒让腓力二世躲过了玻璃之灾,但是接下来教堂的不断动荡让这位大主教脸色大变。

“我的主啊,难道是,末日即将到来?”

苏立大主教看着脚下那些曾经镶嵌着经文故事的玻璃碎片,当阳光照下来的时候,这些瑰丽的玻璃光影会让在祈祷大厅中的人如同步入天国。但是,这些玻璃现在已经破碎不堪,这是否暗示着,天国正在坍塌?

塞拉斯没有回应这个问题,他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神术似乎有些变化,但又说不清那是什么变化。神术似乎变得和以往有些不同,更为慈悲?更为纯净?更为锋利?似乎都有,但是似乎什么都不是。问题是,一旦承认这种变化,岂不是证明在此之前的神术还不够?

圣枪骑士队长没有说话,他在等待着萧焚的出现。他相信,那位来自异国的帕林国王,能够完美的解释这一切。

此时的萧焚正在欧洲永久神术池中遨游,他想要做的事情太多,但是没有一件事情能够立刻完成。想要改变太多人的认识,包括教皇和那些骑士们。耶鲁的神迹提醒了少年觉醒者,在这个信仰可以让人发狂的中世纪,直接影响这些信徒的信仰,能够産事半功倍的效果。

想要做到这一点,最好的源头在欧洲神术池里。在那个巨大的光明海洋尽头,有一个上锁的王座大厅。萧焚清楚的记着这一点,当初康斯坦丁在托斯托镇外的遗迹那里为弗莱曼施洗的时候,他曾经在神术池中见过的那些大门。最后的,最辉煌的,紧紧关闭,同时对萧焚的意志发出过无数诱导的大门。以及在大门之后,那把孤零零的王座。

现在,萧焚再一次潜入欧洲神术池,他必须在登上地面之前,尽可能解决更多的问题。在他的意志旁边,恩努恩的意志同样也在遨游。他们彼此无法“看见”,但是能够相互感应。

连续的光线之后,萧焚终于从光芒的海洋中脱身而出,那些紧紧关闭的大门如同以往一样耸立在他的面前,在视线的尽头,王座大厅依旧悄无声息。

萧焚大步走了过去,在片刻之后,他身后的光明海洋中,恩努恩同样浮现出来。

“你需要小心一点。”

恩努恩提醒着,神术池中虽然看上去没有什么敌人,但是最大的危险却可能潜伏其中。耶和苏的意志,被世界之树制造出来的,属于决斗世界的耶和苏的意志,此时可能就在神术池中等待已久。

萧焚挥了挥手,虽然这样的挥手动作完全只是意志行为,根本不会真的展现出来。不过少年觉醒者还是用这个态度表明,自己还能控制住局面。

恩努恩重新潜入光明海洋,警惕的感知着海洋中的一切举动。在此之前,萧焚已经知道了这位镜像世界锁匠的真实等级,恩努恩已经是一位进入12级的传奇。而他的传奇来自于百年前的一次决斗,那次决斗最终活下来的只有恩努恩。他成为了传奇,但是却失去了一切。而现在,他决定把这一切取回来。

属于恩努恩的斗志,拯救,奉献,勇气。他需要这些,而不是成为客观冷静的旁观者。他是锁匠,但同时也是觉醒者,是这个世界的传奇。他有着属于自己的责任。

光明海洋中突然出现了一次细小的波动,这种波动似乎是一些教徒正在接入神术池的请求,但是恩努恩明显的感觉不对。他猛然蹿出光明海洋,向着萧焚的方向发力冲去。

“跑!”

恩努恩大喊着,在他身后,猛然传来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这个力量直接将身为传奇的恩努恩撞飞,甚至一直冲到了萧焚的身后。

同类小说:、


上一章  |  灾厄降临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