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北宋小厨师 >> 目录 >> 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 想死夫君我了

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 想死夫君我了


更新时间:2015年06月14日  作者:南希北庆  分类: 历史 | 两宋元明 | 南希北庆 | 北宋小厨师 
北宋小厨师 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 想死夫君我了
·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想死夫君我了

“咚咚咚!”

“枢密使,枢密使,我们该出发了。∮∮,”

“枢密使。”

“咦?怎么没人啊!”

前面七日将所有细节都谈妥了,今日就是最后一步,交换两国国书,等于就是一个交接仪式,这些跟着李奇来此的外交官一大早就起床了,总算是熬到头了,大家心情都非常不错,回去又能领赏了,可是他们在前院等了李奇半天,兀自不见李奇人影,于是就来到李奇房门前叫李奇。

可是叫了半天,里面是一点动静也没有。

正巧边上一个临时伺候李奇的小哥从旁走过,一名外交官急忙拦住那小哥,问道:“哎,你有没有看见枢密使?”

这小哥摇摇头道:“今日还未见过枢密使。”

“那马桥呢?”

“也没有见着。”

“这就奇怪了。”

这些外交官们是你看我,我看他,纷纷感到非常好奇,但是更多的是担心,这不会出了什么事吧,几人一合计,决定进去瞧瞧究竟。

可是进到屋内,里面的床被叠得整整齐齐,但是却不见李奇人影。

半个多月后。

虽然在半个多月前那些外交官们始终没有找到李奇,但是他们最终还是去古北口与金国方面交换了文书,签订了盟约,完颜希尹也好奇问了一句,为何不见李奇,那些外交官随便找了一个理由搪塞过去,他们可不想在这紧要关头另生枝节。

所以,长城之盟最终还是尘埃落定。

随着长城之盟,也就彻底宣告此番战事告一段落,宋金两国百姓都同时松了口气,虽然大宋打赢了。但其实宋朝百姓也不想在继续打下去了,因为当国内的消耗无非满足战争的话,那么势必会引起疯狂的涨价,这对百姓而言可是一个不太好的现象。

渤海海峡。

今日兀自是晴空万里,阳光明媚,海面上更是风平浪静,阳光照耀在海面上,金光闪闪。

在渤海海峡东南面的一个小海岛上停靠着一艘大船,这个小岛靠近海中间,但是却又离航道非常远。故此是一个非常偏僻的小岛,在小岛上那金灿灿的沙滩上站在十余二十人,而站在离海浪最近的三人纷纷带着着急的目光遥望海面,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可是一个上午过去了,海面上只有海鸥飞过,连艘经过的渔船都没有,充分证明一点,就是这里的确够偏僻。

正午时分。

其中一人突然喊道:“枢密使,快看。好像是他们来了。”

“哪里,哪里。”

一个前额留着一缕发须的男子非常幼稚的蹦跶了几下。

远远只见一艘大船正往这边驶来。

“白痴,有高科技都不会用。”

他身边一个俊秀的男子拿出一架千里眼往远处看去。

而在他身边的那位女子同样也是拿着千里眼遥望远方。

幼稚男这才醒悟过来,赶紧拿起千里眼看了起来。突然,他惊呼一声,“我好像看到了封娘子,是他们。真的是他们,哎呦,我终于可以见到美美了。”

这三人正是在古北口失踪的李奇、马桥还有刘云熙。

不消多时。那艘大船渐渐往这边靠了过来。

李奇放下千里眼,招着双手,大喊道:“丈母娘,夫人,骨欲,宜奴。”

船上突然响起一个稚嫩的声音,“爹爹,你为何不叫孩儿的名字。”

哎呦,糟糕了。李奇赶忙叫道:“儿子,儿子。”

说着又向身后的几名护卫道:“你们还在这看什么,还不过去帮忙。”

“遵命!”

十几个护卫立刻冲了过去,其中还包括马桥,帮助大船靠岸。

又过了大约一刻钟,大船终于靠岸了。

“夫君,夫君。”

甲板上的封宜奴、季红奴一边看着李奇,一边招着手,一边留下了激动的泪水。

“大公子小心。”

“马叔叔。”

“哎,正熙真乖,小心一点,马叔叔抱你下来。”

第一个下来就是李正熙,这小子直接跳进水里,把一边的护卫还吓出了一身冷汗。

“爹爹,爹爹。”

李正熙迈开脚丫子,张开双手往李奇这边跑来。

“乖儿子。”

李奇张开双方一把将李正熙抱了起来,望着儿子的小脸蛋,那是别提多开心了,狠狠的在李正熙的小脸蛋上面亲了一口,道:“乖儿子,又长高了不少啊!”

李正熙兴奋道:“孩儿可是听爹爹的话,每餐至少吃两碗饭,孩儿现在比金毛还要高了。”

“是吗。”

李奇笑道:“儿子,第一回出远门,累不累啊?”

李正熙摇摇头道:“不累不累,孩儿第一次看到海,这海真是好漂亮,比汴河大多了,还见到了许多许多的大鱼,爹爹,那些鱼好大一个哦。”

李奇呵呵道:“改日爹爹捉一条给你打打牙祭。”

李正熙小嘴一撇,“爹爹为何要捉它们,让它们在海里自由自在的游动不是很好么?”

暴汗!差点忘记,我这儿子还是一个动物保护主义者。李奇讪讪一笑,他总不可能告诉李正熙杀生是对的吧,忽觉身下湿乎乎的,低头一看,下半身都湿透,这个儿子啊,一来就让你老子湿身,这如何是好啊!笑道:“你看看你,弄浑身都湿透了。”

李正熙嘻嘻道:“孩儿是太想爹爹了。”

李奇笑着哼了一声,“你个小滑头分明就是想玩水,还拿我做借口。”

李正熙一对机灵的眸子一转,突然朝着一旁的刘云熙张开手来,道:“十姨娘,爹爹怪我弄湿了他的衣服。”

刘云熙伸出手来接过李正熙,道:“好好好,姨娘抱。”

“夫君!”

过了一会儿。季红奴、封宜奴、耶律骨欲、王瑶快步走上岸来。

“我的乖红奴。”

这先挑软的捏,李奇上前一把先抱住季红奴,在红奴的嘴唇上重重吻了一下,“真是想死夫君我了。”

季红奴脸色还挂着泪珠,可被李奇亲的又羞涩难当,低声道:“我也想夫君。”

这妮子真是一点也没有变,还是这么害羞。李奇哈哈一笑,松开红奴,又一把抱住骨欲,重重吻了一下。大手在她那丰满细腻的腰肢轻轻捏了一下,嘻嘻道:“骨欲,你真是越来越丰满了。”

耶律骨欲脸上微红,轻轻一推,嗔道:“去。”

李奇嘿嘿一笑,目光旁移,只见一个大美女正羞答答的望着他,“宜奴。”刚准备抱时,突然注意到封宜奴怀着的婴儿。登时一愣,激动道:“这这是我女儿么。”

封宜奴含泪的点点头。

李奇急忙上前,低头凝视着.....“呃,宜奴啊。你生了孩子以后好像更加丰满了哦。”

“什么丰满---你这下流胚子。”

“骚蕾,骚蕾,不过这也不能怪我,实在是太大。挡住了我的视线。”

醒悟过来的李奇一头大汗,眼见封大美女要发飙了,赶紧转移视线。看着躲在襁褓里面的小婴儿,粉嘟嘟的,虽然现在还看不太出来,但是这一对眼睛真是像极了封宜奴,仿佛透着魔力一般,睁着闪亮的大眼睛,却只是瞟了李奇一眼,然后又去吸允自己的手指去了,李奇轻轻刮了下她的小脸蛋,突然摇头一叹。

封宜奴紧张道:“夫君,你不喜欢女儿么?”

“当然不是,你想哪里去了,只要是你生的,男孩女孩我都喜欢。”李奇又道:“我只是为她将来的婚姻大事感到着急。”

封宜奴听着好奇,什么婚姻大事,她还不到一岁,你操心也操的忒远了吧。茫然的望着李奇。

李奇道:“你没有看见么,连这么大一个帅哥站在她眼前,都只是瞟了一眼,今后她还能看的上谁啊!唉---。”

封宜奴额头上登时冒出三条黑线来。

李奇又和自己的女儿打了几声招呼,但是小婴儿吃手指正吃的津津有味,都没有搭理李奇。

尴尬呀!

李奇挠挠头,讪讪道:“我女儿叫什么名字?”

封宜奴道:“你个做爹的都不在,我们怎好帮她取名字。”

李奇尴尬道:“关于这一点,你们完全不用顾忌我的感受,呃...简单来说,夫君我实在是才疏学浅,这事还真干不来。”

自从上回听到李见素、李师师、李清照她们名字的由来后,李奇就决定不再帮自己的儿女取名了,免得让人看笑话,这事还是交给这些才女去解决吧。

难道见李奇这么诚实一回,封宜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却是美丽动人。

弄咱李师傅心里痒痒的,“乖女儿,亲一个先。”他轻吻了女儿的小手一下,没办法小公主在吸允手指,亲不到脸。但这不是关键,关键还是大的,他亲吻了下小的,突然抬起头就快速的亲吻了下封宜奴那性感的嘴唇一下,“夫君我可不会厚此薄彼。”

封宜奴啐了一声,道:“拿自己女儿来当幌子,也就你做的出来了。”

“那是。”

李奇突然眼眸一转,转身就朝旁边抱去,“夫人---。”

“干什么?”

王瑶在一旁淡淡道。

该死的,差点忘记夫人还是一个运动健将,蹴鞠、秋千样样精通。李奇偷袭不成功,一脸尴尬,哈哈道:“夫人的身手真是越来越矫健了。”

王瑶嘴角抽动了几下,兀自淡淡道:“没办法,谁叫我的夫君是你。”

什么意思?李奇憋着嘴瞧着王瑶,虽然多日不见,但是夫人风采依旧,淡黄色的长裙,还是那么的典雅高贵,看着看着,李奇脸色的委屈就消失了,走上前去。

“你想干什么?”

王瑶还是那么的害羞。显得有些害怕。

但是李奇却只是握住她丰润的柔荑,关心道:“夫人,对不起,让你跟着我受苦了。”

王瑶一怔,柔声道:“其实其实我不觉得苦,反而反而更期待将来的日子,离开汴梁虽多有不舍,但是对我而言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只是未能在爹娘面前尽孝。”

李奇问道:“王叔叔,王姨他们都还好吧。”

王瑶点点头。

李奇道:“要是有机会。咱们就接他们过来住上几年。”

王瑶笑着点点头,“谢谢。”

“我们之间,还说什么谢,亲一个就是了。”

说着,李奇闪电般的亲了过去。

但是一山还有一山高,王瑶头一偏,又躲了过去。

呀呀呸的,你这是在防狼啊!李奇懊恼道:“夫人,这荒山野岭的你害什么羞。”

这是荒山野岭不假问题是这里还站着这么多人。王瑶翻了下白眼。转身就朝着刘云熙走了过去,“十娘。”

正当李奇懊恼时,忽听得前面传来噗嗤的笑声。

李奇转头一看,只见李师师牵着李见素走了过来。这就是更久未见了,但是凤之师师绝非浪得虚名,纵使出了那片地,她还是一直凤凰。美丽动人的脸庞真是倾国倾城,急忙走上前去,一把抱住李师师。

李师师倒是仍由李奇抱着。泪中含笑的说道:“你呀,欺负不了三娘,就跑来欺负我。”

“呜呜呜你知道就好,那你让我欺负不。”

“少胡说,女儿还在这里了。”

说到女儿,李奇突然直起身来,往左边一看,咦,小素素了?探过头去一看,发现李见素躲在李师师的背后去了,这嘴都还没有笑,李见素又躲在李师师的右边去了。

“素素,是爹爹啊。”

不管李奇再怎么说,李见素始终在跟李奇玩躲猫猫。

李师师微微一叹,道:“你也别怪她,素素她。”

说到这里,不争气的泪水又落了下来。

李奇紧张道:“你别哭,我怎么会怪她,这都是我造成的,是我们对不起你们母女俩。”

李师师忙道:“不,是我连累了你。”

李奇拉住她的手,道:“你放心,不管怎么样,一切都过去了,我们都可以重新开始,我一定会让素素好起来了的,相信我。”

封宜奴也走了过来,道:“是啊,姐姐,你也别太担心了,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

不知什么时候,李正熙走了过来,一副大哥哥的模样,道:“妹妹,我们去那边玩沙子好不?”

李见素虽然没有回答,但是也没有躲开。

李正熙上前拉着李见素的小手,道:“妹妹,别怕,有大哥保护你,绝不会让人伤害你的。”

说着,就拉着李见素往沙滩上走去。

李见素倒也没有拒绝。

这小子!李奇呵呵笑了起来。

李师师也道:“正熙真是惹人喜欢。”

李奇道:“素素更加惹人疼爱,将来一定是一个大美女。”

忽听一个声音,“他们两个都非常可爱,这一路上幸亏有他们两个小娃陪着我这个老太婆解闷。”

李奇转头一看,惊喜道:“清照姐姐!”

来人正是李清照。

“你不会怪我跟了过来吧。”

李清照上前来,嘴角含笑,才女气质始终如一。

“怎么会,清照姐姐,你是知道的,每每见到你,我都会觉得这是上天的恩赐。”

李奇说着又是一笑,道:“我在给师师的信中也隐隐提到过,就是怕害了清照姐姐,那样的话,我可就是罪大恶极了。”

李清照轻轻将掉在眼前的几缕发丝拨至脑后,“其实我也有想过,但是我实在是舍不得妹妹她们,还有我的干女儿,于是决定一块来了。”

“那真是再好也没有。”

兴奋的李奇又道:“还有,方才是谁说清照姐姐是老太婆了,我看清照姐姐最多也就是二十五六了,真的不能再多了,要是再让我听见这等话,我非饶不了他。”

又来了。李清照一阵头疼,苦笑不已。

忽听得她后方传来一声冷哼。

封宜奴、李师师等人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了,都是一脸哀伤。

“丈丈母娘。”

李奇颤声道。

只见白夫人满面怒气,愤怒的指着李奇道:“李奇,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枉我女儿为了你连性命都不顾,可是你却净顾着在这里亲亲我我,连我女儿的名字都没有提到,你究竟有没有将我女儿放在心上。”

白夫人非常愤怒,在来的路上她就已经猜到七娘可能被抓了,这一路上不知流了多少眼泪,可是方才他见李奇从未提到过七娘,这火就再也压不住了,我女儿可是你的第一个妻子,你好歹也问一句吧,可是你却一句都没有提到,这让白夫人很愤怒,但是更多的是伤心,觉得自己所托非人,要知道她来的时候,可是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李奇身上。

李奇一怔,行大礼道:“老丈人,丈母娘,对不起,我亏欠七娘太多了,恐怕下辈子也还不来,但是你们放心,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会救出七娘来的,哪怕是拼了我这条性命,也在所不惜。”

正当这时,马桥突然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哎,封娘子,你们有没有见到美美,她好像不在船上。”

封宜奴为难道:“美美,美美保护七娘去了。”

“哦。”

马桥又道:“那七娘呢?我好像也没有见到她。”

李奇正欲开口,白夫人眉头一皱,道:“等下,我记得我并没有说七娘被抓,马桥也不知道,那也就是说余庄并没有派人通知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李奇沉默了少许,“因为这都是我和七娘事先计划好的。”

“什么?”

众人纷纷大惊失色。

“等等下!”

还在状况外的马桥恐惧道:“七七娘被抓了,那那美美了。”

李奇干脆道:“应该也被抓了。”

“什什么?啊!”

听得一声闷哼,马桥直接晕倒了过去。(未完待续。。)u北宋小厨师 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 想死夫君我了


上一章  |  北宋小厨师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