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重生之衙内 >> 目录 >> 第两千一百二十九章 后生可畏

第两千一百二十九章 后生可畏


重生之衙内 第两千一百二十九章 后生可畏
第两千一百二十九章后生可畏

与商孝忠办理完交接手续之后,柳俊没有直接去天山省,而是在次日和容百川同机折返京师。明天,薛远山副主席将在容百川的陪同下,与柳俊同机飞赴天山省的省会北庭市。卸任天山省委书记魏振雄亦是政治局委员。

两位政治局委员兼任的封疆大吏交接又是边疆重镇,当得由政丵治局常委亲自莅临,以示中央对天山省的重视和对两位政治局委员的尊重。

严菲和柳阳已经提前几天搬回了首都,在大内居住。

这件事最终是阮碧秀与解英“获胜”两位母亲轮流给严菲打电话做工作甚至解英还打算亲自飞往南方市,当面和严菲“说道清楚”。

天山那么远,气候又那么严酷,解英较之阮碧秀更加不放心严菲和柳阳过去。

根据惯例,这一回柳俊“戍边”,最少也得有六年时间,任满完整一届,待到十九大召开,才有可能出现变动。不要说安全不安全,单是这个风沙,严菲又哪里受得住了?

柳俊的二姐柳叶,和严明远赴海西住了几年,直呼难耐。

严菲远比柳叶娇弱,自然更加吃不消的了。

严菲倒是不怕风沙,再说,仅仅因为北庭市风沙大,气候不好,就“弃丈夫于不顾”,理由实在不够充分。但她最终同意了两位母亲的建议,主要还是出于柳阳的安全方面考虑。而且首都中学的教学质量似乎还是更加令人放心一些。

至于严菲自己,却不必太拘束,任何时候,只要她想念丈夫了自可飞往北庭市与柳俊团聚。现在交通是很发达的,严菲又是自由职业,时间完全由自己支配。从前两年开始严菲已经开始减少订单量,一年下来,也就设计个一二十套衣服,多余的订单,一概不接。

胖大海自是奉命唯谨,又“擅自做主”,将每套衣服的订购单价再往上提了一倍。总之别人是不是愿意花数十万美元的天价去向严菲订做服装全然不必理睬,胖大海一个人就包圆了,无非是找个由头将本属于柳俊的钱,转很少很少的一部分到严菲的户头上,以供日常支出而已。

严菲早已成为亿万富婆,她又没什么地方需要花钱,没事就捐赠。

说起来,柳夫人严大小姐才是正宗“纨绔”,以“砸钱”为乐事,从不皱一皱眉头的。而且严菲的捐赠是百分之百的匿名,做好事绝不留名。

柳俊自然一切由着娇妻的性子去绝无异言。

昨晚上,省五套班子的全体在职领导,齐聚彩云宾馆,设下盛大晚宴,为柳书记践行同时也为容部长和商书记接风。

除了省里五套班子的在职领导,很多离退休的老同志也都到了。这不仅仅是一个政治待遇的问题很多老同志都是自动自发来为柳俊践行的。短短四年时间,柳俊在省留下了很多的德政省的发展较之以前更快更好,尤其西北部山区的发展,更是日新月异,老同志们看在眼里,喜在心头,对这位年轻书记刮目相看,交口称赞。

晚宴十分隆重热烈。

许多干部上前给柳书记敬酒的时候,真情流露令得柳俊很是感动。这个宴会,广南市三文县委书记毛文乐也是参加了的。

原本以毛文乐的职务,不够资格受邀这个宴会是柳俊点名要他参加的。

毛文乐也壮着胆子上前给柳俊敬了一杯酒。

柳俊对毛文乐的敬酒没有拒绝,和他干了一杯,称赞他在三文县干得不错,真正做到了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站起来。

毛文乐受三文县饶凤山案件的牵连,尽管仍然兼任着广南市委副书记,真正的职务乃是三文县委书记,一度被同僚们看做是被判处了“政治死刑”。不料在柳俊即将离任之时,竟然点名请他来参加干部大会,一起赴宴。

看来柳书记并没有真正的“厌倦”他,让他去三文县,也是一个磨练的意思。

不管怎么说,毛文乐本质是很好的,立身甚正,操守颇佳,去了三文县之后,知耻近乎勇,将三文县的干部队伍建设整顿得像模像样。

对于这样的干部,柳俊绝不会真的一棒子打死。好好琢磨一下,就能成器。

听了柳俊的称赞,毛文乐的眼泪就下来了。

整个晚宴上,双眼湿润的干部不止一个毛文乐。

晚宴之后,柳俊又和魏宁生以及省里其他主要领导干部进行了交流沟通,殷切期望他们能够紧密团结在商孝忠同志周围,再接再厉,让省的各项工作更上层楼。

单独和柳俊在一起的时候,魏宁生感叹着说了一句内心话——柳书记,我很钦佩!

到了魏宁生这个年纪和地位,一生经历过太多的风浪,轻易不会流露自己的内心感情了。在柳俊即将离开省的时候,这位省本上省长能够说出这么一句话来,足见柳俊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是何等尊崇。

这个和政治无关!重生之衙内吧倾城倾情提供。

次日上午,柳俊和商孝忠办理了相关交接,主要是将省的干部配置情况和省里的主要家当向商孝忠交了个底,让他做到心中有数。

对于几个重要干部的后续安排,柳俊也毫不避讳地谈了自己的看法。商孝忠含笑应诺。这样的“托付”,商孝忠知道份量有多重,绝不会违拗柳俊意图的。

飞机抵达首都,柳俊没有急于回家,而是应邀去了薛远山办公室,与薛远山沟通了一个小时左右。明天他们即将同机飞往北庭市,一些情况,自然要做个交流。

薛远山很清楚,柳俊此番前往天山省,与前任魏振雄是不尽相同的。柳俊获得了中央的一致支持,包括誓浩锦在内的几位明珠系巨头,均明白表态,同意赋予柳俊更大的临机处置权。

现代社会,通讯发达,虽然已经没有传统意义上的“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但中丵央领导和元老们如此异口同声支持柳俊,代表的本就是一种态度。

或许强势的柳俊过去之后边疆局势将为之出现质的变化。

事权专一,确是管理学上的一条重要原则。不过中央此番给柳俊的授权,却还是显得很特别。盖因这种授权,不是授予“政治局委员兼天山省委书记”这个职务而是授予柳俊本人。也就是说,这个临机处置权,将随着柳俊的职务异动而取消。

今后继任的天山省委书记,可以说很难再得到同样的授权。

柳俊从薛远山办公室离开,安步当车,返回春华园,正赶上吃晚饭的时间。

因为柳俊明天就要去天山省赴任,这顿晚餐,也可以说是一个小、小的践行家宴。严玉成和解英都过来了,两大家子人围坐在一起吃饭。

席间,严书记似乎颇有兴致,亲自端起酒杯,给女婿敬了一杯酒,还吟了两句诗——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自然,这两句诗与柳书记的处境毫不相干严书记也就是诗兴大发罢了。

柳俊笑着说道:“老爸,这两句诗听得我心里有点担惊受怕啊。”

严玉成一瞪眼睛,说道:“你啊,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实话说吧,要是我年轻十岁,说不定天山省就轮不到你去了,我自己去!”

一句话说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严玉成骨子里头的那股英雄主义气概,永远都不会消融的。

柳阳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严玉成便笑骂道:“小子想说什么就说,别跟你爸一个德行,吞吞吐吐的。”

餐桌上又是一阵笑声。

原本柳家的规矩是“食莫言寝莫语”吃饭的时候一贯是安安静静的。自然这条规则,对严玉成不适用。

柳阳便笑了笑说道:“外公,您是想学左文襄公,大名垂海内吗?”

看来严书记的英雄气概,连柳阳也是知之甚稔了。

柳阳今年十五岁,已经长成了半大小伙子,身高超过了严菲有一米七十左右,完全遗传了柳俊身材高大魁梧的基因,加上行事沉稳,这时候虽然是带点调侃外公的意思,却是气度俨然。

严玉成哈哈一笑,说道:“还是你理解外公啊。”

柳阳微笑道:“外公,晚清的时代背景不同。现在我们的国力,远比那时强大,左文襄公远征阿古拍,是抬棺出征。我爸爸这一回过去,双方力量烤比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之上。跳梁小丑,不堪一击。”

严玉成不由瞪大了眼睛诧异地说道:“柳阳,这些东西你是怎么想到的?”

不但严玉成,几乎所有人都停止进食,十分惊讶地望着柳阳柳晋才和柳俊眼里,更是光芒璀璨,熠熠生辉。

柳阳笑道:“这个并不复杂啊,稍微动动脑筋就能想到了。”

“好,很好。每天的新闻联播没白看。”

严玉成含笑点头,神情很是赞赏。柳书记便笑眯眯的颇为得意。不过严书记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柳书记好生郁闷。

“你不错,比你爸强!”

严书记很认真地说道。

柳书记只好摇摇头,端起碗来,继续吃饭。重生之衙内 第两千一百二十九章 后生可畏


上一章  |  重生之衙内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