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东汉末年立志传 >> 目录 >> 第七十四章 一线希望?

第七十四章 一线希望?


更新时间:2013年01月03日  作者:贱宗首席弟子  分类: 历史 | 架空历史 | 贱宗首席弟子 | 东汉末年立志传 
东汉末年立志传 第七十四章 一线希望?
第七十四章一线希望?

梦境是美好的,而现实却是残酷的,尽管夜已深,但是陈蓦依然无法忘却,忘却张素素那一句[你是谁]。[]

在漆黑的夜幕下,陈蓦呆呆地望着自己眼前跳跃不停的篝火火焰。

“还在想这件事么?”翻动着烤鱼的张宁转头望了一眼陈蓦,幽幽叹息道。

陈蓦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望着那篝火,良久低声说道,“宁儿,你说过可以挽回的……”

望着陈蓦不住闪烁的目光,张宁长长叹了口气,将手中烤好的鱼递给他,低声说道,“啊,妾身说过……但是妾身也说过,即使能挽回,但是或许也不会像是我们所希望的那样……”

抬头望了一眼张宁,陈蓦不禁又回想起了那一日……

“你是……郭奉孝?”当望见手握那最后一本出现的郭嘉时,无论是陈蓦还是张宁,都愣住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在许都么?”张宁吃惊地望着郭嘉,要知道她此前一直藏身在张素素意识中,没有理由不知道郭嘉的行踪。

“丞相……哦,不对,应该是张宁小姐……”郭嘉微微一笑,摆了摆手中的天书,轻笑说道,“张宁小姐的意思是,在下出现在这里,反而坏事了么?”

“那倒不是……”张宁摇头说了句,忽然,她好似意识到了什么,惊讶地望着郭嘉,试探说道。“你……难道知道了?”

“知……知道什么?”陈蓦惊讶地望着张宁,继而又望向郭嘉,却见郭嘉微微一笑,低声笑道。“是指那[遁去的一]么?”

话音刚落,便见张宁眼中浮现出几分震惊,难以置信地望着郭嘉,喃喃说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在张宁震惊的目光下,郭嘉长长吐了口气,低头望向手中的天书,眼中露出几分追忆的神色。黯然说道,“明明只是记载个中仙术的天书,何以每本天书上却蕴藏着那般强大的仙气,更令人不解的是。这股强大的仙气始终无法为人所用,哪怕我等手握天书之人……这不禁叫人萌生猜想,这股仙气究竟是为何而存在?”

“嘉相信,陈将军已集齐了其余五本天书吧?可以告诉嘉为何要集齐这些天书么?”

陈蓦闻言愣了愣,说道。“不是说集齐天书可以阻挡天下大势么?”

郭嘉轻笑一声,点头说道,“不错!天下大势,谓之运也!凭气而生。凭运而存,是谓[气运]!人有人运。天有天运,世间万物、诸事。皆有其缘法,日月潜息,四时更替,幽冥之间,万物已循因缘,恒大者则为[天道],非凡人所能妄改!何以陈将军认为集齐六本天书便能阻挡天势?”

“这……”陈蓦一脸疑惑,哑口无言。

望着陈蓦哑口无言的模样,郭嘉轻笑一声,顾自说道,“其实内中道理十分简单,正所谓大衍五十,天道四十九,而这六本天书,便是那[遁去的一]……只要握六本天书在手,便可以视上苍是旨意如无物,逆天改命!”说着,他缓缓走向张宁。

望了眼郭嘉,又望了眼他手中的天书,张宁的眼中满是惊讶。[]

“真是想不到,除妾身与素素外,竟然还有人能够参透天书内中秘密……不愧是郭奉孝!”

“非也非也!”郭嘉淡淡一笑,摇了摇头,苦涩说道,“嘉不过亦是一凡夫俗子,若不是在下一友人临终时将此天书托付于我,并告知书中藏有天大秘密,想来嘉又何以会发现其中奥秘……”说着,他抬头望向张宁,在犹豫了一下后,低声说道,“嘉只有一个请求……”

精于读心术的张宁哪里会不清楚郭嘉心中所想,微微一笑,点头说道,“郭祭酒请放心,你会再次见到你那位友人的,并且,依然能像当初那样与他把酒言欢……”

郭嘉闻言一惊,在望了眼张宁后,喃喃说道,“传闻张宁小姐精于读心术……果然名不虚传!”说着,他轻笑一声,将手中的天书递给了张宁,轻笑说道,“但愿如张宁小姐所言……”

“不过妾身有言在先,”接过了郭嘉手中天书,张宁正色说道,“一旦祭起这六本天书,世间的一切都会因此改变……”

“换而言之?”郭嘉脸上露出几分疑虑。

“可能郭祭酒将不再记得眼下的事……这样,也要将这本天书交给妾身么?”

郭嘉闻言一愣,在哈哈大笑了几声后,摇头笑道,“嘉还以为是什么……”说着,他环首望了一眼四周,望着那些漂浮在江面上的无数战船残骸、以及无数两军士卒的尸体,涩然说道,“嘉不觉得记得这些事会有什么好事……一切就拜托了您了,张宁小姐!”

张宁点点头,继而又望向身后的陈蓦,低声问道,“你的意思呢,蓦哥哥?”

只见陈蓦望着四周的惨烈景象长长叹了口气,继而沉声说道,“如果能令素素复生的话……”

“能!”

“那就做吧……”

啊,那明明是自己做出的选择不是么?

宁儿不是明明早已对自己说过么?

何以要到现在……

才后悔?

后悔……

自己不是也早已打定主意么?

只要能救回素素……

哪怕……

哪怕她不再认得自己……

明明不是这样打定主意了么?

为什么……

为什么会……

“唉!”长长叹了口气,陈蓦将手中的烤鱼又递还给了张宁。摇头说道,“你吃吧,我没有食欲……”

“……”不忍地望了眼陈蓦,张宁默默地接过了烤鱼。依旧将其放回原来的位置。

在很长一段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直到张宁再也无法承受这种沉重的气氛,率先开口打破了僵局。

“在想什么?”

只见陈蓦目光迷离地望着那堆燃烧的篝火,用带着几分苦涩的语气低声说道,“我在想那个梦……”

“梦?”原本只是没话找话的张宁一听顿时来了兴致,好奇问道,“什么样的梦?”

只见陈蓦脸上意外地浮现出几分温馨的笑容。(就到)继而将他在梦里所梦到的那个美好的世界告诉了张宁。

当听到两人在房中的那一段时,张宁顿时面红耳赤。

“蓦哥哥真是……”

“呵呵,”陈蓦苦中作乐般干笑两声,继而惆怅说道。“是不是很可笑,做这样的美梦……”说着,他长长叹了口气,喃喃说道,“但是我多么希望。那不仅仅只是一场梦……”

要知道在张宁祭起那六本天书之后,陈蓦清楚地感觉到,整个世间都发生了改变,好事是。曾经死在这场浩劫的人们,都再次活生生地出现在这个世上。吕布、曹性、刘辟、龚都,等等等等。但坏事是,这些人都无一例外地失去了关于自己的记忆。

此刻的陈蓦与张宁,就仿佛流离于这个世界之外,偌大的天下,竟没有一个人记得他们。

在前来钜鹿的途中,陈蓦与张宁曾去一趟京师雒阳,正如张宁所猜测的,唐馨儿依然还居住在东宫,安安稳稳地做她未来的太子妃。

回想起自己万分喜悦地出现在唐馨儿面前,而她却惊恐地将自己误认为是刺客,陈蓦心中很是痛苦。

而钜鹿,便是这次旅行最后一站,但是却亦然没有给陈蓦带来任何的喜讯。

那个视陈蓦比自己性命更重要的女人,也早已因为天书的力量变得面目全非,就像唐馨儿一样,再也不认得他……

不得不说,梦境中的美好,与现实的残酷,给陈蓦带来了异常强烈的痛苦。

“……在梦里,刘辟那小子不再是山贼了呢,而是正正经经地在汝南县的衙门里当差,魏延那小子也成了荆州长沙县的县尉……”缓缓地,陈蓦将他在梦里所见到的一切都告诉了张宁,不知为何,张宁的眼中隐隐露出了几分异色。

“能达到的……”

“唔?”正讲述自己梦境中所见所闻的陈蓦愣了愣,有些莫名其妙地望着自己怀中的张宁,愕然问道,“能……能达到?能变成那样?”

张宁微微咬了咬嘴唇,沉默不语,她为难的表情足以显示她此刻内心的挣扎。

“宁儿?宁儿?”仿佛是意识到了什么,陈蓦坐起身来,抓着张宁的手臂,激动说道,“你方才说什么?你方才说什么?什么能达到?”

只见张宁的眼中露出几分莫名的为难神色,低着头说道,“妾身说,或许……或许能变地和蓦哥哥梦境中那样,或许唐姬姐姐与素素妹妹能再记起蓦哥哥……”

“……”陈蓦张了张嘴,一脸的震惊,继而抓着张宁的手臂,激动说道,“真的么?真的么?怎么做?到底要我怎么做?宁儿,你说啊!”

望着面前神情激动的陈蓦,张宁眼中浮现出几分为难,继而长长叹了口气,幽幽说道,“击败那位仙人……”

“仙……人?”

幽幽叹了口气,张宁低声说道,“蓦哥哥也听说了吧,在荆州时,素素曾经打败过那位仙人,从而改变了天下大势,使得天道不得不改变初衷,默认素素为他天道的代言人……”

“可那位仙人不是消失了么?”

张宁闻言苦涩一笑,低声说道,“由于天书的力量,整个世间被重置,理所当然的,那位仙人自然也复生了……”

“原来是这样……”恍然大悟的陈蓦脸上浮现出莫名的狂喜,紧声说道,“宁儿的意思是,只要我打败那个仙人,就会变成我梦境中那样的世界?”

“不,不是一回事。由于天书的力量,整个世间的事物都被重置了,蓦哥哥要改变它,唯有从中干涉。但是,那位仙人显然不会无动于衷的,他必然会出面阻止你,如果蓦哥哥能打败他,令天道不得不默许蓦哥哥为它的代言人,或许这一切便能改变……”

“原来如此!”陈蓦深深吸了口气,眼中闪过一丝浓浓的战意,继而有些疑虑地望了一眼张宁。

似乎是注意到了陈蓦的古怪神色。张宁幽幽叹了口气,苦涩说道,“蓦哥哥恐怕是在想,明明有办法。何以妾身却要隐瞒不报,是么?——在蓦哥哥眼里,妾身就是一个为了自己自私恶毒的女人么?”

“不,不是……”陈蓦连连摇头,毕竟当初张宁为了救他。甚至不惜用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这份情义,使得陈蓦就算怀疑其他任何人,也不会怀疑眼前这位女子。

“莫非其中有什么隐情?”陈蓦试探着问道。

见陈蓦的眼中已没有了方才的古怪之色。张宁心中不禁有些欣慰,在停顿了一下后。低声说道,“妾身之所以隐瞒。是因为这个办法很艰难……蓦哥哥可知道,素素在什么时候便在准备着手对付那位仙人么?”

“……”陈蓦微微摇了摇头。

“便是在夺了曹操的大权之后!”在陈蓦惊讶的目光下,张宁低声说道,“整整五年,素素自登上丞相之位后,便下令境内百姓家里不得供奉天地二字牌位,违者立斩不赦!其境内各处道观,亦是如此……相信蓦哥哥应该清楚什么叫做信仰吧?”

陈蓦闻言缓缓点了点头,试探说道,“你是说,素素这么做是为了削弱那位仙人的力量么?”

“是为了削弱天道!”抬头望了一眼陈蓦,张宁微笑说道,“蓦哥哥来自与妾身不同的世界,应该可以发现,为何蓦哥哥所在的世间,天道的力量却是那般的弱小,以至于蓦哥哥以及素素,能够轻易地闯入那里……”

“信仰之力?”

“既然蓦哥哥能明白,那就好解释了,蓦哥哥所在的世界之所以天道那般弱小,其原因无非是世人已不敬天地,比起这些神乎其神的东西,那里的人们更相信科学,就算残留一些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事物,也被当成是迷信……但是这里不同,天下之人无一不敬天、重天,将天地视为神明,是故,素素只能强行下令百姓不得供奉天地二字牌位,不得言及任何有关与天地的事物,但是即便如此,素素在对抗那位仙人时,亦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宁儿是说,我不是那个仙人的对手?为什么会这样断定?既然素素能办到,我也……”

“蓦哥哥还不明白么?”打断了陈蓦的话,张宁激动地说道,“素素花了整整五年的时间在筹备这件事,更重要的是,那个时候的那位仙人,并不是他最强的时候……蓦哥哥难道忘了么?当妾身祭起那六本天书、以至于整个世间发生了巨大改变之后,何以那六本天书再未露面?”

“你的意思是……”隐约间,陈蓦好似是想到了什么。

仿佛是为了验证陈蓦的猜测,张宁沉声说道,“在张角得到那六本天书之前,它们在那位仙人手中……即便是这样,蓦哥哥还有信心能够办到么?”

手握六本天书的仙人……

陈蓦沉默了。

那很清楚,手握六本天书的仙人,那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一旦动手,他所面对的并不仅仅只是那个仙人,而是整个天道、整个世间!

怪不得……

怪不得宁儿不愿意说,因为那根本就没有胜的可能啊!

一个张梁就让自己难以对付,更何况是比起他不止强大上多少倍的仙人……

但是……

“告诉我,宁儿,我该怎么做?”

“你……”望着陈蓦逐渐坚定的目光,张宁的面色僵住了,在沉默了半响后,低头说道,“妾身说了之后,蓦哥哥还是执意要去么?”说着,她缓缓摇了摇头,低声说道,“不!妾身不会说的!——蓦哥哥说妾身自私也好,恶毒也罢,妾身不会说,妾身不想到最后连你也失去……”

“宁儿……”

“不要再说了!”张宁激动地打断了陈蓦的话。

“相信我,宁儿……”缓缓搂住了张宁,陈蓦用脸颊摩擦着她的脸蛋,低声说道,“我,不会丢下你们的,无论是馨儿、还是素素,亦或是你,我都不会丢下你们……这是我的承诺!——一辈子的承诺!”

“……”听着陈蓦的温柔的话音,张宁忍不住捂着嘴低声哭泣起来,望着她伤心的模样,陈蓦只能紧紧搂着她。

也不知过了多久,张宁的情绪这才逐渐缓和下来,在轻轻握住了陈蓦的右手后,低声说道,“当六本天书发挥作用时,整个世间都会发生改变,其中的过程,是任何人都无法阻止、或者干涉的,倘若蓦哥哥执意要改变,那就只能回到历史的正轨……”

“本来的历史?”

“嗯!——大概是三十年前,那个时候,张角从那位仙人的手中得到了六本天书,这也是一切的开始,蓦哥哥要做的,便是打败那个时候的仙人,没有天书,张角便无法创立大平道,黄巾起事也不可能会发生……”

“回到过去?”

“嗯!——因为这个身体是素素的,所以她会的道术妾身记得,妾身会送你过去的,但是要注意一点,与蓦哥哥回去自己世界的那次不同,蓦哥哥要去的地方,也存在着贪狼与白泽两尊武魂,换而言之……回到三十年前的蓦哥哥,只是一个普通人……”

“什么?”陈蓦呆住了。

要知道他之所以敢尝试与那位仙人为敌,无非就是仰仗着他体内贪狼与白泽两尊武魂的力量,然而张宁的话,却彻底断绝了他的这个想法。

只是一个普通人……东汉末年立志传 第七十四章 一线希望?


上一章  |  东汉末年立志传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