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北宋小厨师 >> 目录 >> 第一千八百九十七章 帝王的猜忌

第一千八百九十七章 帝王的猜忌


更新时间:2015年06月15日  作者:南希北庆  分类: 历史 | 两宋元明 | 南希北庆 | 北宋小厨师 
北宋小厨师 第一千八百九十七章 帝王的猜忌
(手机版网址m.qmshu)

第一千八百九十七章帝王的猜忌

“你说的很对,朕也非常赞成,没有一个朝代可以完全的杜绝朋党之争,那么也就证明这其实是合理的。”

说到这里,赵楷突然话锋一转,道:“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感到害怕,甚至铤而走险,不惜背叛朕。”

秦桧叹道:“自以为是正确的,但是不代表皇上你也会这么认为,伴君如伴虎啊,一个臣子不怕有多少政敌,因为这是不可避免的,怕就怕皇帝的猜忌,一旦皇帝开始对某个臣子有所猜忌,那么也就预示着这个臣子就离死不远了,因为这种猜忌只会伴随着朋党之争变得越来越强烈,而且皇上也会渐渐偏向另一边,甚至于不用出手,就可以利用郑逸他们铲除微臣,不过话说回来,要不是皇上手中掌握微臣那么多证据,就凭微臣这些年来的经营,只要皇上不是决心想要除掉微臣,微臣也不是谁人能够可以扳倒的,但是现在的话,皇上随便抛出一个证据来,微臣可就全完了。

记得王黼当年也就是因为一扇门而被致仕的。

不过,原本枢密使在的话,皇上或许还会需要微臣来牵制枢密使,反之,枢密使一旦走了,那朝中再无人可以对抗微臣,不过,如果皇上信任微臣的话,那么微臣还可以继续为皇上效命,可惜不是,皇上对微臣的底细一清二♂↑楚,那么微臣左右都是死,如果微臣为了以示清白,为了消除皇上对微臣的猜忌,那么只能选择放弃手中权力,一旦微臣手中的权力减少了,那么毛舒、李纲他们肯定不会放过微臣,但是,如果微臣接纳枢密使的势力,继续巩固自己的权力。那么势必会引起皇上对微臣更大的猜疑,纵使微臣对皇上一片忠心,那也是难逃一死,而且不会太慢,因为越往下拖,皇上处理微臣就越麻烦,所以一旦枢密使离开了,皇上立刻就会对微臣动手,微臣不知道帝王有多少大忌,但是做臣子的就是一条大忌。那就是帝王的猜忌。”

说到后面,他语气中带有一丝不甘,虽然他设计陷害李纲和王仲陵,但是他从未对不起赵楷,赵楷吩咐的事,他一直就都是心尽力去完成,并且尽忠职守,抛开党争不说,他绝对是一位合格的宰相。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赵楷一直在防备着他,这实在是太恐怖。

“原来如此。”

赵楷沉吟许久,才点点头。道:“你与李纲的斗争,朕其实也理解,但是枢密使了,其实你们两人有许多主张。包括行事作风都非常相似,为什么你与枢密使又势不两立呢?”

秦桧稍稍皱了下眉头,没有像刚才那样滔滔不绝。

赵楷似乎已经预料到了。轻轻一笑,道:“既然你不愿说,那朕就替你来说吧,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你野心太大,但是心胸却又太狭隘了。”

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道:“其实不管是王仲陵,还是李纲,甚至于你利用新法的建设,在地方上笼络自己的势力和你利用军校插手军政,这些只要你做的不是非常过分,朕都会原谅你,因为你贵为宰相,理应对这些方面有一定的话语权,唯独一件事,令朕非常恼怒,那就是你在得知李奇在日本的动作后,就开始筹备废除新法,妄图让朕的大宋重新回到独尊儒术的时候,朕没有冤枉你吧。”

秦桧瞧了眼李奇,见李奇面无表情,道:“枢密使早知道了?”

李奇摇摇头道:“刚刚知道,但是并不奇怪,要是你不这么做,那就太不像你了。”

秦桧面色稍显怪异,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皇上说的不错,微臣的确打算这么做。”

“这也是你令朕最失望的地方。”

赵楷长叹一声,道:“其实你心里非常明白,新法已经深得民心,并且能够使我大宋更加强大,但你还是私欲熏心,不管天下黎民,妄图废弃新法,这是朕难以饶恕的。虽然你常常跟人说,你是跟随枢密使出身的,但是你心里一直都不服气,你不想活在枢密使的阴影下,你要想证明自己比枢密使更强,然而,即便枢密使离开了,要是新法不废,百姓歌颂的永远是枢密使,而非你,所以,排挤枢密使只是开始,更为关键的就是废除新法。

秦桧啊,你这人什么都好,聪明谨慎,办事能力强,从来没有令朕失望过,这一点连枢密使都不如你,不该就是心术不正,心胸狭隘,瑕疵必报,猜忌心重,嫉妒心强,李纲当初只是让你儿子蒙受了一趟牢狱之灾,你就要治李纲的儿子于死地,这未免也太狠了吧,正是因为你心狠手辣,嫉贤妒能,朕才不得不防你一手,这都是你自己造成的,怨不得朕。”

“心狠手辣?试问哪个居高位者不心狠手辣,太祖太宗如此,皇上也是如此,当初那一场政变中,皇上难道就没有滥杀无辜吗,这只是政治斗争,无关其它,而皇上你能理直气壮的这么说,那只是因为你是皇上,我是臣子,其实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我们都是为了权力而争。”

秦桧哼了一声,继续道:“至于我与枢密使之争,那是因为微臣始终认为萧规曹随只是无能者替自己的开脱,世人皆知萧何,却又有几个人识得曹参呢?微臣自然想做萧何,而非曹参,至于李纲之子,这不叫狠,而是斩草除根,这也是朝堂上不成文的规矩,如果换过来,李纲同样也会这么做的,差别就在于,我是制造机会,而李纲是等待机会。”

“别说的这么冠冕堂皇,差别就在于,你是设计陷害,而李纲是秉公执法。”

“皇上这么说也没有错,但不管是陷害,还是秉公执法,其实都是带有私心的。”

“难得你这么坦诚啊!”

赵楷笑了一声,道:“但是你又是否想过,为什么枢密使敢将一家老小的性命都压在你身上,那就是因为他知道你这人猜忌心重,而且自私自利。但凡这种人,一旦被人猜忌,那整日都会疑神疑鬼,所以枢密使料定一旦将朕的眼线告知你,你会感到非常恐惧,寝食难安,自私的你会为了活命铤而走险,相反的,如果是李纲的话,那么枢密使绝对不敢这么赌。因为他知道李纲纵使知道朕猜忌他,他也绝不会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来。那么话说回来,枢密使恁地了解你,你认为他会容得下你吗?”

李奇哈哈笑了起来。

赵楷微微皱眉道:“你笑什么?”

李奇好不容易收住笑意,道:“皇上,你能重用我们两个,至少说明我们绝非酒囊饭袋,还是有那么一点点过人之处,可是你竟然想着用这拙劣的手段来挑拨离间。我觉得你是在侮辱我们的智商,同时也侮辱了你的眼光。”

秦桧笑道:“皇上,微臣如果没有下定决心,是绝不会拿出这把匕首来的。也许皇上说的有道理,但是皇上是否想过,难道枢密使从一开始就会重用一个他并不了解的人吗?显然不会,枢密使从一开始就了解微臣。但他还是提拔了微臣,那就是因为微臣能够帮他解决很多困难,当然。微臣也会在他的帮助下步步高升。

如今的情况与当初一模一样,日本百废待兴,枢密使身边能用之人可不多,微臣自认为还能帮助枢密使管理好日本,而且,吃一堑,长一智,此番失败,微臣自然会吸取教训,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聪明!”

李奇笑道:“这就跟买东西是一个道理,不能只挑着贵的买,而是要挑选自己最需求的商品,日本虽然穷,而且孤悬海外,但是对于秦桧这种人才是非常渴望的,相比较起来,如今大宋已经步入正轨,而且国内人才济济,少他一个不少,多他一个不多,不会妨碍皇上的宏图大计。”

这两个人一个比一个精明,一个比一个会为自己打算,赵楷想要见缝插针,那真是难于上青天,不禁有些气馁,咬着牙笑道:“百姓常说你们两个是我大宋最聪明的人,朕败你们两个手里,也没有什么遗憾的,说吧,你们究竟想怎样?”

李奇笑道:“皇上放心,我从来没有觊觎赵氏江山,也知道就算觊觎也是白搭,我们只希望皇上你大人有大量,放我们一条生路。”

现在这年代是讲究正统的,不是说你干掉皇帝,你就能当皇帝,赵氏始终是正统,如果李奇或者秦桧篡位,那天下必乱,因为很多用心不轨的人会利用这一点煽动百姓,如此一来,大宋立刻会四分五裂,所以说皇帝不是那么容易当的,特别是在一个安稳的环境下。

这个道理赵楷自然也明白,故此他兀自稳如泰山,笑了笑,道:“朕放你们一条生路?不是吧,现在好像是得朕求你们放朕一条生路吧。”

李奇哈哈道:“那就大家一块生呗。”言下之意,就是要么就大家一块死。又问道:“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赵楷眯着眼,道:“可是你们难道没有想过,也许你们不仅活着去到了日本,还带了几十万军队回去?”

“哇!皇上是在威胁微臣啊!”

李奇呵呵一笑,摇摇头道:“不过没事,日本的海域足够大,别说几十万了,几百万的军队也能瞬间埋葬。”

赵楷一挑剑眉,“你就这么有信心。”

李奇道:“若是没有足够的信心,我也不敢走这一步,皇上,你是了解我的,从来不打无准备之战。”

赵楷直视李奇好一会儿,叹了口气,道:“好吧,朕今日既然败在你们手里,朕也输的心服口服,朕答应你们,放你们去日本,但是朕得事先申明,仅限今日,今日一过,朕就不敢保证了。”

“多谢皇上法外开恩。”

李奇面色胜利的微笑说道。

赵楷转头望向秦桧,示意你这刀可以拿开了吧。

秦桧皱了下眉头,又瞧了眼李奇,他为人非常谨慎,这可是皇帝啊,他哪里敢轻易松手。

李奇挥挥手,笑道:“虽然帝王之言不可信,但是我们这里有两个人。而且还有武器在手,皇上万金之体是不会敢冒这险的。”

秦桧这才收回匕首来,作揖道:“得罪了,皇上。”

赵楷伸展了下胫骨,笑道:“秦桧,你知道你和李奇差在哪里吗?就在这里,你始终无法猜透对方在想什么,因为你太多疑了,故此你一直都有所保留,虽然你非常恨白七娘。但是李奇一日未输,你就不敢动白七娘,反而还得好生照顾着,否则的话,相信枢密使也不敢让白七娘冒此险,你没有看穿他,而他却看穿了你。”

李奇急忙道:“皇上,都到这地步了,你还在这里挑拨离间。未免也太那个那个了吧。”

赵楷道:“你是想说朕无耻?”

“我可没有这么说,这种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世上最无耻之人便是你了。”

赵楷怒哼一声,突然道:“秦桧。你先出去,朕还有点事得单独跟李奇说。”

秦桧一听,这哪行,万一我一出门就被乱刀砍死了。那我找谁哭去。

不等他开口,李奇就道:“这可不行,我们现在是二对一。而且还有武器,要是秦桧出去了,那岂不是一对一,这太危险了。”

秦桧一个劲的点头道:“正是,正是。”

“原来你们还知道怕呀。”

赵楷笑了笑。

李奇道:“做这事的人,谁不怕了。”

赵楷道:“你们如果怕朕反悔,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挟持朕护送你们去日本,否则的话,朕依然可以等你们下船时反悔。”

此话一出,秦桧和李奇用眼神交流了一番。

李奇突然问道:“皇上为什么要与我单独谈?”

赵楷哼道:“亏你还好意思问,日本可是我大宋的邻居,朕必须得知道你回日本后会怎么处理两国之间的关系。”

“这倒也是。”

李奇点点头,又瞧了眼秦桧,“但是秦桧马上就要成为日本的宰相,他在这里应该无妨吧?”

赵楷淡淡道:“这是君与君对话,宰相始终是臣子。”

“啧啧,皇上,你还真是比较阴险,又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

李奇说着,又朝着秦桧道:“秦桧你先出去吧,我以我的夫人们向你保证,就算我死,我也一定会让你活下去的,也许我这人常常视承诺于狗屁,但是我从不以家人起誓,这是第一次,也会是最后一次,因为我李奇不是忘恩负义之人,你此番助我,我一定会兑现经济使向你许下承诺。”

李奇了解秦桧,秦桧同样也了解李奇,点点头,又向赵楷行了一礼,道:“我先失陪了。”

说着他就往门外走去。

赵楷突然道:“等下,差点忘记还有一件事需要你帮朕解决。”

秦桧一愣,回过头来,笑道:“皇上指的是李纲的事?”

赵楷点点头。

他非常器重李纲,目前朝中也只有李纲最适合司法院院长,更为关键的是,他知道这是秦桧设的圈套,那他肯定要为李纲翻案。

秦桧笑道:“皇上,我秦桧虽然在某些方面有些自傲,但是面对枢密使可从不敢麻痹大意,如果我布下一个连我自己都能够破解的局,那么我又怎敢拿出手,这岂不是自寻死路。”

赵楷道:“难道你真的没有办法?”

秦桧道:“就算我现在交出凶手,皇上认为百姓会信吗,如果百姓这么容易相信,那么皇上随便找个人去顶替凶手就行了,现在的问题不在于案件的本身,而是百姓先入为主,认定了李贤就是杀人凶手,即便找到真凶,那么百姓也只会认为我们是在官官相护,暗中交易,这样不仅会伤害到李纲,同样也会伤害的皇上和朝廷的信誉,到时依法治国只是一个笑话罢了。”

赵楷当然知道这一点,现在已经过了破案的黄金时间段,而且大理寺也已经结案了,若是普通百姓的话,翻案可能还会帮助二院获得一些名声,可是李贤是李纲之子,是官宦子弟,这就完全不同了,如果替李贤翻案,那么百姓下意识就会任何这是李纲在后面操纵的,他们不会去看事实如何,他们只会认为这就是官官相护,但是这不能怪百姓愚昧无知,要怪也只能怪那些官宦子弟平时就为非作歹,以至于李贤落得如此惨境。

秦桧这个局的最厉害之处就是在于百姓对官宦子弟的看法,然而,这一点常常令人忽视,这就是秦桧的过人之处,他总是能够抓住其他人无法察觉的一些细节,从而给予致命一击。

赵楷眉头紧锁,秦桧突然又道:“不过我解不了的局,或许枢密使会有办法,我也非常想知道枢密使究竟能否破解,皇上何不向枢密使询问一二。”(未完待续。。)

()

(→)

关键字:___。

温馨提示:请各位书友上传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谢谢合作。如有任何疑问,请。北宋小厨师 第一千八百九十七章 帝王的猜忌


上一章  |  北宋小厨师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