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赘婿 >> 目录 >> 是这样的,我是来求票的。

是这样的,我是来求票的。


更新时间:2016年10月02日  作者:愤怒的香蕉  分类: 历史 | 架空历史 | 愤怒的香蕉 | 赘婿 
赘婿 是这样的,我是来求票的。
阅读底色..

淡蓝海洋

明黄清俊

绿意淡雅

红粉世家

白雪天地

灰色世界

是这样的,我是来求票的。

是这样的,我是来求票的。


是这样的,我是来求票的。

战斗和杀戮、棍棒刀枪,迎面而来的恶意犹如万千流矢,从身边射过时……几乎没有感觉。

这些年来,这是他经历得最多的东西。

“八臂龙王”史进,华州华阴县人,史家庄史太公长子,家境殷实,少年纨绔,母亲是淳朴的妇人,劝他不住,被气死了。史太公无奈,只得由他学武。后来,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因犯了案子,投宿史家庄时,见他资质,遂收他为徒。

那时候的他年少任侠,意气风发。少华山朱武等头目至华阴抢粮,被史进击败,几人折服于史进武艺,刻意结交,年轻的侠客迷醉于绿林圈子,最是追求那豪迈的兄弟义气,随后也以几人为友。

不久之后,史进结交山匪的事情被告发,官府派兵来剿,史进与朱武等人打败了官兵,却也没有了容身之处。朱武等人乘机劝他上山入伙,史进却并不愿意,转去渭州投奔师父,这期间结识鲁智深,两人一见如故,然而到后来鲁智深杀郑屠,史进也被连带着遭了通缉,如此只得再行远遁。

他自渭州转折延州,寻找师父仍旧未果,一路去到北京,盘缠用尽又遭遇打劫等事,史进打杀几名恶霸,一番周折之下,身心也已疲累,终于还是回到少华山,落草为寇。

此后加入梁山,又到梁山倾覆……回想起来,做过许多的错事,只是当时并不明白那些是错的。

在梁山之上,他爽直任侠的性子与许多人都交好,然而最亲近的是鲁智深,最欣赏的,倒是遭遇坎坷,却潇洒干净的林冲。自知道林冲遭遇后,他恨不能立刻去到东京,手刃高衙内一家。也是因此,后来梁山倾覆得知林冲为宵小所害,他最为义愤填膺,反倒是与他关系最好的鲁智深的死,史进并未耿耿于怀。

绿林求生,你杀我我杀你,既然杀到别人家里去,对方杀了回来,那也是理所应当的。也是因此,对于心魔此人,他反倒没有多少恨意,相反后来黑旗抗金,他心中是有敬意的。

不过那时候他还没有多懂事,曾经的梁山让他不舒服,这种不舒服更甚少华山,倒了也好。他便随波逐流,一路上打探林冲的消息,令自己心安,直到……遇上那位老人。

他们聊了林冲,聊了其它几句,其实也聊得简简单单。

“那我们七十多人,至少还要在城中躲藏两天?”

“很不容易,但也没办法。”

“你是王进的徒弟,随我打一套伏魔棍吧。”

老人在他的面前,打了一套伏魔棍。那棍法简简单单,甚至比当初师父王进带着他打的都简单,没有过多的教导,只是全心全意的将招式做出来。

直到他从那片尸山血海里爬出来,活下来,老人那简单的、义无反顾的身影,同样简单的棍法,才真正在他的心中发酵。义之所至,虽千万人而吾往,对于老人而言,那些行为可能都没有任何出奇的。然而史进那时候才真正感受到了那套棍法中传承的力量。

老人却已经死了……

随后的十年,当初的年轻人蜕变为战士,冲在战场上,寻找那义无反顾的力量,生死于他,已不足为虑。他带领的弟兄,曾经遭到女真人大军冲进、战败,遭到大齐各方的围剿,他忍受伤痛和饥饿,在大雪之中,与将士困在被围的谷地,带着伤饿过三天三夜,那是他最感豪迈和昂扬的日子。他受到身边人的崇敬,成为真正的“龙王”。

然而渐渐的,身边开始变了,力量壮大,身边宽松之后,那些兄弟,开始变得让他感到陌生。有人从军资中牟利,有人与百姓私斗,有人偏帮兄弟,欺压良善,十余万义军,恍然间竟变得让他感到回到梁山了。

他也曾努力整顿,甚至忍痛下手,当中处死了曾经同生共死的老兄弟。作为龙王,他不可迷惘,不能倒下。然而在内忧外患的赤峰山大变中,他还是感到了一阵阵的无力。

如果是周宗师在此,他会怎么办呢?

他当然不会因为一点挫折便退后。

然而前去何路?

不能往前入疆场,他还能暂时的回归江湖,赤峰山的变乱之后,正逢饿鬼的艰难南下,史进与跟在身边的旧部决定施以援手,一路来到泽州,又正好看到大光明教的布置。他心忧无辜绿林人,试图从中揭穿,唤醒众人,可惜,事到临头,他们终究还是棋差林宗吾一招。

沉默而坚定的龙王未曾为挫折所动,此时的他已经经历过更为绝望的大战,只是当初即便绝望,也让人觉得热血激昂,如今却只让他感到风雪满天而已。

那他就,逆风雪而上——

龙有不屈的意志,当那千万的棒影化作万千龙吟,不断地轰击在那排山倒海的巨浪之上时,便如同他这十年抗争中同行者们的轨迹,他们逆行、冲撞、忽又在某个时候被淹没、截断。这是在乱世中许许多多人的轨迹,也是因此,当那个声音出现时,史进也隐约看到了自己——

“史进——哈哈,本座承认,你是真正的武道宗师,本座近十年所见的——第一高手!”

巨大的力量猛烈地袭来,林宗吾突进入铜棒的范围内,重拳如山崩,史进猛然收棒,手肘对拳锋,巨大的撞击令他身形一滞,两人腿踢如雷鸣,林宗吾拳势未尽,猛烈挥砸,史进格、挡、撕、卸,头槌暴烈而出,林宗吾的胸腹一收,膝撞,步伐冲、跨!史进则是收、退。众人只看见两人的身形一趋一进,距离拉近,而后稍稍的拉开了一个瞬间,龙王挥起那八角混铜棍,轰然砸下,林宗吾则是跨步冲拳!

鲜血飞溅,佛王庞大的身躯往地下一沉,周围的石板都在裂开,那一棒直挥上了他的后背。而史进,被猛烈的一拳击飞,如炮弹般的砸烂了一条石凳,他的身体躺在了满地的石屑里。

林宗吾缓缓的、缓缓的站起来,他的后背绽裂开,身上的袈裟碎成两半。此时,这武艺通玄的胖大男人伸手撕掉了袈裟,将它随意地扔上一旁的天空中,目光肃穆而庄严。

英雄岂因江湖老。这许多年来,他有过风光的,也有过不堪的记忆,十余年前,他有过挑战周侗的尝试,未能成行,事实上,如果当时真让他与周侗一战,他亦没有真正的把握。十年以来,他被人称作武艺天下第一,然而一些阴影与遗憾始终存在于他的心中,直到眼前的一刻,他终于知道,自己已经是真正的天下第一。

这一刻,无论他将面对的敌人是曾经的圣公,曾经的刘大彪、周侗,亦或是那名叫陆红提的女子,他都拥有了无敌的自信。

他将目光望向天空,感受着这种截然不同的心态,这是真正属于他的一天了。而同样的一刻,史进躺在地上,感受着从口中涌出的鲜血,身上断裂的骨骼,觉得天光一时间有些微茫,任何时刻都在等待的终点,如果在此时到来,不知道为什么,他仍旧会觉得,有些遗憾。

周宗师在最后出枪的一个瞬间,是怎样的心情呢?

从心底涌上的力量似乎在促使他站起来,但身体的回应极为漫长,这一瞬间,思维似乎也被拉得漫长,林宗吾朝向他这边,似乎要开口说话,后方的某个场所,有人扔起了两个铜钱。

“……有赏。”

或许是处于对周围场所、暗器的灵敏感觉,这一瞬间,林宗吾眼神的余光,朝那边扫了过去。

宁毅转身。

某个复杂讯息,滑入林宗吾的脑海,首先在潜意识里掀起了波澜,巨大的暗涌还在聚集,在思维的最深处,以人所不能知的速度扩大。

意识表层,即将迎接千万瞩目的感觉还在升起,要落在实处的那根线上,汹涌的暗潮冲了上来。

日光从天空中斜斜的洒落,明媚而耀眼,林宗吾站在那里,望着不远处那僧众小楼二层廊道,定住了一个瞬间。穿青衣的男子正从人群里消失。

“林恶禅好像看见我们了。”

这一刹那,林宗吾在感受着心头那复杂的情绪,试图将它们都归到实处。那是幻觉还是真实……不该如此……若真是这样会发生什么……他想要立刻吩咐僧众封锁那头,理智将这个想法按压了一瞬。

宁毅跨出人群,最后的声音缓慢而平淡。

“他过来,就杀了他。”

“是。”

楼上的这些绿林男人们,将目光望向林宗吾了,背后背刀的、背长枪的、背着不知名的油布长条的……他们的神情、高矮各异,就在这片刻间,在林宗吾几乎奠定天下第一的一战后,他们的目光无声而又专注地望了过去,有人从背后抓住长枪,无声地柱在了地上,枪尖滑出枪套,有人偏了头,脸上朝林宗吾露出一个笑容,牙齿苍白森然。林宗吾也看着他们。

没有人意识到这一刻的对望,武场四周,大光明教徒的欢呼声冲天而起,而在一侧,有人冲向躺在地上的史进。与此同时,人们听到巨大的爆炸声从城池的一侧传来了。

“怎么回事……”

那爆炸的声音将人们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骚动声正在酝酿,过得片刻,听得有人道:“黑旗……”这个名字犹如诅咒,流动在人们的口耳之间,于是,恐怖的情绪,翻涌而出。

已经没有多少人再关心方才的一战,甚至于连林宗吾,一时间都不再愿意沉浸在方才的情绪里,他向着教中护法等人做出示意,随后朝武场周围的众人开口:“诸位,不必紧张,到底何事,我等已经去查证。若真出大乱,反倒更利于我等今日行事,营救王义士……”

他尽力安抚着所有人,甚至还安排人去照看史进,目光再往那二楼望时,方才的那些人,已经全然不见。他找到过来一边的谭正:“叫教中弟兄准备,必是黑旗。”他目光凶戾,顿了顿,“……宁毅到了。”

宁毅到了……

听到林宗吾说出这个名字,谭正心头陡然间还是震了一震。随后按下心绪:“是。”他知道,若教主说的是真的,接下来可能就会是他一生中需要应对的最棘手的事态。

纵然他们已经做好准备,也必须打起二十分的精神。

这是他在最初一个时辰的心情。

一个时辰以后,他发现自己想得太多了……

真正的洪流,已经排山倒海地向所有人冲撞而来!

城市内外,无数的讯息在穿梭。

泽州城南的野地间,上万的流民疑惑地看着前方军营里的异动:士兵们正在聚集,有人在大声说着些什么:“……临川、高平……阳城、沁水、壶关已叛,安将军、陈将军出兵……我等支持女相,这么些年来,是那位女菩萨管的太平地方,才令我等饱腹……田虎不过一介猎户,自毁城墙……此乃朝堂十三位将军联名书信,此时,威胜已经陷落,……虎已被擒了……”

不久之后,军营里爆发了相互的厮杀,远处的城池那头,有烟柱隐约升起在天空。

城池另一侧的主军营中,孙琪在听见爆炸的第一时间便已着甲持剑,他跨出大帐,看见副将邹信快步奔来:“怎么回事!?”

“黑旗来了——有人叛乱——”

“哼,本将早已料到,牵马过来!”

混乱在军营中已经开始扩展,随后又有人陆续冲来报告,士兵牵着战马正快步奔来,孙琪在快步中猛然拔剑后挥,兵器乒的一声与接近过来的副将手中匕首相击。

“问你何事你只说有人叛乱不说何人,便知你有鬼!给我拿下!”

邹信转身便要跑,旁边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挥拳而来,那拳锋擦过邹信眼角,他整个人都踉跄后退,眼角流下鲜血来。

战阵之上厮杀出来的本领,竟在这随手一拳之间,便差点毙命。

那士兵张开双手:“大光明教王难陀在此,你是黑旗何人?”

“疯虎”王难陀,这是林宗吾安排在此地的最大保险。

邹信拔出长剑,与匕首交错:“来啊!”

王难陀却不过去,他跟随孙琪,转身便走,其余的几名亲卫朝这边围过来。

孙琪踩上那牵马士兵的肩膀,上马的一瞬间,终于察觉到不多。

王难陀也已反应过来。

他猛然暴喝,大手擒拿而下,这些年来,也已经没有多少人能够接下他的拳掌,只要在他一步之内,孙琪便无人可伤——

“造反了——”

凄烈的声音响起在泽州城中,原本驻守泽州的万余军队在将领齐宏修的带领下冲向城池的各处要点,开始了厮杀。

州府附近,陆安民听着这忽如其来却逐渐变得汹涌的混乱声,还有些迟疑,有人陡然拉住了他。

“陆知州!”那人乃是州府中的一名刀笔小吏,陆安民记得他,却想不起他的姓名。

“你……”

“城中叛乱,恐生大祸。民众还需陆知州救援安抚,不可迟疑!”

“我……如何安抚……”

“人手已齐,城中数位能叫的老爷正在叫过来,陆知州你与我来……”

那刀笔吏拉着陆安民走了一步,陆安民忽然反应过来,定在了那儿。

“你……黑旗……”

“黑旗……”那刀笔吏眼中悚然一惊,随后用力摇头,“不,我乃楼尚书的人……”

“楼尚书……楼户部?”楼舒婉在田虎体系中虽被戏称为女宰相,实质上的职责,乃是户部尚书,“她下狱了……”

刀笔吏看着他,过得片刻:“虎王或已授首……”

大牢之中,人声与脚步声涌向最核心处的牢房,狱卒打开了牢门,放下其中那遍体鳞伤的男子,随后大夫也过来,带着各种伤药、绷带。男子看着他们:“你……”

“来不及解释了,虎王垮台,泽州军队大叛乱,难民恐将冲向泽州城。华夏军秦路奉命营救王将军,控制泽州难民局势。”

“你是……华夏军……”

狱卒点头,他听着外面隐约的声音:“希望能够尽量控制局面,不使泽州毁于一旦。”

城内的一个小院子里,李师师走出来,听着外头那巨大的混乱,望向院落一旁正在修车轮的老人:“黄伯,外面怎么了?”

“造反了吧。”那老黄只是微微抬头,答得清楚。

“哦。”李师师看着他的态度,心中明了了一些东西,过得片刻:“卢大哥和燕青兄弟呢?也出去了?”

“嗯。”老黄将一把锥子拿在手里,用力撬轮子上的突起,随后吹了一下:“他们去了军营。”

过得片刻,补充道:“好像是杀一个将军。”

虽然有许多事情瞒着这位兰心蕙质的善良女子,但总有些讯息,是可以透露的,老人也就难得的透露了一下……

威胜,大雨倾盆。

皇城中的战斗还在继续,楼舒婉在身边人撑着的雨伞下走过了广场,她一身简朴的黑色衣裙,身后的卫士却排成了长列。与她同行的还有一名看来是商贾打扮的中年人,身材矮胖,面上带着笑容,亦有人为这矮胖商人打伞。

广场对面的房间外,士兵拱卫了一圈,当中的房间里,三名明显地位尊贵的老者正在这里喝茶,看见楼舒婉来,都站了起来,面带怒意。

“楼舒婉!你竟敢谋逆!”有人大声叱喝,巴掌打在了桌子上,这或许也是在发泄他们被强行请来的愤怒。

楼舒婉径直走过去,拱手:“原公、汤公、廖公,时间有限,不要拐弯抹角了。”

她说道:“我们谈现状吧。”

殿外,雨如黑墨,蔽日遮天。(


赘婿 是这样的,我是来求票的。


上一章  |  赘婿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