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权国 >> 目录 >> 3253 乱火(四)

3253 乱火(四)


更新时间:2017年11月15日  作者:爱吃大包子  分类: 奇幻 | 领主贵族 | 爱吃大包子 | 权国 
权国 3253 乱火(四)
3253乱火四

3253乱火四

战火弥漫,乱世动荡

欧巴罗南部这场让后世历史学家称为“天枰”的大战余波终于走到了最后,也是最为激烈,最为严酷的尾声!在历史学家的眼中,鲁提亚子堡会战虽然导致了埃罗皇帝战死,二十万大军战败,但距离埃罗帝国崩塌还有相当的一段距离”

“鲁提亚子堡惨败后,埃罗帝国方面依然拥有没有卷入战斗的埃罗东部边军精锐十万以上,有埃罗人倾注了无数心血和人力,防御完备的埃罗王都,还有埃罗王都内数十万的埃罗人作为后勤保障和补充兵员,放眼教团军和帝国联军方面,总数加起来也不过就是十万兵力,这还是教团军连营地内的伤兵都全部算上的结果,这样的对比力量,无论从哪一个方面看,埃罗帝国依然还是占据着优势,只要将战争拖入寒冬,就算不能收复失地,将战争拖到第二年春绝不是问题,

可是变化的神奇就在于此

谁也没想到,鲁提亚子堡会战惨败,特别是皇帝战死的羞辱,导致埃罗东部边军统帅卡布林在恼羞成怒下,下达的命令不是全军回防王都,而是大军倾巢而出的复仇,就这样本来可以让埃罗帝国平稳渡过这次危机的最后一道保障失去了,

十万本就长途疲惫的埃罗东部边军,在连一刻的休息都没有的情况下,强行军三十里击败教团军阻挡之后,马不停蹄的转向已经构建了强大防线,并且调动了整个帝国海军作为攻击力量的帝国埃罗港,正是因为这一命令,最终导致了埃罗帝国最后的一支重兵集群在埃罗港遭到毁灭性打击“

”短短两天之内,雄霸南方的埃罗帝国三十万大军损失殆尽,埃罗军方多年来培养的优秀指挥官阶层集团性损失,中队长以上的中层军官战死率更是高达四分之三,就算是底蕴深厚的埃罗帝国,一样也承担不起如此沉重的损失,面对咄咄进逼的教团与帝国联军,连五千护卫兵力都无法聚集的埃罗王室惨淡中不得已选择南迁,拱手让出埃罗王都这道上下埃罗的闸门,至此,埃罗王室再未返回过上埃罗!“帝国战争史第五卷第七章《乱火奔流》

寒风扑面,刮在脸上犹如刀割一般,

埃罗东部军统帅卡布林骑在战马上,目光落在前方散乱列阵的教团军身上,握着战马缰绳的手紧了紧,战旗被风吹得在头顶上啪啪直响,沉默的气氛隆重在整个埃罗东部大军身上,无论是将军们还是士兵的眼睛都是红鼓鼓的,他们是从鲁提亚子堡方向一路而来,沿途所见埃罗士兵尸体漫山遍野铺满大地的景象,无数被践踏在泥水中的埃罗团队旗帜,更是让所有人的大脑感到恍惚,很快他们就认出来,其中的不少军旗竟然都是东部边军的团队旗

完了,全死在这里了!,埃罗东部边军的脸色都相当难看,同为在东部荒凉边界上共同作战的同伴,只是短短数个小时的差距,竟然就已经是生死!数万的东部边军啊,其中不少都是精锐中的精锐,都死在这里了!

当已经凌乱成为碎片一般的埃罗皇帝的王旗最终在一片尸体堆里找到的时候,东部边军副统帅卡布林内心的最后一点侥幸都没有了,埃罗将军们的脸色更是惨白,王旗陨落,代表着整个王室禁卫军的团灭,而根据那名被斥候带回来的禁卫军官所说情况,当时禁卫军本阵遭遇了数倍骑兵的强力冲击,怕是皇帝陛下都已经。23更新最快。。。。。。

“就是短短的数个小时。。。。。。”

东部边军的将军们感到一阵懊恼羞愤,

因为此刻他们也已经清醒过来,这明显就是上当了啊,当夜突然遭遇骑兵突袭就是一个圈套,对方的目的毫无疑问就是要让自己朝着鲁提亚子堡靠近的脚步暂停下来,而后在中途用骑兵集群猎杀本方派出前去鲁提亚子堡报信的讯骑兵,就是这短短的六七个小时的时间差,却成为了整个大会战惨败的主因,

对方就是利用自己与皇帝大军之间的空档,利用六七个小时的时间差,以两到三万人的骑兵精锐突然切入,在王室禁卫军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利用数倍的骑兵对整个埃罗王室禁卫军展开碾压,最终斩杀了皇帝陛下,导致整个战局崩坏,无力挽回!这还是人吗!对方在这次会战中所展现出来的战略能力,已经到了非人的地步!

“现在怎么办?”埃罗东部军的将军们都看向卡布林,

卡布林沉默不语,脸色阴晴不定,皇帝战死,大军崩溃,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统帅东部军没有准时抵达战场所致,一但这样的消息传开,自己数十年来所努力的一切就是身败名裂,就这样回王都去,卡布林明显不甘心,自己在蛮荒一般的边界上苦熬了二十多年,这次返回难道就是这样的结果?而且这次闹出的事情如此大,就连皇帝陛下都身陨了,如果真正处罚起来,不仅仅是自己,就是自己身后的家人也一样躲避不了,整个埃罗之大,他们也无立身之处!

“大人,其实我军未必就没有一丝转机的!”身上包裹的白布还在向外渗着血红色的凯纳费烈子爵艰难的发出声音

“转机?”卡布林目光冷冽的看向他,这位禁卫军的残存者虽然受伤很重,但只要还是在袭击中被帝国骑兵的战马撞断了肋骨所致,本身来说并没有什么致命伤,是作为昨晚真实情况的的唯一见证人跟随大军一起而来的

“大人,在我军遭遇袭击之前,我军已经与教团军鏖战了五个小时,并且已经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如果不是突然遭到打击,我们已经是欢呼胜利了!”凯纳费烈子爵目光痛苦的扫过战场,声音嘶哑的一字一句说道

”你是说教团军也是损失惨重?“卡布林犹豫了一下,隐隐抓住了这句话的核心

”是的,不但是损失惨重,而且军心士气都已经荡然无存!虽然最后被扭转战局,但是我敢保证,教团军残存下来的数量也绝对不会超过十万,而且战力大损,能够发挥出五万人的战力就是奇迹,,还有皇帝陛下此刻怕也是在教团军手中才对”

凯纳费烈子爵点头回答说道,目光闪动着炙热,作为禁卫军军官,从加入的那一天起就是宣誓效忠皇帝陛下,现在的局面表明,皇帝陛下未必就死了,很大的可能是被教团军俘虏了,而能够拯救皇帝陛下的唯一力量,就在眼前!无论如何也要试一试才行,这样的念头一旦升起,凯纳费烈就越发感到皇帝一定还活着,一定就在教团军的营地扣押着,这种类似于强大压力下爆发的精神症状,让他的表情都显得有些疯狂起来

”你怎么肯定皇帝陛下就在教团军手中?“卡布林眉毛紧紧拧在一起

”大人还在犹豫什么,皇帝陛下现在就在教团军营地内等待着救援,这里所耽搁的每一分钟,都是对皇帝陛下不忠诚的表现!“凯纳费烈一脸严肃

”皇帝陛下就在敌人的手中,大人连最基本的作为都没有就急匆匆跑回王都,这样的消息要是传回去,大人可曾想过后果!“

”面对一支被打的崩溃的教团军,大人也不敢有作战的勇气吗?”

在凯纳费烈一声声的质问下,卡布林的脸色越发凝重,其他将军们的脸色也越发怪异起来,这名禁卫军所说的并没有错哟,皇帝未必就是死了,没准真的就是被教团军俘虏了,就算没有被俘虏,面对一支刚刚经历大败的教团军,卡布林大人难道也不敢决死一战吗!身为埃罗军人,就这样不光彩的回到王都去,固然是安全了,可是自己还怎么有资格在其他人面前挺直腰杆!

“传令下去,立即顺着痕迹,寻找敌人的踪迹!”卡布林神色严肃的低沉命令道

两个半小时后,斥候传回了发现教团军营地的报告,这只能说是教团军的运气真的太差,因为伤兵太多的关系,整个教团军行进的痕迹无疑是相当明显,斥候们顺着痕迹就一路摸过去,因为伤兵拖累而无法长时间行军的教团军,几乎是直接暴露在东部军斥候眼皮下,

至于帝**,因为埃罗港实在是太显眼了,反而没有人会想到帝**队就堂而皇之的驻扎在埃罗港外,埃罗军的斥候都不约而同的遗漏了埃罗港方向,这是一个相当严重的失误,在第一时间,教团军进入了十万埃罗东部军炙热寻找的眼中

“教团军的兵力有多少?’卡布林神色凝重的询问前来回禀的斥候,直到此刻,他依然还是没有下定决心是转向埃罗王都,还是转向追击教团军拯救皇帝,身为一名老将,卡布林深知这两个抉择代表着什么,

作为埃罗帝国的最后一支重兵集群,在大军惨败,皇帝失踪的情况下,回防埃罗王都无疑是最为稳妥的做法

但是那位禁卫军官所说的也没错,如果就这样回撤王都,固然是让埃罗稳住了局面,但是自己就会成为整场惨败的罪魁祸首,尽管自己当夜下令停止前进是相当正确的命令,而且也得到了大部分将军的支持,但这一切合理性决定在皇帝陛下生死不明面前,都是苍白无力的!

”敌人的兵力只有六七万人之间,确实发现了大批的伤兵存在!我们还搜索了教团军营地附近十里范围,没有发现其他军队存在“斥候回答的很详细,透露出相当丰富的侦查经验,这就是边军斥候的优势,常年身处在战备情况下,作战经验和意志力都是顶尖水准

随着斥候的回答,埃罗东部边军的将军们也开始骚动起来,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可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事,不管皇帝是不是在教团军营地内,仅仅就冲着教团军战力不足,伤兵满营这一点,就已经值得一试了

”大人,如果这位禁卫军官所说属实,那么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就是教团军最后的军力,消灭他们,就可以结束整场战争!“一名埃罗东部边军将军迫不及待的说道

“大人,如果能够活捉教团国的教宗,相信对于鲁提亚子堡的失误也可以减轻一些”

“上吧,这样的猎物要是跑了,再想要抓到就很难了!”将军们一个个目光发亮,刚刚经历了一场惨败的心境,一下又让他们看见希望,这样的诱惑如何能够忍住,皇帝生死固然是巨大损失,但如果能够抓住教团国教宗,结束整个战争也是一场足以洗刷一切的巨大胜利,而这样的胜利就在眼前,只要伸出手去拿!去取!

“传令下去,全军急行军,直扑教团军营地!”

卡布林深思熟虑的脸上闷哼了一声,为了家族,他选择了进攻!,不管最后能不能取胜,至少不会因为避战而被人唾骂,而且卡布林认为对方的兵力有限,就算是攻击不力,又能够对十万埃罗东部边军造成多少的损失?

要是有一个人此时此刻,能在云端当中。能所有一切收入眼底。就能看到,在埃罗王都到埃罗港这片距离间,南下北上,进攻的进攻,据守的据守,藏伏的藏伏,两个国家的气运,无数人的命运,都牵系在这场战事当中,只等着最后爆出的一决!

埃罗营地外,两军对垒,旷野吹袭而过的声音传向四野,震动人心,战旗在两支大军身后被寒风吹得咧咧作响,

“前进!”

埃罗东部边军组成的巨大前翼如同梳理一样向前突进,几乎完全不顾教团军受到压迫一般的目光,直接就是全线压上,两条巨大的黑线开始缓缓加速向前

”呜呜”沉重感到号角声撕裂头顶的苍穹,枪折刀断的清脆的金属断裂响声响彻犹如地狱的战场,长矛折断了,马匹倒下了,军旗摇晃着,盾牌猛击着脑袋,斧头砍裂了头盔,激烈的交战线上,两军旗帜就像在人头涌动的的浪潮里翻滚,如浪潮滚动,拍打着,碰撞着,相互间用所有能够使用的武器撕咬着

鲜血溅射到双方战士的脸上,让他们看起来就像狰狞的野兽!权国 3253 乱火(四)


上一章  |  权国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