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极品天王 >> 目录 >> 后记1【马尾辫的逆推】

后记1【马尾辫的逆推】


更新时间:0001年01月01日  作者:我本疯狂  分类: 都市 | 都市生活 | 我本疯狂 | 极品天王 
极品天王 后记1【马尾辫的逆推】
《极品天王》

后记1马尾辫的逆推

2013年九月初,东海大学迎来了2013届新生。

两年前,陈帆和苏珊进入东海大学的时候,因为有老校长秦安这个经济领域权威人士坐镇,东海大学在东海乃至整个南方都名气不小,尤其是经管系,号称可以和清华的经济管理学院媲美。

如今,东海大学在陈帆的帮助下,不但与全球各地的高校进行了合作办学,还请到了罗德柴尔斯卢森这位金融教父担任名誉校长,名声、实力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不但吸引国内那些高考状元,还吸引了国外不少留学生。

为了顺利迎接新生,那些学生会成员戴着红帽子,充当志愿者,每当有新生进入校园,他们便会面带微笑地迎上去帮着拎行李。

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对于这些学生会成员而言,通过这样的活动在履历上增添一笔倒是其次,大多数人都是冲着新生妹纸来的。

忙碌了一早上之后,经管系的学生会成员一个个从打了鸡血一般兴奋到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直接蔫了。

“话说今年经管系的大一女生,质量真是不怎么样啊?”

“没错,你们看看其他戏,奶奶滴,美女如云啊,有木有?”

“你们这群2货,难道你们没听说过吗?上帝是公平的,给你打开一扇窗的时候,也会给你关上一扇窗。想想看吧,咱们系今年的新生基本上是各省市的高考前十,这些**学习已经很逆天了,若是再长得貌美如花,还让其他女生怎么活啊?”

“没错,女生的长相是和学习成绩成反比的!”

“我靠,你们都out了吧?不要忘了,今年东海高考状元田草是咱们经管系的新生,而且……根据可靠消息,田草尚未进入学校,便被某些人内定为新生校花了。”

“out你妹啊out,咱们学校的人谁不知道田草是陈帆的**?”

“就是,,难不成让我们去挖陈帆的墙角?我看我们就是把锄头挥上一万年也是白搭啊。”

“我了个去,哥啥时候说要挖陈帆的墙角了?哥只是好心提醒你们不要泄气而已,毕竟……谁也不敢保证咱们系会不会出另外一个学习成绩和长相呈正比的极品妹纸啊?”

“快看,田草来了!”

几名经管系的学生会成员本来在议论纷纷,随后……同一时间被一声惊呼吸引,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将目光投向了前方。

下一刻。

三道身影吸引了周围所有人的目光。

走在最右边的叶媚上身穿着一件露背背心,是一条热裤,惹火的装束将她那高挑、性感的娇躯承托的淋漓尽致,给人一种侵略的诱.惑。

她属于那种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成为焦点,并且第一时间吸引你注意力的**。

相比走在最右边的叶媚而言,走在中间的苏珊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初看去没有叶媚那般惊艳,也不会第一时间吸引你的目光,可是……当吸引你的目光后,便让你无法挪开。

她属于那种越看越耐看的**,像是万花丛中的牡丹花。

走在最左边的便是以东海市状元身份进入东海大学经管系的田草。

如今的她,已不再是那个穿着蓝衣裳、红布鞋女孩,看上去像是仙子下凡一般,与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

相反,经过皇甫红竹费尽心思培养的她,在服装搭配方面有着惊人的造诣,一身很简单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却给人一种很舒服的美感。

这一切只因为她的气质实在太特殊了。

通过陈帆提供的平台,外加各种大人物的培养,田草在保证学习成绩不下滑的前提下,经历了许许多多的磨练,那些磨练令得她的气质悄然无息地发生着变化。

如今,她在保留那份出淤泥而不染的气质的同时,也拥有了几分女王的气息,给人一种不敢正视,只能仰望的感觉。

她正在一步一步朝着金融教母的巅峰迈进!

“尼玛啊,这三个美女无论哪个都是万里挑一啊,不,是亿里挑一啊,陈帆简直就是人生的赢家啊!”

看着,看着,一名经管系大二的学生发出感叹,道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不过……大部分人都没有认为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感觉,只是有些羡慕嫉妒恨罢了。

面对众多男生赤.裸.裸的注视,无论是叶媚还是苏珊和田草,都没有露出异样的情绪来,而是一边走,一边闲聊着什么。

“小草,我可是听说今天有不少复旦的才子慕名而来,到学校目睹你的风采哦。”苏珊笑着对田草打趣道。

苏珊的话音落下,不等田草做出表示,叶媚便坏笑道:“姗姗啊,以小草的气场,那些所谓的才子岂不是要望风而逃?”

连续被苏珊和叶媚调侃,田草哭笑不得,正要说什么,却听到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察觉到这一点,田草将到嘴边的咽回肚子,拿出手机接通。

“小草,你中午还回来吃饭吗?”电话接通,听筒之中传出了田姨的声音。

“不了,妈,我跟姗姗姐她们在学校附近随便吃点就好了。”

“好吧,那妈中午就不给你做饭了,等下午去超市买点菜,晚上做一顿好的,庆祝你上学,同时也庆祝你十八岁生日。”电话那头,田姨一脸幸福的笑容。

从小到大,田草每次过生日,田姨都会去买菜,做一顿好的,今天是田草十八岁生日,田姨自然要给田草好好过一个生日。

只是——

出乎田姨预料的是,田草没有像她预料中的那样第一时间回应“好”,而是略显尴尬地用余光看了一眼叶媚和苏珊,发现两人的注意力不在她身上后,刻意地放慢脚步,小声道:“妈,晚上我……我也不在家吃饭。”?

愕然听到田草的话,田姨先是一怔。

随后……不等田姨再说什么,田草像是内心有鬼一般,飞快地说道:“好了,妈,我去报到了,先不和你说了。”

说着,田草直接挂断了电话。

与此同时,苏珊和叶媚见田草突然不见了,均是回头看向田草。

察觉到两人的目光,田草心中一惊,不过却是凭借恐怖的控制力,没让脸上露出破绽。

傍晚时分,田草陪着苏珊和叶媚逛完街后,并没有和两人一同吃晚饭,而是说家中有事,独自一人打车回家。

“小草,你不是说不会来吃饭了吗?”当田草回到皇甫红竹为她付首付那套公寓的时候,田姨略显疑惑地问道。

田草有些做贼心虚道:“我回来换身衣服,等会就出去了。”

“难道陈少要你过生日?”察觉到田草语气中的异常,田姨心中一动,赫然想到了什么。

面对田姨的质问,田草倒是没有隐瞒,而是略显羞涩地点了点头,然后不等田姨回话便一溜烟地跑进了浴室。

望着田草离去的背影,田姨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

以前的时候,因为怕田草会受伤,田姨内心深处并不同意田草和陈帆交往,后来当她得知田草对陈帆死心塌地以及陈帆对田草做出的一切后,不再干扰田草的感情生活,而是任其发展。

如今得知陈帆要给田草过生日,自然不会多说什么。

当天色渐渐黯下来的时候,田草才收拾完毕,来到一楼大厅。

今晚的她,刻意化了淡妆,并且佩戴了一条黑色珍珠项链,穿着一件黑色的晚礼服,贴身华丽的晚礼服将她那凹凸有致的玲珑娇躯承托得淋漓尽致,脚下时尚的捆绑式高跟鞋让她那两条美腿显得更加笔直诱人不说,也隐隐露出了几分女王的气息。

面对第一次在自己面前精心打扮的田草,田姨也微微愣了一下,似乎她没有想到,那个无论什么时候在她面前都像孩子一般的女儿,经过打扮后,会如此的美丽、迷人。

“妈,我走了。”

眼看田姨略显呆涩地望着自己,田草脸上爬上了一缕红晕,挥了挥手,拎着挎包,快步离开了家中。

当田草来到小区外面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霓虹灯亮起,柔和的灯光照亮着小区外的宽敞马路。

马路一边,那辆如今被称为第一私车的黄金版宾利静静地停在那里。

汽车里,陈帆通过反光镜看到田草出现后,掐灭香烟,推开车门走了出去。

望着精心打扮过后的田草,陈帆和田姨一样,略微失神。

田草见状,心中如同吃了蜜一般甜,嘴角也勾勒出了一道幸福的笑意。

“东西我都准备好了,上车。”

短暂的失神过后,陈帆笑了笑道。

田草轻轻点了点头,跟着陈帆上车,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陈帆启动汽车,汽车朝着云山驶去。

两年前的今天,田姨以为陈帆和苏珊都在军营军训,便在陈帆和苏珊的公寓里给田草做了一桌饭菜,给田草过生日。

那天,田草吃过饭后,到浴室里洗澡,却因为太过疲惫,直接在浴室里睡着了。

那天,是陈帆第一次与田草见面,他从浴室里将浑身赤.裸的田草抱到客厅,让田草脱离了死神的大手,同时也成为了第一个目睹田草娇躯的男人。

后来,田草陈帆送他到学校的时候被一名纨绔子弟发现,结果……出淤泥而不染的形象遭到质疑,紫金山中学的所有纨绔子弟都认为田草是装圣女欺骗他们的感情,其中不少偏激的纨绔子弟更是要**田草。

关键时刻,楚戈挺身而出,提议到云山飙车,赌注是田草。

那一天,楚戈飙车输了,可是……身为赌注的田草却没有悲剧。

因为……在最关键的时候,陈帆如同战神一般出现在她的面前,将那些试图**她后将她丢进最肮脏夜总会的纨绔子弟打残。

那一天,田草那完全对男人封闭的心灵大门露出一丝缝隙,让陈帆的身影进入,直到今天,那扇大门里,完全被陈帆的身影所充斥。

因为深深记着那一天的点点滴滴,所以在十八岁生日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深知陈帆要陪自己过生日的田草,将过生日的地点定在了云山。

两年前的时候,云山是红竹帮的地下飙车场,当时由何老六负责。

如今……纳兰家族、红竹帮、林东来三方势力瓜分了中国黑道的江山,东海依旧是红竹帮的地盘,不过云山地下飙车场却被取消了。

自从地下飙车场被取消之后,云山便变得萧条了起来,除了偶尔有富家公子哥私下里组织飙车外,平时基本没有人。

皇甫红竹知道田草将要和陈帆在云山上过十八岁生日,为此,她特地派人在这个特殊的夜晚封掉了云山公路,不让任何人去影响陈帆和田草。

四十分钟后。

当陈帆驱车载着田草抵达云山的时候,整个云山一片安静。

停下汽车,陈帆从汽车里将烧烤架、折叠桌等大件东西拿出,而田草则是将肉串、蔬菜、酒水、点心等吃的东西摆在了桌子上。

等田草做完这一切的时候,陈帆已经点燃了木炭,微笑着道:“可以烤了。”

听到陈帆的话,田草一脸幸福笑意地拿起肉串和蔬菜,递给了陈帆。

陈帆接过肉串和串好的蔬菜,放在烤架上,像是烧烤师傅一般,认真地烤了起来。

夜幕下,晚风吹过,吹散了烤炉里冒出的缕缕青烟,也吹起了田草的额前的秀发。

熟悉的云山呈现在她的视线里,往事如潮水一般袭击着她的心神,她单手撑着下巴,一动不动地盯着陈帆,嘴角洋溢着幸福的笑意。

半个小时后,陈帆将一盘盘烤好的烤肉、蔬菜端到桌子上,从汽车里拿出蛋糕,和田草一起插好蜡烛后,笑着道:“等等。”

说着,陈帆打开了汽车的cd。

安静的云山上,《生日快乐》那熟悉的曲调响起,陈帆帮着田草点燃十八根插好的蜡烛,跟着音乐的节奏,独自给田草唱起了这首歌。

“许愿吧。”

一首《生日快乐》唱完,陈帆微笑着道。

田草轻轻点了点头,闭上了布满水雾的双眼,满脸虔诚地许下愿望,随后一口气将蜡烛全部吹灭。

“生日快乐。”

陈帆笑着端起一杯红酒。

田草满脸感动,却没有说谢谢,而是端起酒杯和陈帆碰杯。

“你酒精过敏,少喝点。”陈帆想起了什么,提醒道。

“不要,今天是我生日,我说了算。”

田草撅起嘴,像是赌气似的摇头否定陈帆的提议,然后一口气将一整杯红酒全部送进了嘴里。

陈帆哭笑不得,也是一口干了。

一杯酒下肚后,陈帆和田草先是吃了一些东西,然后便坐在毛毯上,互相依偎着,一边喝着当初卢森送的昂贵红酒,一边聊着往事。

不知不觉中,四瓶红酒见底,时间已过了十二点,云山上的气温开始降低,晚风吹过,带着丝丝凉意。

“有点冷了,回吧?”

察觉到这一点,陈帆喝光最后的红酒,问道。

田草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你先上车。”陈帆见田草点头,对着田草说了一句,然后起身收拾残局。

田草本想起身帮着陈帆一起收拾,无奈红酒喝得有些多,满脸绯红不说,还有些头晕。

对此,她只好一摇三晃地上了汽车,任由陈帆一人收拾。

“没事吧?”

当陈帆收拾完东西坐到驾驶位的时候,赫然发现田草满脸红晕地依靠在副驾驶上,担心地问道。

没有回答。

脸蛋通红像是要滴出水一般的田草,柔情地看着陈帆,伸出手,摸向马尾辫。

随后,在陈帆的注视中,那根骄傲了十几年的马尾辫被田草解开,秀发宛如瀑布一般落下,惊艳得无与伦比。

陈帆瞳孔陡然放大。

“陈帆。”

在陈帆为马尾辫解开瞬间的风情而失神的同时,田草伸手拨弄了一下遮挡脸庞的秀发,轻声呼唤道。

“嗯?”

陈帆下意识地回了一声。

“今晚,我们不回了好不好?”

田草轻咬着嘴唇,满脸动情地看着陈帆,眸子里一片迷离。

不回了?

耳畔响起田草动情的话语,陈帆心中一动,正欲说什么,却见田草挪动了一子,整个人朝他贴来。

一时间,处.女特有的体香一个劲地朝陈帆的鼻子里涌,田草嘴中**的热气吹在陈帆脸上,热乎乎的,同时像是深情地呼唤一般,呼唤着他那**的钢枪。

“嘶”

随后……不等陈帆开口,田草伸出手扳动了一下控制座椅角度的开关,陈帆的座椅顿时朝后倒下。

陈帆被田草的主动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座椅倒下,他有些猝不及防,整个人直接躺在了座椅上。

不等陈帆起身,田草挪动身子,直接骑在了陈帆的腿上。

“小草。”

感受着田草香臀上的惊人弹性,没有刻意控制身体的陈帆,两腿间的钢枪瞬间立起,顶在了田草的两腿间,一股酥麻的感觉顿时以钢枪为圆心传遍了他的全身。

没有回答,在陈帆**欲.火被点燃的同时,田草轻轻甩了一下秀发,解开了晚礼服的纽扣。

“嘶”

伴随着一声轻响,华丽的晚礼服缓缓地从田草身上脱落,她胸前那两座从未被开发过的圣女峰在黑色镂空蕾丝胸衣的遮挡下呈现在了陈帆的视线里,轻微地晃动着,充满了诱.惑。

“今晚,我要做你的**。”

话音落下,她俯子,当圣女峰压在陈帆身上的瞬间,闭上双眼,粉唇颤抖地朝着陈帆的嘴唇吻了下去……

天做帐,车做房,椅做床。

那一夜,蓄谋已久的田草将陈帆逆推了三次。

PS:推荐苍天白鹤大大新书《》。玄幻类的值得一看。极品天王 后记1【马尾辫的逆推】


上一章  |  极品天王目录  |  下一章