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琥珀之剑 >> 目录 >> 第五百三十八幕 万物归一

第五百三十八幕 万物归一


更新时间:2018年12月20日  作者:绯炎  分类: 游戏 | 游戏异界 | 绯炎 | 琥珀之剑 
琥珀之剑 第五百三十八幕 万物归一
第五百三十八幕万物归一

第五百三十八幕万物归一

一秒記住笔♂趣÷阁→

光门之后的世界,竟是一个水的世界。

一片平静如镜的水面,宛若浅海。海面倒映着烂漫的星空,一颗流星正从遥远的天际划过,浅浅的云层,如山一般勾勒在地平线之上。

布兰多的脚尖轻轻地踩在了水面之上,镜面之上,一圈圈波纹荡漾开来。

那就是一切初生之地,光行于水面之上,灵从水中诞生。

他抬起头来,远处少女的背影,一动不动地抬起头注视着这璀璨的星空。

“你来得比我想象之中更晚一些……”

她慢慢地转过身,明亮的漆黑眸子注视着布兰多,轻轻地开口道。

两人之间,是一座王座——

它蔚蓝如海,可以让星辰在其上谱写诗篇,又纯洁无瑕,仿若玛莎的冠冕。

卡拉苏的高原之上,夕阳正在缓缓沉入地平线之上。

每一个人,都抬起头看着这一夜沃恩德注定不平凡的夜空;一半的天空仿佛燃烧着金色的烈焰,层层霞云之上,倒映着火红的光芒,燃烧的流星,一点点划破天际。

而另一半的天空,繁星初升,那些磅礴的、璀璨的与壮丽的星座,一一展露在了浅紫色的天幕之上。星辰们彼此变化着光芒,在由浅及深的夜幕之上,一个王者的星座正渐渐浮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

——那是无数时光以来的奇景。

夜空中的云与星辰彼此变幻着,竟形成了一座巍峨的高山。

一头横亘天空的巨龙,与山峰之上的王者彼此注视着对方。

每个人的眼中,此时此刻,都倒影着如此的辰星与梦境,火焰与死亡,那是有史以来苍之诗上所谱写下的,最为壮丽的一幕——黄昏之龙,在此一刻与Tiamat的法则合为了一体。

而一个声音,在那一刻响彻天空:

“你来得比我想象之中更晚一些,布兰多……”

“但一切都结束了。”罗曼轻声说道,她一边伸出手掌,那洁白的手心中是一道纯洁无瑕的光;那光缓缓地流转着,犹如一首无声的诗,描述着几个时代以来的故事。

在数不清的神话之中,它有着许多的名字。

苍之诗。

黑之预言。

玛莎的权柄,以及——

终焉的王座。

罗曼注视着那璀璨的光芒,说道:“看吧,这就是你们一切的依仗,终焉的王座——而它,现在已经属于我了。”

她抬起头来,欣赏着这壮美的星空,眼中倒影着斑斓的光芒,仿佛迷醉于此:”我将亲眼见证你们的世界在火焰之中走向灭亡,如此壮丽的星空,终究也要点点消散于无尽的漆黑之中,当恒星一一熄灭之后,宇宙迎来的便是永寂。”

“不觉得很美么,布兰多?”她轻轻地笑了起来:“因为真理总是很美的,还记得我们一起在布契的夏夜所见的星辰吗,虽然很惋惜,但它们终是要消亡的啊——”

布兰多静静地看着她。

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在对方身上看到了那位商人小姐的影子。

但可惜的是,影子终归是影子。

他叹息了一声。

罗曼回过头来看着他:“为什么叹息呢,是为这一切感到惋惜吗?”

布兰多摇了摇头。

“我感叹的,不过是那些一去不复返的时光,它萦绕在我心头,总是叫我不忘那些逝去的美好。”

“但逝去的,终究是逝去了。”

“逝去的,终究是逝去了——”

安蒂缇娜在一片积雪覆盖的丛林之中抬起头来,听着那个熟悉的,温柔的声音。在天空之中,缓缓地响起,它仿佛讲述着一个古老的故事。

在那个故事之中,她是童话之中的公主,而她的王子,为她打开了那道狭长的、带着温暖光芒的门扉。

那是她的心扉。

不知何时,幕僚小姐捂住了嘴巴,眼泪滚滚而下,洒落在洁白的雪花之上。

布兰多缓缓抬起头来,看着罗曼的眼睛,静静地开口道:

“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黄昏之龙。”

“你错了——”

他伸出手来。

黑暗之中,两道延伸的金色之线出现在了他的手上,那线彼此勾勒出一把圣剑的形状,那分明的剑刃,所闪耀着的,乃是抗争的光芒。

圣剑奥德菲斯,一点点倒影在了水面之上。

夜空之中宛若升起了璀璨的星辰。

在沃恩德大陆之上的每一片土地之上,人们都怔怔地看着这样的一幕。

七把圣剑,闪耀在夜空之上。

奥德菲斯,那是代表着抗争的火焰。

辛娜,智慧的光辉。

裁灭,无私的公正。

苍翠,自然的生命。

苍穹,奔放的自由。

哈兰格亚,无言的守护。

米索尔,纯洁的信念。

七道光芒,一一消寂了。但冉冉升起的七个星辰,却彼此合而为一,在人们的注视之下,化为了一个新的星座。

在许多年后,人们仍旧可以记得这一夜,那闪烁于夜空之上的这个星座。

那是一把璀璨的剑——

它有一个名字。

被称之为命运。

布兰多手持着那把剑,立于浅海的倒影之上,在剑刃之上闪光,水与火,风与地,生命与光暗,七把圣剑,一一在他身后消逝了,它们彼此合而为一,化为这样一柄无暇的、散发着金色光芒的利刃。

它璀璨如华,犹如一枚金色的水晶。

而水晶中,盛放着这个世界的命运。

罗曼愣住了,她分明从那剑上感受到了一种不祥的威胁,低声问道:“那是什么……?”

她微微有些愕然:“为什么我从那剑上感受到了终焉王座一样的力量?可这不可能……Tiamat的法则之中,不可能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权限!”

但布兰多只是静静地看了黄昏之龙一眼。

“这是琥珀。”他轻声回答,柔和的声音仿佛描述着这把剑的一切传奇。

“琥……珀?”

黄昏之龙不解地皱起了眉头。

但布兰多竖起了手中的剑,那透明的剑身之中,像是蕴含着某种无形的力量。他专注的眼神,与黄昏之龙隔着那王座相对而立,但两人之间,却仿佛是有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

“看了么,这剑中的轨迹,就仿佛凡人的命运——”

“因为琥珀,本来就是用来盛放时间与历史的容器。”

“当命运被置于其中时,一切都定格于此。”

布兰多抬起来来,认真地回答她道:“Tiamat的法则之中,的确没有一模一样的两个权限,但你手中的王冠,乃是权力;而我手中的王冠,乃是责任。”

黄昏之龙终于感到了一丝不对。

她后退了一步,问道:“那又有什么不同?”

布兰多笑了起来,仿佛在无数个时代以来的战争之中,秩序的一侧从来未有如同此刻一般接近过胜利的曙光。他轻轻地回答着那个事实:

“琥珀存在的意义,并不在于掌管一切。而有一种力量,它并不是至高无上的王者,而是将权力交予每一个凡人的手中——琥珀,便是桎梏。而桎梏存在的意义,却在于它可以为人们所打破。”

那是那个铿锵而有力的回答,在此一刻响彻云层之上。

在阿尔卡什的群山之中,来自于九凤的小公主默默地低下头,注视着自己手中的拳套,倾听着自己老师的话语。那是一个承诺,但也是一宣告——

“你还不明白吗,黄昏之龙,”布兰多的声音像是带着一种淡淡的骄傲,“如果从这一刻起,这个世界上不再有Tiamat的法则,你猜一切会如何?”

一切会如何?

那一刻巴贝尔要塞之上,女军团长竟然怔怔地掉下了眼泪来,信风之环的记忆中的那年轻人,在此一刻变得清晰而又模糊起来,时间的距离竟是如此的遥远。

而法伊娜,早已泣不成声。

一旁的梅菲斯特,无言地拍了拍两人的肩膀。

灿烂的星空之下,布兰多轻轻举起手中的剑来。

他轻声吟道:“玛莎大人,我头戴王冠,承负其重——手持圣剑,誓言斩断这一切的锁链;而历史的循环,亦将在此一刻终结,我答应你所做到的一切,现在皆在此处了。”

高原之上,星空中仿佛发生了变化。

那星辰之上,群山的巅峰,一位君王长身而立,缓缓从云端接过一顶王冠。

那是善意的许意,至高者的权柄。

从卡拉苏到托尼格尔,从四境之野到斗篷海湾,从白山到大平原之上,人们仰望着天空,竟一一跪了下去——群星繁盛的天空之上,仿佛横亘于天空的星光河流,那是沃恩德的王,正在践行他的诺言。

密丝瑞尔怔怔地看着窗外的星空。

而树之大厅中,哈鲁泽看着手中的王冠,晶莹的泪水,一滴滴落于埃鲁因的宝石之上。

布兰多的声音终于透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味道。

“黄昏,”他抬起头来,微微一笑:“你准备好了吗?”

“不!”罗曼尖叫一声,她终于意识到了布兰多要做什么,有惊慌地喊道:“不,你不可能杀死我,你要明白我的本体并不在此,你最多不过杀死我的一个意识而已!”

但布兰多却摇了摇头:“不与Tiamat的法则合而为一,你怎么可能摧毁这个世界?黄昏之龙,何必自欺欺人,在你得到终焉王座的那一刻,你就是Tiamat了。”

“你——”商人小姐终于慌了:“你一直都等着我拿到终焉王座的这一刻,你早知道这个结果,对不对?”

布兰多默默点了点头。

“不!”罗曼尖叫了一声:“在你戴上这王冠的那一刻,你也是Tiamat,你彻底终结这条锁链,就等同于自杀!你难道不明白吗,你自己也会死!”

但布兰多只是不为所动地看着她。

那一刻,罗曼忽然之间明白了什么,她脸上露出了动摇的神色:“好吧,我承认你赢了……让我离开这个地方,我答应再给你们一个时代——所有人都会活下来,你自己,你的家人,朋友,甚至是这个世界之上的一切!”

她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喊道:“这难道还不够吗?”

布兰多摇了摇头。

“不!”商人小姐感觉自己快疯了,她尖叫道:“还有我自己,我总也有罗曼的一部分,不是吗?难道你连她也要杀死吗!?”

布兰多的眼中有一丝柔软,但眼泪中闪烁着一丝亮晶晶的光芒。

“对不起,罗曼。”

他轻声回答道:“我要的,不是你的一部分,而是全部。”

伴随着温柔的话语——

这位沃恩德的王者无比坚决地举起了手中的圣剑,他向前一步跨出,一剑斩向浅海中央的王座。那一剑,将是这个世界上最为璀璨的剑光,因为它所挣脱的,不仅仅是这个世界的命运。

虚空之中。

似乎传来了一切支离破碎的声音。

白葭怔怔地仰望着天空。

那层层云端,一位君王正身负光之羽翼,璀璨如初。

他轻轻将那王冠戴在自己的头顶之上,缓缓在王座之上坐下,他是如此的威严地注视着这片土地,他的骑士们仿佛正在这样一个广阔的国土之上为他开疆扩土。

而他的目光早已注视到了更加遥远的地方,在遥远的天空中,云层之间犹如如纶圣音,轻歌浅唱,一个温柔的声音正在对他说道。

我予你以光作的光翼,而有朝一日,我必因你而骄傲。

我的孩子。

燃烧的云层,层层淡去了。

银色的网络,正在整个沃恩德上空闪烁崩溃。

巫师们忽然环绕于自己的法阵与神秘的符文一一消逝了,他们逐渐失去了魔法的能力。

要素的力量,也层层消退了,法则之线不再闪烁于世,元素所构造的世界,在此一刻沉淀成为了一座真实的基石。

晚风轻轻地吹拂着高原,晚霞正在褪去最后一丝光晕。图拉曼忽然抬起手来,手腕之上一道醒目的口处,正缓缓流出鲜红的血液来。

一个时代结束了。

天空中金色的眼睛,正在缓缓合拢,一个世界哀嚎,响彻了整个大地之上;黄昏殒落了,就如同它的降临一样,七个时代以来的战争,在一刻走到了最后的尽头。

放眼望去,沃恩德的原野之上,晶簇与能族正在成片成片地倒下。

那高大的晶簇领主,忽然之间土崩瓦解,化为漫天碎屑,随风而逝。

而呜咽的哭声,却传遍了高原之上。

在白葭身后,尼玫西丝竟然怔怔地跪倒在了地上。而学姐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不知什么时候,她脸上竟也漫流着泪水。

战场之上。

芙蕾雅静静地注视着一切,眼神中却充满了安宁的神色。在她身畔,埃鲁因的银色百合旗帜在高原的风中,轻轻地飘扬着。

只是眼泪,落入了尘埃之中。

她抬起头来。

看到的仿佛是那个星光璀璨的夏夜,一条烂漫的银河横亘于布契群山之上——

那一天小菲尼斯仍在她身边,对她说道:

“大姐头,你听到那个声音了吗?”

那或许,正是一切的初始。

黑暗之中是漫长的光阴。

“苏菲?”

一个有些陌生的声音从布兰多身后传来,布兰多愕然地转过身去,却看到几个身穿格雷休斯骑士团战袍的骑士向他走来,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还愣着干什么,亡灵就要过来了?”

“亡灵?”

布兰多愣住了。

他抬起头来,眼前竟是阿尔卡什的群山,漫山的旗帜是,是数不清的法恩赞骑士团。骑士们正在进行最后的准备,一队队走出工事,在开阔的山谷之中排开阵形。

骑士们一个个走过他的身边。

他忽然之间,记起了其中一个骑士的名字。

但眼前的光与影,忽然之间交错了起来。

然后化为了漫天的火光。

一个满身是血的玩家急匆匆地来到他身边,冲喊他道:“快走啊,玛达拉已经攻过来了!”

弥漫的烟尘之中,埃鲁因的银百合旗正缓缓落下。

放眼所见,宫阙与城池皆在火焰之中化为灰烬。

不知什么时候,布兰多竟已泪流满面。

但眼前的景象又再一次发生了改变。

他放出立身于一个广阔的战场之上,放眼四望,皆是燃烧的余烬与残存的遗骸。战车与坦克的遗骸,熊熊燃烧着,散布于整个开阔的平原之上。

他的头顶之上,数不清的飞行器正呼啸着向远方飞去。

而天空之中,正横亘着一头遮天蔽日的巨龙,那双巨大的金色眼睛,冷漠地注视着大地。

无数的士兵,正与他错身而过去,他们仿佛没有看到他的存在一般,呐喊着向远方发动了冲锋。

然后一切的光都消失了。

世界仿佛重归于黑暗之中。

在那无尽的黑暗之中,他才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

“这是最后的希望,希望你好好珍惜——”

(PS:在这一章之后,最后应该还有一章,最后一章还要修一下,估计要过个一个小时才会发出来,会给大家一个比较圆满的结束,毕竟我是说过不会写悲剧的。全书完结之后我应该会写琥珀的后记,只是不知道是今天发还是明天发另外在这里预祝,大家新年快乐,六年的陪伴,无限感激。)

老铁!还在找"大神网文"免费更新

百度直接搜索:"tv"看免费小说,没毛病!琥珀之剑 第五百三十八幕 万物归一


上一章  |  琥珀之剑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