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重生之衙内 >> 目录 >> 第两千一百一十九章 深谋远虑

第两千一百一十九章 深谋远虑


重生之衙内 第两千一百一十九章 深谋远虑
D省这一番省级层面的人事调整幅度很大。

刘天明去省政协,赵先觉出任益东省代省长,谭其功出任常务副省长,陈政隆转任江口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不再担任江口市委书记职务。

也就是说,省一口气要更换三个省委常委。

其中一个常委副省长,一个江口市委书记,一个南方市委书记。

因为陈政隆是以专职副书记身份担任的江口市委书记,他一卸任,等于会空缺出来两个省委常委职务。除非他的继任人也是以省委副书记兼任江口市委书记。

如此一来,省省委班子的人数就将变成一十四人,不符合组织原则势必还要增加一个常委名额、才能保持单数。

当然,如此幅度的人事调整,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全部到位需要一个过程。

首先异动的是刘天明、赵先觉和谭其功。

柳俊分别宴请了这三位副手。

对于刘天明柳俊给予了十分肯定的评价。希望刘天明去了省政协之后能够充分发挥政协参政议政的功能,为省的建设工作添砖加瓦。宴席上的气氛很是愉悦。

刘天明满怀感激之情,敬了柳俊一杯酒。

应该说,对于今天这个结局,刘天明非常满意。

数十年仕途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走来,刘天明内心也是心力交瘁。尤其是四海集团的问题,一度令得刘天明如坐针毡。好在柳俊给了机会。刘天明毫不犹豫,抓住了这个机会,抛弃一切“幻想”紧紧追随柳俊。

而柳俊的回报也很丰厚,在关键时刻,将他送上了正部级的高位算得是功成身退圆满落幕。

和赵先觉的沟通,又自不同。

柳俊在长城俱乐部南方会所的豪华包厢里宴请赵先觉。

这些利润,一部分作为红利分给了何胜利,另一部分则划拨给了华兴慈善基金会。何梦莹自己不入账。

何大小姐不缺钱。

她在盛业集团的投资,每年都能给她带来不菲的收益。

再说自从荣立一等功,被国家授予“抗震抢险英雄模范”的荣誉称号之后何梦莹算是彻底想明白了。钱这个东西,一定要花在该花的地方,交给那些最需要的人,才能真正起到作用。

做慈善,有时候真能上瘾的。

何大小姐收到别人诚挚的感谢信时最为开心偶尔也会忍不住得意洋洋地向柳俊“表功”说自己做了这么多善事,积了这么多阴德,老天爷肯定保佑南方茁壮成长,无灾无病到百年。

“唯愿儿孙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

柳书记便笑着调侃了一句,结果惹得何大小姐好一阵白眼。

有了这样的老子南方想不到公卿都难又何消说得?

柳俊在南方会所宴请赵先觉、是为了表示对他的尊重。赵先觉这个人,有时是有点傲气不愿服输,不过也真有本事,经济建设上很有一手。这么些年,南方市在他的领导之下,发展很迅速,城市面貌有较大的改变。

不管他的政治理念如何只要踏踏实实为群众干了实事,柳俊便高看一眼。

这也是柳俊一贯的待人标准。

况且,赵先觉即将出任益东省省长职务成为江友信的搭档柳俊也当得好好和他沟通一番。

赵先觉前来南方会所的心情与昨天去八珍轩的心情是完全不同的。

昨天还在患得患失今天就得考虑新岗位的工作任务了。

当真有世事如接的感觉。

“柳书记,我敬您一杯!”重生之衙内吧倾城倾情提供。

在南方会所最豪华的包厢里、赵先觉站起身来,双手端着酒杯,很恭敬地说道,脸上的感激之色,恰到好处。

柳俊微笑着和他干了一杯。

昨天听了魏宁生的话,赵先觉心里当真是百味杂陈。尽管这还只是“小道消息”,中组部尚未对他进行正式的考察,但赵先觉很清楚此事已经定了,不会再有变动。涉及到一省之长的任用,柳俊和魏宁生岂能信口开河。

所谓江友信亲自向中央“点名要人”也就是个由头罢了。如果没有柳俊的推荐,江友信怎能知道他赵先觉有本事?

柳俊与江友信可是郎舅至亲。

应该说,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动,赵先觉心中是有喜有忧。在此之前,他压根就没想过要去益东省。作为本上籍干部的旗标人物之一、赵先觉一直将自己的目标定在D省省长这个职务之上。而且根据情势分析,他胜出的几率极大。这些年来,由本上籍干部出任省长,已经成为省的惯例。相比之下,益东省的经济实在落后了些。虽然经过江友信的治理,近几年益东省有长足的进步,但奈何底子太差,与省自然全无任何可比性。如果纯粹站在经济建设的立场上,赵先觉宁愿继续呆在南方市不挪窝。

当然,到了他如今的层级首先就要站在政治的立场上看问题。任何工作均是为政治服务的。他如果想要出任省省长,就算一切顺利,至少也得在两年多之后,魏宁生任期届满,才有可能接班。如今转任益东省,等于提前两年多上到了省长职务。而且益东的底子是差些但底子差也有底子差的好处、一穷二白容易规划,略有进步就能看得出来。而南方市和省就不一样了,基数太庞大,想要在魏宁生的基础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当真谈何容易。

赵先觉今年已经年满五十七周岁,现在就上省长和两年之后上省长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两年之后接魏宁生的班,一届之后就退了。但现在去益东省就任省长两年之后,如果江友信离开益东省,他就有很大希望顺序接班。

在国内的现行体制之下,省长与省委书记的区别是很大的。

根据江友信的情况来分析两年后换届,离开益东几乎是肯定的。作为严柳系新生代最年长的高级干部,江友信不可能在益东省终老,还有很大的上行空间。两年后,无论资历还是政绩,都足够了!

想明白了这中冉的关节,赵先觉对柳俊益发恭谨起来。

无疑,这是柳俊将一个巨大的机缘摆到了他的面前,正式请他登上严柳系的大船。或许他不能成为严柳系最核心的中坚力量,但成为重要成员却完全可以。省委书记这个职务,是任何政治集团都要极力争取的。

说起来,赵先觉不能不佩服柳俊掌控大局的能力。

将他赵先觉送出省,至少能够达成两个很大的目标。其一自然是收获了他的“拥戴”,为严柳系增添一员干将。类似他赵先觉这样资历和能力的省干部,可不多见。由他出任益东省长,较之严柳系提拔其他干部,更能在高层获得通过。

喜东省的经济建设,需要这样的人才嘛。

为了自身的前程计,赵先觉今后只能紧跟严柳系和柳俊的步伐。

同时,赵先觉离开省,也为谭其功顺势上位“扫清了障碍”。谭其功年轻,有能力,出任常务副省长完全合适。唯一有点“不妥”的就是谭其功不是本上籍贯的干部、似乎有违省省长任命的“惯例”。

而这可能正好是柳俊的目的。将谭其功提起来,两年之后接魏宁生的班,就打破了这个“惯例”,从此之后,省的政治格局也就和全国其他省份的政治格局一致了,不会再有“特殊化”。

一举解决了这个问题,无疑柳俊又会在高层获得“加分”。

尤其重要的是,谭其功和他赵先觉一样,极得魏宁生的信任也就是说,魏宁生会自动为谭其功保驾护航,说服其他本上籍贯的重要干部,支持谭其功。这就令得谭其功将来出任省长可能遇到的阻碍降到了最低。

看来,柳俊当初安排谭其功进入常委班子,表面上是向魏宁生示好,实际上早已经为今天的调动埋下了伏笔。

一切均是不显山不露水的,水到渠成。等大家意识到柳俊的用意之时,已经无法改变什么了,只能顺着他的思路去进行。

当真是深谋远虑!

“先觉同志,益东的底子是比较差,所以中央对你是寄予厚望啊,希望你过去之后,能够尽快改夹益东省的面貌,迎头赶上来,为益东数千万群众谋福利。

柳俊微笑着对赵先觉说道。

赵先觉忙即说道:”柳书记,感谢中央对我的信任,也感谢柳书记和江丵书记对我的厚爱。其实我心里是很惶恐的,毕竟沿海地区的经济发展模式和内陆地区不同,我很担心辜负了这种信任啊……”

柳俊微笑道:“先觉同志过谦了。经济建设的方法虽然千差万别,但基本道理是一样的。无外乎因地制宜,因势利导。我相信先觉同志一定能把益东的经济尽快发展上去。”重生之衙内 第两千一百一十九章 深谋远虑


上一章  |  重生之衙内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