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医冠禽兽 >> 目录 >> 第一百二十六章【假公济私】

第一百二十六章【假公济私】


更新时间:0001年01月01日  作者:石章鱼  分类: 异世大陆 | 石章鱼 | 石章鱼 | 医冠禽兽 
医冠禽兽 第一百二十六章【假公济私】
第一百二十六章假公济私

医冠禽兽第一百二十六章假公济私

离开监牢之后,唐猎径直前往普龙启的府邸,普龙启蒙难之后,司马泰并没有查抄他的府邸,意在向他人表明自己并没有忘记旧情。

来到府邸前方之时,却听到府内传来一阵喧嚣之声,唐猎内心一怔,慌忙从大门冲入,却见十多名凶神恶煞般的武士正在和三名弱不禁风的女奴纠缠,芙灵惊惶失措的站在她们身后,其中一名女奴叫道:“小姐快走!”

唐猎认出那些武士大都是普府的护卫,不禁心中大怒,普龙启刚刚入狱,这帮武士就开始作乱实在是无耻之极。

唐猎怒喝道:“住手!”他大步走了进去。

那些武士有几人见过崇文侯朱翼,有些胆寒的放开那三名女奴。

唐猎怒道:“你们想要干什么?”

芙灵对朱翼并没有什么好感,轻声道:“你们想拿什么尽管拿去吧,反正这府邸也不属于我们普家了。”

那些武士毕竟对朱翼有所忌惮,虽然得到芙灵首肯,却无人敢继续动手。

唐猎怒道:“全都给我滚出去,再敢胡作非为,小心我割掉你们的脑袋。”

那些武士唯唯诺诺的退了出去,像崇文侯朱翼这种实权人物,他们断然是不敢得罪的。

芙灵冷冷向唐猎道:“多谢侯爷出手相助。”她转身和那三名女奴向后院走去。

唐猎大声道:“芙灵小姐留步。”

芙灵停下脚步道:“侯爷还有什么事情要吩咐?”

唐猎刚要开口,却听门外又传来一阵脚步声,转身望去,却见莱斯特在一群武士的簇拥下走了过来,心中暗叫不好,亚当斯的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向来窥觑芙灵的美貌,上次就有过阴谋劫持芙灵的经历,这次前来肯定没打什么好主意。

莱斯特看到唐猎在这里出现也是一怔,冷笑道:“崇文侯竟然在这里啊。”

唐猎点了点头道:“公子来这里有事?”

莱斯特得意笑道:“是芙灵小姐约我来此的。”

唐猎心中大奇,芙灵一向讨厌莱斯特的为人,却不知为何要约他来此。

莱斯特微笑道:“芙灵小姐,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我们随时都可以出发了。”

唐猎顿时感到不妙,这莱斯特不知又想出什么卑鄙手段。却见芙灵满面忧伤,仍然点了点头道:“好吧!”

唐猎冷冷道:“我这次前来是受人所托,难道芙灵小姐不想听听吗?”

莱斯特有些愤恨的往向唐猎,他知道崇文侯朱翼也是一个老色鬼,心中暗忖,这混蛋出现在这里该不是和自己抱有一样的想法,都对芙灵产生了念头吧?

芙灵叹了口气道:“我和侯爷之间好像没有什么渊源。”

莱斯特怒视唐猎不无威胁道:“侯爷还是忙自己的事情去吧。”

唐猎寸步不让道:“公子过去做的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我倒要看看你能帮芙灵小姐做什么?”唐猎已经猜出,肯定是莱斯特以挽救普龙启的性命为条件试图诱骗芙灵。

莱斯特怒道:“朱翼,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坏我的好事!”他的涵养终究太差,被唐猎几经刁难之后已经抑止不住内心的愤怒,终于爆发出来。

唐猎冷笑道:“我是崇文侯,你是什么?只不过是亚当斯大将军宠坏的儿子,一个没有任何职位的废材!”

莱斯特被唐猎骂得脸色铁青,手掌向腰间的弯刀摸去。唐猎上前一步,将莱斯特逼得无法抽刀,双目中流露出逼人的杀机,凛然道:“你只要敢拔刀,我会让你付出流血的代价!”

莱斯特的气焰被唐猎彻底压制下去,嘴上仍然硬气无比道:“我不会放过你。”

唐猎冷笑道:“那就试试看!”

芙灵看到两人争执不休,俏脸上神情漠然,她明白两人都是贪图自己的姿色,都不是善类,她之所以答应莱斯特愿意跟他走,便是因为莱斯特答应能够将她的伯父救出来。

唐猎进一步揭穿莱斯特道:“你是不是想救普龙启大人?你问问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

莱斯特刚想说话,却被唐猎厉声打断:“这件事只怕亚当斯大将军还不知道吧,假如他知道你想营救普大人,只怕你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唐猎软硬兼施,将莱斯特威胁的内心一阵阵胆寒,他只不过是欺骗芙灵,想将她骗上手而已,至于营救普龙启的事情他是万万不敢向父亲提起的,现在被唐猎看透了他的心思,神情闪烁不定,生怕这件事真的传入父亲的耳中,想起最近父亲阴郁的脸色,莱斯特不禁一阵阵心寒。哪里还敢继续逗留下去,恶狠狠向唐猎瞪了一眼,带着随从转身离去。

芙灵从莱斯特和唐猎的对话中已经明白,莱斯特只是一个卑鄙的骗子而已,可是她对崇文侯朱翼仍然没有任何的好感,冷冷道:“多谢侯爷提醒,小女子告辞了。”

唐猎大步拦在她的前方,三名忠实的女奴生恐唐猎会对小姐无礼,慌忙上前围住唐猎。

唐猎淡然笑道:“我只是有句话相对芙灵小姐单独说,不知能否给我这个机会。”

芙灵挥了挥手道:“你们先去收拾东西。”

三名女奴看了看唐猎终于还是离去了。

唐猎低声道:“我刚刚从普大人那里回来!”

芙灵**一震,不可思议的望向唐猎,据她所知,崇文侯朱翼和大伯平素没有什么联系,而且大伯平时的谈吐之中还流露出对他的鄙夷和不屑。

唐猎知道芙灵不会相信自己,微笑道:“芙灵,你难道忘记悦翎出卖你的事情了?”

芙灵美眸之中满是震骇莫明的神情,随即浮现出无尽的欢喜,悦翎出卖她的事情只有少数人知道。

唐猎向她眨了眨眼睛。

芙灵惊喜道:“墨……”

唐猎微笑道:“我现在是崇文侯!”

芙灵**泪花不断的点头。

唐猎低声道:“不过以崇文侯朱翼的为人,他不可能心甘情愿的帮助你,你也不可能死心塌地的爱上他。”

芙灵小声道:“你想让我做什么?”停顿了一下又红着脸儿道:“我一切都听你的。”

唐猎看到芙灵的小女儿家忸怩神态,一切都心知肚明,低声道:“我们合演一出抢人的好戏如何?“

芙灵小声道:“人家刚才不是已经说过了嘛?“

唐猎一把抓住芙灵的玉腕,芙灵果然冰雪聪明顿时明白了唐猎的真正用意,尖声惊叫道:“你干什么?”

那三名女奴听到芙灵的呼唤全都追赶出来。

唐猎心中暗笑,看来今日抢人之事要做它个十足。将芙灵的**扛在肩头,大步向门外走去,那三名女奴拼命追了上去,却被唐猎以刀柄击倒在地上,唐猎出手掌握分寸,虽然这样三名女奴也痛得爬不起来。

唐猎暗暗愧疚,如果不是形势特殊,他绝不会向女子出手。

唐猎大步走出门外,芙灵装出拼命挣扎的样子,唐猎小声道:“我估计莱斯特肯定没有走远。”

唐猎之所以作出抢走芙灵的这出戏,就是害怕莱斯特产生疑心。

一切果然在唐猎的意料之中,莱斯特并没有走远,他不甘心这样善罢甘休,看看崇文侯朱翼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不久便看到唐猎抢走芙灵的一幕。

莱斯特心中大怒,恶狠狠道:“果然不出我的所料,这老匹夫跟我抢人来了,妈的,今天我英雄救美,跟这老不要脸的拼了。”

手下武士轻轻拉扯了一下莱斯特的衣袖道:“少爷,最近老爷的心情很坏,这种时候还是不要惹事了。”

莱斯特怒道:“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这小美人儿被他抢走?”他摔开那武士的手臂大步冲了上去,拦住唐猎的道路,怒喝道:“放开芙灵小姐,你这禽兽还有没有王法?”

唐猎连看都不看他一眼,仍然向前走去,莱斯特怒吼一声,一拳击向唐猎的胸口,唐猎单手将他的手腕准确无误的握住,冷哼道:“想死吗?”轻轻一捏,莱斯特骨骸几乎都要碎裂,痛得满头大汗。手下武士看到势头不对,一个个争先恐后的跳了出来。

唐猎放开了莱斯特的手腕,冷冷道:“想要她,让你老子来找我!”大步从呆在那里的莱斯特身边走过,看都不向他们看上一眼。

崇文侯朱翼趁着普龙启落难,抢走芙灵之事顷刻之间闹得满城风雨。

莱斯特哭丧着面孔向父亲诉苦道:“那个老淫贼太不是东西了,人家普大人刚刚落难,他这边就去抢芙灵,爹你一定要为我讨还公道。”

亚当斯怒道:“干你什么事情?你和普家有亲戚吗?”

莱斯特一时语塞,半晌方道:“我……我看到芙灵妹子太过可怜,想帮她……”

亚当斯怒吼道:“你帮的了吗?怎样?是不是要我帮忙救出普龙启啊?”

莱斯特低声道:“如果能……当然最好……”

亚当斯再也抑止不住内心的愤怒,反手给了莱斯特一个耳光,怒吼道:“孽障,自从你成人以来有那件事作对过?除了贪恋女色,顽劣不堪,还有什么本事。现在居然要和别人争风吃醋,为了一个**值得吗?“

莱斯特捂着面孔委屈道:“可是朱翼那混蛋分明不给你面子……”

“面子?面子是自己给自己的,朱翼算什么?只不过是玄鸢的一个走狗,何必跟他一般见识?”亚当斯叹了口气道:“现在帝都风云变幻,司马泰无声无息之中已经将朝中大政把持,我担心的是他啊!”

莱斯特道:“他算什么?只要长公主一句话,他不一样要掉脑袋?”

亚当斯摇了摇头,对这个宝贝儿子可谓是彻底失望,颓然道:“你去休息吧,芙灵的事情不必再提起。”

莱斯特知道父亲不可能为自己出头黯然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去。

唐猎将芙灵抢入崇文侯府,芙灵仍然叫骂不停,满府的武士和仆佣并不是第一次看到主人这个样子,全都躲得远远的不敢过问。

唐猎将芙灵带到房间之中,这才笑眯眯将她放下。

芙灵喘了一口气道:“累死我了。”

唐猎不禁露出笑容,低声道:“你在这里好好休息,暂时不会有任何的危险。”

芙灵轻声道:“我还要继续骂你吗?”

唐猎呵呵大笑道:“偶尔骂两句就是,千万不要累着了自己。”

此时门外响起脚步声,芙灵慌忙大骂起来,她不会骂人只会说些,淫贼,坏蛋之类的话。

从门外走进的却是慧芸丽丝,她**的看了唐猎一眼道:“侯爷,听说你从外面抢来了一位美人儿,难道就是她吗?”

唐猎关上房门,搂住慧芸丽丝的香肩,轻声将发生的事情告诉她,慧芸丽丝**道:“好你个色胆包天的家伙,这次该不是假公济私吧?”

一句话将芙灵的俏脸说得通红,慧芸丽丝来到芙灵的身边,握住芙灵的纤手,仔细端详芙灵,啧啧赞道:“**果然天生丽质,难怪这个淫贼会心动,连我也动心呢。”

芙灵含羞道:“姐姐不要笑我了。”

此时门外传来一个急促的声音:“侯爷!侯爷!”

唐猎示意二女留在房内,大步走了出去,却见德尔东慌慌张张跑了过来。

唐猎冷冷道:“什么事情?”

德尔东向唐猎身后的房门看了看,压低声音道:“妍贵妃正往这里赶来了!”

唐猎微微一怔:“哪一个?”

德尔东道:“就是司马菲菲!”

唐猎内心一震,没想到是自己的老相好。想起她和芙灵曾经是闺中好友,看来这次前来八成是为了拯救芙灵。

德尔东道:“她可是丞相的女儿。”

唐猎冷哼一声:“那有怎样?”

德尔东心中暗叹,这次主人回来总感觉有些不同,原来虽然好色,可毕竟还要考虑大局,现在整个是色迷心窍,什么人都不怕了。

唐猎拍了拍德尔东肩膀道:“去,把她给我堵在门外,我不想见到她。”

德尔东面露难色,不过主人既然吩咐他只能照办。

唐猎返回房内,慧芸丽丝和芙灵同时关切的迎了上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唐猎笑道:“司马菲菲来了,看来是想把芙灵从我这里救出去。”

芙灵黯然道:“我不想见她,如果不是她的父亲,我大伯也不会落到如此悲惨的地步。她曾经劝我让我给她大哥做妾,以保平安,我并没有答应她。”

慧芸丽丝道:“可是你想公然和她抗争吗?”

唐猎摇了摇头道:“如果芙灵跟她走,只怕安全更得不到保障。”

芙灵道:“我宁愿死也不愿意嫁给她的大哥。”

慧芸丽丝小声问道:“你愿意嫁给唐猎吗?”

芙灵俏脸红到了耳根,她心中自然是千万个愿意,可是毕竟少女害羞,这种话是无法说出口来的。

慧芸丽丝微笑道:“既然妹子愿意,那还不如干脆让司马菲菲死了这条心。”

唐猎也有些迷糊了:“怎样让她死心?”

“那还不容易,生米煮成熟饭,她自然就会死心。”

“啊!”芙灵尖叫一声,脸儿红的像熟透的苹果一般,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唐猎的脑袋也摇得跟波浪鼓似的:“不行,你少给我出馊主意。”

慧芸丽丝妩媚笑道:“既然你们两个你情我愿,何不联手做出一场征服与被征服的好戏?省得司马菲菲再来麻烦你们。”她向唐猎眨了眨眼睛,转身出门去了。

只留下唐猎和芙灵尴尬相处。

唐猎打破沉默道:“不过这主意倒也不错!”话一说完暗骂自己无耻,岂能趁人之危,更何况人家是如此单纯的小姑娘。

“嗯……”芙灵宛蚊子般嗯了一声,声音虽然很小,可是唐猎却听得真真切切,他心中大喜,伸出大手,芙灵主动将柔荑交到他的手中。

唐猎将芙灵拥入怀中,芙灵小声道:“唐大哥……我……我有个条件……”

“嗯!”

“我要闭上眼睛想着你原来的样子……”

唐猎心中暗笑,想着原来的样子也是那黑不溜秋的墨鱼,看来自己肯定要给自己戴上这顶绿帽子了。

他轻吻芙灵的樱唇,柔声道:“让我们联手给她演一出好戏……”

司马菲菲不顾众人劝阻冲入崇文侯府邸之中,德尔东还想拦她,被她劈脸就是一个耳光,怒道:“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拦住我的去路?快叫朱翼那个无耻的畜生出来见我!”

“主人不在……”

司马菲菲又是一个耳光打了过去,推开德尔东向唐猎他们所在的小楼走去。

德尔东暗暗叫苦,不知今日要如何收场。

司马菲菲刚刚走到小楼楼梯之上,便听到芙灵凄惨的尖叫之声,她和芙灵情同姐妹,眼圈儿都红了起来,厉声叫道:“朱翼,我要杀了你这混帐!”

芙灵这一声惨叫并不是伪装,紧紧拥抱着唐猎健硕的身躯,轻声道:“好痛……”

唐猎怜惜的吻了吻她的前额,低声道:“司马菲菲来了!”

芙灵趴在唐猎的肩头,一种难以形容的奇怪感觉取代了初始时的痛感,她轻轻搂紧了唐猎的身躯。

司马菲菲前进的道路又被四名女仆挡住,她杏眼圆睁道:“都给我滚开!”

慧芸丽丝**着出现在楼梯口处,**道:“妍贵妃怎么这么大的火气?我们家侯爷怎么也在朝内拥有一官半职,您就这样闯进来,是不是会落人口舌。”

司马菲菲怒道:“给我滚开!”她一把推开四名女奴,挥掌向慧芸丽丝打去,却被慧芸丽丝轻易化解。

慧芸丽丝叹了口气道:“侯爷和芙灵小姐是**,你情我愿,难道妍贵妃还要拆散人家吗?”

司马菲菲怒冲冲挥拳再度打了过去,此时听到房内传来的声音已经是春意盎然的**声。

身后的一干侍卫听得心猿意马,一个个仰着脖子往向小楼,司马菲菲当然懂得**欢好之事,这声音哪有丝毫强迫的成分在内,伸出去的拳头有些尴尬的停在半空之中。

慧芸丽丝道:“既然妍贵妃那么好奇,我只好给你让路了。”她闪向一旁。

司马菲菲犹豫了一下还是冲了过去,那些武士都被慧芸丽丝拦在楼梯下,不许任何人入内。

司马菲菲早在未嫁之时性情就是出了名的泼辣,现在虽然嫁入深宫,性情却没有丝毫收敛,听到室内**欢好之声,分明一人就是芙灵,可她仍然不敢相信,抬脚将房门狠狠踹开。

房内传来惊呼之声。

司马菲菲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幕,却见朱翼和芙灵赤身裸体的躺在**,他们在做的事情一目了然。

芙灵美眸和司马菲菲对视,羞得几乎无地自容,不过此时她已经成为一个真正的**,心理感受和刚才大不相同。

唐猎却依然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伴随着芙灵的大声尖叫,他的激情终于当着司马菲菲的面爆发出来。

司马菲菲红着脸退出门外,这只怕是她有生以来最为尴尬的一刻。

过了一会儿,已经整理干净,穿好衣服的唐猎微笑走了出来,故作恭敬道:“朱翼参见妍贵妃!”

司马菲菲不敢看唐猎的面孔,仿佛自己刚才也被**了一般,冷冷道:“我要和芙灵单独说话。”

唐猎哈哈大笑,和慧芸丽丝交递了一个得意的眼神:“朱翼去紫云轩沏茶恭候妍贵妃指教。”

司马菲菲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纷乱的心情,这才走入房内,却见芙灵已经穿好了长裙,昔日清纯的俏脸之上平添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妩媚感觉,美眸**,人的眼睛是心灵的窗口,司马菲菲从中没有找到任何的抱怨与仇恨,所含有的都是愉悦和**。

司马菲菲心情复杂的在芙灵对面坐下,轻声道:“你愿意?”

芙灵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轻声道:“开始是他强迫我,可是后来……后来……我就不清楚了……”她的表情已经将一切说明。

司马菲菲握住芙灵的纤手,一时间百感交集,不知说什么话才好。

芙灵轻声道:“你是来救我吗?”

司马菲菲内心一阵酸楚:“妹子,是我对不起你。”

芙灵摇了摇头道:“害我大伯的是丞相,我不恨你。”

司马菲菲黯然道:“可是,你却为何要自暴自弃?”

芙灵温柔笑道:“或许这就是命,我的命运注定要和他连在一起,无论怎样都逃不过他的手心。”

她说得是唐猎,可司马菲菲却想的是崇文侯朱翼,在她心中就算芙灵嫁给哥哥做妾也远远胜过跟随崇文侯朱翼,暗叹命运之不公。

芙灵道:“我大伯还有机会活命吗?”

司马菲菲不敢再面对芙灵的眼光,低声道:“天色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她一步步走下小楼,精神仿佛被抽离了自身的躯壳,想不到芙灵的最终命运竟然是这样,她不明白为何父亲要陷害自己多年的老朋友,正如当初她不明白父亲为何要将亲生女儿一手送入皇宫这座火坑,而现在她又亲眼看着最好的朋友沉沦堕落下去,而这一切也是父亲所赐,为什么?她在内心中大声呐喊着。

唐猎在紫云轩静静品味着清茶,内心中的激情开始慢慢平复,望着窗外司马菲菲形单影只的身影,他忽然感到一丝内疚,平心而论,他对司马菲菲始终都有一种亏欠感。他仍然记得当初司马菲菲含泪祈求自己带她逃走的情景,那时候自己没有勇气面对她的爱,如果是现在,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带她离去。

司马菲菲远远望着紫云轩中的唐猎,她没有走过去,美眸中充满了仇恨,充满了怨念,她不但恨眼前的朱翼,也恨自己的父亲,更恨自己身边的世界……


上一章  |  医冠禽兽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