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原配宝典 >> 目录 >> 第838章 快意 (3K5)

第838章 快意 (3K5)


更新时间:2014年07月31日  作者:寒武记  分类: 古代言情 | 架空历史 | 寒武记 | 原配宝典 
原配宝典 第838章 快意 (3K5)
››第838章快意(3K5)

第838章快意(3K5)

目录:

作者:

网站:

看着杜先诚和方妩娘的大船渐渐远去,岸上的人都露出畅意的笑容。

杜恒霜和杜恒雪走到许言朝身边,笑着道:“言朝,你终于长大了。”不是只要爹娘为他付出的孩子,而是也懂得为爹娘着想的成年人。

许言朝还是有些别扭,他别过头,道:“无双回娘家了,我明儿要把她接回来,给娘收拾东西。”又对杜恒霜道:“把杜叔的地址给我,我会去看娘的。”

杜恒霜点点头,“你姐夫那儿有。等你要去的时候给我们送个信,我使人给你一起去。”

萧士及知道许言朝对他有心结,也没有凑过去做“好姐夫”状,只是背着手站在岸边,望着远去的大船出神。他的唇边有着一丝隐隐若现的微笑。

他想,方妩娘根本就不知道许绍当初在背后设局逼她改嫁的事,她却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跟杜先诚在一起。唯有如此,才显真心。

若是许绍泉下有知,肯定心如刀绞……

一想到这一点,萧士及就觉得很是快意。

许言朝对众人点点头,转身回自己的大车上,命车夫赶走了。

因“柴郡主”过世的消息传出来,众人便又在长安多待了一个月,为“柴郡主”办完丧事,才各自回家。

反正也不是他们的亲娘,许言辉和许言邦揣着明白装糊涂,都没有深究“柴郡主”到底是怎么死的,就任凭许言朝将丧事办了下来。

只永兴帝听闻真相之后,还感慨一番,也给“柴郡主”送了奠仪。

安姐儿和柴二郎知道真相,却也是闭口不言,对柴氏宗族一句话都没有提。

而对于柴氏宗族来说,方妩娘这个人,本来就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如果是男子,也许还会有别的想头。不过是一个女子,那就入土为安吧……

柴郡主的逝去,在接连经历了几场盛大规模丧事的长安根本连个水花都没有翻起来,就悄没声息了。

夏侯无双被许言朝接了回来。她回娘家之后。也被家里的爹娘和大哥都教育过了,说她太任性。她自己也有些后悔。到底是许言朝的姐姐和娘亲,她为何要多嘴多舌呢?

特别是她走后,柴郡主就过世了,让她也懊悔不已。

许言朝见她有了心结,也于心不忍,偷偷把真相告诉了她。

夏侯无双才知道方妩娘是“金蝉脱壳”了,心里的郁结才彻底放下。

虽然方妩娘并不是个恶婆母,但是到底是长辈,在家里坐着。夏侯无双总有几分拘束。

现在她走了,夏侯无双觉得日子还好过些,对这件事也不那么抗拒了。

永兴一年六月的时候,筝姐儿生下萧家的嫡长孙。萧士及亲自给这孩子取名珏,都叫他珏哥儿。

杜恒霜和萧士及等珏哥儿的满月礼过了之后。才决定带着诚哥儿、欣哥儿离开长安,去往洛阳的天策府。

曾太夫人杨氏和小杨氏早就被送到洛阳去了。

临走之前,杜恒霜专程去感业寺看媚娘。

齐治登基之后,日益繁忙,竟是一次都没有来感业寺看过她。

媚娘怅然若失,但是也无计可施。

见杜恒霜来了,媚娘露出几分笑意。和她在木樨树下摆了一桌酒,就着几碟小菜吃起来。

感业寺禅房院墙上一只白狐的身影一闪而过,杜恒霜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她忍不住想念起小白。

过了这么久了,它的伤到底好了没有?

为何它再也没有出现过了呢?

吃过酒,杜恒霜安慰媚娘。“若是不想在感业寺待了,求求陛下,兴许能让你还俗。你和他的情份到底是不一样的。”

媚娘听了心里一动,顿时言笑盈盈,“表嫂真是好主意。我日后要是脱了这牢笼。一定不忘表嫂今日之恩!”说着,又敬了杜恒霜两杯。

杜恒霜一气都饮了。

两人喝到中午,就有小尼姑过来回报,说明空师太有客来访。

杜恒霜想告辞,媚娘却止住她,“都是自己人,表嫂你也见一见她吧。”说着,命小尼姑请那人进来。

来的人居然是封娘子。

也算是杜恒霜的熟人了。

当初就是封娘子带着齐治去范阳节度使府的。

杜恒霜笑了笑,站起身行礼。

封娘子这几年头一次单独见到杜恒霜,顿时喜出望外,过来拉着她的手问长问短。最后还打趣着说道:“……若是你家国公爷再在外面搞三搞四,我一定报与陛下知晓。陛下一定会站在秦国夫人你这边的!”

杜恒霜眉梢轻挑。她从封娘子话里听出好几个意思。

首先,她说萧士及会在外面搞三搞四。——这个,杜恒霜一点都不信。两人夫妻这么多年,孙子都有了,如果还信不过他,杜恒霜也可以一头撞死算了。

其次,她说她能报与陛下知晓。那就是说,她又成了陛下的近臣了?——这一点,杜恒霜还是表示半信半疑。因为齐治这个人虽然看起来温文尔雅好说话去,其实内里非常有主意,并不是一个可以被别人左右摆布的人。或者说,你以为你在摆布他,其实已经被他不知不觉摆了一道……

最后,她说陛下一定会站在自己这边。那就是说,封娘子对于永兴帝齐治对自己的信任十分了解。

总得来说,表示封娘子对自己的状况非常关注。

这么一想,杜恒霜更要远着她了。

“封娘子过誉了。我就是内宅妇人,哪有封娘子这样雄才大略?”杜恒霜彬彬有礼地道,又对媚娘道:“我明儿就去洛阳了。你好好保重。有事使人送信去洛阳天策府,我会挂念你的。”

媚娘也没有狠留。她亲自送杜恒霜出去,又对她低低地嘱咐几句话,才转身回来,跟封娘子议事。

封娘子告诉她,王皇后和萧淑妃斗得不可开交。她已经在劝陛下来感业寺散散心,让媚娘做好准备……

从感业寺回到自己的庄园,封娘子心情很是不好。她一个人坐在夕阳下吃酒。

隔壁院子里传来女子的嬉闹欢笑声。以前在她听来,如同佛语纶音一样好听。今日听得却很烦躁。

“都是他娘的赝品,还尽得瑟!”封娘子恼得将酒杯一头摔在地上。那杯子摔得粉碎,如同那一天。她听说自己借出去的最出色的女子,居然被柱国公萧士及一刀砍了头一样破碎的心情……

那一天,她得到消息之后,将穆夜来狠狠抽了一顿,痛骂她曾经吹嘘的点点滴滴。

“……你这个臭贱人,我居然信了你的话!说那柱国公当日多么多么的眷宠于你,可是你教出来的人,一个照面不到,就被人家拿刀砍了脑袋!”

邵氏看着不忍,那日还在旁边帮着穆夜来说项。

封娘子更是怒不可遏。她指着穆夜来对邵氏道:“我看你们都是被她给骗了!她不过是个白日做梦的疯子!恐怕别人根本理都不理她,她还在这给我拿乔,做她知根知底的宠妾状!我呸!这贱人从头到尾就是个失心疯!”

那一日之后,封娘子立即将穆夜来赶回封家的庄子,罚她做苦役。同时将剩下那些酷似穆夜来的女子都杀了灭口。

后来,她不敢再打杜恒霜的主意,想起了被遗忘在感业寺的媚娘,便去感业寺找媚娘,看看她有没有打算。

没想到,在感业寺里,她又见到杜恒霜。

封娘子失眠了一夜。才恢复过来,集中她和媚娘图谋的大事上……

第二天,杜恒霜和萧士及终于将长安的事情都打理好了,带着诚哥儿和欣哥儿坐上车,去往洛阳。

平哥儿亲自去送他们,一直送到长安城外的十里长亭。

杜恒霜将头探出车外。依依不舍地对平哥儿道:“你好好照顾筝姐儿。她刚生了孩子,身子还没恢复了。”又问平哥儿,诸素素那边可有信来。

筝姐儿生了孩子,诸素素和安子常作为外祖母和外祖父,本来应该是要来长安参加满月礼的。结果居然没有来。杜恒霜很挂念诸素素。

平哥儿忙道:“筝姐儿也很挂念岳父岳母。我已经使人去范阳了,过几日有消息,我就给娘送去。”

杜恒霜应了,让平哥儿早些回去。

数天之后,杜恒霜和萧士及终于到了洛阳。

阳哥儿早就候在洛阳。

洛阳天策府,一大半是阳哥儿亲手建立起来的。

萧士及和杜恒霜来到洛阳城门外面,就见阳哥儿在这里带着萧家军等着他们。

军士众多,军容整齐,让萧士及很是满意。

同时来接他们的,还有早几年就来了洛阳的顺哥儿。

顺哥儿是萧士及兄弟萧泰及的儿子。萧泰及名义上还有一个儿子,就是绥元县主齐月仙生的久哥儿。

不过今日久哥儿不知为何,没有来接大伯父萧士及和大伯母杜恒霜。

顺哥儿满脸笑意,一脸与有荣焉的样子。其实他心里别提多憋屈。

当年费尽心机来到跟祖母来到洛阳,满以为可以打着伯父的旗号在这里过得舒舒服服。

结果没有舒服几年,伯父和伯母就被封到洛阳。

还是天策府上将军,连洛阳大司马都要俯首称臣的位置。

萧士及见了顺哥儿,有些意外地点点头,道:“你祖母呢?身子可好?”

龙香叶一来洛阳,就如鱼得水,在这里过得哪里都不想去了。

她在洛阳享用着柱国公娘亲的位置,连洛阳大司马的老娘都要趋奉于她。

只是自从她得知方妩娘原来是所谓北周皇室的嫡出公主之后,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龙香叶这辈子最看不上的人,非方妩娘莫属。

在她眼里,方妩娘这个女人,又泼辣,又无知,还是个文盲,不懂礼仪,不知进退。除了生得模样妖里妖气的,哪一点都比不上她龙香叶!

她龙香叶知书识礼,书香世家出身,温柔和顺,连老公萧祥生都比她老公杜先诚不知好看多少倍!

更何况她连生两个儿子,如何是方妩娘这个只会生赔钱货的女人能比的?

就算后来方妩娘改嫁进了士族门阀许氏做宗妇,都让龙香叶嗤之以鼻,觉得这个女人的罪证又多了一条“不守妇道”,不能“从一而终”。

纵然这个世间还没有“从一而终”这个说法,龙香叶依然认为自己是走在时代前列的人……

可是方妩娘的身世一出,顿时如同一柄大锤,砸得龙香叶晕头转向,将她这么多年来奠立起来针对方妩娘的心理优势砸得荡然无存!

这是第一更。下午第二更,晚上第三更。天天三更。大家的粉红票和推荐票呢?七月份最后一天了,不投就浪费了哦。相信大家也看出来了,原配剩下的章节屈指可数了。让咱们有个圆满的收尾吧!

感谢亲们昨天打赏的平安符,投的粉红票和推荐票。七月最后一天了,大家看看票仓,还有粉红就投给原配吧。原配下个月就用不着大家投粉红票了。下个月请把粉红票投给某寒的新书《盛宠》。o(n_n)o谢谢

寒武记推荐阅读:

()[]

[](→)


上一章  |  原配宝典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