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宋时归 >> 目录 >> 七月求票第四弹

七月求票第四弹


更新时间:2015年07月12日  作者:天使奥斯卡  分类: 历史 | 两宋元明 | 穿越 | 争霸 | 天使奥斯卡 | 宋时归 
宋时归 七月求票第四弹

山中林密,又是夏夜,蚊虫横飞。

身在林中一处稍微平坦一些的地方休息,这些蚊虫就在四下嗡嗡飞舞,直是让人烦躁不堪。

在山上监视着飞鸢堡动静的女真军马已然足有二三百之多,除了蒲察乌烈所领人马之外,还将山下汇聚而来的援军抽调了一部分上来。蒲察乌烈直是发了很,飞鸢堡不下,他蒲察乌烈就不会离开这里!

林中空地内,星月光芒从树荫中洒下,照在地上有如一片水波浮动。但是女真战士,却没有一个人欣赏得来这种山间美景,只是或坐或躺在地上,不时拍打一下身上脸上驱赶蚊虫。这种夏日湿热的天气也让他们极是不适应,不时有人用女真语低声咒骂两句。

在外巡视值守的女真军士回返交接,就将自己沉重的扔在地上,不多时候就传来鼾声。而接替的女真军士就骂骂咧咧的起身,继续出去巡哨,以防飞鸢堡中有什么动作。

每名女真军士心中都是腹诽怨言,援军怎么还不曾至,那些厮鸟还能在山下寨中歇息,自家却只能山间露宿苦熬。直娘贼的这些南狗怎生就这般顽强,现在都山穷水尽了,还依着一个破堡子死死顽抗,真不如投降了事,爷爷绝不杀降便是!

白山黑水,大漠穷荒之间纵横¤↘无敌的女真铁骑,在夏日暴雨,河东山地中往复驰奔而战,实在是吃足了苦头。

在这山上林地露宿,还随时要监看着堡内南人守军的动静,比之山下的女真军马。辛苦还要过之数倍。哪怕这些女真战士多为蒲察乌烈的亲卫之士。这个时候也显得萎靡困顿不堪。只是咬牙苦挨而已。

只有蒲察乌烈,蹲在这一片不大林地的边缘,死死盯着头顶不远处雄踞在黑暗中的飞鸢堡。蚊虫只是围绕着他身边乱飞,不时落下吸血,蒲察乌烈却是浑若不觉一般。不大的眼睛眯着一条细缝,如刀一般的不断在飞鸢堡上扫过,仔细观察着这座还在坚守的堡寨一切虚实。

尺寸加了号,分量也加了号的长柄铁锤就在他脚下放着。锤头如一个大寒瓜也似。放在地上就深深陷入土中,这般兵刃挥动起来,似乎连山都能锤得倒也似。

蒲察乌烈就在等待着机会,一旦守军露出空隙,就要亲自领兵而上,将这飞鸢堡中所有一切活着的生灵,都锤成一滩肉泥!

可情势已经变成这般模样,山下军寨尽失。自家援军不见踪影,而女真援军却在源源不断的赶来。这些南军,却仍然谨慎巡守。不露半点破绽。堡墙之上,刁斗森严。还看见百姓模样的人也上了堡墙持弩而备。

这些南军到底有什么仗恃?他们的大军。不是在蔚水河谷中都告崩溃了,逃窜至此的,不过是败残所部而已。到底还在指望着什么?

越想这个问题,越让蒲察乌烈百思不得其解。但是越是这般顽强的对手,越是能激起蒲察乌烈的战意。自从护步达岗辽人大军崩溃之后,已经久矣未曾遇见这般死硬的对手了。这样的敌人,将他们锤成肉泥,将他们的头颅割下来做成溺器,才加倍的有兴味些!

一边死死的盯着飞鸢堡不放,蒲察乌烈一边就下意识的摩挲着放在地上的自家兵刃。

这些南军,终要崩溃的,终要丧失抵抗了意志的,到时候就是自家逞威露脸的时刻。就要让宗翰看看,他看重的银术可兵败身死,娄室也将南军放出了蔚水河谷,斡鲁丢了飞鸢堡,最后挽回局面的,却是俺蒲察乌烈!此前的罪过,也就算是赎得干净了罢,渡大河而西,横扫南人富庶的陕西诸路,难道还不用俺为先锋么?

在河东的战事,打得够憋屈的了,杀的南人远远不够。却要在南人的陕西诸路,带领麾下儿郎,好好的痛快发泄一番!

山下火光摇动,数名女真巡骑疾疾回返,凄厉嘶哑的嗓音撕开了夜空的寂静。蒲察乌烈一下就站了起来,而树林内休整的多少女真战士,也同样都被惊动!

从山上向下而望,可以看得更加清晰。就见南面,火光如潮,铁骑崩腾,大队人马,正趁着夜色疾疾而来,仿佛就如火山喷发之后向北喷涌流淌的岩浆,正以不可阻挡之势,向北呼啸而来!

什么在宗翰面前大大露一翻脸,赎回前过的想法。什么请为先锋,扫荡大河以西陕西诸路的雄心。在这一刻都是烟消云散。哪怕骄狂如蒲察乌烈,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这下麻烦大了!

这些南人败军,直是这般顽强!

入娘的娄室,怎生就咬不住这些南军的尾巴。入娘的斡鲁,怎生就缠不住这些南军,让他们能这样汹涌北来!

头顶飞鸢堡已然被惊动,堡墙上火光顿时就盛了数百,多少人影都涌上堡墙,向南观望。而堡中鼓号之声激越响起,正是告诉来援之军。

俺们还在这里,俺们死守到了最后一刻!就是山下失守的军寨,也是抵抗到了日落之前,根本没有留给女真鞑子多少重整防线的机会!

远处的马蹄声如雷,山鸣谷应。而头顶飞鸢堡鼓号齐鸣。这时在山下也陡然骚乱起来,多少再度落入女真鞑子的宋人百姓,不知道被谁带动,陡然爆发出来。无数人影,就这么赤手空拳的涌上,扭打纠缠住身边或者监工,或者巡守的女真战士。喊杀之声响彻云霄,而三个军寨之中女真战士也纷纷被惊动,一个个慌乱的从寨内窜出,迎接他们的,却是这么一副混乱的场面!

蒲察乌烈脸色铁青,伸手操起脚下长柄铁锤,大吼一声:“留两个蒲里衍盯住堡内南狗,其余儿郎。随某下山厮杀!说什么也要将南狗挡在此间!”

杨可世一马当先。突阵而出!

身边跟随的。是数十名亲卫,再也不顾惜残存的那一点马力,都拼命点镫,将马速提起来。追随着一马当先的将主,冲杀在最前!

而杨可世这个时候也没了别样的念头,胸中就如一团热火在燃烧一般,只有一个信念。

在燕王面前,打开这条通路。将儿郎们带出去!也将燕王带出去!

夜色之中。火光燃动,将这一片战场映照得通明。随魏大功而来得儿郎们,看来在此间抵抗到了最后,并没有给女真鞑子多少重整防线的机会。而军寨中的那些宋人百姓又是暴起发难,三处军寨之前,都是一片混乱!

从寨中涌出的甲士,就最先遭遇这些已然不顾一切的大宋百姓。一日夜之间,飞鸢堡下军寨几度易手,大宋战士与女真鞑子厮杀奋战到了最后一刻,而此时此刻。又有大宋军马到来。此时此刻,再不做生死一搏。难道等着女真鞑子稳固了此间,再一个个将他们这些曾经助守军寨,朝着女真鞑子放箭投石的百姓们,如猪狗一般轻松宰掉么?

多少百姓,举着石头红着眼睛直扑上去,扑倒身边的女真战士,没头没脸的乱砸乱打。赤手空拳没了气力的,干脆就扑上去乱咬。一个个凶狠的女真鞑子,只要被扑倒在地,这个时候也只能发出一声声凄厉的惨叫!

就连兀哥和者珲,此刻都被疯狂的大宋百姓缠住。挥刀持剑连连砍杀,却总有百姓嘶吼着扑上来!

军寨之内,涌出了女真甲士。这些女真甲士也红了眼睛,挥舞着各色兵刃疯狂砍杀戳刺。更有女真甲士上了马,一路践踏过来。军寨内外,一片血肉横飞!

在这地狱般的惨景中,兀哥嘶声大喊:“杀光这些南狗!就算俺们身死,也要拖着他们陪葬!”

而突击而前的大宋甲士,看到这般场景,眼睛更是血红。

蔚水河谷中,几万披甲男儿崩溃覆灭,尸首累积如山。而一路经行,但凡被女真鞑子蹂躏过的地方,都是白骨累累,庐墓为墟。而眼前又是大宋百姓,赤手空前的在与女真鞑子拼命,为他们多赢得一点胜机。

男儿当世,此刻再不力战,却还有什么颜面托生于天地之间?

铁蹄如雷轰鸣,零星女真巡骑迎上阻挡,都被这不可遏制的洪流淹没,转瞬之间,杨可世已经带领亲卫,向着女真鞑子最多的那处军寨直突过去。

伴随着一声怒吼,竟然是杨可世率先冲出队列,单骑当先,持锏杀入了正在疯狂砍杀大宋百姓的女真鞑子队列当中!

乌沉沉的铁锏在火焰映照下闪动着光芒,带着沉重风声劈落。转眼之间,左挥右砸,就在数名女真鞑子头上开了花。铁锏之下,头骨碎裂,脑浆迸溅。而在后大队亲卫更是疯狂的涌上,长矛马槊齐出,就在鞑子阵列当中犁出了一条条血浪!

此刻在飞鸢堡上向下而看,就能看见这条从南而来的巨大火龙,骤然分出三股爪牙,扑向三处对峙的军寨。而军寨内外火光摇动,呼喊声震天,这三条火龙汇入其中,就爆发出更加巨大的厮杀之声。

而这火龙爪牙,直似不可阻挡一般,攫取向那三座已然混乱成一团的军寨,直到卷起漫天火星飞舞,漫天血光飞溅!

飞鸢堡上,多少军士百姓拥在堡墙之上,满脸是泪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一时间竟都哽咽,连欢呼之声都难以发出!

一名军将只是守在旗鼓之旁,浑身颤抖。瞪大眼睛。只是督促几名军士重重擂动吹响鼓号之声!

俺们这支败残之部。不会覆灭,绝不会覆灭!只要有杨将主这般的主心骨,带着俺们拼死厮杀,纵然鞑子如黑云一般重重压在头顶,也会杀出一条血路,也会再度扬起军旗,回过头来,再与鞑子分出一个胜负!

这军将身边。突然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响,回头看去,却是脸色苍白的魏大功走了上来。

他身上所中羽箭虽然已经被打掉,伤口也包裹起来,但胸口箭创着实不轻。飞鸢堡此间军情再紧,一众军将都绝不让他再上战阵了。收拾出一个勉强可以容身的居处,就将他安放进去,还专门拨了几名民夫服侍。

而魏大功也发起了高热,再也支撑不了上堡墙值守,布置指挥军事。今日入夜。竟然都开始说起了诞语。军寨失陷,飞鸢堡被围。更兼主将若此,可知这一日夜中,飞鸢堡内军民支撑得有多艰难!

可是此刻,魏大功却走上了堡墙!

虽然已经气力虚弱得没法披甲,魏大功还是端端正正的戴上了一定兜鍪,腰间也用鸾带扎束整齐。苍白的面孔泛起潮红虚热之色。走上堡墙之后就对那军将问了一句:“还愣在这里作甚?”

军将猛然转过身来,张嘴正想说话,眼泪就止不住的淌落下来,忙不迭的用手掌擦去,大声道:“魏将主,杨将主来了,杨将主来了!”

魏大功轻轻点头:“俺有耳朵,听得见。有眼睛,也自看得见。”

他走动几步,身子一软似乎就要栽倒,幸得双手撑住垛口才站定了。周遭军将士卒民夫想上去搀扶,却被魏大功挥开。

映入魏大功眼帘的,就是变得越发壮观的夜间突袭景象!

火龙已经充塞满了山下道路,火龙的爪牙已经深深探入那三座军寨当中。喊杀声震耳欲聋的响起,激得山鸣谷应,激得山风呼啸,激得头顶夜空中的乌云翻腾激荡!

从蔚水河谷直到此间,仿佛重重群山就要困住这条火龙,拔掉它的爪牙,抽出它的筋骨,耗尽它的血肉。但是这条火龙却一路夺路而出,在山间撞开了一条道路,撞出漫天火雨,撞出一路血海,撞倒了一座座挡在它犄角爪牙之前的山脉!

燕王,你就在其间罢…………燕王!

杨可世将也,非帅也。但要独做决断,总是瞻前顾后,少有果断。若非燕王你亲镇其间,杨可世全军,怎会这样断然北来,以一往无前之势,向着这北面通路发起如此决绝的冲击?

若说此前,俺魏大功只是为功名计甘冒奇险。但是燕王你亲临如此险境,又是为的什么?

魏大功猛然转身,不用支撑就站得有如山岳一般稳定,竭尽生平气力怒吼一声:“还等什么?还不出去援应厮杀?这个时候还不去多杀几个狗鞑子?”

身左身右军将士卒,这时也奋尽平生气力,只是怒吼领命!

厮杀在三处军寨内外进行,无数宋军甲骑只是争先恐后而前,不顾伤亡,不顾疲惫,只是要杀入军寨之中,将最后一名挡在自己面前的狗鞑子砍翻在地,然后再以铁蹄践踏而过,将他们都踏作肉泥!

无数长矛马槊,只是搅入出寨而战的女真军士的阵列当中。无数甲士纷纷下马,撼动斫砍寨栅。一支支弩机高举,木羽短矢横扫敢于依着寨栅据守的女真军马。

女真军马直到日落以后才打下此间,疲惫之余并无多少时间布置防务,且又要驱使宋人百姓收拾战场,修补寨防。当南军突然而至之际,这些宋人百姓又骤然骚乱反抗。让女真守军,完全无法形成有效的抵抗!

三处军寨,到处都燃起了火头,到处都是厮杀,到处都是混乱。女真守军在内狼奔豸突,只能在绝望中做垂死挣扎的抵抗!

在寨外,在寨内。一名名女真甲士或者在寨墙内外被刺倒砍翻,或者被从马上捅下,或者干脆就被成群结队的宋人百姓所淹没。整个夜空之中,回荡的都是女真鞑子的最后惨叫之声!

萧言早已拔出了自己的佩剑,想加入战团。但是他身边如郭蓉杨得林豹头等人,还有数十名燕王直甲士却是始终未曾上前一步,加入战场。不管萧言鬼面之下森寒的目光如何瞪视他们,全都视作不见。

这一队数十骑,就徘徊在战场之外,观望着如火山喷发一般的战场。

反复争夺之下,这条通路,看来真的是要打通了!而女真鞑子,就是迟了那么一步!

萧言到了最后,也懒得再和自己身边这些亲卫之士叫劲了,还剑入鞘,只是静静观看着数千杨可世练出的西军铁骑,在自己面前生龙活虎一般的疯狂厮杀!

这万余败军,终究是没有辜负老子的一番苦心,经此一战,也终于磨砺了出来。以此支军马为基干凭借,重整河东西翼战线,仍然将宗翰大军置于不利地位,仍然是大有期望啊…………

只要收拾了折可求!

身边漫天火雨,漫天血腥,厮杀声震耳欲聋中,萧言甚而都开始默默盘算下一步的举动之时。

郭蓉却一直警惕的卫护在萧言身侧,目光四顾,只是监看会不会有任何危险来威胁到萧言。

突然之间郭蓉就浑身一震,大声呼喊:“护卫贵人!”

在此间一侧,正有一队人马抢出。却正是飞也似赶下山来的蒲察乌烈。他带着百余亲卫,先至山下就近处设好的马桩子处取马,然后百余骑就从侧直抢出来!

蒲察乌烈也是女真宿将了,一看局势,就知道山下几处军寨已然无可救药。观望战场,就见到萧言这一行若即若离的在战场边缘,一众甲士警惕的重重拱卫着核心之人。

这必然是南军重要人物在亲自坐镇!只要抢下这南军重要人物,说不得还有一丝挽回局势的可能!(未完待续。。)


上一章  |  宋时归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