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重生之衙内 >> 目录 >> 第两千一百二十五章 何老爷子惊人的决定

第两千一百二十五章 何老爷子惊人的决定


重生之衙内 第两千一百二十五章 何老爷子惊人的决定
按→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柳俊,你快点来医院一一一一一一……

何大小姐在电话里的声音都有点变调了。

“查口口口看口口口本口口口章口口口请口口口到口口口书口口口书口口口网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从今年七月份开始,何老爷子的身体就变得十分虚弱了,不得不住进了三零一医院。医生检查的结果是身体器官严重老化,诱发多种疾病。

“查口口口看口口口本口口口章口口口请口口口到口口口书口口口书口口口网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柳俊原本就打算今天再去医院看望老爷子,和老爷子说一阵话之后,便要返回。省。

“查口口口看口口口本口口口章口口口请口口口到口口口书口口口书口口口网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不料这个时候何梦莹忽然打了电话过来,柳俊的第一反应就是老爷子不行了。

“查口口口看口口口本口口口章口口口请口口口到口口口书口口口书口口口网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何梦莹喘息着地说道。

“查口口口看口口口本口口口章口口口请口口口到口口口书口口口书口口口网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在这个关键时刻,老爷子竟然不肯用药了,不知道唱的是哪一出。

“查口口口看口口口本口口口章口口口请口口口到口口口书口口口书口口口网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柳俊也不多言,随即挂断电话,吩咐备车,直赴三零一医院高干特护病房。

“查口口口看口口口本口口口章口口口请口口口到口口口书口口口书口口口网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况且何大小姐正站在门口呢。

“查口口口看口口口本口口口章口口口请口口口到口口口书口口口书口口口网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柳俊一下车,随即向满脸焦急之色的何大小姐发问。

“查口口口看口口口本口口口章口口口请口口口到口口口书口口口书口口口网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何梦鼻急匆匆地说道。

“查口口口看口口口本口口口章口口口请口口口到口口口书口口口书口口口网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咱爸呢?”

“查口口口看口口口本口口口章口口口请口口口到口口口书口口口书口口口网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在路上,很快就过来了……我先给你打的电话。”

“查口口口看口口口本口口口章口口口请口口口到口口口书口口口书口口口网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夫妻一体,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柳俊推开门走进去,却发现老爷子正试图从病床上下来。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个动作毫不为难,但对于老爷子这么一位百岁高龄的虚弱老人而言,却是异常困难。

病房里竟然没有一个医生和护士料必是给老爷子自己轰出去了。

何梦莹大吃一惊,忙不迭地跑了过去,扶住了老爷子,嘴里一迭声地嚷嚷道:“爷爷,你干什么?你不能下地!”

“胡说八道!谁说我不能下地了?扶我下去,我要回家!”

何老爷子很生气地说道。奇怪的是,老爷子的言语,听上去中气颇为充沛咬词也很清晰,并无丝毫虚弱感觉,完全不像是一位重病垂危的期颐老人。

“爷茶……”

何梦莹急得直跺脚,眼泪都出来了,无助地望向柳俊。

真不知道老爷子今儿个到底是怎么了。

“柳俊你过来,扶我下床……”

何老爷子也看见了柳俊,双眼一亮高兴地说道。

柳俊忙即走过去,含笑说道:“爷爷,扶您下床不是不可以,但您得告诉我们,这是为什么?”

何老爷子眼睛一瞪,怒道:“废话!我怎么就不能下床了?谁规定我一定得死在床上?我打了半辈子仗,死人堆里不知道钻过多少来回可从来没想到最终会死在床上……”

何梦莹急得叫喊起来:“爷爷,您真是的什么死啊活的,别吓唬我们……”

眼见何梦莹眼泪泉涌何老爷子略略缓了一口气,也不冲她发火,伸出瘦骨嶙峋的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温和地说道:“丫头,不哭。你爷爷都活了一百多岁了,还有什么看不透的?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谁也不能例外。我告诉你吧,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就在今天了,过不去了…………所以,我们得回家去,不能死在医院,不集死在床上。要死,也得堂堂正正。死得那么艰难,你爷爷可不喜欢……”

这一番话说得条理清晰无比,柳俊暗暗心惊。

“爷爷,您别这么说,我……”

何梦莹更是大惊失色,不知道该怎么回话。面对至亲之人的生死大关,潇洒豁达如何大小姐,也和普通女子没有任年区别。

何老爷子叹息一声,说道:“丫头啊,这是爷最后的心愿了。怎么,你们要让我带着遗憾去见马克思吗?

正“闹得”不可开交,病房的门打开来,何长征、何东进以及何夫人等人一齐走了进来。

何大小姐顿时长长舒了口气,浑身都有虚脱的感觉。

老头子和三叔到了,就没她什么事了。

见了病房里的情形,饶是何长征兄弟久历风雨,也深感诧异。何长征走上前来,对老爷子说道:“爸,你这是……”

何老爷子点了点头,眼神在乎女们脸上一一扫过,这才正色说道:“长征,东进,你们来得正好。我现在正式决定,不住院了,回家。我这不是病,是老了,大限到了,就在今天,过不去的了。咱们不呆在医院,回家去,一大家子说说话,我安安心心的走。”

何长征与何东进也变了脸色。

老爷子如此说法,实在太颠覆了。以他的崇高地位,在病重时刻,焉能停止用药?恐怕这个决定,全国无人敢于做出来!

除了老爷子自己!

“爸,这样不合适吧?治国同志他们马上就会过来看望您了。”

何老爷子“大闹病房”的消息,必定会以最快的速度传到当朝诸公的耳朵里。这个是大事,李治国主席赶过来了解情况几乎是必然的。

老爷子顿时皱起眉头,很不悦地说道:“我这一辈子,为国家打天下,搞建设,算是奉献了全部精力。难道怎么死,还得听别人的安排吗?”

尽管在场的几位,无不是杀伐决断一言而决的大人物,面对这样的“难题”却是谁也不好拿主意。

眼见得了女们面面相觑,就是不肯应答,何老爷子不由大为生气,也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精力,一挺腰身,坐直了身子,径直下了床,竟然无须任何人搀扶,然后大步向门外走去。

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变得明显不可阻拦了。难道还敢把老爷子强行拉回病床上不成?

何长征何东进兄弟俩随即上前,一左一右搀住了老爷子。

咱们听你的,回家去。”

何长征也是极有决断,马上就做出了决定。

何老爷子这才回嗔作喜,微笑着点了点头。

柳俊忙即低声向何梦莹吩咐,要她马上通知院方,派医生和护士跟着老爷子回家,带上全套医疗急救用品,同时“封锁消息”不要传得沸沸扬扬的,影响中央领导同志工作就不好了。

其实柳俊是比较倾向于赞同老爷子自己的决断。老爷子说得对,他活了一百多岁,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或许老爷子是真的感应到了什么,知道大限将至,那么这个时候,用什么药基本上都是无济于事的。与其在医院里艰难地拖着,多拖这么一天半天,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不如依照老爷子自己的心愿,回家去,趁着头脑还清醒,和家里晚辈说说话,交代清楚一些放心不下的事情,然后了无牵挂,驾鹤西归。

如此结束老爷子波澜壮阔的百年征程,才般配他金戈铁马,性情飞扬的一生。

对于人生,老爷子是真的看透侧了。

当下儿孙晚辈们簇拥着老爷子上了小车,返回何家四合院。

三零一医院的领导眼见何主席、何司令员和柳政局俱皆在场,同意了何老爷子自己的决断,也是无可奈何,只得依照何梦莹的要求,派出了最得力的医生和护士,带上整套医疗用具,跟随着去何家,随时准备给老爷子上急救措施。同时紧急向中央办公厅的领导做了汇报。

这样的事情,实在出人意料,三零一医院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碰到,不能不做汇报。不然,真追究起来,谁也负不起这个责任。

当然,医院的领导也很细心,知道老爷子“犯了倔”不敢开着救护车去,派了一台普通的商务车随行,省得又惹老爷子生气。

虎老雄风在!

刚才老爷子在病房大发脾气的时候,可是将值班的医生和护士都吓得够呛。

很快,车队就回到了那座古老的四合院。

何老爷子从车里下来,抬头打量了四周稍顷,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嗯,还是回来好。到家了,我心里也就踏实了。大丫头,去把我的军装拿出来,给我穿上。

在医院里住了将近一个月,何老爷子也确实是憋得厉害了。

“好的,爷爷……”

何梦莹忙即答应一声,急匆匆的走了进去,眼泪不绝涌出,不时伸手擦一把,也顾不得什么风度不风度的了。

按→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标题:

正文:重生之衙内 第两千一百二十五章 何老爷子惊人的决定


上一章  |  重生之衙内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