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灾厄降临 >> 目录 >> 第九百六十二章,后代的邀请

第九百六十二章,后代的邀请


更新时间:2014年08月03日  作者:黑十三郎  分类: 科幻 | 时空穿梭 | 黑十三郎 | 灾厄降临 
灾厄降临 第九百六十二章,后代的邀请
当前位置:»»

虽然没有得到更多关于锁匠的信息,不过萧焚可以从所罗门王的话语中了解到很多事情。雅*文*言*情*首*发之前一直没有理解的东西,现在也豁然开朗。在此之前被耶鲁隐瞒和欺骗,以至于觉得中间始终少了什么的过程,这次也终于得到补充。

没有那个没有发生却已经发生的轮回,没有精灵皇帝的两次诅咒。如果皇帝的诅咒有那么强大,那么精灵皇帝的逃跑就没有道理。他诅咒了一次,耶鲁避世,另一名女精灵的血脉最终到达了翠丝缇娜那里,而那位完成了地面世界规则铺设的精灵,在地面上同样有了血脉流传。按照所罗门在那之后的说法,这些血脉平时并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一旦发生觉醒,血脉中的诅咒就会产生效果。觉醒者越是强大,诅咒的力量就越强。

萧焚的第一次觉醒,应该是被另一个世界中的杜若溪所激发的,作为耶鲁的容器,杜若溪与萧焚的血脉相互影响。只是那个时候,就像是皇帝的诅咒那样,他们彼此擦肩而过,互不认识。在那之后,虽然两个人之间慢慢接近,但是始终隔着一些什么。

同样的道理,在苏丹的时候,正是因为当初萧焚和杜若溪已经足够强大,因此激活了翠丝缇娜体内的血脉,诅咒再次发作,加上他们正好在皇帝的梦境范围内,因此被卷入了梦境中,重新目睹了一次皇帝的诅咒。

萧焚忽然想起,他当初在皇帝的梦境中,要求皇帝让翠丝缇娜觉醒。皇帝那种玩味的眼神。以及近乎戏谑的问题。现在看来。皇帝并没有释放任何力量,是翠丝缇娜血脉发生了觉醒,尤其是在看见那个精灵女祭司的尸体后,这种觉醒进一步加速,才导致了翠丝缇娜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精灵皇帝所做的,仅仅只是降低了诅咒的力量,让翠丝缇娜保持了片刻的清醒。当萧焚彻底从皇帝的梦境中退出后,诅咒的力量重新加大。从而让翠丝缇娜再次陷入昏迷。

至于匆匆,应该是有两任。上一任的匆匆应该同样是那个强大的精灵制造,甚至可能就是那个强大精灵的一部分。因为在皇帝的诅咒中,曾经说过受到诅咒的生命“意志必将分离”。

耶鲁避世,避免了意志分离。那个女精灵祭祀死亡,最终发生意志分离的,只有那个强大的能够制定地面规则的精灵。

在萧焚觉醒后,感应到血脉的力量,或者说,诅咒的力量让匆匆必然出现在萧焚的面前。雅*文*言*情*首*发并且最终让匆匆进入了萧焚意志里。

正是因为如此,萧焚和匆匆之间才有那种莫名其妙。甚至可以说是毫无道理的友善。在那之后,匆匆与夏洛希的战斗让她受到了很大的伤害,那应该就是诅咒开始正式发生作用。重新蛰伏在萧焚意志中的匆匆最终还是离开了萧焚,进入了现实世界。

而那部分意志原本有着上一个强大精灵的感应,因此来开意志海洋的束缚后,在现实世界中立刻与翠丝缇娜身上的血脉产生了共鸣。萧焚的身体之所以从巴黎的地下到达苏格兰,翠丝缇娜之所以将萧焚带回了城堡,萧焚之所以有那种隐藏着的爱恋,都与诅咒有着密切的关系。

“见面时不能彼此相认”,说的可不仅仅只是萧焚和杜若溪。

从那个时候开始,萧焚的意志开始了第一次的分离,在那只黑猫身上的匆匆与萧焚制造的黑暗精灵合体,而那个黑暗精灵同时还得到了女精灵祭司的意志,这也意味着女精灵祭祀的“意志必将分离”诅咒应验。

最终是杜若溪,耶鲁的降临剥夺了杜鹃的三分之一意志,这样一来,精灵皇帝当初的诅咒开始一一应验。

这一切就像是宿命,数万年的辗转最终在萧焚身上实现。不过就如同所罗门王所说的那样,这与宿命毫无关系。无论是耶鲁或是那位精灵未婚妻,又或者是那个强大的精灵,他们的血脉在地面上都有很大的分布,如果说是宿命,那么这些人类和精灵应该更早而不是等到萧焚觉醒后,精灵皇帝的诅咒才发作。

“锁匠的血脉虽然珍贵,但是也流传很大,但是能够成为锁匠的,始终只有一个人。”

在做出这样的解释后,所罗门王,确切的说,是精灵王朱丽思挥动手臂。转眼间,萧焚和匆匆重新回到了决斗世界,回到了西尔维娅的身边。而这一切看上去过了很久,但是萧焚发现,西尔维娅似乎根本就没有发觉他之前的离开。也就是说,决斗世界可能还过了不到一秒。

“唯有能够改变规则的人,才能对时间流速进行控制。”

这是所罗门王在临走前对萧焚说的话,仅仅是这句话,已经表明,所罗门王已经不再是简单的高级传奇。在这么漫长的世界里,他可能已经跃居到与精灵王,掌控规则的萨尔迪同样的实力。不,能够愤怒的对精灵皇帝的所作所为咆哮,而不是如耶鲁那样畏惧,说明朱丽思的等级现在可能比精灵皇帝更高。

这样可怕的传奇,涉足到决斗世界之中,那么其他的异世界,他们又有多少强大的存在进入了这个决斗世界?

好像有默契的那样,无论是萧焚还是朱丽思都回避了诺莱尔姐妹的事情,也许是第一次见面没有必要交流的太多,也许只是双方已经不是很在意诺莱尔的事情。有些事情,最好能够避免发生,但是已经发生了的事情,只要认真面对就好,不需要反复提起。

至于方舟和圣杯,朱丽思同样表现的不那么有兴致,按照萧焚的理解,欧洲的方舟应该还没有完成。这种感觉很难说从何而来,不过想想那些鼠人和别西卜,朱丽思的到来似乎又有迹可循。

看着朱丽思离开,萧焚扭头看着西尔维娅,忽然笑了起来。

“怎么?”

女吸血鬼好奇的问,她下意识的掠了下头发,对于萧焚的目光,她感到有些不自信。

萧焚上去轻轻拥抱着西尔维娅,说:“很高兴遇见你,很幸运遇见你。”

“什么?”

匆匆上去,同样轻轻拥抱了一下西尔维娅,然后说:“看见你们,这就是全部。”

“你说的又是什么?”

被两人弄糊涂的西尔维娅意识到在刚才的瞬间里,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她却偏偏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这种被排斥的感觉可不好受。当初作为血统不纯净的吸血鬼,西尔维娅受到的排斥和孤立很多,这让她对这种事情非常敏感。

女吸血鬼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如果萧焚不想解释,西尔维娅当然不会强求。不过她希望能够在别的方面得到补偿,以此来证明自己没有被排斥在外。

这是一个荒诞同时也是疯狂地夜晚,没有其他人的打扰,只有西尔维娅。从两个人进入这个决斗世界以来,虽然很长时间都在一起,但是能够在一个房间里为所欲为的时间,只能从现在起算。

第二天一早,莱卡翁有些疲倦的抱怨着正在食用早餐的萧焚他们。

“我觉得你们的动作可以更谨慎一点,”壮硕的狼人说:“我在几个房间之外,都能听见地板发出的哐当声。我一直在想,你们究竟什么时候能够...

:上一章下一章:

推荐阅读

本页是小说的最新章节内容正文页面,内容来自互联网自动收集,小说的版权为作者黑十三郎所有,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

.皖ICP备13012658号2当前位置:»»

把那些可怜的木板撞坏,不过还好,那些木板比我想象的更结实。”

“闭嘴吧,莱卡翁,与其关注这个,不如想想昨天晚上究竟是谁打呼噜把玻璃都震碎了。”

卡里斯托走出来的时候,看上去表情更为疲倦,受到萧焚和莱卡翁双重精神攻击的她,明显没有睡好。不过这从另外一个方面证明,萧焚和莱卡翁这次彻底的放松了一次。如果心中始终充满警惕,萧焚不会那么放松自己,莱卡翁也不会睡得那么沉。

就在此时,笛卡尔从旅馆的前厅走了进来,他的手中有张请柬,看着萧焚,狼人管家说:“来自皇帝的邀请,邀请您今天晚上参加皇室举办的舞会。”

萧焚放下了刀叉,抹了抹嘴,这里真正的慕尼黑香肠更为油腻,汉尼拔倒是吃的不亦乐乎,如果诺莱尔姐妹在的话,应该也会喜欢。想到这里,萧焚笑了笑,把杂事抛开,说:“我原以为他会等上几天才会‘召见’我,没想到他居然这么没有耐心。”

“战争不远了,陛下,我想,皇帝的邀请多半也是为了这个缘故。”

听见笛卡尔的解释,萧焚微微点头,伸手接过这张装潢精美的请柬,随便翻阅了一下。安静片刻,少年觉醒者抬头问:“需要准备什么吗?我是说,礼物。”

狼人管家有些惊讶的问:“为什么要带礼物?”

萧焚揉了揉眉头,他当然无法说,腓特烈一世是弗莱曼的后代,而弗莱曼则是他的一部分意志。所以,现在的皇帝同样也是萧焚的后代。长辈去见晚辈,带点礼物倒也正常。

[本章结束]

:上一章下一章:

推荐阅读

本页是小说的最新章节内容正文页面,内容来自互联网自动收集,小说的版权为作者黑十三郎所有,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

.皖ICP备13012658号2


上一章  |  灾厄降临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