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东汉末年立志传 >> 目录 >> 第七十五章 终战

第七十五章 终战


更新时间:2013年01月02日  作者:贱宗首席弟子  分类: 历史 | 架空历史 | 贱宗首席弟子 | 东汉末年立志传 
东汉末年立志传 第七十五章 终战
应几女的要求,那一天陈蓦早早便起床了,趴在沙发上望着唐馨儿在厨房一阵忙碌,陈蓦不禁有种再世为人的错觉。

“夫君……啊不,老公,这个油烟机是不是按这里?”盯着厨房内的油烟机望了半天,唐馨儿转过头来,一脸犹豫地问道。

陈蓦摇摇头,哑然失笑,站起身来帮唐馨儿打开了油烟机。

似乎是注意到了陈蓦脸上的坏笑,唐馨儿忍不住俏脸一红,轻轻推了几把陈蓦,娇嗔说道,“你快去唤宁儿姐姐还有素素妹妹起来,莫要在这里气妾身……”

“我哪气你了?”陈蓦大呼冤枉,只可惜唐馨儿却丝毫不理会他的解释,硬是将他推出了厨房。

无奈之下,陈蓦只要去履行自己大夫人所分派的任务,去叫张宁与张素素起床。

说起来也奇怪了,张素素往日在那个世界担任丞相时,向来都是鸡鸣时分便早早起身,勤于政务,没有半日偷懒,但是自从当了乖乖媳妇后,却显得有些无所事事,整天除了玩还是玩,活脱脱像个没长大的小女孩。

“起来了!”望着房内床上那睡姿不堪的张素素,陈蓦没好气地摇了摇头,走上前不,拍了拍张素素的脸蛋。

“唔唔……”睡梦中的张素素不适地缩了缩身子,在陈蓦反复唤了好几声后,这才缓缓睁开朦胧的眼神,懒洋洋地坐了起来。

“好讨厌,人家正梦到赤壁之战大杀四方。把小蓦等杀得屁滚尿流呢……”

“是是是,张丞相,您老可以起身了么?”

望着陈蓦无奈的表情,张素素忍俊不禁。在噗嗤一笑后,一把搂住了陈蓦的手臂,撒娇般说道,“小蓦,今天去哪玩?”

“玩玩玩,就知道玩……”陈蓦伸手点了点张素素的额头,可是一看到她撅着嘴的委屈么模样,陈蓦的心不由又软了下来。在摇了摇头后,没好气说道,“说吧,又看中哪了?”

“嘻嘻!”见陈蓦这么说。张素素脸上的表情顿时乌云转晴,搂着陈蓦的手臂兴致勃勃地说道,“素素昨天在那个电视上看到什么海底乐园,带我去嘛……”

陈蓦闻言吃了一惊,愕然说道。“那很远啊,开车也要大半天,你在车上忍得住寂寞?”

“要……要那么久啊?”张素素脸上露出几分惊讶,继而缩了缩脑袋。怯生生说道,“可不可以用妖术啊?素素和姐姐都能轻易办到……”

“不!就开车去!”打断了张素素的话。陈蓦义正言辞地说道。

张素素沉默了,一双隐隐带有魅惑的眼睛眨了几下。似乎在权衡着利害得失,终究,她还是妥协了。

“好嘛,就开车去……”

“那就快点起来吧!”拍了拍张素素的脸蛋,陈蓦走出了卧室。

本来想再去叫张宁,但是当陈蓦从张素素的房里出来时,张宁已经坐在沙发前继续她每日的功课,看新闻。

鉴于陈蓦禁止张宁与张素素姐妹用读心术窥视他人内心的想法与记忆,是故,为了更加了解自己所身处的世界,张宁只能通过媒体等信息途径。

“又要下雨啊?”走上前去的陈蓦,正好听到电视机中播报今日的天气。

不得不说,陈蓦讨厌雨天,因为那种湿漉漉的感觉,经常会让他联想到当初手染鲜血的自己。

似乎是听到了陈蓦的牢骚,张宁转头过来,微笑着说道,“蓦哥哥讨厌雨天么?如果是这样,妾身可以施展天象之术……”但是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陈蓦打断了。

“别别别,我只是发发牢骚而已,其实下雨不下雨,没什么所谓的……”

“喔……”张宁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见她似乎已打消了用妖术改变气象的打算,陈蓦暗自松了口气。

要知道在前段时间的某一天,也是这样,因为陈蓦随口一句,使得张宁祭起六丁六甲之术,强行驱散了弥漫于空中的雨云,改变了天气,非但狠狠甩了改日气象局一个大大的嘴巴,更让无数市民倍感诧异,诧异那片乌黑雨云的消散。

为此,陈蓦可是心惊胆战了好些日子呢。

可能是因为并非这个时代的人吧,众女对于这个世界那所谓的世俗有些不以为然,唐馨儿与孙尚香还则罢了,然而张宁与张素素可不是一般的女子,一个不好,恐怕二零一二就要提前降临。

不过相对于张素素,陈蓦对张宁还是要放心许多,毕竟这个女子的性格与唐馨儿有些相似,几乎不会做出违背陈蓦意愿的是,比起张素素这个有时候胡搅蛮缠的长不大的小女孩显然要好上许多。

“姐,今天有什么有趣的事发生么?”伴随着一声哈欠,张素素仅仅穿着一身睡衣便走了出来,这让向来注重仪表的张宁皱了皱眉。

“穿个睡衣就到处晃……还不速速去换一身?”

“不是在家嘛,有什么关系……”说着,张素素走到茶几旁,给自己倒了一杯凉茶,咕嘟咕嘟将其喝完,继而环顾四周,诧异问道,“小三呢?”

话音刚落,门口传来一个愤怒的女声。

“谁是小三啊?!——张素素,你给本宫说清楚!”

陈蓦暗暗叹了口气,望向门口,只见孙尚香提着一袋子的菜肴材料,正对张素素怒目而视。

说起来,不知从何时起,张素素便以小三这个蔑称来称呼孙尚香。

也难怪,要知道在张素素看来,唐馨儿毋庸置疑是正室,其地位已经是她所无法撼动了的,至于张宁。一来是她的亲生姐姐,二来,张宁曾经为了陈蓦不惜牺牲自己,这份情义。无论是张素素还是陈蓦,都是无法割舍的,至于孙尚香嘛……

抱歉,她张素素可没好心到将自己所爱的人分给其他女人!

“不是么?又没有叫你,死皮赖脸要跟着来……”端着手中的茶杯,张素素轻声嘀咕着,声音不大不小,恰恰能让孙尚香听得清清楚楚。

“你!”孙尚香的脸上顿时涨红不已。气愤地将手中的袋子重重放在桌上,望着陈蓦怒声说道,“陈奋威,你给我说清楚。当初是你叫我来,还是本宫死皮赖脸要跟着来的?”

陈蓦闻言苦笑不得,正要说话,又听张素素低声讥讽道,“还本宫……江东的郡主果然是了不得啊!”

“你!”孙尚香脸上恼怒之色更甚。可以说差点就要被张素素气哭了。

“你说话啊!”她恼怒望向陈蓦。

望了眼孙尚香,又望了眼张素素,陈蓦心中苦笑不已,正所谓手心手背都是肉。说谁也不妥啊,要知道孙尚香可是孙坚托付给他的。至于张素素,那更是不必说。无论说谁,恐怕都有些不妥。

好在这时唐馨儿端着盘子从厨房走了出来,轻笑着说道,“好了好了,一见面就吵架,你们两个肯定是前世的冤家……”

而另外一边,张宁亦走到孙尚香身旁,低声安慰着她,毕竟再这么看,都是她的妹妹无礼挑衅在先。

望着孙尚香既委屈、又愤怒的神色,张素素得意一笑,正要说话,却见陈蓦望了一眼她,压低声音说道,“如果还想去海底乐园玩的话,就别再胡闹了!”

“喔……”终究是对海底乐园的向往战胜了戏弄孙尚香的乐趣,张素素当即闭上了嘴。

在吃饭的时候,陈蓦向众女说出了今日的打算,当然了,他没有说那是张素素的主意,否则,孙尚香恐怕又要闹别扭了。

“海底公园?”唐馨儿疑惑地望向陈蓦,身旁孙尚香亦是一脸不解之色。

见此,陈蓦便简单地解释了一番,不得不说,这个解释很有效,至少在说完之后,唐馨儿与孙尚香都露出了向往的神色,连带着张宁眼中亦露出几分兴致。

“不过有言在先,不许施展妖术、不许施展武魂;不许吵架、更不许大打出手,否则,就不去了!”显然,陈蓦这句话是刻意针对张素素与孙尚香所说的,毕竟唐馨儿与张宁都是识大体的女子,不会像那两个那么孩子气。

“喔……”或许是注意到了陈蓦眼中几分较真的神色,张素素与孙尚香乖乖点了点头。

“海底公园,那是什么样的?妹,你知道么?”张宁好奇问道。

“嗯,似乎是建在水下的样子……”张素素似懂非懂地解释道。

“水下?那不是……妾身可不会水性呀!”唐馨儿一脸惊色,继而有些惴惴不安。

“唐姬姐姐放心,若是你溺水了,本宫救你便是……”孙尚香一脸得意地说道。

望着叽叽喳喳议论阵阵的众女,陈蓦苦笑着摇了摇头。

“蓦哥哥,蓦哥哥?”

“唔?”缓缓睁开眼睛,望了一眼四周,陈蓦的眼中,隐隐浮现出几分失望,只见他苦涩一笑,摇头喃喃说道,“又只是梦么?”

“蓦哥哥又梦到什么了?”张宁好奇问道。

“梦到一些很不错的事,”说着,陈蓦揉了揉鼻梁,正色问道,“如何?宁儿,准备好了么?”

“嗯!”

陈蓦闻言站起身来,顺着张宁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不远处的平地上,密密麻麻地划满了深奥难解的道符,不过最中央的五个圈中,那麒麟、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灵的图像陈蓦还是看得懂的。

“这不是四灵之阵么?”陈蓦疑惑地望向张宁,毕竟当初诸葛亮与张素素也摆过一次。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点点头,又摇摇头,张宁细心解释道,“四灵之阵可以说是最基础的灵阵,这五种神兽可以囊括天下各种飞禽走兽,比如蓦哥哥的贪狼与白泽,前者无角、又为走兽。是故归属白虎,后者额生瑞角,属麒麟,其余。飞禽归朱雀,麟甲者归青龙……”

“好了好了,”打断了张宁的解释,陈蓦苦笑说道,“这些道家中的事,你对我说再说,我也记不得……”说着,他顿了顿。犹豫问道,“用这个阵法,便能回到真正的三十年前?”

“嗯!”张宁点了点头。

深深吸了口气,陈蓦仰头望了一眼天空。继而沉声说道,“那还等什么……”

张宁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在默默叹了口气后,走向阵法的中央。默默念起了道家口诀。

当即,地面上那些张素素用棍棒画出、再铺之以朱砂、金粉的图案徐徐绽放出光亮,继而,最中央那五个圈中。那麒麟、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五头异兽,竟然缓缓地从地上显现出来。活生生地出现在陈蓦面前。

“开!”伴随着张宁一声轻斥,那五头神兽嘴里各自吐出一个光球。那光球在缓缓落地之后,竟然变成一面仿佛水晶般透明的门户。

注意到张宁转过头来望了一眼自己,陈蓦深深吸了口气,大步朝着那扇仿佛水晶般透明的门户走去。

忽然,一只小手拉住了他……

是张宁,她的右手紧紧地抓着陈蓦的手臂,但头却撇向另外一个方向。

似乎是感受到了张宁心中的不安与恐惧,陈蓦握住那只小手,用右手在她手背上轻轻拍了拍。

“……”张宁缓缓转过头来,深深望着陈蓦,欲言又止,谁都知道她这般犹豫是想说什么。

“放心吧,宁儿,”紧紧握住了张宁的小手,陈蓦用无比认真而严肃的声音说道,“我会回来的……并且在回来时,我会将你所熟悉的素素与馨儿亦带回来!”

“……嗯!”眼眶中浸着几丝湿润,张宁重重点了点头,继而,缓缓放开了拉扯着陈蓦手臂的右手。

“等我!”久久望着张宁,陈蓦深吸一口气,大步走入了那道门户。

就在陈蓦踏入那扇门的一瞬间,他只感觉四周的景象如同泡沫般崩溃四散,在他眼前的,那是无数到色彩各异的光线,耳边除了嗡嗡的声音,他什么也听不到。

这个现象不知持续了多久,陈蓦只知道当他意识到时,他已站在一片绿草茵茵的平地上。

“已经到了么?——难道这就是三十年前的?”

望了一眼自己的左手,陈蓦不敢确定地说道。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山坡上传来一声质问。

“汝,何人?!”

陈蓦下意识地望着那里望去,惊讶地发现,原本无人的地方,不知何时竟然出现了一位身穿儒衫的儒士,细细一看对方面容后,他更是惊讶。

“江先生,你怎么会在……”

忽然,陈蓦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注意到,对面的那位儒士,面色冰冷地不似寻常人,尤其是那双仿佛不带丝毫情感的眼睛,更让陈蓦感觉心中一惊。

“原来如此,主动找上门来了么?”

想通了其中关键的陈蓦轻笑一声。

啊,对面那位儒士,并不是他在后世所结识的那位江姓先生,而是天道所选择的仙人。

想明白了这一点后,陈蓦自然也没有想与对面那位仙人叙旧的意思了,毕竟对方并不是活生生的人,仅仅只是一个分身,只是一股意志,一股单纯为了维持天道正常运作的意识。

不过出于礼节,陈蓦依然抱拳自报了身份。

“陈蓦!”

“……”那位仙人深深望了一眼他,忽然沉声说道,“从何处来,回何处去!”

“呵!”陈蓦闻言轻笑一声,继而舔了舔嘴唇,低声说道,“如果我说不呢!”

当即,那位仙人眼中闪过一丝寒芒,只见他抬手一指陈蓦,顿时天空中劈下一道雷电,正中陈蓦。

“果然是天道无情啊……”在那位仙人略感惊讶的目光下,陈蓦深深吸了口气,忽然暴喝一声,顿时,一股无比强大的气势从他身体中澎湃涌出,竟然将那道雷电吹散。

“用气息便吹散了天雷?”喃喃自语一句后,那位仙人的目光顿时变得凝重起来,在深深打量了一眼陈蓦后,冷冷说道,“汝,真欲逆天而行?”说着,只见他右手一抬,顿时,那六本天书瞬息而至,漂浮在他四周,唰唰作响地翻着书页,继而,一股仿佛天崩地裂的气势,一股压向陈蓦,隐隐让陈蓦有些喘不过气来。

“果然在你手中呢,六本天书……”陈蓦苦笑一声。

“唔?”仙人的眼中隐隐露出几许惊讶,愕然问道,“汝竟识得天物?”

陈蓦淡笑一声,苦涩说道,“不但识得,我还用过,用他重置了整个历史……”

“你竟……”仙人的眼中露出了浓浓惊骇,不知为何,他眼中的冷意渐渐缓和了下来,疑惑说道,“既然如此,你还有何不满?”

陈蓦沉默了,在半响之后,缓缓摇头说道,“或许那样的世界也不错,但是……其中所付出的代价太过于沉重……”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那位仙人缓缓点了点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也不知他究竟明白了什么。

继而,在上下打量了几眼陈蓦后,那位仙人沉声说道,“你虽有诸多杀孽,但亦已将其化解,再者,我也未曾从你身上感受到邪念,不过即便如此,我亦不能将这六本天书交付于你!”

“能够理解!”陈蓦点了点头。

确实,要知道对方可是天道的代言人,维系着整个天罡的正常运作,又哪里轻轻松松便能将那至关重要的天书给陈蓦,再说了,陈蓦也没想过单凭几句话便能说服对方。

“看你的本事了!”深深望了一眼陈蓦,那位仙人长袖一挥,顿时,整个天地失去了颜色,乌云密布的天空中,隐隐浮现出一条巨大的蛟龙身形,而与此同时,整个大地亦出现了许许多多方方正正的格子。

继而,一枚枚大如磨盘的黑白棋子从空中掉落,掉落在地上,变成一个个身材魁梧的傀儡,粗粗一目测,竟然有多达成百上千。

不得不说,这便是道家无上之法术,无中生有!

而就在这时,陈蓦缓缓地举起了右拳,继而猛地朝前方挥出。

虎炮!

仿佛一阵飓风吹过,令人难以置信地,那成百上千的傀儡,竟然被陈蓦一拳打成了粉末……

不对,摧毁那些傀儡的并不是陈蓦,而是在陈蓦身后若隐若现的那个虚影,那个高达数十丈、身穿黑甲甲胄、背负着无数利刃的人形虚影,那个造型,就仿佛是将陈蓦身穿铠甲的模样扩大了无数倍。

武魂,武曲!

“竟有此事……”仙人的眼中,露出了浓浓的震撼,继而长长吐出一口气,喃喃说道,“看来我是小看你了……”说着,只见眼神一变,顿时,天空中落下无数到密集的雷电,恍如电网一般。

面对着那些近在咫尺的雷电,陈蓦眼神一凛,猛地挥出一拳。

与此同时,他身后的武魂武曲亦重复他的动作,更有甚者,将陈蓦所的施展的虎炮,其威力扩大十倍乃至数十倍,一拳将面前那无数道雷电打得粉碎,甚至于,地面竟然出现了一道长达数百丈的深涧。

望了一眼那高高在上的仙人,陈蓦深深吸了口气。

馨儿、宁儿、素素……

等着我!

在那个犹如梦境般美好的世界……东汉末年立志传 第七十五章 终战


上一章  |  东汉末年立志传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